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因为时间的关系,七点不到,颜靖与小刚又急忙回去诊所,剩下两个女人则继续享用热腾腾的火锅。

  “小乔,我们来喝酒!”卢秀芸打开冰箱,取出稍早从超市买回来的梅酒。

  “秀芸……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没有,难得从家庭主妇的身分解放出来,当然要轻松一下。”

  “当家庭主妇不好吗?我们以前不都梦想着有一天能够找到一个我们最爱,也最爱我们的男人结婚,然后布置一个温馨的家,等待孩子放学,迎接老公下班?”

  “你听过人家用‘围城’形容婚姻吗?”卢秀芸问。

  “没有……”

  “就是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却拚了命想挤进去。”当她进入婚姻之后,她才发现她从未体验过爱情的美好,以至于在进入城堡、失去自由之后,没有可以用来填满空虚的甜美回忆。

  蓝月乔觉得她似乎有什么心事,只是当秀芸不想讲的时候,她也问不出来。她一直依赖着秀芸,但是,秀芸过到麻烦时却不一定会告诉她。

  她知道自己不够骢明,没办法为她分忧解劳,所以,她选择静静地倾听,即使,她很多时候也听不懂。

  这顿饭,吃得很久,卢秀芸的话题一直在男人、女人,爱情与婚姻中打转,发表她的高论,一瓶梅酒很快已经见底。

  “小乔,我再去巷口买一瓶。”

  “还要喝?你已经喝很多了……”小乔是不喝酒的,但是,为了陪好友解闷,也勉强地喝了两杯。

  “放心,我现在每天睡前都会喝一杯威士忌,没问题的。”

  “那我去帮你胃好了……”蓝月乔站起来,身子有点摇晃。

  “你坐着,我去买,很快回来。”卢秀芸将蓝月乔按回椅子,拿起外套就往外走。

  待那微醺的感觉过去,蓝月乔还是置得下放心,跟着出门。

  她远远地看见卢秀芸的身影,走出巷口向右转,可是……超商是在左边啊?

  蓝月乔加快步伐想告诉她走错方向了,当她走到巷口,却发现——

  卢秀芸停在颜靖的动物医院门前,立着不动,凝视着屋内。

  月光下,她的表情看来好悲伤……

  卢秀芸往前走一步,犹豫了下,又退回刚才站立的位置。

  蓝月乔远远望着卢秀芸,揪紧外套的两侧——她不要想,她不敢想,她像发现了不该发现的秘密,后悔自己跟出来了,她宁愿自己什么也没看见。

  秀芸也喜欢颜靖……她居然对好友内心的痛苦毫无所知,还经常在电话里提及她和颜靖情感的进展……

  卢秀芸路于说服自己,鼓起勇气踏进诊所的自动门,小刚正巧要出来拉下铁门,看见她,愣了一下,似乎也在犹豫,该不该让她进来。

  这时,颜靖从看诊室出来,视线与卢秀芸对上。

  “小刚,你先上去,铁门我来关。”

  “喔……”小刚看了卢秀芸一眼,令她心虚地垂下脸。

  “什么事?”颜靖没有移动脚步,就站在门口与虞秀芸说话。

  一句平静而不带任何情绪的问话,代表着她在他心中没有任何分量,甚至连‘好友的妻子’这个身分也不能令他友善几分。

  她不该再自欺欺人,以为当初若是她像蓝月乔一样,主动点,他或许有可能会注意到她。

  “你很喜欢小乔?”

  他看着她,不认为这个问题需要回答,至少,听的人不应该是她。

  “我关心小乔。”她藉着酒意,藉着她是蓝月乔最好的朋友,为了好友的幸福,说服自己足以理直气壮地问这个问题。

  “嗯。”他点头。

  “喜欢她什么?”她宛如在进行一场仪式般逼问,一场断绝任何想念的仪式。

  “这个问题……”他皱起眉,觉得太私人了,而且,虞秀芸的神态有些异样,他发现她的眼眶中闪着泪光。

  “告诉我,求求你,我需要知道。”她往前踏一步。

  一刹那,颜靖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但是,他又宁可不明白。

  “小乔……”他开口。“很爱我,甚至超过爱她自己。”

  “就只是这样?”

  “这点,很难。”他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大部分的人,爱自己胜过任何人,在付出之前,已经先想好了后路,让自己可能会受到的伤害降到最低。”

  “这……”这在她眼中,不就是蓝月乔最愚蠢的—点吗?她总是分不清人家对她的好是真是假,一股劲地热情、盲目地讨好别人。甚至,连人家讨厌她、利用她也丝毫不察。

  “小乔很在乎你;而我,很在乎小乔。”颜靖告诉卢秀芸,是希望她清醒,不要再踏错一步了。

  卢秀芸狼狠地低下头,她知道,她知道小乔很在乎她,她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如果,颜靖没有爱上小乔的话,她们仍然会是。

  但是,因为颜靖——一个她得不到,也一度认为小乔得不到的男人,她不得不清楚面对,自己终究只是陪衬红花的绿叶,无法扶正成为女主角。

  蓝月乔永远是众人捧在手心上的小公主,得天独厚,水远不必付出什么,就能凭空得到幸福。

  “小乔并不聪明,她用她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爱她身边的人,也许有的人并不在意,不过,我很珍惜,你也该珍惜你所拥有的。”

  颜靖暗指她有一个爱她的朋友、爱她的老公,这使她看清了自己的贪婪与自私,这一刻,她仿佛从魔障中醒了,她很后悔,后悔曾经试图破坏他们的感情,幸好,她没有冲动地向颜靖告白,没有让一切走到无法挽救的地步。

  “对不起,我、我走了……祝你们幸福。”

  她转身离开,颜靖也跟着移动步伐打算关门。

  “小乔?!”他眼尖地发现,在距离诊所不远处的马路边,坐着一个女人。

  卢秀芸也看见蓝月乔了,她差贴忘了呼吸,突然醒悟到这一步错得有多离谱,她很可能同时失去颜靖的尊重与小乔的友情。

  颜靖箭步向前,越过卢秀芸,将因酒醉而瘫坐在柏油路上的蓝月乔抱起来。

  “颜靖……”蓝月乔两眼迷茫地努力想看清眼前的那张脸。

  “怎么变成醉鬼,醉倒在路边了?”他以额头轻磕着她的前额。

  “颜靖……”听见他温柔的声音,蓝月乔难过地啜泣起来。“对不起,我不能喜欢你了……”

  “胡说些什么,醉话连篇的,我抱你回去。”

  “我说真的……”她吸了吸鼻子,“秀芸喜欢你,我就不能再喜欢你了……我们分手吧!”

  颜靖的手一僵,脚步突然变得异常沉重。

  前一刻,他才信誓旦旦,说蓝月乔爱他甚于自己,没想到这一刻就被甩了。

  一直跟在颜靖身后的卢秀芸听见蓝月乔的话,一阵心惊,不可能,她这样的距离不可能听见他们刚才的对话,而且,她可以肯定自己并没有提到任何喜欢颜靖的话。

  “颜……”她想向颜靖解释,说是蓝月乔误会了,但是,他用眼神暗示她不要出声。

  “你是认真的?因为秀芸,要跟我分手?”他闷闷地问。

  她点着晕眩不已的脑袋。“如果我们继续交往,秀芸会很痛苦,我不要秀芸难过。”

  “所以你就决定让我难过?”这个可恶的女人,把他当成什么了?就算是宠物也不能这样说弃养就弃养。

  “我……”她鼓起双烦,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我跟秀芸认识十六年了,我们从小就是最好的朋友,我跟你才认识半年……”

  卢秀芸在后肉早已红了眼眶,这个笨小乔,感情是这样算的吗?

  原来,这就是颜靖说的,她用她那个猪头脑袋,努力地维系着两人的感情,而她居然因为一时的妒意摒弃了十几年来的情谊。

  她对不起小乔,也对不起为了给她一个梦想的家,现在还在日本辛勤工作的老公。

  得不到的总是最美,这是人性的弱点,不知满足,不懂珍惜自己拥有的一切。

  “笨蛋——”虞秀芸往前跑了两步,握住蓝月乔的手。“笨小乔!”

  “秀芸……”蓝月乔看见她,挣扎着要下来。

  颜靖只好将她放回地面,两手牢牢地环着她不稳的身体。

  “秀芸……你不要哭。”她拭去卢秀芸眼角的泪水,握紧她的手,自己却拚命地掉眼泪。“我不爱颜靖了,真的。”

  “你猪头啊!谁告诉你我喜欢颜靖了,我是去问他妞妞的事,记得吗?我们家那只丑巴哥。”

  “妞妞怎么了?它生病了吗?”

  “妞妞……妞妞便秘,对!好几天了,刚才吃饭的时候,不适合问,我才趁着出来买酒的时候顺便同问颜靖。”

  “咦?是这样喔……”她破涕为笑。

  “不然咧?你啊!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虞秀芸说话的同时,瞄了颜靖一眼,发现他面无表情,心中一阵惶恐。

  “颜靖,小乔醉了,你别听她胡扯,是我不好,害她误会了,你千万别当真。”她急忙帮蓝月乔说话。

  “颜靖……”蓝月乔转身面向颜靖,两手攀在他的肩上。“我醉了,站不住了,我要抱抱……”

  颜靖不发一语地抱起她,往她的住处走。

  她似乎已经忘了自己刚才说了多么爆炸性的宣言,一沾到颜靖温暖的怀抱,便沉沉睡去了。

  “颜靖……”卢秀芸紧张地搓着双手。“你不要生小乔的气,你知道,她真的喝醉了,满口胡言乱语……”

  “如果,这是她的决定,我会尊重她的意思。”他冷冷地回说。

  颜靖很呕,他想,要是不给这个可恶的女人一点小小教训,以后,她是不是还会像今天这样,随随便便就把他给抛弃?!

  “惨了……”卢秀芸心想,怎么办?她真是成了千古罪人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