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小刚,我告诉你,我现在只要一回家,脱掉鞋子,他就会扑上来,坐在我的脚背上,抱着我的脚踝,把我当成它的私家轿车,笑死我了……”

  “噗……养猫真的超好玩的吧,只要你认真观察,每只猫的性格都不一样。”

  “等它长大一点,我就把他改名为‘橘子’,再老一点,就变‘风干橘子皮’,哈哈,想到就好笑。”

  晚上十点二十分,诊所铁门已拉下一半,蓝月乔还坐在诊所里候诊的椅子上,抱着‘小橘子’,拉着小刚聊天,她自备了卤味和咸水鸭,似乎只差几罐啤酒,两人就准备聊通宵似的。

  颜靖从看诊室走出来,准备回到三楼的房间,在经过蓝月乔身边,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突然就变得很酷、很严肃,还差点走成同手同脚。

  蓝月乔看到他也将原本笑着的脸垮下,故意不看他。

  他不着痕迹地瞄她一眼,她近来穿着很随与,经常运动服加顶鸭舌帽就来了。

  他喜欢她这样穿,简单又有活力,不必精雕细琢,反而更能衬托她清丽的脸庞。

  喜欢?

  这两个字再次跳进他的脑中,而且比上次更明确,他愣了一下,突然想再多看她一眼,再多停留一会兑。

  本以为能像小刚那样和她轻松地交谈几句,没想到嘴里却反射性地说了句杀风景的话:“这里不是小吃店。”

  空气瞬间凝结,小刚和蓝月乔一下面面相觑,不知该作何反应。

  颜靖突然觉得自己有‘语言杀手’性格,一开口就破坏气氛。

  “记得把铁门锁上。”他懊恼地交代小刚,就匆匆走上三楼。

  “颜医生真的很讨厌我。”蓝月乔很泄气,没精打采地将零食收—收。

  “他对女人一向如此。”小刚只能苦笑。

  “为什么?他到底有什么病啊?”

  “被女人缠得吓到了吧!”

  “呃……”这话听进她的耳里十分刺耳,根本就是指她先前的花痴行为。

  “啊……不是啦……”他惊觉自己说错话,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以为他是天王巨星啊!以为每个上门来的女人都是为了他?!呿!以我蓝月乔的行情还用不着倒追男人,”她说得义愤填膺,掩饰自己的恼羞。

  近来,她是愈来愈‘真性情’了,反正小刚小她三岁,颜靖也不喜欢她,她怎么装也是白搭。

  “蓝姊,别生气,我不是说你,我知道你现在不是为了看颜医生才来的。”

  “那就是说我以前是为了他?”

  “这……”多说多错,愈描愈黑。

  “好!”蓝月乔从椅子上站起来。“从明天起,我就要让那个目中无人的家伙看清楚,知道什么叫行情!”

  她撂下狠话,连小橘子也支持似地‘喵’了一声。

  “蓝姊,你太冲动了……其实……”

  “你不用再解释了。”她阻止他说话。“我们明天见,到时,我去约会时,就麻烦你帮我照顾小橘子。”

  “喂,你来真的啊?”

  蓝月乔用一脸坚决回答他的问题。

  “惨……”小刚无言地低下头,他会下会就此拆散一对‘郎才女貌’的好姻缘呢?

  *

  隔天,蓝月乔真的答应了一位已经约她多次,但她始终不够满意的爱慕者的邀约,碰面地点就在颜靖的动物医院。

  她打扮时尚,风姿绰约,喷上水果调性的香水,提着小橘子的橘色提篮走到诊所前。

  “你跟我进来一下。”    她向早已在那里等候的男伴说。

  两人进到诊所里的诊疗室,小刚—看到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已经很久没打扮得这么‘娇艳’了。

  “我的小橘子要托你们照顾一个晚上,晚点我会过来接它。”她将提篮放到颜靖手上,怒视他。

  颜靖一头雾水,这个女人发什么神经,怎么又突然喷起香水来了。

  “不是要你别喷香水了。”他打了一个喷嚏,皱起眉头。

  “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我得听你的?”她挑衅地说。

  颜靖无言,看她一身黑色小礼服,略低的前襟垂着一颗心型美钻,长发绾起,露出白皙细致的颈项,性感撩人。

  再看看站在她后面,长得是还不错,但是笑得一脸白痴,紧搓着双手的男人,实在配不上她。

  “我要去约会了。”她仰起下巴,得意地展示自己的行情。

  “不送。”他的脸色很阴暗,生硬地吐出两个字。

  他这样的反应绝对无法满足蓝月乔报复的快感,但是,不急。

  她一旋身,裙摆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一手勾上在一旁等待的男伴臂弯,骄傲地说:“他是小提琴家喔,我们等等就要去听音乐会,他还答应要教我拉小提琴。”

  颜靖只是露出不屑的神情。

  “我们走吧!”她不受影响,朝男伴漾出迷人的笑容,让那个笑得像白痴的男人变得更蠢了。

  蓝月乔走后,颜靖像跟自己生闷气般,不发一言,抱着小橘子上到二楼,然后,又走回诊疗室。

  “蓝姊今天穿得真美……”小刚为打破令人窒息的气氛,随口找个话题。

  “我有眼睛。”颜靖瞪他一眼,意思是叫他闭嘴。

  一整个晚上,他就像身上装了地雷一样,害得小刚心惊胆颤,唯恐一不小心就莫名其妙阵亡。

  颜靖也搞不清楚自己在烦躁什么,只觉得她不应该随便看到人就笑,笑容应该是发自内心,因喜悦才产生的表情。

  难道,她看对那个男的感到很喜悦?呿!他就看不出来,那个男的有什么好。

  “颜医生——”小刚突然大叫。

  “吵什么?!”他又瞪小刚一眼。

  “你……你抓的是我的手……我、我怕打针……”小刚急得快哭了。

  “喔……”他低头看见针头就离小刚的手腕不到三公分。“男子汉大丈夫,怕什么怕?”

  “我还没当兵,所以不算男子汉……”

  “把狗扶好。”他不着痕胁地放下小刚的手,假装镇定,假装他一如往常,然后改在狗狗脖子后面与肩膀中间施打预防针。

  小刚有惊无险地偷瞄他,最后不怕死地问:“颜医生是因蓝姊去约会而心神不宁?”

  他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拿起笔在预防注射的小册子填上下次注射的日期,交给小刚还等着他的答案,用着清澈但充满八卦的眼神看他。

  “你也想领一本小册子吗?”他皮笑肉不笑地说。

  “不用……谢谢……我带狗出去了。”

  小刚离开后,颜靖坐到椅子上,双手在胸前交叉。

  “见鬼了,她跟谁约会,关我什么事?”

  他不是一个会欺骗自己的人,他只是还没完全弄懂,现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晚上十点,蓝月乔赶在诊所休息前回来,一进到诊所就迫不及待地冲上二楼,抱起她的猫咪。

  “小橘子,你有没有想妈咪啊?我帮你带好吃的罐头回来喽!明天晚上我们一起享用烛光晚餐。亲一个……嗯……妈咪真的一刻都舍不得离开你……”

  她一迳地跟猫咪亲热,完全没注意到蹲在角落的颜靖,他尴尬地弄出了点声响,然后才温吞地站起来。

  “哇……”她还是吓到了。“干什么鬼鬼祟崇地躲在这里吓人?”她回想刚才自己跟小橘子的那些‘母女对话’,全让他给听见了……真糗……

  “是你吓到我才对。”他忍着笑,反驳。

  “你才长得像钟楼怪人,是谁吓谁?”

  “我长得像钟楼怪人?”颜靖下意识地抚抚下巴,很不是滋味。就算他再怎么不介意自己外貌,但,被形容成这样……

  “看到我男朋友了吗?怎么样,不错吧?”她记起今晚忍受一顿乏善可陈的晚餐的目的,立刻问他。

  “你起鸡皮疙瘩了。”他指指她穿得太性感,露出光洁肌肤的手臂。

  “谁让你看我的鸡皮疙瘩了,我是问我的男朋友。”她赶紧搓搓手臂。

  “已经秋天了,小心感冒。”他还是牛头不对马嘴。

  “你……你是牛啊!”她气死了,根本是对牛弹琴。

  “牛?”

  他认真分析,牛的性格默默耕耘,不问成败,坦直,虽然动作较慢,但是刻苦耐劳,用自己的步调一步—步完成任务,在做任何事之前会经过长时间的思考……

  “我怎么没想过其实我跟牛有点像……”

  “你……”她觉得他根本就是在耍她。“你是一只有神经病的牛,我回去了,再见!”

  等蓝月乔抱着她的小橘子离开后,颜靖才回过神。“咦?人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