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隔天下午,不到三点,蓝月乔就已到达好友秀芸的新家,她们自国小就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虽然,秀芸经常被形容为陪衬蓝月乔的绿叶,两人却始终没因他人的挑拨而反目。

  “秀芸,你结婚之后,变得愈来愈美了,看起来就是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样。”两人坐在前庭的小花园里,啜饮着女主人从英国带回来的阿萨姆奶茶,悠闲地品尝可口的三明治及甜点。

  “知道结婚这么好,那你还拖什么?”卢秀芸说。

  “想结婚也得找到人嫁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根本没有男朋友。”

  “那是你死要面子,非得挑一个众人羡慕的男人才肯嫁。”卢秀芸语重心长地说:“一个男人的品德最重要,外在的条件都只是一时的,顶多在婚礼上亮亮相,以后每天相处的人是你,不要被那些光鲜的条件给迷惑了。”

  蓝月乔扁扁嘴,无辜地说:“就知道你又要念经了。人家都以为我们在一起时我会欺负你,事实上,我在你面前根本是个小学生,老是被念。”

  “那我念了这么多年,怎么不见你长进啊?”

  “哎唷……我出生的时候,八字就是这样了,没听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她其实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偏偏禁不起别人的刺激。

  “这样也能掰?关八字什么事,欲望是填不满的,你拥有多少人羡慕的条件,要知足。”

  “是……阿你陀佛,仙姑说的智慧名言,弟子会好好反省。”

  “贫嘴!”卢秀芸笑着要打她。

  两人聊着以前一起念书、一起工作时的生活,以后,要像过去那样时时黏在一起,已经不大可能了,女人,一旦走进婚姻,家庭便是她的生活重心。

  没多久,卢秀芸结婚当天的伴娘,伴郎陆陆续续到了,—群人坐在客厅闲聊,逼问新人恋爱时及蜜月的各种细节,气氛热闹。

  蓝月乔一直魂不守舍,频频望向门口。

  颜靖的诊所周六营业到四点,现在已经四点半,他应该快到了。

  昨天已经发誓不再理他,她只是想做好心理准备,不让他的出现影响自己的好心情。

  “啊,颜靖的车子到了。”男主人喊了一声,走到门外迎接客人。

  蓝月乔听见‘颜靖’这两个字,立刻跟坐在旁边的某个不知名的男人聊起来,不管对方说什么,她马上发出清脆的笑声,直夸对方幽默。

  颜靖走进客厅,不自觉地寻找蓝月乔的身影,很快地发现她与自己的哥儿们聊得十分愉快。

  “颜靖,你想喝什么,茶还是咖啡?”卢秀芸招呼他。

  “茶。”他没加入谈话,抱起热情地朝他奔来的妞妞,坐在最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他很怕那群女人。

  “呵、呵……你好会说笑话,你在医院里一定是很受欢迎的医生。”蓝月乔不知听到了什么笑话,掩嘴轻笑,眼尾下意识地扫向颜靖,却正巧对上了他的注视。

  他面无表情,就像包公审案一样,令人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哼!”她瞪他一眼,夸张地一扭头,拿起搁在桌面上的茶杯,啜了一口。

  她那一眼,仿佛一支箭往他心窝射去,令他揪痛了一下。

  “你跟小乔怎么了,她怎么瞪你?”卢秀芸将茶递给颜靖,纳闷地问。

  “我也不知道,”他的视线还朝着蓝月乔的方向。“可能她讨厌我吧!”

  “会吗?”望着颜靖英挺的侧脸,卢秀芸一时失神。

  其实,他就是她曾经偷偷心仪的对象,只是,她没有勇气告白,也知道他对自己根本没有特别的感觉,最后,她才接受了她老公的积极追求。

  她随着他的视线看向蓝月乔。

  无论何时,无论何地,蓝月乔总是焦点所在,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充满着自信,彷佛知道自己光鲜耀眼,从容地迎接所有仰慕的目光。

  然而,她又完美地让人无法承认其实是嫉妒她的,她待人亲切,为人大方,关心朋友,就算面对再讨厌的人也读不出她有任何负面情绪。

  只有她知道,蓝月乔并非外表看来的那么自信十足,因为害怕身上的光环消失,因为害怕被讨厌,所以经常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扮演善解人意的角色。

  “小乔很美吧!”卢秀芸问颜靖,心里觉得酸酸的,因为,他的目光从来不曾像现在这样,停留在自己身上。

  “喔。”他应了一声不知是肯定还是否定的语助词。

  “她从以前就好多人追。”

  “嗯。”

  颜靖没有特别的反应,卢秀芸却突然感到羞愧,她觉得自己的心态很可耻,怎么会想阻止颜靖喜欢小乔呢?她都已经嫁人了,难道还没死心吗?

  “要加茶的话再叫我。”她跟颜靖说完就急急加入朋友的谈话,掩饰自己曾经冒出来的邪恶念头。

  “小乔一定是你们银行里的行花,对不对?”

  几个单身汉一直将话题绕在蓝月乔身上,卢秀芸只好起身藉故要到厨房回冲茶水,免得最后酿成‘众怒’。

  “我来帮忙。”蓝月乔也跟了过去。“你的新家真漂亮,又宽敞又有格调,就跟你以前梦想中的房子一样,你老公一定很爱你。”厨房里,蓝月乔发出由衷的赞美。

  “他真的很疼我……可能我比较幸运,一开始我也没考虑过他的经济条件。”

  “那是因为你是个美好的女人,才能得到幸福,应该的、应该的。”

  卢秀芸笑了笑,试探地问:“你跟颜靖……后来还有见过面吗?”

  “有。”她老实地承认。

  “他是个怪人吧?”

  “没错,简直是不通人情,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在好友面前,蓝月乔从不隐瞒自己的心情。

  “你喜欢他?”

  蓝月乔尴尬地笑笑。“就是瞒不过你,不过……我放弃了。”

  “我听我老公说,颜靖他妈妈还有两个姊姊都是绝世美女,美得像天仙一样。”

  “是喔……”难怪,她的‘美色’他一点也不放在眼里。

  “而且……”

  “而且?”

  卢秀芸为难地看她一眼。

  “而且什么,你说啊!”蓝月乔拉着她的小手直晃。

  “你不是说你放弃了?”卢秀芸取笑她。

  “哎唷,你别再吊我胃口了……”

  她一副娇滴滴的模样,不知怎的,卢窟秀芸突然感到一阵厌恶。“而且,他讨厌女人装模作样,众人都认为美丽的女人他反而不喜欢。”

  “喔,这我知道。”蓝月乔心一沉,这件事,她知道得太晚,他已认定她是个‘虚伪’、‘做作’、‘自恋’的女人。

  卢秀芸说的都没错,只是,她可以选择不说,但看到蓝月乔沮丧的模样,她感到些许安慰,看来,就连她,也一样被颜靖拒绝了。

  “反正,喜欢你的人那么多,还怕缺他一个?”卢秀芸挽起她的手,走回客厅。

  她明白自己的私心,她并不像蓝月乔以为的那么善良与美好,她的安静,只是因为待在蓝月乔身边,所有的表现都会被她的光芒盖过。

  也许,她的潜意识里,是不希望蓝月乔得到幸福的,因为,她已经拥有太多女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幸福。

  蓝月乔经过颜靖身边时,明显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自己,她故意斜睇他一眼,然后将下巴抬高,以彰显自己不再理他的决心。

  颜靖只觉莫名其妙,他什么时候得罪她了?

  而且,他还察觉到一件事,她的一个表情居然令他的心情在顷刻之间,变得好沉重……

  *

  因为‘小橘子’的关系,蓝月乔和小刚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她经常到诊所找小刚,有时,诊所休息后,两人还用电话热线许久,谈的都是‘小橘子’有多可爱,最近又出现什么搞笑的举动。

  而这些对话,小刚都会在不经意的时候,一字不漏地转述给颜靖,颜靖也因此渐渐了解蓝月乔单纯、天真的一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