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秀芸,颜靖跟我以前过见的男人很不一样,他好特别哦!”蓝月乔缩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拿着无线电话,跟卢秀芸聊天。

  “怎么个特别?”自从卢秀芸察觉到颜靖特别注意蓝月乔,她便经常在无意间问及两人的进展,当得知两人已经正式交往,更是无法克制地想知道更多。

  “他懂好多,也教会我好多事,我现在变得比较敢向同事表达自己的想法,虽然还是有点怕怕的,不过,想到颜靖的鼓励,就顿时勇气十足,而且,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喔!”

  “听起来你们感情渐入佳境。”其实,卢秀芸还是难以相信,那样与众不同的颜靖,会喜欢上像花瓶一样,脑袋里空无一物的蓝月乔。

  “你跟颜靖一定是我生命中的贵人。”蓝月乔仍一厢情愿地将卢秀芸摆在与颜靖相同重要的位置上。

  为此,卢秀芸对蓝月乔更觉厌恶,厌恶她令人钦羡的高贵背景——母亲是音乐家,父亲是大学教授,厌恶她美丽的外貌、厌恶她那分辨不出朋友的真诚与虚假的无知。

  “你喜欢热闹,颜靖却习惯独来独往,你们约会的时候都去哪里?”卢秀芸隐藏自己酸涩的妒意,假装关心地问。

  “我每天都到诊所去找他,我们会一起看口DVD,有时候就在宠物民宿里陪小猫、小狗玩,假日的时候等他帮流浪动物看完病后,我们就到郊外、海边走走,其实,只要跟他在一起,去哪里我都无所谓。”

  “你以前不都喜欢逛百货公司,喜欢到处找新开的餐厅,他会陪你去吗?”

  “那是因为我不好意思拒绝同事的邀约,其实,我根本不喜欢逛百货公司。而且,颜靖要我穿觉得舒服的衣服,不必为了他特地打扮,我比较喜欢现在这样。”

  “你为他改变得还真多。”卢秀芸带点嘲讽地说。

  “我有仔细想过这件事,原来以前我只是—味地配合别人,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想法,颜靖说我要做回真实的自己。”

  “呵,想法?”听见从蓝月乔口中说出这种字眼让卢秀芸觉得好笑,尤其对她每说一句话就要提到’颜靖‘一次,更觉刺耳。“每次都是你去找他,他会主动找你吗?”

  “好像没有过耶……”

  “哦……这样啊……”

  “怎么样?”蓝月乔听出卢秀芸语气中的怀疑。

  “没什么,我只是想,这样很难看出他在不在乎你。”

  “可是,我每天一下班就去找他,他根本不需要主动找我啊!”

  “你和么积极,他的压力会不会很大啊?”

  “会吗?你也觉得我太黏他了?”蓝月乔原本对两人的感情就缺乏足够的安全感,听卢秀芸这么—说,又开始担心。

  “我只是听说女人太主动,男人很快就觉得没新鲜感,不过,你恋爱经验比我丰富,应该比我懂才对,我乱猜的啦!”

  “想说什么你就说嘛……你一向都比我聪明,而且,颜靖才是我的初恋,以前,我根本就没真正谈过恋爱。”

  “好吧!既然你说你天天报到,也许你可以试着几天不去找他,看看他会不会紧张你。”卢秀芸建议。

  “那要几天……”蓝月乔知道爱情不能试探,但是卢秀芸说中了她心中的担忧,她不由得也犹豫了。

  “如果他真的很在乎你,只要一天就曾打电话给你了。”

  “那万一他没打呢?”

  “不会的,你从以前就是个万人迷,每个男人都恨不得把你藏在袖子里,怎么会不紧张。”这个时候卢秀芸又反过来安慰她。

  其实,她很清楚,颜靖不会打电话给蓝月乔。

  他不是个很多心眼的人,她老公就曾说过,他这个老友,你半年不去找他,他也就半年音讯全无,听见朋友的抱怨,还反而觉得他们无聊,没联络又不代表就不是朋友了。

  卢秀芸一个人坐在豪宅的挑高客厅里,清冷地盯着电视萤幕,今晚,她老公又要值班了。

  有了一个身分光鲜的‘医生老公’,却你补不了内心的空虚,她不知不觉地与蓝月乔较劲,比她先挑到了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男人,但,没有爱情的婚姻,包装再怎么华丽,只不过是个空壳……

  *

  隔天,蓝月乔下班,车子经过颜靖的诊所前面,忍住冲动,踩下油门,快速前进,停回公寓地下室的停车格里。

  整晚,她抱着小橘子守在电话边,不时拿起话筒检查有没有故障,看看行动电话的讯号及电量是否满格。

  几通朋友打来的电话,她也只是聊了两句便匆匆挂掉,然后继续紧盯着那具无    线电话。

  时间到了晚上九点,距离诊所休息只剩一个小时,她想,颜靖还在忙,所以还不能打电话给她。

  继续等。

  答、答、答……秒针平滑地绕过一圈又一圈,时针从九点移向十点,然后,又过去了二十分钟。

  “他可能在洗澡,洗完澡就会打电话给我了。”

  她撑着双颊,一会兑看看时钟,一会儿又看看电话……

  好难挨……而且,她隐隐觉得,颜靖根本不会打来。

  “啊——,我不要等了,小橘子,我要去找他,你乖乖在家等我。”她霍地从沙发里起身,奔下楼梯,朝颜靖的诊所方向冲。

  夜晚的凉气,让忘了披上外衣,穿得过于单薄的她打了一个寒颤,这时,她更急需颜靖给予的温暖。

  等待的时间里,她要自己别胡思乱想,别妄加猜测,别钻进负面情绪,但是,随着夜愈来愈深,她就愈来愈想见他,她甚至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念头——如果,她一直不去找他,是不是她就会失去他了。

  走到诊所门口,镂空的铁门已经降下,但里头还透着光线,蓝月乔毫不迟疑地按下电铃。

  没多久,颜靖便出现了,升起铁门。

  她望着他,一件浅灰色衬衫,袖子卷到肘边,手臂肌肉因长期接触自然,维持运动的习惯,呈现蜜色光泽,一条隐隐浮现的青筋带出男性的力道,随兴敞开的衣领,露出一截性感深陷的锁骨……

  眼前的颜靖,令她屏息。

  爱情,究竟可以浓稠到怎样的程度,她害怕有一天会因为太爱他,让浓得无法再流动的情感堵住了所有感官,甚至无法呼吸……

  “怎么了,这么晚还跑来?”他的大手罩在她的头顶上,一股热气便从他的掌心一路暖到她的心窝里。

  “颜靖……”她奔进他的怀里。“我好想、好想你。”

  他接住她,有些错愕,不明白她为何突然这么热情。他莞尔说:“不是昨天才见过面,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呃……”激情瞬间冷却。

  她忽然觉得自己今晚的痛苦、忍耐、挣扎,根本就像个傻瓜,原来,他认为昨天才见过面,几天不见也没关系。

  “那我回去好了。”她一别扭,离开他人让眷恋的怀抱,使着小性子就要离开。

  “等等……”他及时拽住了她的小手,又将她卷回怀里。“告诉我,你这颗小脑袋里又装进了什么古里古怪的东西了。”

  “我的脑袋才不小,而且,也不古怪……”她噘起红唇,心里还是难过。她的苦心与执着过上了凡事云淡风轻、少根筋的他,简直就是白费心机。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这颗大头里,装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新知?”他好爱看她这副逞强却又让人一眼看穿的笨样子。只是,不知道她又在胡思乱想什么了。

  “我不想告诉你了啦!”她现在沮丧得要命,看见天平两端,她落地,搞得灰头土脸,而他在云端潇洒自若,整个就是—副滑稽的画面。

  她终于了解,为什么人说,在爱情里,愈在乎的那一方愈容易受伤。

  因为在乎,所以谨慎地拿捏爱情的分寸,因为如此小心呵护,便希望能开出美丽的花朵。

  但是……他不会懂,不会懂。

  他不会懂得即使一开始她能有勇气主动接近他,不代表这份勇气没有用完的一天。

  她可以像个花痴,大剌剌地说‘我爱你’,但是,她也需要回应,才能累积足够的能量,用在下一次开口。

  “小乔……”他支起她倔强的下巴。“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让你难过了?”

  他知道自己口拙,过去又坚持不想了解女人那太过复杂的心思,所以,只要她闹别扭,他就该知道肯定是自己惹她生气了。

  “也不是……”他这么一问,她的气就全泄了。

  好吧,她很没用,她付出一百分,只需他回应一分,女人就是这么容易满足,对深爱的男人,不必他找藉口,自己就已经准备好了一百个理由打算说服自己。而且,认真想想,从头到尾,本来就都是她搞出来的。

  “那为什么你才来,又要走了?”

  “因为、因为很晚了,我想睡了。”她扯了一个自己也觉得很笨的答案。

  “嗯,那我送你回去。”

  “好……”她害羞地点点头。“不过,你先进去拿件外套,外面有点冷。”

  她站在门内等他上楼,当他下来,将手里的另一件外套披到她肩上时,不知怎的,就很想哭。

  他不是不关心她,他注意到了她其实穿得很单薄,他只是不说,不经意地将情感包裹在行动中,她怎么可以误会他。

  “走吧!”他牵起她的手,往她住所的方向走。

  男人的手总是比女人的手大些、厚些、暖些,所以,当男人将女人的小手包在掌心中时,女人很容易产生一种被呵护的幸福感。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