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爱的小傻瓜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爱的小傻瓜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秀芸,你确定你老公会找他们医院最帅、最有身价的医生来做伴郎吗?”

  “对啊!你可別忘了当初答应给我们伴娘的福利。”

  “我想起来了,秀芸,你之前说你老公有个死党,你还一度暗恋他,今天会来吗?”

  “哎唷,你干么提起这件事,我今天要嫁人唉!”

  六个女人,身穿粉红色小礼服,围绕着穿白纱的新娘,在新娘的房间里七嘴八舌地讨论男方的伴郎中,有没有可能也令她们红鸾星动。

  蓝月乔一直安静地听着,没有加入意见,只是淡淡地挂着笑容,看这群饥渴如暴民的女人,充满期待与兴奋的神情。

  “小乔,先警告你,不准加入战局,不能跟我们抢。”有人突然发话。

  “对!没错,你要乖乖待在秀芸身边,尽量远离伴郎。”

  “拜托,小乔哪里需要跟你们抢,追她的人都快从我们银行服务台排到大马路上了,对不对,小乔?”新娘卢秀芸立刻替美丽的蓝月乔说话,尽管她的美丽可能抢走新娘的风采。

  “我可什么话都没说。”蓝月乔无奈地嘟嘟嘴。“要不,我调去当端菜的阿桑好了,省得让你们碍眼。”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你啊,最会装无辜的表情了,难怪那些抱怨的客人一过到你就没辙了。”同事立刻谈和。

  蓝月乔甜甜一笑,立刻原谅她们的排挤,转身收拾梳妆柜上四散的化妆品。

  她今年二十五岁,在银行担任客服专员,有着甜美清脆的嗓音,加上清秀溫婉的外型,在银行众多女性行员中一枝独秀,工作上也胜任愉快。

  幼稚园时她就收到生平第一对情书,此后,在校、出社会,一直不乏追求者,只是——

  唉……她对着梳妆柜里的镜子,悄悄地叹了口气。

  追是很多人追啦!只是,谁会相信,至今,她根本还没谈过一场真正的恋爱。

  众姊妹不时拿彼此的男友相比较,批评那些企图追求她们的男人——癞蛤蟆、癞皮狗、低等丑男、死猪头——害得她好像不找个潘安再世,就会被取笑是只不挑食的母猪。

  眼看身边的朋友一个接一个找到幸福的归宿,就连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秀芸,也嫁了个优秀的医生老公,她不禁要吶喊——“我的春天在哪里”

  就在她望镜兴叹时,门外响起一阵鞭炮声。

  “新郎到了,秀芸,要端甜汤给新郎和迎娶宾客。”门外的媒人敲门进来嘱咐。

  一群伴娘簇拥着新娘从房间走到客厅时,蓝月乔突然眼睛一亮,一眼就瞧中男傧相当中,一位身形挺拔,气度沉稳的男人。

  他五官深邃,自然微乱的发配上一张刚毅的脸型,穿着合身深蓝色西装,如松柏般笃定的立姿,不发一语,也不交头接耳,对伴娘评头论足,在一群嬉闹缺乏稳重的男傧相里,显得格外突出。

  “先说,那个,站在新郎旁边第二个,那个我要。”

  “哟……你可真行,出手快狠准,不行,我也要。”

  蓝月乔听见身后的姊妹们压低音量的讨论,严谨的家教让她无法像她们那样坦然说出自己的感觉,不过,帅哥人人爱看,她虽然被警告要远离伴郎,其实,內心也很渴望来场浪漫的邂逅啊……

  很快,她感觉到男傧相那里也出现一阵骚动,想必他们骚动的原因是因为发现了伴娘当中,有个令人精神为之一振的美丽女子。

  蓝月乔对自己的外型及气质还挺有信心的。

  她的眼睛不大却柔情似水,随时有如濛着一层雾气般楚楚动人,小巧的鼻子下是一张微翘令人想一亲芳泽的唇,卷度适中的长发,轻披在纤薄的肩上,说不出的柔弱,需要人保护。

  为防表现得太明目张胆而被好姊妹“擂死”,她只好假装正专注地盯着前方墙上的一幅画,既不表露自己的意图,眼角的范围又可以偷偷地瞄到他一点身影。

  一会儿,她将视线调回到新娘身上,在绕回的途中轻轻掠过那个男人,期待两人有那么一剎那对上彼此的双眼。

  不过……并没有。

  绕回来的时机不对,地面上不知道什么东西吸引了那个男人的目光,以至于让他错过了她放电的时机。

  新娘奉完甜汤,一群人又回到房间,这时,新郎拿着捧花准备迎接新娘,伴娘挡在门口,依例要问几个问题,考考新郎才能放他进来,顿时一片混乱。

  蓝月乔趁这混乱当中,用很快的速度瞄向那位男傧相,再次失望地发现,他的目光并不在自己身上,而且面无表情,彷彿十分不耐烦。

  颜靖面对一群妆化得超浓,一身呛鼻香水味的女人,三八兮兮地张着血盆大口问东问西,快要压不下想掉头离开的念头。

  他是疯了才会答应好友的要求,做他的男傧相。

  他闭起眼暗讽,人生的三大悲剧——美人会老、爱情会冷、婚姻会旧;身边的这个新郎,此时还笑得出来,殊不知,从此刻起就要亲眼目睹这三大悲剧……

  “颜靖,问你呢!”

  旁边有人摇摇他,他张开眼。“问什么?”

  “问你叫什么、今年几岁、有没有女朋友?”其中一名伴娘,按捺不住激赏之情,挤到他面前,踮起脚尖,佯装天真地仰头问他。

  他倒退一步,憋住呼吸,低眉看着那张放大的‘人工美女脸’,最后,忍不住转身跑到厕所吐了。

  “他怎么了?”目标消失,一群伴娘顿时失去了拷问的兴致。

  “呃……他肠胃不好……”其他伴郎尴尬地回答。

  这也是他们多年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一个正常,不爱男人的男人,却对美女过敏?浪费了他一身绝佳的条件。

  “那你们替他回答。”伴娘仍不罢休。

  “他叫颜靖,二十八岁,没女朋友。”男伴郎立刻招供。

  颜靖国中、高中都念男校,甚至大学也选了一个冷门科系——“兽医系”,他认为跟动物沟通比起跟人——尤其是女人,简单多了。

  蓝月乔在一旁抿着嘴窃笑,她想,是同事那急躁、恨不得扑倒他的表情把他吓坏了吧!

  这样优秀的男人——高学历、经济条件佳,长得又帅,自然平常被女人倒追惯了,她可以理解他的心情,同时,也为自己今天采用的战略暗自欣喜。

  愈装作不在意他,就愈能引起他的注意,男人体內的“兽性”进化得慢,享受“追逐”的快感,这可是她多年研究女性杂志、两性书籍所得到的重要收获。

  她想,如果那个颜靖是她的男朋友,那么这群姊妹就不会再取笑她——空有美貌,却只能吸引低级丑男。

  这是她的致命伤——太渴望得到別人的肯定,小时候,顺应母亲的希望而学琴、学舞,任由母亲将她打扮成小公主的模样,在父亲朋友聚会时表演弹琴、表演芭蕾。

  念书时,她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学眼中美丽优雅却平易近人的好朋友;就连工作之后,她也从来不是会让主管头疼的问题员工。

  愈是在意自己在別人眼中是否完美,她就愈看不清自己要的是什么。

  *

  迎娶队伍从女方家中来到男方父母家,在中午到晚上等待晚宴的时间里,伴郎、伴娘有充裕的时间认识彼此,蓝月乔却一直待在新房里跟新娘作伴。

  不只是因为同事警告她不许出现,事实上,她也想多陪陪卢秀芸。

  好友结婚之后,她们还能像从前一样,结伴旅行、嗑零食聊通宵、分享彼此小秘密的机会就愈来愈少了。

  她感到寂寞,因为秀芸不只是她的好朋友,更像她的姊姊、老师,总是保护看起来聪明,其实经常干蠢事的她,但是,好友寻到幸福,她该开心,不能自私。

  “小乔,我肚子好饿,你能不能帮我买点饼干之类的零食。”卢秀芸坐在新房床边的椅子上,不能換下层层叠叠的白纱、不能走动以防流汗花了妆,只觉百般无聊及闷热。

  “好,你等等,我到附近商店买你喜欢的巧克力。”

  “还是你最好,一直陪着我,那几个见色忘友的女人,简直是色望薰心。”卢秀芸感激地说。

  “谁教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可是为了你见友忘色喔!”蓝月乔微微一笑,走出房门。

  啊勒……

  她看到颜靖蹲在客厅里,跟新郎家中的一只狗玩,她以为他会被她的女同事团团围住,享受众星拱月的幸福。

  这是不是代表着他是个特別的男人?至少,不会轻易被女色迷惑。

  蓝月乔脑中自动地为他添上许多优点,身高一百八十左右,体格修长,溫文儒雅,光是背影看起来就知道他是沉稳、內敛的人,而且喜欢动物的男人必定会是个溫柔体贴的好情人。

  莫非,这是老天颁给她的“好心有好报奖”?让她平白捡到一个接近他的大好机会?而这,就是传说中的“天赐良缘”?

  YA!她忍不住在他背后比了一个十分压抑的胜利姿势,然后,调整好微笑角度,轻移莲步靠近他。“请问……”

  颜靖听见声音,仰起头看她。

  近看,蓝月乔才发现他……实在是太帅了!帅得没天没良,那挑起眉毛的迷人神情、那薄而性感的嘴唇、那双似会说话的黑眸,还有笔挺的鼻峰……

  她捂着因悸动而失序的心跳,用微微发颤但仍旧甜美的音调问:“请问,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便利商店?”

  “大门出去右转,走到马路边就有一间。”他回答完问题又低头逗弄那只丑得很可爱的巴哥。他知道她叫“蓝月乔”,是他的哥儿们从伴娘那里问出来的,不过,他对女人没什么兴趣,应该说,他觉得女人很麻烦。

  “嗯……我方向感很差,怕迷路,可以麻烦你带我去吗?我想帮秀芸买点东西。”她楚楚可怜地说。事实上,她方向感极佳,在偌大的百货公司里,从来不会找不到自己习惯购物的专柜。

  颜靖“喔”了一声,似乎意兴索然,又看看舔着他手指的小狗,问说:“妞妞,想不想出去晃晃?”

  小狗汪了两声,他才从蹲着的姿势站起来,弹了一下手指。“我们走吧!”

  “喂、等等……”蓝月乔愣了一下,连忙跟上他。这个人对狗的兴趣,怎么好像多于她……还是,他害羞了?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