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今早醒来,蓝月乔是只快乐的熊猫。

  连续三个夜晚不曾好好睡上一觉的疲累,因颜靖为她带来浪漫且感动的初体验一扫而空。

  划破清晨的一道电话铃声,将还沉浸在幸福中的蓝月乔惊醒,她不顾光溜溜的身子,冲到客厅接起电话。

  “喂……”她极力压低音量,整个人塞在沙发边缘。

  “小乔吗?”卢秀芸纳闷地问。

  “嗯……”

  “干吗那么小声,怕吵到你们家小橘子啊?”

  “我怕吵到颜靖……”她的声音如蚊蚋般轻细。

  “……”话筒好一阵子没有声音。

  “秀芸?你还在吗?”

  “喔……嗯,还在……”

  “对不起,我还是忍不住打电话给他了……”蓝月乔为自己没遵守和秀芸的约定而抱歉。

  “算了,你啊,根本就是被爱冲昏头了,有脑袋也不会用了。”

  “我就不信你跟你老公谈恋爱时,没有冲昏头……”她不依地撒娇。

  “我跟你不同……”蓝月畜说到了卢秀芸的痛处,她从来没有被爱冲昏头过,即使她发现自己爱上颜靖的时候,她还是选择保护自己,不让自己有被伤害的机会。

  “我知道,你一向比我有主见。”

  “小乔,我到你家住两晚好不好,我老公到日本参加医学会议,我们好久没聊通宵了。”

  “好啊!”她一高兴忘了控制音量,随即转小。“那我今天干脆请假好了,这样可以连休三天,傍晚,我们一起去逛超市,回家吃火锅。”

  “嗯……那我大概四点到。”

  “OK,晚点再聊。”

  蓝月乔挂断电话,蹑手蹑脚地走回房间,没想到颜靖已经醒了,正侧着脸看她‘裸奔’。

  “啊——”她一害臊,急忙想钻回棉被里,可惜跳得不够高,一个不小心,整个人反而压在颜靖的肚子上,光洁的屁股刚好正面朝上。

  啪,颜靖反射性地轻拍了一下,弹性不错。“为什么起来没把衣服套上?不怕着凉?”

  “喔……”她抚抚屁股,挪进被窝里,噘着嘴说:“急着接电话,忘了。”

  他瞄了一眼床头的闹钟。“你该准备上班了。”

  “我今天休假。”她按住他要起身的肩膀,亲昵地靠上去。

  “喔……”他又躺回去,瞧她一副兴高采烈,眼睛藏着一堆话想说的模样。

  “想问什么就问吧!”

  “你怎么知道我想问你问题?”

  “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它怎么了?”

  “像好奇的猫,每次你想问什么的时候,就会眯成一条缝,一闪一闪的。”

  她眨了眨眼,发现他这么细心地观察自己,好开心,寒冬过去,果然接着就百花怒放了。

  “靖……你说,那个啊……就是那个之后的隔天,或是之后,通常女生会有什么反应?”她对他的崇拜,根本把他当成百科全书来看。

  “我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虽然,她一直这个、那个的,不过,他也听得懂。

  “咦?真的吗?可是感觉不出来你是第一次耶,你好棒喔!”

  “呃……这是雄性动物的本能……”他虽然用很很‘健康’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不过,对于女性的崇拜,还是很容易让男人飘飘然的。

  “那我表现得如何?”体验过昨晚颜靖的温柔后,她像是得到了—面‘免死金牌’,突然就觉得跟他很亲近,亲近到忘了矜持。

  而且,颜靖说过,在他面前只要表现她最自然的一面,不需要假装。

  “基本上,你只是负责音效,并没有实际贡献。”他促狭地说,她这些单纯且直接的表现,对他而言,就是最舒服的反应。

  “哎唷……你好讨厌喔!”她现在才害羞。“那……那人家的音效,有没有帮助啊?”

  “帮助什么?”他好笑地瞅着她看。

  “就是那个啊……有如神助之类的……”她愈说愈小声。

  他没有回答,不过,覆在棉被下的手悄悄地探下她敏感的大腿内侧,手指轻轻地旋了一圈。

  “喔……”她惊吟一声。

  “我想是有的。”他得到证实。

  她掀开棉被一角,眯着一只眼往下偷看,然后,又羞臊地钻进他的怀里,然而,不忘提醒他——

  “我今天放假喔……”

  *

  下午,蓝月乔跟卢秀芸到超市搬了一堆火锅料回家。

  “秀芸,你买这么多,我们两个吃得完吗?”蓝月乔家里的盘子全数出动,摆满餐桌。

  “你可以找你的颜靖来把忙帮忙吃啊!”卢秀芸提议。

  “咦……对厚,他晚餐时间休息一个小时,那也把小刚一起叫来好了,人多比较热闹,等等,我去打个电话。”

  五分钟过后,蓝月乔开心地折回厨房,朝卢秀芸比了一个0K的手势。

  卢秀芸给她一个微笑,转身打开洗碗槽的水龙头搓洗自己的双手。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许,她是知道的,但是,她克制不了,她想亲眼看看,颜靖是不是真的喜欢蓝月乔,或许,—切都是出自蓝月乔的幻想。

  六点十分,颜靖和小刚一起抵达,蓝月乔早已站在公寓一楼外迎接他们。

  三个人有说有笑地进到蓝月乔的公寓里,小刚立刻冲到餐桌旁,吸取那香茅火锅散发出来的香气。

  “颜医生,你看,有女朋友就是这么幸福,随时有热腾腾的饭菜等你。”

  “女朋友又不是交来煮饭的。”颜靖瞟他一眼。

  “小刚,我帮你介绍,这位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卢秀芸,我和颜靖第一次见面就是在她的婚礼上。”

  卢秀芸的目光不自觉地一直停留在颜靖脸上,期待他看她一眼,不过,她却失望了。

  小刚注意到了这诡异的气氛。

  “火锅料都煮好了,大家开动吧!”蓝月乔招呼着大家。“好久没这么热闹地和朋友一起吃饭了。”

  “蓝姊,颜医生有没有告诉你,前几天我们诊所来了一只‘台湾狐蝠’?把我们搞得人仰马翻,明天报纸就看得见这则新闻了。”

  “台湾狐蝠?那不是台湾濒临绝种的保育类动物?居然出现在你们诊所?”卢秀芸惊讶地看向颜靖。

  “嗯。”颜靖简短的回答。

  “什么是‘台湾狐蝠’?”蓝月乔不懂。

  “是它自己飞到你们诊所的?你们跟‘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联系了吗?那可是很珍贵的物种。”卢秀芸又抢着发问。

  “是客人带来的,不过,秀芸姊懂得真多。”小刚说,一边观察她奇怪的“兴奋”。

  “秀芸什么都懂,不像我,什么都不懂。”蓝月裔骄傲地回应小刚的话。

  “这几天都在忙这只大蝙蝠的事,那位饲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误抓了保育类的动物,跟他沟通好久。”颜靖这些话是对着蓝月乔说。

  “原来是蝙蝠啊?”蓝月乔皱起眉头,一副可怕的表情。

  “呵,小乔—向不喜欢动物,尤其见到狗,更是拔腿就跑,”卢秀芸笑说。

  “我现在喜欢了啦,而且,也开始努力要不怕狗。”蓝月弃推了推卢秀芸,暗示她千万别把自己为什么怕狗的糗事说出来。

  “不要勉强自己,我虽然是兽医,女朋友不一定非得喜欢动物。”颜靖安慰她,挟了些菜到她碗里。

  “没错、没错,那外科医生的老婆岂不是都要喜欢看人家肚破肠流。”小刚也跟着安慰她。

  “呃……小刚,你好恶,我们在吃饭唉!”蓝月乔打了小刚的手背。

  小刚的误打误撞,让卢秀芸很闷,她老公就是外科医生。尤其见到他们两个男人极力维护蓝月乔,突然很不是滋味。

  自从结婚后,她的生活圈变小了,经常一个人待在家里翻书打发时间,朋友也因为她新婚而不好意思打扰她,没人了解她的孤单寂寞。

  她望着颜靖那依旧英挺的容貌、沉稳寡言的性格,不禁要幻想,如果她是他的女朋友,他们之间一定有好多的话题可以聊,她喜欢阅读,有思想、有见解,而且喜欢动物,蓝月乔根本不适合颜靖,她可以想见,总有一天,他会对蓝月乔的无知感到厌烦。

  “这两天秀芸要住我这里,我就不去诊所找你们了,我们好姊妹有好多好多话要聊,不过,如果你想我的话,还是可以打电话给我。”蓝月裔甜甜地对颜靖说。

  “是规定要打,还是可打可不打?”颜靖取笑她。“会不会又有人……三更半夜……嗯?”

  “厚……”她急着捂住他的嘴。“不打也没关系,真的。”

  “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告诉我,是不是跟颜医生今天十点半才回去有关?”

  小刚八卦地想知道一些秘密。

  “闭嘴,吃饭!”颜靖和蓝月乔同时给他答案。

  蓝月乔因自己和他说出同样的话的默契而窃喜,完全没注意到卢秀芸的脸色愈来愈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