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听倚心说,过去一个多月,你每天都被你妈妈压着到处跑,看样子是真的。”

  芮妙华笑道,看起来很乐。

  丁绮玉没好气的白她一眼,“倚心和菲菲呢?她们还没到吗?”

  “菲菲还没到,倚心到了,不过被你妈不知道拉哪儿了。”

  “大概在到处介绍倚心是她另外一个女儿吧。”丁绮玉翻了个白眼,她大概猜测得到妈妈会做什么事。

  说曹操,曹操到。

  新娘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叶倚心从门外冲了进来,口里还大声嚷着,“绮玉,绮玉!发生大事了。”

  “发生什么大事了?”芮妙华问。

  “你公公出现了。”叶倚心对着丁绮玉说。

  她一脸呆滞,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一旁的芮妙华已先出声问:“是来祝福的,还是来找麻烦的?”

  “看起来不像是来祝福的。”

  听到这答案,丁绮玉也没其他想法了,直接起身提起白纱裙就想往外走。

  “等一下,你要去哪里?”叶倚心挡住了她的去路。

  “去萧御那里。”

  “他现在正在面对他爸爸,而且我刚才说的话你没听清楚吗?他爸并不是来祝福你们的。”

  “就是这样我才更是要去,去站在他身边,让他知道我会永远和他站在一起。”

  丁绮玉以一脸坚定的表情面对。

  “哇,我们的路人丁竟然长大懂事了,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呀,我怎么不知道?”芮妙华以叹为观止的语气惊呼道。

  “倚心,他们在哪儿?在餐厅里还是餐厅外?”丁绮玉略显急迫的问。

  “在大厅。”叶倚心让路道。

  “谢谢。”她立刻提起裙裤,她头也不回的往电梯方向冲去。

  “我陪你去。”芮妙华叫唤一声,不忘转头对大腹便便的叶倚心说:“你待在这儿,别跟我们跑来跑去的。”

  电梯往下降,门一开就到了一楼大厅。

  大厅里人来人往,但一群站在角落不动的人还是很明显,尤其那群人还壁垒分明的分成两队人马对峙着,让丁绮玉一走出电梯不费吹灰之力就看见她要找的人。

  她毫不犹豫立刻大步走上前去,在大家注意到她的出现前,已走到浑身紧绷的萧玉身边,伸手握住他紧握拳头的手。

  他转头看见她,原本冷硬僵直的脸庞就像变脸一样,瞬间柔软温和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她对他微笑道,换来他益发温柔的眼神,与他松开拳头,反手和她十指交握的动作。

  “既然来了就认识一下我父亲,虽然以后不会再见面。”他对她说,但这话却是在场每一个人都听得见的,包括那位才以断绝父子关系,同时取消他所有继承权来威胁他的父亲。

  不会再见面?

  这就是他最后的选择吗?

  为了一个如此平凡,要家世没家世,要长相没长相,调查报告甚至连这女的没有一技之长,毕业后就一直赖在家里让父母养的事,都用“众所周知”四个字来点明了,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萧家?这就是他萧宗雄的儿子的眼光吗?太让他失望了!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考虑的机会。”萧宗雄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个一直以来都让他偷偷地引以为傲,现在却让他失望到底的儿子沉声道。

  “不用了,我不会改变我的决定。”萧玉毫不犹豫的说,眼神坚定不移。

  “你不要后悔。”说完,他最后再看儿子一眼便转身离开,身后跟着随他而来的那群人。

  “我说女婿呀,你真的不会后悔做了今天这样的决定吗?”全程参与的丁母忍不住看着女婿,开口问道。

  她是很感谢女婿对女儿的一片真心啦,但是又觉的不忍心。断绝父子关系耶,有必要闹到这么严重吗?

  “我绝对不会后悔,妈。”萧御对她说。

  “可是——”

  “妈,萧御说不会后悔就不会后悔,你干什么一直问呀?”丁绮玉出声打断妈妈的话。“还有,时间已经很晚了。你和爸这对主婚人再不出现的话,别人会怀疑这场婚礼是不是要取消了,你还快点上楼去吧。”

  “你这丫头都当新娘了还在这边乱说话,什么取消?乱说话。”丁母横了女儿一眼后,便拖着老公迅速往电梯方向移动,上楼去。

  跟他们一起走的还有芮妙华,以及其他几个原本站在萧御身边助阵的朋友。

  转瞬间,待在原地的只剩下她与他。

  “你还好吗,大神?”她柔声问道。

  “这种日子,该叫老公吧?”他转身,与她面对面的圈抱着她的腰,微笑道。

  丁绮玉眼眸眨也不眨的看着他,想从他的双眼、他脸上的神情看出他此时此刻真正的感受。

  结果眼前的他却是嘴角微扬,眼里带笑,喜上眉梢,一副就是新郎的模样,和早上出门的神色一模一样,好像刚才的突发状况丝毫没影响到他一般。

  “刚刚你爸爸到底对你说了什么,叫你不要后悔?”她问他。

  做老爸的亲自现身应该不会和那几个做儿子的说一样的话才对,而且妈妈刚才的反应好像也是有点奇怪,但他的反应有好像很平静,感觉真怪。

  “没什么,结果就是不和你分手,他的财产我分不到半毛。”他微笑回答。

  “过程?”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他问,有结果必有过程。

  “夫人,你怎么好像变聪明了?”他挑唇笑道。

  “因为近朱者赤,满意了吗?”

  “满意。”他笑着点头。

  “过程呢?”她再次问他。

  “断绝父子关系。”

  她气息一窒。难以置信的瞠大双眼,他却像无所谓的笑了起来。

  “干么这种表情?”他笑道。“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他对我来说其实就跟陌生人没两样,这些年也几乎没有联络,断不断父子关系对我而言根本就没差。相反的,如果这样能换来未来生活的平静,不再有人突然冒出来对我们威胁利诱,我倒觉得很划算。”

  “可他是你父亲。”

  “只是有血缘的陌生人而已。如果要说父亲,你爸过去一个多月来多对我的态度更像个父亲。”

  “可是——”

  “别可是了,老婆。”萧御倾身吻了她一下。“这辈子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满足,有老婆,还有对我很关心的爸妈,这一切都是因为有了你我才能够拥有,谢谢你,绮玉,我爱你。”

  “我也爱你。还有,我们的孩子也爱你。”他只有满足没有一丝阴霾的神情让她悬着的心终于也放下,微笑着回应他的爱语,同时告诉他一个尚未有人知道的秘密。

  “小孩?”他呆了一呆。

  “这里。”她将他的手牵引到她仍然平坦的腹部上。

  他双眼圆睁,眼放光芒。“真的吗?”

  “嗯。”她笑脸灿烂。

  “我要做爸爸了?”

  “八个月后。”

  “老婆老婆老婆。”他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不断地轻唤她。

  “干什么干什么。”明白他此时言语无能的感受,她笑容满面,开心的和他玩起叠字游戏,只可惜才刚要玩下去,就有程咬金从电梯方向冒出来。

  “新郎新娘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大家都在等你们耶。”表妹朝他们扬声道。

  “我们正要上去。”她迅速的回应,牵起萧御的手,拉他往电梯方向移动。

  “绮玉。”移动中,他唤她。

  “嗯?”她转头抬眼看他。

  “一辈子都别松开我的手。”他轻轻的握紧她的手,深情款款的凝望着她说。

  “当然。”她眉眼带笑。幸福的勾唇道:“我要赖你一辈子,让你养一辈子。做你一辈子的的米虫。”

  他闻言忍不住跟着笑了。然后再次紧握她的手承诺,“一辈子在一起。”

  “嗯,一起幸福,一起笑。”她点头附和。

  两人相视一笑,幸福洋溢。

  从此刻到永远,一辈子永相伴。

  想知道路人甲乙丙丁的其他故事吗?请看——



  —全书完—



  *花园系列1508路人甲乙丙丁之一《否极爱情来~路人甲》

  *花园系列1531路人甲乙丙丁之二《假戏真结婚~路人丙》

  *花园系列1568路人甲乙丙丁之三《将错就相爱~路人乙》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