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星期后,蓝月乔又答应了另一个男人的邀约,这次,长相更优,开的车更高级,一样的,约在颜靖的诊所。

  “我又要去约会了。”她还是将小橘子直接交给颜靖,顺便展示自己的装扮。

  他盯着她太过美艳的妆。“你的妆会不会太浓了?”

  “你管我?!我朋友就喜欢我这样,对不对?”她转身问男伴。

  “喜欢,只要是你,怎么样我都喜欢。”那个男人迎合地回答。

  恶心……颜靖在心里呕了一声。

  她挑起眉毛,瞅着颜靖。“可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有眼无珠。”

  “这个男的,好像跟上次那个不同人?”他不知是故意,还是真的不确定。

  “你闭嘴……”她一心急,捂住他的嘴,低声警告他:“别坏了我的好事。”

  因为她的靠近,他看进了她的眼,她的眼睛因微怒而瞪大,却不吓人,反而像是缺乏自信而虚张声势,不经意流露出闪烁不定。

  她可能缺乏自信吗?她不是正因被众男人追求而骄傲?他在心里问自己。

  她被瞧得十分心虚,急急放开手。

  他眯起眼,也小声地回她。“你确定是好事?”

  “当然,我朋友是画家,我最近也开始学习怎么欣赏名画。”

  “他该不会要你当他的模特儿吧?”

  “是又怎样?”

  “笨蛋。”

  “干吗骂我笨蛋?”

  “没大脑的女人。”他又骂。

  “小乔,我们该走了,我订七点半的餐厅。”站在门口,听不清楚他们在谈些什么的男人,温柔地唤了她一声。

  “好……”她转过身,前一秒的气势没了,又变回甜美可人的小女人。

  颜靖想叫她不要去,但是,他无法给自己一个留下她的理由,只能任由他们离开。

  而蓝月乔一离开诊所的大门,整个人就像垮了一样,所有的斗志都没了。

  “怎么了?”男伴问。

  “没什么……只是头有点痛……”

  “待会儿见到我给你的惊喜,头就不痛了。”

  “真的吗?我迫不及待想知道是什么惊喜了。”她假装开心地说。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很笨。就算她每天换一个男朋友,颜靖根本不会有感觉,他原本就不喜欢她,怎么可能会吃醋。

  她只是想他知道,她不是没人追,他不必那么害怕她会不要脸地死缠着他。

  但是……她这么做,也只会让他更讨厌她吧!

  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怎么看都像在作践自己。

  她已经迷失了自己的心,不知道该怎么接近他,更不知道要怎么离开他。

  她只能疯了似地答应不同男人的邀约,挨过一次又一次根本提不起兴致的约会,然后藉机在接小橘子时跟他说几句话,多看他几眼。

  尽管……每次都不欢而散。

  *

  颜靖现在愈来愈讨厌星期五。

  每到星期五,蓝月乔就会带着小橘子上门,然后向他介绍她身边的男人做什么、多有才华、身分多显赫,然后,她的兴趣又变成了什么。

  他其实可以拒绝让她走进诊所,但是,却又很想知道她又换了什么样货色的男朋友。

  他感到愤怒,因为那些男人对她根本就不怀好意,而且一个比一个烂,眼睛一对比一对还缺乏真诚。

  女人,果然是笨蛋。

  她怎么就看不出来他们把她当成一辆名车,只为开出去炫耀,让朋友知道他们有本事把上这么美丽的马子。

  她还对他们笑得那么甜,浪费那些笑容。

  这个星期五,他干脆站在门口等她,他要叫她停止这个无聊的游戏。

  如果,她是想让他吃醋,那她要失望了,他早就识破了她单纯到幼稚的伎俩,他只是可惜她这样践踏自己的感情。

  男人,不是长得帅、多金就叫好,她的生活缺乏重心,她的价值观错得一塌糊涂,只想得到别人赞赏的眼光,根本还没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只要没人看诊,他就走到大门口像尊门神般站着,从七点一直等到九点。

  “难道她今天没约会?”他才这么想时,就有一辆墨绿色保时捷跑车驶来,停在门前。

  他盯着从车上走下来的男人,穿着笔挺的花俏西装,头发梳得油亮,腕上的表还金光闪闪。

  “流里流气,油头粉面……”他暗自批评。

  那男人的手机响起,他背对颜靖,靠在车门旁接起电话。

  “喂……亨利,什么事?晚上?一样在‘卡萨’啊!……放心,我今晚带的女人绝对让你们惊艳,哈哈。”

  听到他轻佻的语气,颜靖几乎忍不住冲上去挥他两拳,不过,他是和平主义者,绝不轻易动粗。

  “对了,记得带‘衣服’,少了这一味,今晚可就high不起来了……知道啦!马上就到,先这样。”

  颜靖听他说话的内容,觉得很怪,而且很不舒服,感觉他们好像在计谋着什么,当他正想道去问小刚‘卡萨’是什么地方时,就看见蓝月乔从巷子里走出来。

  “小乔……哇,你今晚正点。”那个油头男立刻趋前迎接她。

  蓝月乔很意外在门口看见颜靖。

  “正好,小橘子交给你,我就不进去了。”她对这种每个星期都要硬着头皮赴约的‘假约会’愈来愈感到无力,却也骑虎难下,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两个月过去,她和颜靖的关系依然没有改变,他依旧吝惜给好脸色,而她每次都会因他的冷言冷语而失去理智,随便答应男人的邀约。

  “不要去。”颜靖严肃地说。

  “为什么?”蓝月乔的心脏因他这句话而小小地激荡了下,她紧盯着他,眼中流露期待,期待他对她说出什么让她可以终止这场游戏的话。

  “你穿这样,很难看。”他盯着她薄纱外套里太过裸露的贴身洋装。

  “我难看?你才变态咧!”她简直要喷火了,难道他不打击她就浑身不自在?

  他是拿她的沮丧来下饭是不是啊?!

  “你是她什么人?你懂什么?小乔,不用理这种没眼光的男人,我们走。”那个油头男拉着蓝月乔的手腕。

  “我叫你不要去!”颜靖也拉住蓝月乔的另一只手。

  蓝月乔望着被颜靖握住的小手,不禁扬起一抹笑,看来,他是恼羞成怒了,他终于明白自己错失了多么好的机会。

  “搞什么,放开她!”那个油头男试图以气势压倒颜靖。

  颜靖看着蓝月乔的眼睛,轻握她的手,他想让她自己决定,但他的眼神明白写着——‘不要去’。

  她想再跟他问个清楚,想知道他真的在乎她跟什么人出去吗?但是,她的腰已被油头男搂住,被迫走到车边,被塞进车里。

  颜靖张着什么都没握到的手,望着那辆保时捷的后车灯,直到它消失在视线之外。

  她还是走了……

  你是她什么人?那个男人的话在他耳百边环绕。

  他也这么问自己。

  他喜欢她,却不想承认,因为她刚好是他一直最受不了、最排斥的那种没大脑的女人。

  他喜欢她,却不懂得表达,因为她总能轻易地挑起他最龟毛的那根神经,他不喜欢被设计、不喜欢女人太自作聪明,她带给他太多陌生且矛盾的挣扎,以至于他愈来愈别扭,愈来愈无法坦率地表露自己。

  “小刚,你知道,‘卡沙’是什么地方吗?是不是什么餐厅之类的?”颜靖进屋后,问小刚。

  “‘卡沙?是卡萨吧!”

  “大概是吧,做什么的?”

  “一间很有名的Pub,在忠孝复兴捷运站那里,怎么,颜医生,你想去啊?”

  小刚很怀疑地看他。

  颜靖不烟、不酒,没什么不良嗜好,最大的与趣就是研究各类生物,休闲活动是逛动物园和到流浪动物之家做义工。

  “去Pub为什么要带衣服?带什么衣服?”

  “带衣服?”小刚不解,又想了想。“Pub……衣服?!会不会是指摇头丸啊?

  我听同学说过,好像有人把K他命叫‘裤子’,摇头丸叫‘衣服’。”

  “摇头丸?!”他知道这种药物,会让人精神异常兴奋,全身发热,不停地讲话、扭动身体……

  “颜医生……你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东西?”

  “小刚,我出去一下,你把休息的牌子挂出去,晚上不看诊了。”

  颜靖脱下白袍,拿了汽车钥匙就往外冲,过一会儿又折回来问:“是忠孝复兴捷运站?”

  “对,到那里随便问一个人,应该都知道。”

  “我知道了。”他开车赶往‘卡萨’,突然想起可以打行动电话警告蓝月乔,但是他根本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

  “Shit!”他槌了一下方向盘,只有加快车速。

  当他走进‘卡萨’,舞池中并没有很多人,倒是墙边几间半开放式的包厢坐了六、七成的人。

  “请问,知不知道一位穿长袖白纱外套,里面是水蓝色紧身洋装的女人坐哪里?”他抓了一位侍者询问。

  “是跟严总来的吗?”

  “可能是吧!”他根本不知道那个‘油头男’姓什么。

  “在最里面那间。”侍者指向靠近舞台右侧的一间包厢。

  “谢谢!”他塞了两百元小费给侍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