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个女人,即使不确定男人爱不爱她,还是坚持要爱,那么,她一定是爱惨他了。

  ——蓝月乔



  颜靖开着一辆白色休旅车,除蓝月乔外的三个女人争先恐后要坐副驾驶座,争得面目狰狞,一上车,就开始追问颜靖的私人问题。

  他按下车窗,让那明明应该已经挥发完毕、却又突然变浓的香水味散去。

  “抱歉,我一说话就没办法专心开车,这样很危险。”他撒了一个无伤大雅的谎,逃避她们机关枪扫射般的一连串问题。

  很快地,车上的女人就开始唧唧喳喳,自顾自地聊起今天的婚宴。

  他暗自叹一口气,真想把车子让给她们,自己搭计程车回去算了。

  “小乔,你怎么都不说话?”其中一位女同事将话题转到蓝月乔身上。

  “嗯……有点累了……”

  他从后视镜看了眼始终沉默的蓝月乔。

  她是很美,不说话的时候,淡淡地,如桂花般,开着小小的白色花朵,给人一种香甜却不张扬的感觉,至少没用夸张浓艳的妆去修饰原本就清秀的脸蛋。

  比起车上另外三个嘴碎得像麻雀的女人,他对她,是多了点好感。

  不过,女人的‘深不可测’他见识过,没经过一段长时间的观察,他不会妄下断语。

  “少来,平常我们逛百货公司,一天下来走五、六个钟头,就数你精神最好。”女同事立刻戳破她的虚伪。

  拜托,我是为了陪你们才硬打起精神好不好,你以为我爱逛喔……蓝月乔在心中哀鸣。

  “你不懂啦!小乔这是在保持完美形象,因为车上有位黄金单身汉啊!”

  “谁不知道,爱呷假细哩,你最会了。”

  这就是女人的友情,平时好到上厕所都要黏在一起,遇到可口的男人时,连选举候送人都要甘拜下风;抹黑、贴标签、扯后腿,所有能将对方支持率拉下的举动纷纷出笼,自己赢不了,也不能让别人占上风。

  此时,她只能沉默。

  为了巩固友谊,为了表示自己不会见色忘友,口出恶言,她只好委屈地吞下这不白之冤——她是真的快累趴了嘛!

  因为蓝月乔住在颜靖家附近,在送走另外三个人后,她终于能坐到颜靖身边。

  只是,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所有在她脑中勾勒两人各种后续发展的情节,全都没发生。

  她家到了。

  “谢谢你……”下车后,她站在车窗边失望地说。

  “不用客气。”

  “对了……你的诊所……在哪个方向?”她不甘心就这样结束。

  “前面右转,离这两条巷子。”颜靖本来不想回答,但又觉得这样似乎太失礼。

  “真的?原来我们住这么近,我以前从没碰过你。”她目光一亮,重新燃起希望的火苗,近水楼台……

  “嗯……你早点休息,我先走了。”他无意继续这话题。

  “啊——等等……”她唤住他,但是,当他的视线从前方转向她时,她突然感到心被重重地刺伤了。

  他眼神漠然,还带点不耐烦,让蓝月乔原本想说的话梗在喉间,一时感到自尊心受挫。

  他一定是讨厌她了……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表情令她的心好痛,她其实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人。

  在恋爱之前,她设了许多关卡,因为好面子,因为禁不住同事、朋友同的比较,因为从小就被羡慕拥有一副姣好的容貌,她的恋爱对象必须像钻石一样,放在测钻器下鉴定。

  通过了层层检验才准备开始的爱情,没有冲动、没有心悸,炫耀的功能大于情感的需求,她经常试着勉强自己去接受一个众人欣羡的男人,直到她发现钻石里的瑕疵,直到她无法再欺骗自己。

  “还有什么事?”颜靖将出神的她唤回。

  “喔……”她略带慌忙地挤出笑容,尽管心里受伤,她对他还是有种说不出所以然的眷恋,似乎若为骄傲而掉头离去,她将会后悔。

  “我、我可以去找你吗?”她紧张地问。这紧张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这是她第一次主动亲近异性,她真的很害怕他会直接拒绝。

  “我那是动物医院,里面都是猫啊、狗啊,你不是很怕狗吗?”

  “怎么会?”她装出惊讶。“我最喜欢小动物了,我不是告诉你,我想领养一只吗?”

  “是吗……”他不置可否地撇撇嘴角,看了她一眼。“想来就来吧!”一个小小的谎言可能需要无数个谎言支撑,他没打算戳破,就让事实证明。

  “嗯。”她笑了,如盛开的粉红玫瑰。“那我们下次再见。”

  他点点头。说实在的,她那看似无心机的笑容,的确很能掳获人心,若不是从她同事口中得知她的虚伪,他或许愿意多付出点耐心去认识她。

  *

  蓝月乔到书店找了一堆动物相关的书籍,回家猛K。

  她绝对会是个无法挑剔的情人,为了吸引异性,她会用功吸收对方专业领域的资讯,配合对方感兴趣的话题,营造愉快的约会气氛,就连装扮也是熟背各种星座、血型,交叉分析之后,塑造出完美的情人形象。

  在众人关注、羡慕的目光下长大,她变得十分注意外在的表现,不知不觉中养成一个要求完美,处处迎合他人,唯恐遭人批评的性格。

  沉寂了一个星期,她挑了个周六下午,刻意打扮得很随兴——白色紧身T恤加牛仔裤,手上的帆布袋里装着两本厚厚的动物百科全书,从家里出发到颜靖的动物医院,假装只是顺路经过,进去看看他。

  颜靖的诊所位于—排三层楼透天店面的第—间,转角角落设计了—座小小的花园,种着白色海芋,绿菜油油发亮,给人一种轻松,舒服的感觉。

  自动玻璃门开启,扬起清脆的风铃声,蓝月乔走进去,里头五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和狗’同时转头过来看她。

  她愣住了,尤其是那些目光明显带着打量,她立刻明了——这些女人,心机好重,居然假借动物之名,行诱惑之实。

  “小姐,有什么事吗?”一位穿护士服的年轻男孩走来问她。

  “我是颜医生的朋友,刚好经过这里,进来看看他,我姓蓝。”当她这么说时,感觉四周那一道道视线更锐利了。

  “请你稍等一下,颜医生在帮一只狗狗检查伤口,我进去跟他说一声。”

  当年轻男孩走进看诊室后,蓝月乔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好强的杀气啊,她真怕那些女人会唆使身旁牵着的狗来咬她。

  其实,她怕狗,尤其是大狗。

  国中,某天早上她穿着新衣服到达学校门口时,一只大丹狗莫名其妙地朝她冲来,她惊慌失措地奔进学校,跌了个狗吃屎,还被当时暗暗欣赏的一位学长看见。

  从此,她就觉得‘狗’是破坏她爱情的大衰神。

  她等不及年轻男孩通报,悄悄地移往看诊室。

  从半掩的浅蓝色木门上镶的透明玻璃看去,颜靖穿着医生白袍,微弯着背在帮一只马尔济斯解开前脚包扎的绷带,额前略长的头发垂下,低敛着眉,专注而迷人。

  他的动作很温柔,口里还轻声地鼓励着。“复原得很好喔!”

  蓝月乔的心顿时融了般,被他的神情深深地吸引,听着好听的嗓音自他性感的薄唇中轻轻吐出,恨不得自己的脚也受伤,享受他温柔的呵护。

  她轻推开门,几乎在她走入看诊室的同一时同,颜靖打了一个喷嚏,而诊疗台上的狗突然猛地一跃,冲向她。

  “哇啊——”她惊叫一声,整个人往墙壁贴去,手中的袋子掉落地面。

  那只狗先是嗅了嗅她的脚,然后,居然……居然抱着她的小腿做出令人十分难堪的动作。

  她吓得不敢动,惊吓与耻辱教她忍不住眼眶蓄满了眼泪——好变态的狗、太恶心了,太下流了,居然对着她发情!

  “吉米,坐下!”颜靖走到蓝月乔身边,大声喝止小狗的驾乘行为。

  小狗不为所动,依然故我,此时,泪水已爬满了她的脸庞。

  “小刚,把吉米带到后面手术室关三分钟。”他指示助理处理。

  当那只狗被抱离开时,蓝月乔的脸色发白,连嘴唇也咬得唇色尽失,她羞愧地看了颜靖一眼,忍不住向前挪了一步,哭倒在他怀里。

  “呜……它毁了我的清白……呜……”

  颜靖不知该笑还是该安慰她,任她搂着,无奈地说:“它不是对你好色……”

  说到这,他忍不住闷笑一声。“那只是动物宣示主导权的一种行为。”

  “可是……那动作太下流了……我不想活了啦……我讨厌它、我讨厌狗……”

  她停不住抽泣,伏在他肩上,想到小时候扑向她的那只大狗,还有刚才的画面,她只觉整个人生都毁了,居然又在欣赏的男人面前出糗。

  颜靖感觉她身体的颤抖,突然冒出一股不舍,他知道这不是装出来的,她真的是吓坏了,连‘讨厌狗’这句话也不知不觉老实地说出口。

  他一手轻拍着她的背,温柔地安慰她。“没事的,别怕,我在这。”

  当他环着她的背,才感觉到她是那样的纤细,仿佛一用力就会在他手中粉碎,他的动作不自觉变得更轻柔。

  她不停啜泣、哽咽、又啜泣,像遭受了莫大的打击,颜靖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令她平静下来。

  “别哭了,我教你怎么教训那只可恶的狗,好不好?”他不知不觉用哄小孩的语气对她说话,一时间,柔情似水。

  听见颜靖的安慰,感觉他温暖的掌心贴在她的背上,蓝月乔尝到被细细呵护的甜蜜,渐渐止住哭泣。

  对他的好感就在瞬间跳脱了原本考量的外貌与各方面条件,用一种惊人的速度爬升到只要爱情不管面包的位置。

  但是……她很快想到自己今天用的睫毛膏没有防水,想到她的口红可能沾上他的白色长袍,想到她现在一定很丑……

  “呜……”她不敢抬起头,要是让颜靖看到她现在的模样,—定会倒尽胃口的,那她的这段感情,岂不是要无疾而终?

  “哈啾——”他打了—个喷嚏,迫不得已地扶住她的双肩,让她离开他的胸膛。“你……下次来这,别喷香水了。”

  “唉……”她红着眼眶,瞄了他一眼,又赶紧垂下。“什么?”

  “我对香水过敏。”他解下手套,抽了几张卫生纸给她。

  她吸吸鼻水,小心地按压脸上的泪水,一边分神寻找可以照照自己现在模样的镜子。

  “噗……”在看到她眼睛下方挂着的两条黑色泪痕,他来不及克制就笑了出来。

  “我知道我现在很丑……”她当然听见了他噗哧一笑,但也无可奈何,原本精心画得‘很自然’的妆,恐怕已经毁于一旦了。

  “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噗……”他本想解释,没想到又笑出声,因为,她让他想到好友家中的那只巴哥——水汪汪的大眼、红通通的鼻子,一张脸皱得像受尽委屈的小媳妇。不过,他决定还是不解释的好,以免她哭得更惨。

  其实,他觉得巴哥很可爱,也就是说,他觉得现在的蓝月乔也很可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