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嘟……嘟、嘟……

  门边的对讲机响起。

  蓝月乔捂起耳朵。“一定又是哪个忘了带钥匙的冒失鬼!”

  对讲机还是响不停,她只好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过去接起来。“谁?”

  “小乔,是我,颜靖,帮我开门。”

  “颜靖?”她没想到他竟然跑来了!

  她立刻转悲为喜,按下开锁,自己也急忙忙地打开门从三楼楼梯奔下去。就在楼梯转口,她由高处往下望,“你怎么还穿着制服?”他仰头,踩上最后一阶,站到她面前。

  “颜靖——”她一激动,投向他的怀抱,像是已经多年未见,深情地抱着他,恨不得就钻进他的身体里,一辈子都不要分开。

  “发生什么事了?”他拥着她,抚摸她的长发。

  “没事……我只是,只是太想你,我们已经三天没见面了。”一见到他,她就又忘了要保留一点爱意。

  颜靖笑了,一股甜蜜因她的话语暖暖地蔓延至全身。

  “要不要先进屋里?”他任由她像无尾熊般紧紧地环着他的腰,辛苦地将她半拖半抱进屋里。

  她的脸始终埋在他怀里,不肯抬起来。

  “除了想我,一定还有什么事,告诉我。”他就是觉得她那通电话没头没尾,奇怪得很,不知她又在胡思乱想什么,急忙跑来。

  当她用闷闷的口气说‘没事’,其实就是‘有事’。

  “没事……”她在他怀里摇头,想告诉他,她真的很爱他,可是又怕带给他压力,更怕男人觉得女人主劲,不值钱。

  “你这个样子很难说服我没事。”他低头在她耳边说着,轻轻地触着她薄薄的耳垂,她愈缩愈深。

  “那我说了你不可以笑我……”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她的音量很小,小到他的耳朵必须贴着她的脸颊。

  “好痒……”他初冒的鬓毛刮着她细嫩的皮肤,可是,她好爱这种感觉,只有当他强有力的臂膀圈着自己时,她才能感到心安,才能感觉到自己是处在他的世界里。

  “今天为什么待在家里,没到诊所?”他或许不那么懂女人心,但是,只要察觉到她的异样,他总是能以惊人的耐心,倾听她的烦恼。

  “我想知道……如果我没去找你,你会不会担心我…”她小声地坦承计谋。

  “我没有担心。”

  “吼……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在乎我,”她皱起秀眉,轻槌着他的胸膛,“你干吗这么老实,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善意的谎言。”

  他包覆着她的小手,摆到唇边咬了一口。“你都二十五岁了,难道还需要一个人时时过问你要去哪里,几点回家?我不认为这样的霸道叫做关心。”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要是我就希望你这样霸道呢?”

  “那我就要开始规定你的裙子长度要到膝下十公分,不能穿露肩的衣服,不准跟别的男人说话。”

  “可是我这是制服,裙子太长会显得老气,而且,我工作的时候一定会接触到男的客户……”她当真了。

  “那不行,换个工作,换个没有男人的工作环境,比如做会计之类的,还是安亲班什么的。”

  “嗯……”她点点头。“那我得给我们主管一点时间,找人接替我的位置……”

  “噗……”他忍不住大笑。“你这个傻瓜,我随便说说,你还真的打算离职啊?”

  “你随便说说的吗?”她觉得被耍了,气得又鼓起双颊。

  “你哟——”他将她搂回怀里。“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我知道,我脑袋空空,没有自己的想法,也没看过真实的自己长什么样子,而且,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拿捏爱你的尺度,我怕你不知道我爱你,也怕太爱你让你觉得烦……”

  “天啊……”他几乎想把她揉进胸膛里。“你和不叫脑袋空空,你这叫想太多,为什么要拿捏爱多爱少,诚实面对自己不好吗?”

  “可是书上写,要保持神秘感,要矜持,要让男人觉得无法掌控……”

  “你把那些书拿来,我帮你拿去扔掉。”他语气像带着微怒,但眼神却有着无限的温柔。

  她老实地走进房间,将那些血型、星座、两性交战手册的书装进耐重的提袋里,然后双手奉上。

  他将书搁到墙边,告诉她:“我就是因为不喜欢人际关系中那些经过太多包装、设计的虚伪才选择做兽医,跟我在—起,只要用你最自然、最真实的—面,就够了。懂吗?”

  “那我很爱很爱很爱你也没关系吗?”

  “你的很爱很爱很爱我,让我觉得好幸福。”

  “那我很想抱你的时候,也不必忍耐吗?”她扑着长而浓密的睫毛,不确定地问。

  “如果让我知道了你在忍耐,我会打你屁股。”

  “那我想知道你爱不爱我的时候,我可以问吗?”

  “我会让你知道,我的爱里还有一份责任、一份包容跟许多的耐心,绝对不是一时冲动。”

  她咬了咬下唇,眼泪“咚”地滚了下来。“即使我其实很笨,你也会包容我?”

  “我就爱你笨,那些聪明人的招式,你学不来。”

  “哎哟……”她一抬手,抹去泪水。“我现在觉得我一无是虚,你怎么可能会真的喜欢我……”跟他的成熟相比,她真的觉得自己既幼稚又无知,而且,老是做傻事。

  “没办法,都捡回家了。”

  “吼,我又不是小橘子。”

  “对我说,你就像小橘子,既然爱上你,我就不会因任何麻烦、困难就把你丢下。”

  “那万一你是先捡到别人,那你也会对她那么好吗?”

  “这个问题不成立,因为,我已经先爱上你了。”

  “喔……虽然不是很满意,但是可以接受。”她当然还是希望他的眼中再也看不见其他女人,他的世界里只有自己。

  “如果,一个男人为了爱情可以什么都不顾,那这个男人绝对不值得依靠。”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她吐了吐舌尖。

  “我问了你肚子里的蛔虫。”他笑说。因为知道她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那眼中顿时失去的光芒不难猜想是为了什么。

  “那我的蛔虫有没有告诉你,我真的很爱你?”她娇羞地问。

  “有机会我再问问……”他捧起她的脸,在她唇上浅浅—啄,而后,又感到意犹未尽,再次覆上,吸吮她那柔软的唇办,再轻轻以舌尖挑开她的贝齿,滑入她的口中,翻搅得她膝盖发软,双肩颤抖。

  他的霸气在这个时候缓缓展现,他的吻由浅尝转深,由轻柔转为强肆掠夺,他要让她感受到,他不是没有占有欲,更不是不在乎,因为珍视,所以,他爱她的一切,不要她为他做任何改变,更不会企图控制她、限制她。

  “唔……颜靖……”蓝月乔的纤腰被牢牢的扣住,那瞬间涌现的激情与这几天浓浓的不安令她急需更多的证明。

  “嗯……”他应了声,却无法离开她香甜诱人的唇。

  “我想……”她拉拉他的衣角。

  “想什么?”他温热的气息移往她的耳后,细薄而绵密的肌肤,吹弹可破。

  “那个……”她将自己柔软的胸脯更贴近他结实的身体,害羞地不敢明说,第一次,她察觉女性身体因情欲而产生的变化。

  “嗯?”他不明所以,但大手不知不觉已从她纤细的腰往下移了三寸。

  “喔……嗯……”她踮起脚尖,轻扭着俏臀,双手服贴在他隆起的背部肌肉,难耐地咬着他的肩膀。“颜靖……我……”

  “天啊……”他粗喘着,两人的身体已经紧密到无法掩饰他紧绷的欲望,而她的轻摆,无疑是擦亮火光的元凶。

  他低头吻向她尖俏的下巴,她配合地将头往后仰,酥胸因急促呼吸而上下起伏,白皙圆润的肌肤在衣扣的细缝中若隐若现。

  “不可以……”他喃喃自语,想拉回自己的理智。

  “可以……”她径自解开衬衫最上面那颗钮扣,完美的圆弧曲线瞬间弹现。

  “不行……”他稍稍放松了手臂紧缚着她的力道。

  她又解开第二颗钮扣,胸罩的白色蕾丝边下是雪白透着粉嫩的肤色,她将手绕往背后,想将扣钩解开。

  “小乔……”他避开视线,大手覆上她的,阻止她的意乱情迷,也阻止自己的。

  她没有因而停下,反而主动吻上他的唇,怯生生的小舌钻进他的口中,他退一步,她往前一步,他再退一步,背已经抵上了门板,她双手环上他的肩,极劲所能地踮高身体,让他的脸能更贴近自己滚烫的肌肤。

  “我会失控的……”他警告她。

  她的回应是——褪下衬衫,拉去最后一层遮蔽。

  淡淡的粉红蓓蕾在他眼前绽放,美丽饱满的线条如果冻般巍巍颤颤。

  “靖……抱我……”她用尽所有勇气,唤他一声,细弱羞赧的嗓音说明着她的不安。

  啪!维持着理智的最后那条神经断裂了。

  他情不自禁再次对住她的唇,厚实的掌心包覆她柔软的胸,拇指画过她敏感的圆点,她嘤咛一声,身体如浸入温度适中的池水中,舒缓开来。

  他抱起她走向卧室。

  一路,她的脸紧埋在他的肩窝里,感觉他修长有力的手指按压在她裸露的背与胸线边缘引起的酥麻,她害羞地察觉到欲望如石缝中汩出的清泉正湿润着自己。

  她知道,她看过文字描述,也幻想过,但是,她没有真正感受过。

  躺在床上,她仰望着他。

  他的眼睛清澈、明亮,当他凝视着她的眼,她的意志因而涣散,她抬起纤纤玉指,抚上他好看的下巴,微微一笑,然后……掩上眼帘。

  她全心全意地感受,感受他的指尖抚过她的每寸肌肤,感受他的吻轻轻地落在她的唇间,胸前……和每个令人酥软的敏感地带。

  “嗯……”她轻喘着,随着他在她身体上施予的魔法,逸出像满足又像不够的低吟。

  她期待着,期待着与他更紧密的结合。

  他的坚挺抵着她早已润滑的花蕊核心,她屏住气息,等待他往更深处探去。

  “唔……”在他冲破她的最后一层屏障,带来短暂疼痛的撕裂感,她咬着唇忍过去。

  他用无比的温柔与耐心化去了她的不适。

  上帝创造了男人与女人,在这一刻,两个源出于一却分为二的不同个体,再次合而为一    。

  她那空虚不安的心灵,终于被填满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