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等会儿我让小刚把吉米带出来,你要镇定,用坚决的语气叫它坐下,不要去碰它,只要它认为你比它强,它就不会再做出刚刚那种动作,知道了吗?然后,你想叫它做什么,它都会乖乖听话的。”

  她虽然很害怕,但为了在他面前表现自己‘喜爱动物’,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小刚——”他唤助理。

  助理一打开手术房的门,那只马尔济斯就冲了出来,一样溜到蓝月乔面前。

  她绷着身体、绷着脸,为了加强气势,不知不觉地将两脚打开,用青葱玉指,指向那只看来可爱,实际可怕的狗。

  “坐……下……”可惜,声音泄漏了她的底气不足。

  眼见那只狗又开始嗅她的脚,她节节败退,用螃蟹倒着走的姿势退至墙边,最后,她索性闭起眼睛,大声尖叫:“坐下——”

  顿时,寂静无声……

  不仅那只狗,连颜靖跟小刚也傻眼了。

  这个女人的高音足以震碎玻璃。

  因为太安静了,她悄悄睁开一只眼,看到那只小狗吐着薄薄的粉红色舌头,摇着像一团火花的白色尾巴,坐在地上,一脸天真地望着她。

  “呼……”她松了一口气,接着又命令:“起立!”

  狗狗照做。

  “坐下!”

  “转圈圈!”

  “装死!呼!”

  她像玩上瘾了,不停变换指令,没想到这只狗十分聪明,还很听话,完全臣服于她,这让她忘了先前的恐惧。

  “好!下去休息吧!等会儿给你点心吃。”她玩够了,决定放它一马。

  当她十分得意自己的训练结果,抬起头看向颜靖时,发现他和助理早已笑得弯了腰。

  “我的妈呀……笑死我了……”小刚笑得几乎瘫在地上。

  颜靖没想到能亲眼见到她这么‘有损形象’的动作,直拍案叫绝,这女人很有搞笑天分。

  蓝月乔不解,无言地低头看看自己,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很难看……

  她原本的计划——精心打扮,吸引颜靖,展现她对动物的热情与知识;结果,她不但被狗吓得花容失色,还惊声尖叫,最后,居然用螃蟹的姿势站着,跟狗玩了起来。

  “我、我……我先走了,改天再来。”她低着头,提起袋子,羞红了脸,只想尽快离开,然后,祈祷颜靖罹患选择性失忆症,将她现在的糗样忘光光。

  “等一下……”颜靖边笑边叫住她。“你答应给它点心,不能食言。”他从柜子里抓出一把狗饼干给她。

  她捧着狗饼干,不知所措。

  “喂他的时候要摸摸他的头,表示它做得很好,得到你的鼓励。”他朝她露出鼓励的笑容。

  她蹲下来,照着颜靖教她的方法,伸出颤抖的手,摸摸吉米的头,然后丢饼干给它。

  看着吉米一边啃着点心,一边拚命摇尾巴,她突然一阵莫名感动。

  刚才,她那么嫌弃它,还用戏弄的心情命令它,但是现在,她只不过略施小惠,摸摸他的头,它立刻给予热情的回应,不计前嫌。

  原来,狗狗的个性是这么憨厚,一点也不记仇,而且……真的很可爱。

  “慢点吃……”她忍不住又再次伸手,抚摸它柔软的长毛,它也抬起水汪汪的眼睛望她,摇摇尾巴,一人一狗,仿佛忘了旁边还有别人般彼此凝视。

  她从恐惧到自然而然地露出疼爱的神情,看在颜靖眼中,之前觉得她太过做作的反感也不知不觉地消失了……

  他看见了她的真情流露,而最真的一面,其实就是最美的一面。

  “啊——天啊——我死了吧——”

  当蓝月乔回到家里,走到浴室,从镜子里看见自己,突然发出凄里厉的叫声。

  她的眼窝被晕开的眼线染成熊猫眼,而睫毛膏随着眼泪流到脸颊,形成两条黑线,粉红色唇膏溢到嘴唇两侧还掉色掉得一塌糊涂,看起来就像挂着两条‘含有肥肉的粉肠’……

  “啊——”她转身奔出浴室,扑倒在床上,顿时觉得晴天霹雳、乌云罩顶,她这一生全毁了,从今而后,她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这辈子都不要出去见人了。

  对于一个时时保养容貌身材,小心维护‘气质美女’称号的女人,这无疑是她人生中最大的打击。

  她记起了颜靖笑弯了腰的样子,想起她离开时他脸上掩不住的笑意……原来,他不是对她笑,而是笑她的蠢样!

  “噢……”她将脸埋进掌心中,第一次遇到心动而又符合一切条件的男人,第一次感受到缩在男人臂弯里的温暖与感动,她就用这副鬼样子出现在他面前。

  她整个人仿佛堕入了无底的黑洞,看不到一丝光亮,她搞砸了,现在,只剩懊恼啃蚀着她的心,她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

  *

  连着两星期,她就用这副失魂落魄,世界末日的样子上班。

  没有女人不希望在喜欢的男人面前维持最美的形象,只要一想起自己那张可怕的脸,就像有人用铁钉槌打贴着她名字的小草人,令她痛不欲生。

  她被诅咒了,一辈子也谈不成恋爱了。

  “小乔,你看看,这是我男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摺耳猫,可不可爱?”坐在蓝月乔旁边的同事拚命摇晃她。“你看嘛……喂!”

  她收回望着前方的空洞眼神,回颐看向同事手机里的照片。“嗯……可爱……”

  “你根本没注意看。”同事察觉她的敷衍,很不满意。

  “唉……”她叹了一口气,将同事的手机拿过来,在她这个被自己搞到失恋的女人面前,拚命提到男朋友,根本就是恶意整人。

  “怎么样?很可爱吧,你都不知道它有多黏我,只要我一回家,他就跟在我脚边,我走到哪他就跟到哪,现在啊,它变成我跟我男朋友之间的黏着剂,我们一到假日就带着他一起去逛宠物店,感情好得不得了。”

  “是吗……”她看着照片,是真的很可爱,这时,突然灵光一闪。“美丽,你这只猫借我。”

  “干么……”同事将手机夺回,犹疑地看她。“你想对我的宝贝女儿干么?”

  “你女儿好美、好高贵,借我一天就好,我想带去给我朋友看看。”她终于找到接近颜靖的方法了。

  “你自己养一只不就好了。”同事听到她的赞美当然与有荣焉,不过,还是舍不得借。

  “先借我养一天看看,如果适合的话,我就自己去买一只。”她开始幻想,两人手牵手一起逛宠物店的画面。

  “就一天?”

  “就一天,我没养过宠物,想先试试,我保证,保证把你女儿当公主一样宠爱,我还会帮它买美丽的衣服,到时候都送给你。”

  “这样啊……”同事快速在脑中精打细算一番,最后答应了。“那你下班跟我回家。”

  午休时间结束后,蓝月乔整个人都不—样了,容光焕发,笑容宜人,期待着下班后能利用这只猫,抹去自己在颜靖心中那丑陋的面目。

  整个下午她就沈醉在想像各种画面的喜悦中。

  为了计划,蓝月乔耐心听完同事一堆‘养猫经’,然后提着大包小包‘猫用品’塞进她的小车里,立刻驱车前往宠物店,帮猫咪洗澡、美容、买美丽的衣服,然后回到家,换上跟猫咪同一色系的洋装,提着粉红色的外出提篮,仪态优雅地走进颜靖的动物医院。

  因为接近用餐时间,医院里并没有其他待诊的动物,这次,她不再担心被狗吓得花容失色了。

  “咦……你是颜医生的朋友。”助理小刚一下子就认出这个曾经一瞬间从美女变成搞笑丑角的女人。

  “是啊,颜医生在里面吗?”

  “在。”小刚帮她打开看诊室的门。“颜医生,有访客。”

  颜靖坐在办公桌旁,视线从书本上移向门口,当他发现是蓝月乔时,心里闪过一丝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喜悦。

  难道,他一直期待着再看到她?

  “颜靖,我带了一只猫来让你检查,我想看看它健不健康。”她提了提手中的提篮,腼腆一笑。

  “嗯,放到台上吧!”他的语气意外地轻柔,而且眼角带笑。

  这是他第三次见到她,却是第一次认真地看清她的容貌——她有些娇憨,有点局促不安,与他两个姊姊那种太过自信,甚至给人带来压迫感的美不同。

  他依稀记得,她哭倒在怀中那发颤、单薄的肩膀,令人生出一股想保护她的冲动。

  蓝月乔打开提篮,因为怕猫毛沾到衣服,两只手伸得长长的,抓着猫看来肥胖,实际上摸得到骨头的身体,很不自然地丢到看诊台上。

  “这是你养的猫?”颜靖对她生疏的动作感到纳闷。

  “嗯……”她本来是想问问颜靖这种猫好不好养,但是,在他的注视下,她突然害怕被他发现自己的意图,因而心虚地应是。

  没想到他却皱起眉头,第一个动作就是解开猫身上的衣服——她挑了好久的苏格兰裙小洋装。

  “不要用人的标准去思考动物,猫不喜欢穿这种衣服。”他以医生的角度提醒她。

  “是吗?呵呵……”弄巧成拙,尴尬了。

  “打过预防针了吗?”他问。

  “预防针?”她听不懂。“猫也要打预防针吗?”

  他两道眉愈纠愈紧,明显的,她对养猫完全没有概念。“你买这只猫的时候,对方没有给你一本小册子?”

  “可能有吧……我得回去找一找。”为了洗刷上次在颜靖心中留下的‘丑女’印象,她只顾站得像模特儿,只顾摸摸一头滑顺亮丽的波浪卷发、拉拉身上洋装,视线放在颜靖的脸上,注意他的反应。

  他原本的欣喜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法抒发的怒火。

  “没什么问题。”检查完后,他将猫装进提篮里,递给她。

  “就这样?”她大失所望,她对宠物的爱心、她今天的装扮,他居然什么都没提到。

  “就这样,小刚,送客。”

  “唉?”她被送出去时,很不满意地回头看他。

  颜靖的眼神冷了下来,对她带着猫来的用意已经很清楚了,她完全不在乎她的宠物,只是把猫当作工具,用来接近他罢了。

  “Shit!”他居然还一直记得她喂食吉米时脸上温柔的表情,居然还因此对她改观。

  这女人……把他当傻瓜是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