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大步朝那间包厢走去,包厢外有个穿着迷彩宽裤、紧身小可爱的长发女孩正随着音乐摆动身体,仿佛十分陶醉。

  他每走一步,心跳就加快一拍,担心着蓝月乔的安危,要是她发生了什么事,他一定无法原谅自己。

  是他的冷漠惹恼了她,才让她冒出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企图引起他的注意,他只看见她愚蠢的举动,却无视于这些行为背后的原因。

  他走到包厢前,蓝月乔先看见他。

  “颜靖?!你、你怎么也来了?”她正端起饮料,吓得差点打翻,心中顿时充满了惊喜和不敢置信,他是来找她的?

  “我来带你回去。”听到她说话的音调及举止都很正常,他松了一口气,语气也柔软了许多。

  “搞什么……又是你这家伙!”坐在蓝月乔旁边的油头男一见到是他,脸色立刻转怒。

  “跟我走。”颜靖没理会在一旁叫嚣的男人,朝蓝月乔伸出手。

  “喔、好……”蓝月乔已经被这突然的转变弄得晕头转向,又是喜悦,又是心惊,换作以往,她早就可以肯定这个男人喜欢她,但是,当对方是颜靖时,她又什么自信也没有了。

  “你给我坐下。”油头男用力将欲站起来的蓝月乔拽下,一箭步冲到颜靖面前,揪起他的衣领。“你是嫌命太长了是吧?”

  “严先生……”蓝月乔愕然发现这个男人居然瞬间从一个绅士变成流氓。

  “严总是吗?”颜靖直视着对方,不被他的气势影响,低声地对他说:“你让我把她带走,今晚,你们可以照high,若我带不走她,就让条子来带,那你‘衣服’可得先收好……”

  油头男锐利的眼神往颜靖脸上一扫,额间的青筋浮起又消去,最后他将手放开。“便宜你了……滚!”

  蓝月乔一听见‘滚’那个字,立刻拿起包包,挤到颜靖身边。

  他握紧她的手,稳稳地走向大门。

  走出门外,两人坐上车,迅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远离‘卡萨’之后,颜靖问她:“你跟那个男的认识多久了?”

  “见过一次面,他是我们银行的客户……”

  他原先的担忧立刻变成满腔怒火。“你白痴啊!见过一次面就跟人家出去喝酒,你就不怕他把你怎么了?你一个女人,抵但挡得了吗?”

  蓝月乔捂起耳朵,觉得他的声音太大了。

  “我只点了葡萄柚汁,没喝酒……”她委屈地说。

  “就算喝白开水也一样,重点是你不认识他,不知道他是圆是扁,至少你也拉几个女伴一起去,看你一副聪明相,怎么净干些傻事——”

  “你说话……可不可以小声点……我听得见……”

  “我说话很大声吗?我平常就是这种音量。”

  “你平常连话都不屑跟我说的……”她小声地反驳。

  “呃……”好像是这样……

  “冷气可以开强一点吗?有点热。”她说着说着就动手去调整温度。

  “算了,懒得说你,自己以后小心点。”

  “你在担心我?”她忍不住扬起笑脸。

  “谁说的?”他还是那个龟毛性格,明明就担心得不得了,一股脑地冲来救她,知道她没事后,又别扭地不肯承认。

  “我看出来的,刚才,你把我的手握得好紧,我知道你担心我,不然,你不会特地来接我。”

  “我是怕小橘子没人照顾。”

  “喂……你干么那么《一厶啦!承认担心我有那么为难吗?”

  他沉默,滴汗。

  “啊!我知道了!”她的眼睛突然发亮。“你喜欢我,所以担心我,对不对?”

  他继续沉默,拚命流汗。

  “其实……我也喜欢你,可是你总是板着一张脸,好象很瞧不起我,害得我自尊心受损,毕竟人家是女孩子,你说话也太不留情面了。”虽然他没有承认,但是,她决定坦白了。

  颜靖没想到她就这么直截了当向他告白,他要是再隐藏的话,似乎就显得太扭捏了。“可能、也许啦……是有那么一点……”

  “奇怪,冷气怎么都不冷?”她没听见他的话,又倾身调整温度。

  “车子里已经快下雪了。”他的手臂冒出了一堆鸡皮疙瘩。

  “什么?”她转头看他。

  “没事……”他摇头。

  她真的觉得他好好看,就连绷着脸,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有点大男人,却又教人安心,她看着看着,突然就倾身过去,抱住他握着方向盘的右手臂。“好温暖喔……”

  “你、你不是嫌太热?”这突如其来的亲密姿势,令他坐立难安。

  “可是这样又很舒服。”她像猫一样,不停地用她细嫩的脸颊在他手臂上蹭着,然后又改抱他的腰。

  “你坐好,这样很危险……”他将她推回椅背,没多久,她又挪过来,将头靠在他的肩上。

  “你知道吗?虽然,我有好多人追,也约过几次会,可是我从没谈过真正的恋爱,而且我还是处女喔!因为我不知道谁才是我的真命天子……我一定要嫁给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然后在新婚之夜,将最完美的自己献上……”

  “喔……”这种事,不必这么详细地告诉他吧!

  “你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希望自己是老婆的第一个男人?”她将下巴搁在他肩上,眼睛盯着他,嘴唇翘得高高的,鼻息轻轻地吹入他的耳里。

  “也不一定,要看对方的心态是不是很健康……而且,是不是真的爱那个女人。”他缩缩脖子,不知道自己干么这么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

  不过,当蓝月乔第三次去调整冷气的温度时,他终于察觉到异常,他触摸她的额头,又摸摸她的手臂,发现她整个人是发烫的。

  “你在发烧?”

  “我觉得好热,不过,抱着你就会觉得舒服一点。”

  不对,发烧的话应该会感到恶寒……颜靖立刻加快车速,他猜,她喝的葡萄柚汁,可能已经被下药了。

  *

  “小乔,到家了,我扶你上去。”颜靖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将她从车内搀她两只手臂就挂在他的肩上,似乎很满足地笑了开来。“你叫我小乔,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唉!我好开心。”

  颜靖发现她的手偶尔会出现抽动的现象,这又让他更确定了。

  “唉……好热……”她开始拉扯自己的衣服,不停地帮脸颊扇风。

  颜靖用最快的速度,半抱半扶地将蓝月乔带进家门。

  “我有点头晕,好像站不住,很热,我可不可以脱衣服?”这时,她的紧身连身裙已被拉到大腿上了。

  “喝水,把这一大杯水喝完。”他让她坐在沙发上,拉好她的裙子,喂她喝水。

  “颜靖——我好爱你,让我做你的女朋友好不好?”她喝完水,又将手勾上他的脖子。

  “你要不要去冲个澡,流了一身……唔……”

  他的话才说一半,她的唇已经贴上他的。

  他目瞪口呆。

  她探出粉嫩的舌尖,轻轻勾勒着他的唇线,像贪吃甜食又舍不得一口吞下的孩子,舔吮着他的唇,而后,更大胆地钻进他的口中,追逐着他的舌瓣。

  “好甜……”她发出满足的赞叹,加紧地抱住他,耸立的双峰一隙不留地贴上他的胸膛,轻轻扭摆着腰肢。

  “小乔……”他努力克制,将自己从快要窜起的欲望中抽出。“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我知道啊……我又没喝醉。”她抱怨着,然后将他的手臂拉起,环住自己的腰,“我一直都好想亲亲你,抱抱你,人与人之间的拥抱有一种幸福的感觉,你不觉得吗?”

  是……现在,他是很幸福,但是,也很折磨。

  虽然,她说话条理还算分明,意识彷佛也清醒着,但是,他明白服用那种药物会产生的副作用,自然不会将她的行为视为正常。

  “小乔,去洗个澡,然后到床上躺着,睡一觉,明天就会清醒点了。”

  “我不要……你又想赶我走了,你总是这样,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可是故意对我冷淡,我真的很讨人厌吗?”

  “不是……也许,一开始有点……呃,但也不是真的讨厌……”他很难解释,尤其对一个现在‘很卢’的女人,他怀疑两人此时的对话,到了隔天早上她还记得多少。

  “其实,我很痛苦……真的很痛苦……”她哭了,无预警地,两行泪就滑了下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秀芸结婚那天见到你,我就很喜欢你,但是,你从不肯正眼看我。我知道我做错了,但是,我有认真地反省……”

  “小乔……”看到她落泪,他才知道自己伤她多重。

  “我也想过要讨厌你,可是偏偏无法克制,我想我是真的爱上你了,不是因为你长得好不好看,也不是因为你有没有钱,就算知道你不喜欢我,我还是死皮赖脸地往诊所里跑。”

  她的内心话似乎一打开就关不上了,一股脑地想让他知道。

  “我只是假装很骄傲,假装不在乎,其实每天晚上回来,我都发誓不再去了,但是,隔天……我还是很没出息地想去看看你,我以前不是这样的,真的,我不是那么厚脸皮的人,我的自尊心很强,可是,遇到你,它就不行了……”

  “我没有讨厌你。”她的话,让他听得好心酸。

  “我答应别的男人的约会是为了报复你,虽然我也知道没用,我只是想,哪怕是让你骂我,也比你对我漠不关心的好。”

  “你这个笨蛋……”他也在心里骂自己。

  “你说,你喜不喜欢我?”她抹去泪水,赌气地问他。“一点点也算。”

  “喜欢。”他叹了口气,勾起嘴角,承认。

  “真的?”她立刻破涕为笑。

  “真的……喂……”她又贴近他,封住了他的唇,这次更激情,她一手爬上他的胸膛,另一只手已经开始拉扯他的衬衫下摆。

  “小乔,别这样,你该上床去睡觉了。”

  “我要抱抱,要肌肤相亲那种抱抱……我不会乱来的。”

  “你明明就‘正在’乱来。”他很头痛,不知道怎么把这只‘八爪鱼’扒开,他担心太用力会伤到她,但是,照她的这种积极度来判断,不用五分钟,他就要被脱光了。

  他的衬衫被她往上一扯,蒙住了他的视线,缠住了他的手臂,当他努力想解开扣子,脱下那纠在一起的袖子,她却突然俯身亲吻他的脖子,很快又移往他胸前敏感的凸起。

  “嗯……小乔……不要这样……”他忍不住发出闷声。

  “你这里很敏感?”她仰起脸问。

  “呃……”他一口气梗在喉间,被女人反问这个问题,几乎要令他羞愧地流下两行清泪。

  “那这里呢?”她含住他的耳垂,呵着热气问他。

  “喂——停下来。”他差点尖叫。

  “你不喜欢?那我该怎么做?”她很想取悦他。

  “你去洗澡好吗?冲点冷水,就会冷静点,洗完澡去睡觉。”他苦苦哀求。

  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去救她,反而让自己落入魔掌,而且,这一男一女的对话,是不是有点角色错乱了呢?

  “那我们一起洗澡,一起睡觉。”

  “你确定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他快要无力招架了。

  “不行吗?”她可怜兮兮地问,再次保证。“我不会乱来的。”

  “很好……”他确定了,她肯定是在报复,报复他之前对她的冷淡。

  什么叫一起洗澡,不会乱来——

  她还不如大力推他去撞墙!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