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风带着沁心的微凉,走在没有人车通行的小巷子里,宁静仿佛将世界缩小到只剩他们俩。

  颜靖默默地牵着她的手,他不是个会说甜言蜜语的人,他的话很直接,不经包装,对她的爱,他只会放在心里,透过实际的行动表达。

  语言是人际沟通的工具,有时候,他却反而觉得是一种障碍。

  我们可能因为不擅言词而使人误会,也可能被太多的掩饰与设计误导而看不清对方的心,他宁可选择最自然、最原始的方式去感受。

  “你怎么不问我今天为什么没去诊所?”蓝月裔说。

  “你今天怎么没来?”

  “我提你才问……”唯独这一点,她始终觉得不够。她总是希望多接收一些他爱的讯息,但是,总是失望。

  “跟朋友去逛街了?”

  “嗯……”她撒了一点点小谎,她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窝在家里等他的电话。

  他一定会大笑,然后不解地说“直接到诊所找我就好了啊”!

  “想去哪里、想做什么,我都不会干涉的,你依然可以保持你原来的生活模式,不要因为我而有所考量。”

  “喔……那我不在,你不会觉得无聊吗?”他一点也不大男人,但是,她却希望他多在乎她一点。

  “我可以看书,带诊所里的狗去散步,陪猫咪玩,也可以研究野生动物的习性,或是跟同行的切磋现代宠物的文明病。”

  其实,他担心她每天陪着他待在诊所里会闷坏,他不是个浪漫的人,也许,在别人眼中,甚至称得上‘无趣’。

  “嗯……”心情,愈来愈差,原来,他有没有她,根本没差,那她,究竟为了什么而存在?

  “到了,就送你到这里。”很快,只隔两条街,蓝月乔家到了。

  “怎么这么快……”她嘟囔着,将他的手握得更紧,整个人无骨似地偎着他。

  每天、每天,雕阴他,回家,成了她一天最痛苦的时刻。

  他揉揉她的发,将她搂进怀里,又在她的唇间留下深深的一吻,然后,强迫自己放开她。  “明天还可以见面。”

  “是这样没错……”她哀怨地盯着他瞧,从他的表情中,实在找不到—点不舍。

  “别这样看着我,我可是个男人。”他打趣说。他一直记得她说过,要将完美的自己留到新婚的那一夜,在这之前,他不打算让自己有任何冲动的机会。

  她大大地吐了一口气,还是吐不尽心中的郁闷,他怎么就不会激情地、狠狠地、牢牢地抱住她,然后说——让我留下来。

  “我上去了。”结束脑中的幻想,这有违从小母亲对她的教养,其实,她也只是幻想,根本没有勇气真的这么做。

  不过,搞不好,她会被他逼得变成一个‘欲求不满’的女人。

  他将手插在口袋里,微笑看她进门。

  “想我的时候,记得打电话给我,什么时候都没关系。”她突然又从门口探头出来叮咛他。

  “我知道了,晚安。”

  当蓝月乔关上公寓大门后,他转身揉揉双眼的太阳穴。

  呼……冲动,可是男人的天性啊!这个小傻瓜,总是不知人间疾苦地拿她温软的身子贴着他,真要命!

  *

  隔天一早,蓝月乔刚帮小橘子弄完早餐,就接到卢秀芸的电话。

  “怎么样?颜靖有没有主动打给你?”

  “没有,不过……我后来就自己去找他了。”

  “你真没用,才一天你就忍不住去找他了?!”

  “秀芸……你怎么,好像很生气?”蓝月乔感觉秀芸的语气里有股很奇怪的激动,这与她平时温柔恬静的说话方式很不同。

  “我没有生气,”卢秀芸很快压回音量。“我只是想帮你确定颜靖对你的感情有多深,偏偏你又不够坚定。”

  “可是,我很想见他,与其在家空等,不如直接去找他。”

  “颜靖有主助说过他爱你吗?”

  “他有说过一次喜欢我……”蓝月乔说得很气虚。

  “喜欢跟爱可是有一大段距离的,你难道不会感到不安?”

  “是有点……”卢秀芸果然是最了解她的朋友,每一句问话都将她所有不愿正视,却始终潜藏在内心的疑虑给点出来了。

  “我了解,毕竟是你先追他的,人家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你这么漂亮,又自动送上门,不要的是笨蛋。”

  “呃……也对……”听到‘自动送上门’这句话,实在令她感到切肤之痛,的确,一直都是她厚颜无耻地吸引他,先告白的是她,第一次接吻也是她主动,第—次又是她先闭上眼睛……

  “所以啊!我才要你忍耐,如果他主动约你、表示关心你,你是不是会觉得踏实一点?是不是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对……”

  “那就忍着,多忍几天,不要再去找他,记得哦,好了,时间不早了,快去上班吧!”

  “嗯……”

  蓝月乔结束与卢秀芸的通话,匆匆啃了两片吐司,迅速换上银行制服,拖着千斤的步伐出门上班。

  然后,挨到下班,继续前一晚的动作……抱着小橘子,边看时钟、边等电话,时间过得很慢,她有点眼花,觉得时针怎么会前进一格又倒退两格?

  “小橘子,你说我们是要去睡觉觉,还是继续等?你颜靖爸爸会不会打电话来?”蓝月乔整个人闷到像被还忘在蒸笼里的包子,瘫成一坨。

  小橘子打了一个哈欠,纵身一跃,从她怀里溜回她的橘色小窝,临去前还转头望她一眼,似乎投以同情的目光。

  “连你也觉得不可能……”她悲伤地为这空白的一夜下结语,但还是眼巴巴地看着话机,最后,累到将下巴搁在沙发扶手上,眼睛已经眯成一条缝,仍旧不放弃。“颜靖……你有没有接收到我发过去的心电感应……”

  她睡着了……

  梦里,她两手轮流捧着十几支电话,忙着跟电话里的人聊天,而每一支都是颜靖打来的热线。

  “不行了,颜靖,我的口好干,而且我的背好痒,我们休息一下……等等再继续情话绵绵……”蓝月乔撒娇地说。

  等她睁开眼,发现,一切都是幻觉,天已经亮了。

  她的口很干,是因为趴着睡着,口水流光,湿透了沙发扶手,她的背后痒,是因为小橘子踩在上头帮她按摩……

  “呜……没有打来,你颜靖爸爸不要我了……”她抱起小橘子,悲惨地诉说自己的命运。

  梦里的甜蜜对照醒来的空虚,宛如从天堂摔进了垃圾堆里。

  “铃……”一个突来的铃声,令她的情绪从悲剧立刻转为喜剧。

  她在它响第二声前迅速接起。“颜靖,我——”

  “我是秀芸,还在作梦?”

  “喔……秀芸,你声音听起来怎么那么小声?”

  “我老公还在睡觉,我怕吵到他。”

  “了解,你真体贴。”

  “怎么样,你昨晚有没有去找他?”

  “没有,一直在家里。”

  “他有没有打给你?”

  “没有……不过,我想他可能很忙,忙到没有想到我。”这很有可能,尤其他的客户多的是没事就爱带狗狗去‘看医生’的女饲主。

  “你们才刚交往一个多月,热恋期耶,再怎么忙也不应该忘记你,以前,我老公没听到我的声音,根本睡不着觉。”

  “你老公一定很爱你……”好羡慕啊!

  “没有啦……呵呵,”卢秀芸干干地笑了两声。“那你再多试几天,一定要他主动找你,而且,要听他说话的语气是不是很紧张。”

  “还要试喔……可是,我很想他……”蓝月乔实在不觉得这是个好方法。

  “一定要!”

  “小声点……你老公不在睡觉吗?”卢秀芸突然放大音量,把蓝月乔吓了一跳,她压低音量,小声叮咛她。

  “你要坚持,不然,你枯等这一晚不就白白折磨自己了?加油!”

  “好,我会加油……”她点点头。

  漫长的夜过去,又接着另一个漫长的白天。

  蓝月乔上班途中,按下车窗,让马路上的乌烟瘴气和喧嚣的机车引擎声稍稍沸腾她等待一夜的寂寥。

  红灯时,一辆轿车停在她旁边,驾驶座的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支着下巴,没精打采的蓝月乔。

  对方横过驾驶座,移到窗边,问她:“美丽的小姐,一早心情就不好?”

  她转头看向出声的那个男人——

  名牌休闲服,帅气地拨开额前垂下的长发,露出一眼有型但眼神轻佻的脸。

  关你屁事……她连嘴角都懒得劲,直接把车窗拉起。

  现在的她,除了颜靖,再也没有任何男人能引起她的兴趣,而且,除了工作需要,她也不想再为了维持美美的形象,勉强装出一副亲切可人的模样。

  她已经装了二十几年,为家人、为朋友,为自己设下的框框,始终只能用同一张脸、同一个表情示人。

  其实,她现在烦得想骂脏话。

  她搞不懂爱情,搞不懂男人的心,她连自己到底想怎样都弄不清楚!

  “妈、的……”她小声且胆怯地说了她生平的第一句‘脏话’。“哎唷……一点魄力也没有……还是算了!”

  她跟自己生起闷气,连想发泄一下情绪,都那么没出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