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蓝月乔在猫身上花了将近一千元,才得到颜靖一句‘没什么问题’,想想实在不划算。

  她坐在客厅沙发上,盯着还被放在提篮里的摺耳猫,念了一句:“长这么可爱也没什么用嘛!”

  猫咪‘喵’了一声,像是在取笑她——“你也一样。”

  看来,她的计划又再次落空了…:她叹了一声,走进浴室卸妆。

  其实,她—点也不喜欢在脸上涂这些鬼东西,只不过,从小母亲就教育她,出门的时候—定要打扮得整齐干净。小时候,她最羡慕别的小朋友可以在公园里玩耍,弄得全身脏兮兮的,看起来好开心。

  朋友也说,女人不化妆不但看起来没精神,也不礼貌。她不喜欢特立独行,害怕寂寞,所以,渐渐地,习惯去配合朋友的论调,自己的喜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卸妆后,她擦干脸上的水滴,接着上保养品,忽然听见客厅传来‘喵、喵’的轻细叫声,赶紧起身,走到客厅。

  “怎么了?”她打开提篮想将猫拎出来,没想到那只猫紧扒着篮子,十分抗拒,她没抱稳,差点还被它抓伤。

  “哇……你好凶喔……”蓝月乔吓了一跳,结果,猫一跃出篮子就开始四处乱窜,将客厅里的东西撞得东倒西歪,最后将自己塞进电视机后方,不停地喵喵叫,像在哭泣,任她怎么哄都不出来。

  她六神无主,听到那委屈的哭声,感觉自己好像虐待动物的恶人。

  “对不起啦……是我不对,你是不是想家了?你出来,好不好?我明天就带你回家……”她与猫对时许久,求爷爷、告奶奶,它还是一直哭,不得已,她只好打电话向颜靖求救。

  颜靖答应她立刻过来。

  她—心等待他来救火,急忙冲到公寓外等待他,完全没注意身上穿着平常居家的运动短裤和松垮、宽领口的棉质上衣,有违她的‘淑女形象’。

  当颜靖进到她的住所,听她描述完猫咪的状况,加上他在客厅玄关发现两袋装着猫用品的袋子,已猜到是怎么一回事。

  他用逗猫棒耐心地将猫咪诱出,轻轻地抱在怀里安抚受到惊吓的猫咪,直到它发出‘呼噜、呼噜’的满足声。

  然后,不发一语地从玄关的袋子里拿出猫饲料和盆器,找了一个阴暗隐蔽的角落,将猫轻轻放下。

  “这根本不是你养的猫。”他把蓝月乔拉到较远的位置,斩钉截铁地说。

  “我……不是……是、但是……”谎言被识破,她脸色一下刷白。

  她慌乱的回答,甚至仍想狡辩,确定了他的假设。

  “知道吗?你给我一种感觉……”他微眯起眼。

  她眨眨不必刷睫毛膏就很浓密的长睫毛,看着他,期待他说些什么。

  “俗不可耐,肤浅、虚荣,眼中只看得见自己。”说出这些话时,他的愤怒中含有浓浓的失望。

  她震惊地咬住下唇,一口气梗在胸口,从小到大,不曾被说过这样重的话,而且,还是从自己喜欢的男人口中说出,这与她预期两人发展的方向完全背道而驰。

  眼泪已在她眼眶中打转。

  “如果你想利用动物来迎合我,企图博得我的好感,很抱歉,那只会让我对你更加厌恶。”

  她忍着眼泪,不断在内心自我喊话,她是众人捧在手心卜的小公主,无需让人这样指着鼻子说长道短。

  就在她浑身紧绷、发颤,缩着身体时,宽松的上衣衣领滑向—旁,露出纤细性感的肩膀和纯白色的内衣肩带,而短裤下包裹的是修长纤细,洁白无瑕的长腿。

  “现在,要换色诱了吗?”看在他已经怒火中烧的眼里,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包含着女人的心机与城府。

  “我没有——”她喊着,高仰着脸不让眼泪落下,倔强地拉起领口,不料又滑向另—边,她狼狈且慌忙地双手环胸。“这本来就是我在家穿的衣服,我最丑却最舒服的衣服,我才没打算色诱你。”

  或许之前她曾精心打扮,但是,她的教育与观念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用身体换取爱情的想法。

  “是吗?”他可能是气坏了,而且,一时之间也无法理清自己为什么如此生气,只是用更冷漠的表情回应她的解释。

  “你凭什么以为我需要迎合你,博取你的好感,你以为你是谁?白马王子吗?”她吸吸鼻子,瞪向他。

  “从你这些无聊的小动作,从你一举手一投足那种装模作样,从你表情中散发出全世界的男人都该爱你的自恋。”

  “你走——”她像被揭开内心阴暗角落里隐藏的不可见人的心机,一时恼羞成怒。“你、你才是全世界最自恋、最不要脸的男人。”

  她决定,从现在起,要开始讨厌这个自大狂妄的男人。

  她一手要指向门口,又要防止衣领滑落,而脸上既是难堪又是拚命想止住软弱的倔强。

  颜靖的气焰瞬间消褪,冷静下来,老实说,运动短裤搭配一件略微褪色的上衣,的确不像最佳的色诱造型。

  “对不起,我话说重了。”他道歉,接着用一种急于离开的语气告诉她。“今晚,不要试图接近那只猫,也不要跟它玩,明早,就将地送还给他的饲主。”

  说完,他就走向大门,自己离开了。

  “啊——”她突然疯狂似地尖叫,同时涌上的羞辱与不想承认的挫败感在她体内翻腾,她冲进房间,将自己抛到床上,不停地槌打床垫。

  眼泪,沾湿了被单。

  她哭得眼睛都睡了,哭得声嘶力竭,哭得肝肠寸断,第一次这么在乎一个男人,她费尽心思,得到的却是莫大的耻辱与伤害。

  他是那样一刻也不愿意和她待在同一个空间里。

  过去,她在自己的世界里怡然自得,同事间相处融洽,朋友也都疼爱她、照顾她,更有数不清的异性对她表达爱慕之情;她对自己的生活是满意的,他相信未来,会有—个美满的家庭,她会是—个被爱宠溺的幸福女人。

  但是,颜靖的出现一再击垮她的自信,甚至,将她一直乐在其中的公主城堡给摧毁了,她突然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美貌是那样的肤浅、快乐是那样的虚假,就连幸福也变成一种自欺欺人的谎言。

  原来,天翻地覆,就是这样的感觉……

  *

  蓝月乔醒来,两眼浮肿,严重到不敢出门见人。

  她戴着墨镜,一早将猫咪送还给同事,然后匆匆回到家里,没吃早餐,什么事也提不起劲,只是呆坐在房里,尚未从昨晚的打击中恢复过来。

  直到下午,肚子实在饿得受不了,眼睛也消肿了,她穿着简便的休闲服,戴着渔夫帽,连妆也懒得化,木然走出家门。

  在便利商店买了一个饭团和一盒豆浆,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温州公园,不知不觉地就站在颜靖的诊所门前。

  几个抱着宠物的女人轻过她身边走进诊所时,好奇地瞄她几眼,她才回过神来,躲到公园里,视线仍不由自主地盯着动物医院的自动门。

  “为什么……”

  那些打扮得庸俗又夸张的女人,抱着宠物进门,为的不就是吸引颜靖的注意、博取他的好感吗?

  为什么他不对她们说教,却用那么伤人的话来伤害她?

  爱情,关系着女人一辈子幸福与否,就像男人追逐事业,从成功中获得成就感一样,为了爱,她不也付出努力,努力地成为一个让男友有面子的女人吗?

  就算她有些虚荣,耍了点心机,用错了方法,但是,除了渴望得到真正的爱情,她并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在经过颜靖的那一番话,她已无心再经管自己,她感到茫然,过去所做的一切努力,顷刻间已颠覆,她甚至怀疑,怀疑那些说过爱她的男人,究竟爱她什么?如果,她是他形容的那么不堪……

  喵呜……喵呜……

  —个微弱尖细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打断了她的沉思,她静下心来,仔细地分辨声音来源。

  昨晚,那只摺耳猫呜咽了整晚,她能够判断这是猫叫声。

  她转身向后看,离开椅子,拨开一张皱成一团的过期报纸,赫然发现里头有一只包裹着破旧毛巾的小猫。

  这只猫真的很小,小到差不多只有她的手掌般大,土土脏脏的,毛也稀稀落落,浑身颤抖,用一双泛水的眼眸看着她,看来天真无辜,眼中有着期待也有着怯懦。

  不知怎的,蓝月乔一阵鼻酸,她觉得自己就像这只小猫,被人遗弃,只能躲在自以为安全的角落,企图给自己一点温暖,假装自己可以活得很好,事实上,她是无助的,完全没有自愈能力。

  “为什么你会一个人在这里呢?你的妈妈呢?兄弟姊妹呢?”她跟猫咪说起话,伸出纤细的手指,拨弄它细瘦的前脚。

  喵呜……

  小猫叫了一声,身体摇摇晃晃的,像随时会倒下。

  就在它摇晃的同时,她的心脏也跟着紧张地揪了一下。

  她担心它生病了,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抬起头望向四周,期望有人可以帮帮她,但是,公园里除了两只打盹的流浪狗,没有半个人。

  最后,她转看向颜靖的诊所,只好……硬着头皮再去找他了。

  她将小猫小心地捧在两手合起的掌心中,踮着脚尖慢慢地移动步伐,生怕吓到了它。

  进到诊所里,又是那名叫小刚的助理前来招呼她。

  “蓝小姐,你又来啦!”

  她没多想他口气中带着的戏谑,只担心手中的小猫。“我刚刚在公园里捡到的,我觉得它好像快死掉了,拜托你,救救它。”

  小刚看了一下,用手指轻轻触摸小猫的腹部,立刻将她带进看诊室。

  颜靖一看,又是她,表情立刻转冷,低下头为一只拉不拉多幼犬打完预防针,然后交给饲主。    “两个星期内不要帮它洗澡,小心不要让它感冒。”

  “颜医生,这只小猫,看样子快不行了。”小刚急说。

  他很快瞄了眼捧在蓝月乔手中的小猫,然后大步走向她,小心翼翼地将猫捧过来。“这只猫,哪弄来的?”

  这句话自然是问蓝月乔,只是,他那不信任的语气彷佛指控她,为了接近他又故技重施。

  她只能压下难堪,咬着牙说:“刚才在对面公园里捡到的。”

  “嗯……”他没看她,只是吩咐助理。“准备幼猫奶水。”

  蓝月乔乖乖地站在一旁,担心地看着小猫,希望它没事。

  她假装不在意他,只是他整个人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强烈存在感,他的一句话、一个动作都会牵动着她心跳,即使她已决定要讨厌他。

  她伪装得很辛苦,这已不再是欲擒故纵的伎俩,而是她脆弱的自尊心禁不起他再—次无情的伤害。

  他喂完小猫,终于抬起头瞧她一眼,语气依旧冷淡。“你可以走了。”

  “喔……”她小声地回应,走过去要抱小猫。

  “你做什么?”

  “把猫抱回去……”不知怎的,在他面前,她似乎注定了要矮一截,她何曾如此卑微,深怕再增添他对她的厌恶。

  “我的意思是猫留下,你可以走了。”

  “我不懂你的意思……”

  “难道你想带回去养吗?你对幼猫了解吗?或者,我该问,除了你自己,你还有余力关心其他生命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