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隔天,两人先到百货公司买见面礼。

  丁绮玉的想法是随便找个水果摊提一篮水果回去就好,萧御却坚持不能这么随便,于是两人便牵手去了趟百货公司,最后买了一盒高级礼盒与一盒高级水果做为伴手礼。

  结果很简单,过程很曲折——

  “希望以后我们女儿不要像你,如果像你这样对父母的喜好一问三不知的话,我很伤心。”萧御开玩笑的对她说。因为说来可笑,他老婆竟然连自己父母喜欢收到何种礼品都不知道。

  “我有说水果礼盒就行了,他们喜欢吃水果。我哪有一问三不知呀?”丁绮玉有些心虚的抗议。

  “水果礼盒就是基本的,你不说我也准备要买。”

  “那就好了。”

  “这样不够隆重?”她嘟嘴道,突然有些不开心,“你就只想着要买东西送他们,都没想过要买东西送我。”

  萧御一愣,突然有种当头棒喝的感觉。

  他好像真的很少买东西送给她,他怎么会犯这种错呢?

  因为她不曾跟他要过什么,因为他每天都呆在家里很少出门,因为她总是一副开心快乐,心满意足的样子?但这些都不是理由,不该是他没买礼物送她的理由。

  “走。”他突然拉着她走。

  “去哪儿啊?”她莫名其妙的问。

  “你不是说我都没买东西送你吗?正好我们在百货公司里,看你想要什么我都买给你。”他回答。

  她呆了一下,问他,“你是认真的?”

  “当然。”他一本正经的点头到,“你想买什么?衣服、鞋子、还是项链、耳环之类的饰品?你没化妆的习惯,应该不要化妆品吧?保养品呢?需不需要补货?想买什么都可以告诉我,我买给你。”

  “大神,你是不是中乐透没告诉我?”她疑惑的看了他一会,猜测的问。

  萧御无奈的看这她,抱歉说:“过去是我的疏忽没买礼物送你,今天补送。”

  “可是又没碰到情人节,也没碰到我生日,你干么要送礼物给我?没送很正常呀。”她一脸的不解他突然来的送礼冲动。

  萧御真的被她的无欲无求给打败了。

  他摇了摇头,不再解释,直接将她拉往流行女装的楼层,替她买里几件衣服,又到女鞋区帮她买了两双鞋子,再到饰品区买了条项链送她,直到她一而再,再而三的以头晕的理由开口要求休息,他这才停下来。

  “下次我再也不和你一起进百货公司了!”丁绮玉恨声发誓。她的腰啊、腿啊、快要累死了!

  “你呀,真的是个女人吗?”萧御好笑的看着她,脸上是无奈又宠溺的神情。

  “不是,我是虫,米虫。”她自甘堕落的说。

  他遏制不住的轻笑出声,正欲开口,却忽然听见一声呼唤——

  “绮玉。”

  丁绮玉也听见了,反射性的转头看去,然后瞬间整个人都僵住了。

  “怎么了?”察觉到她的僵直,萧御也出声问她,同时看向正朝这边走来的两名妇人,猜测着她们的身份。邻居?亲戚?

  “我妈。”她开口小声说,让他瞬间也跟着僵直了。

  岳母?竟然是岳母?!现在该怎么办?他突然发现自己很紧张,脑袋一片紊乱。

  “张阿姨好,妈,你也来逛街呀。”丁绮玉伸出手来挥了挥,弱弱的向两人打招呼。

  “原来你还记得自己有个妈呀?放出去就像走丢一样,都不用回家看看吗?”丁母责备的说。

  “我是被你赶出来的,不是放出来的。”她小声纠正妈妈的话。

  丁母瞪她一眼,直接将视线转向她身边的萧御,以丈母娘看女婿的目光看他。

  “不介绍你身边这位朋友给妈妈认识吗?”

  在这人来人往的百货公司里,她哪敢介绍呀,只怕介绍后,妈妈会失控大暴走的将她海扁一顿,那她们母女俩就出名了。

  “他叫萧御,我晚上会带他回家介绍给你和爸认识。我们还有事要先走了,拜拜。”说着,她不等妈妈有所反应,立刻拉着萧御逃跑。

  “丫头!”她听见妈妈还在后头大叫。

  “拜拜,妈,我爱你。”她回头叫道,但逃命的脚步没停,拐个弯就消失了。

  “你觉的那个男的怎样?”看着女儿消失的方向,丁母问身边的好友。

  “这个问题还用问我吗?我们偷偷跟了他们好半响,他是怎么对你女儿的,你不是全看到了吗?恭喜你啊,有这么一个疼爱你女儿的未来女婿,看样子我应该很快就有喜酒可喝了。”好友笑道。

  丁母脸上也充满了笑容,没忘记刚才看见那个名叫萧御的男生是如何宠爱着自己的女儿,以及他眼底盛满的温柔与深情。

  她家这个一无是处的懒丫头到底是去哪儿找到这么好的对象呀?他是否知道丫头真正的德行呢?如果不知道,那么知道之后他还会喜欢丫头吗?

  突然间,她担心了起来。

  “怎么了?”好友问她,大概是她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忧色了吧?

  “我在想那个萧御到底知不知道我家那个懒丫头的真面目,如果不知道,知道了以后还会要她吗?”丁母忧心道。

  “想这么多做什么?你女儿刚才不是说晚上带他回家介绍给你们夫妻认识?到时候你试探一下,不就了解他知不知道了吗?”

  “也对。”虽然嘴里这么说,紧蹙的眉头却没有丝毫放松的迹象。

  “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也没心情逛街了吧?”好友说。

  “不好意思呀,珍莲,我们改天再约好吗?”丁母歉然的对好友说。

  “说什么不好意思!我走喽!再给我电话。”

  和好友挥手道再见后,丁母又在原地待了一会儿。然后从皮包里掏出手机拨电话给女儿。

  看到新手机的来电显出现“母亲大人”四个字,让丁绮玉忍不住对一脸询问的萧御做了个鬼脸,说:“我妈。”接着才慢吞吞的接起电话,小心翼翼的唤了句“妈”。

  “晚上带他回来吃晚餐。”

  “啊!”还以为妈妈是打来兴师问罪的,没想到竟是叫他们回去吃晚餐,害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啊什么啊!我说带他回来吃晚餐,我也会通知你爸早点回家。没事了,我挂电话了。”

  “等一下,妈!”丁绮玉赶紧叫道。

  “什么?”

  “你和爸喜欢什么呀?萧御说要买礼物送你们。”她趁机问。

  “你这丫头,这样问要你妈怎么回答?难道还要指定礼物让人买吗?什么都不用买啦,如果硬要买就带盒水果回来,饭后可以吃。”

  “我也跟他说买水果就行了,是他硬要再买点别的,我们才会来百货公司。”

  “原来你们来百货公司是为了要买给我们的礼物呀?我还以为你们是来买你的衣服、鞋子、项链的。”

  “妈?!”丁绮玉忍不住惊叫出声,因为丁母念的东西正是刚才萧御买来送她的礼物。“你跟踪我们?”她指控道。

  “说跟踪太难听,只是碰巧看见,然后多看了一会这样。”

  “妈——”

  “不说了,就这样。早点回来,别太晚。”

  说完,妈妈挂了电话,女儿却是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

  “怎么了?你妈说了什么?”萧御问。

  “她看到你买东西送给我了,从头到尾。”她闷声说,不想让妈妈误以为她真的堕落了。在她搬出家里时,曾信誓旦旦的对妈妈说,她一定会找到一个愿意养她有钱男人,爱情不需要,只要有钱就好。

  “真的吗?这样很好呀。”

  “哪里好?”

  “亲眼见过我对你的好,就更容易接受我这个女婿不是吗?”

  “但是我怕她没往这方向想,却往另外一个方向想。”

  “什么意思?”他疑惑的问。

  “我在被赶出来自力更生之前,曾在我妈面前信誓旦旦、似真似假的说我要去找个有钱人养我,哪怕小老婆也不在乎的话,我怕她回信以为真。”一顿,她忍不住哀怨的瞪他一眼,再捶他一记。“都是你啦,哪有老公会像你刚才那样买东西送老婆的?都是你害我妈误会的啦!”

  “什么误会?你这傻瓜,难道忘了我们都结婚了吗?”他握住她捶人的手,好笑的将她拉进怀里道。

  她愣了一下,眨了眨眼,表情看起来有点呆,好像还困在他的逻辑里。

  “你都和我结婚当了老婆了,还当什么小老婆呀?傻瓜。”他笑着道。而她就像醍醐灌顶般的突然想通了,惊醒过来。

  “对哦,我们都结婚了,还怕什么误会呀!我真笨!”她伸手轻捶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然后对着他傻笑。

  萧御失笑的摇了摇头,“现在我们可以去办正事了吗,我的夫人?”

  “当然可以,我的夫君。”她勾着他的手臂,仰起头来对他微微一笑,幸福洋溢。“走吧。”

  ***

  喜宴席开六十桌。

  丁绮玉等这一天,等到都快哭了。

  “看看你现在的摸样,开心得都快要飞上天去了。之前还说不想要有婚礼,最好不要有之类的,根本就是骗人的吧?”芮妙华走进新娘休息室,看着她说。

  “我是很开心,因为我过了今天我就可以解脱了。”丁绮玉一脸眉开眼笑,苦尽甘来的表情。

  天知道过去一个多月来她过得有多辛苦!

  一切果然如她所想的一样,让萧御见了爸妈只后,紧接而来的就是补办婚礼。

  关于萧氏企业集团的事,爸妈没多做评论,只是很认真的问萧御,为了他们这一个一无是处的女儿放弃这么一大笔财产不后悔吗?

  他们连问了三次,萧御的答案都书斩钉截铁的三个字——不后悔。之后这话题就再也没出现过了,全变成婚礼的话题。

  原本讨论出来的结果是,由爸妈选定的日子通知亲朋好友,婚礼的细节就由他们年轻人自己去打点。

  但由于她懒得动,对于婚礼的烦琐准备又带点抗拒,所以萧御和她讨论决定将一切丢给婚礼设计公司全权负责,他们俩只要负责出席婚礼就行了。

  他的决定让她开心不已的将他扑倒,两人随即过了烂漫又火热的一夜。

  怎知她隔天立刻从天堂掉如地狱,因为妈妈一听说他们的决定后,立刻就把她给骂了一顿,还把萧御也训示了一顿。

  训示内容简单来说就是,不准他太宠她,养一个什么都不会的老婆已经够辛苦了,怎么还能顺着她让她懒点而乱花钱呢?

  然后原本由他们年轻人负责的婚礼细节部分就被妈妈给搅过去了一手包办了,而她这个新娘子当然没办法清闲的赖在家里,每天都被妈妈拉过来拖过去的准备婚礼事谊,让她累到连做梦都会哭。

  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的萧御只能疼在心里,就算他想帮她也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对手是岳母,他也无可奈何。

  总而言之,过去一个多月来真是她这只米虫的受难日,过程有血有泪、可歌可泣。

  而今天,正是她受难的最后一天,她能不开心吗?

  呜呜,总算让她等到这一天了,呜呜……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