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隔天醒来,甍月乔发现自己在房间里,秀芸睡在她旁边。

  可是,昨晚,她记得看见秀芸走进颜靖的诊所……她好像还吵着要跟颜靖分手……为什么?

  对了!秀芸喜欢颜靖——

  她从床上惊坐而起,望向秀芸,突然悲从中来。

  怎么办?一个是最好的朋友,一个是最爱的男人,无论她选择谁、放弃谁,都会心痛到死……

  不对,不是这样,好像是妞妞便秘……

  她慢慢记起了部分片段,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小乔……”秀芸醒来,一看见蓝月乔就用棉被掩住脸,哭了起来。

  “秀芸,你怎么哭了?”

  “我对不起你……都是我不好,害得你跟颜靖分手。”

  “什么?我真的跟颜靖分手了?”蓝月需失声尖叫。

  “昨晚你看到我去找颜靖,一冲动就跟颜靖提分手……”这场混乱都是因她的私心而起,她恨不得当埸切腹谢罪。

  “然后呢?我提分手,那他怎么说?”

  “他说……会尊重你的决定。”

  “完了、完了,我又干傻事了……”蓝月乔把头闷进被里,六神无主。

  “部是我的错,是我让你误会了。”

  “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胡思乱想,我太爱他,爱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会过到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分手,我一直害怕有天他会爱上比我更好的女人。”

  “这也得怪我,是我出了一堆鬼主意要你去试探他,害得你愈来愈没信心。”

  “秀芸,你别再自责了,我现在就去找他,向他认错,我想,他会原谅我的。”

  “嗯!那祝你成功了,我回家等你的好消息。”卢秀芸替她加油。

  两人同时离开公寓,蓝月乔挥别卢秀芸后就直奔颜靖的诊所。

  早上八点,诊所还没开始营业,不过,颜靖正在前庭浇花。

  “颜靖……”她走近他,拉拉他的衣袖,一副准备受刑的模样。

  “干吗?”

  “颜靖~~”她又软软地叫他一声。

  “现在叫我也没用,我们已经分手了。”

  “可是……昨晚我醉了,说话不算数。”她无辜地瞅他一眼。

  “我看你明明很清醒。”她那一副耍赖的样子,让他又好气又好笑,却只能摆出冷漠的表情。

  “我是真的醉了,要不是秀芸告诉我,我真的不记得有提分手的事。”她偷瞄他,心跳如擂鼓。

  她的颜靖酷起来的时候,简直要命的吸引她,她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爱他又害怕被拒绝的心情。

  “我这个人对什么事都很认真,无法接受这种随时可能变卦的爱情,而且,我很清楚地听到你跟秀芸说不爱我了。”

  “怎么可能——”她想呼冤枉,可是……又好像真的说了……

  “人家说酒后吐真言,既然,你并不重视这段感情,那就不要勉强。”他卷起水管,走进屋里,阻止她跟来,然后,切掉自动门的开关。

  “靖——”她的脸贴在玻璃门上,望着他绝情的背影,凄凄地呼唤。

  这时,小刚从屋内走出来,隔着自动门,对她叹了一口气,摇头,又离开。

  “小刚……”一早,她仿佛被判了三次死刑,一次比一次明确。

  没多久,小刚又折回来,手上拿着一张纸,朝她指指纸上用签字笔写的字——

  颜医生还没气消,回去吧!

  她垂下脸,上次,她借了同事的猫谎称是自己养的猫,颜靖足足气了快一个月,这次……会不会—直气到世界末日?

  唉……她转身离开,那垮得快坠到地面的肩膀,说明她的沮丧。

  回到公寓,她抱起小橘子,脑袋一片空白。

  她根本想不到什么好方法能让颜靖原谅她。

  一个人坐在客厅,蓝月乔将她和颜靖从第一次见面到交往的过程重新回想了一遍。

  从她一开始认识颜靖,他对所有女人,无论是客人还是她,总是不假辞色,态度直接而且严肃,就连小刚也说,认识颜靖三年,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笑过,对狗笑还比较有可能。

  所以,他根本就不是一个花心的人,她为何总是要害怕失去他?

  她要什么,只要开口,他都尽力配合她、满足她,为什么她还是觉得不够?

  他虽然不会甜言蜜语,但是,走在路上,他会让她走内侧、帮她提包包,即使那看起来很娘;她帮他洗车却刮花了他的爱车,他眉头连皱都没有皱一下……

  交往之后,他从未出现过任何不耐烦的表情,尽管她还是继续做了许多傻事,认真回想,颜靖对她的包容,根本已经到了溺爱的程度……

  “我错了,”她潸然泪下。“我太执着于自己认定的恋爱模式,反而看不清颜靖用他的方式爱我……我是个笨蛋……”

  她不断还疑他的感情,试探他,想都没想清楚就提分手,现在,代志大条了,颜靖当真了。

  “怎么办?小橘子,教教妈咪,你颜靖爸爸不要我了。”

  小橘子喵了一声,跳离她的怀抱,一头钻进她搁在沙发上的大袋子里,不知在翻找什么。

  “小橘子,别玩了,妈咪在跟你说一件真的很严重的事。”她将猫咪抱出来,连带着袋子里的小柬西也被小橘子拖出来。

  那本夹着颜靖扔掉的便条纸的笔记本滑落地面。

  她弯腰拾起散落的纸条,心伤地抚摸一张张留有他字迹的便笺,她是那样傻气地爱着他的一切。

  他的笔迹跟他的人一样,一笔一划都充满着力道,坚持而不含糊,不过,望梅根本止不了渴,现在,她更想他了。

  “咦……后面还有字……”她抚平一张正面写着类似药品的英文字的纸条,发现背后还透着红笔笔迹。

  翻过来时,她眼眶骤然发热,情感瞬间在胸口剧烈撞击出火花——喜欢小乔

  那红色字迹虽小,却清楚地写着这四个字。

  她惊喜地翻看所有便条纸的背面,接着发现更多——笨小乔,又在发呆了

  不要胡思乱想~

  今天很可爱

  “呜……”她拚命抹开挡住视线的泪水,捂着嘴,反覆看着那些颜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写给她的话。

  她真的好笨,原来,他是这样默默地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而她是天下第一号大笨蛋,居然还以为他不够在乎她,难怪他要生气了。

  “不行,我不能气馁,不能为了这么一点挫折就坐以待毙,我要拿出勇气,挽回他的感情。”

  她瞬间冒出莫名的信心,拿出猫咪的橘色提篮,对小橘子努努嘴。

  小橘子很聪明地自动跳进提篮里。

  “咱们走,从现在起,就算一百顾茅庐,我们也要死赖着不走。”

  *

  “蓝姊……你怎么又来了?”小刚才挂上‘营业中’的牌子,蓝月乔就出现了。

  他不知道他们两人发生什么事,颜医生居然一早叮咛他,不要让蓝姊进门。

  ”我要挂号,小橘子生病了。“蓝月裔闪避阻挡,走进诊所内,一屁股坐在候诊室的椅子上。

  “喔……那你等等……”小刚偷笑,这两个‘大人’,比他和他女朋友还爱玩。

  因为蓝月乔挂‘一号’  ,没多久,小刚打开看诊室的蓝色木门,唱名‘小橘子’。

  她吸足一口气,提起提篮,大步走进去。

  颜靖坐在办公桌旁,看也不看蓝月乔一眼,只是公式化地问:“小橘子怎么了?”

  蓝月乔也拉了张椅子坐在他面前,将小橘子从提篮里抱出来,开始说:“小橘子得了相思病。”

  “噗……”站在一旁的小刚忍不住笑了。

  “有什么症状?”颜靖果然有两下子,硬是面不改色。

  “早餐吃不下,什么事都提不起劲,脑子里想的都是男朋友的事。”

  “什么时候开始的?”

  “早上醒来,发现昨晚喝醉酒,一时冲动说错了话,害他男朋友生气,它已经知道错了,而且彻底地反省过了。”她在认错,但是,表情看来很无辜。

  “错在哪里?”颜靖继续问诊。

  小刚则是一副期待后续剧情发展的八卦模样,拉长耳朵。

  “因为是她主动追她男朋友,而且她也太爱她男朋友了,所以一直觉得缺乏安全感,可是,今天早上,她仔细回想,其实她男朋友只是嘴巴笨了点,又不是很了解女人脆弱敏感的神经,并不是不爱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