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丁绮玉愣了一下,蓦然皱起眉头改口悍然道:“来,给姑奶奶我笑一个!”一顿,又弱弱的问他,“这样可以吗?”

  萧御哭笑不得的看着她,被她这么一闹,火气还真的是消散了不少。

  “你都不生气吗?”他问她。

  “没什么好气的呀,除非你真的为了继承权而抛弃我,这样我就会很生气。”

  “你别先抛弃我就行了。”他将她拉进怀里,拥抱着。

  “开什么玩笑,你以为这世界上几个人愿意养米虫的?好不容易让我碰到一个,我死也要巴着不放手。”她伸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以示决心。

  “五千万不是一笔小数目,可以让一只米虫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

  “可是五千万买不到这个温暖的怀抱呀。”她舒舒服服的枕靠在他胸前说。

  萧御扬起嘴角,感觉阴霾的心因为这句话而拨云见日。

  “还有三个人没来开价,如果他们开到一亿、两亿,甚至五亿、十亿呢?”他低头问她。

  “五亿、十亿吗?”她露出见钱眼开的表情,“哇!那我就要好好考虑了。”

  “喂!”他抗议的叫道。

  “开玩笑的啦。”丁绮玉对他咧嘴笑。“我不是说过,我要的不多,只要有间公寓,有部电脑,最好还能有个大神有空时就陪我玩游戏,并且愿意养我这只米虫就够了?你完全符合我的条件,再加上我很懒,懒得再找符合的对象,所以你大可放心,再多钱我都不会考虑的。”

  “为什么你明明表示了不离开的决心,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他一脸无奈的看着她问。

  “因为你高兴过了头,正所谓物极必反呀。”她笑咪咪的解释。

  他苦笑着摇头,败给她的厚脸皮了。

  ***

  两人再度坐下把没吃完的牛排解决后,移动身子到客厅沙发稍作休息。

  丁绮玉窝在萧御的怀中,手上拿着电视遥控器不断地转换频道,想找一个比较有吸引力的电视节目来看,他则是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始终沉默的他突然开口了。

  “绮玉。”

  “嗯?”她应了一声,继续按着遥控器。

  “明天我们去拜访你父母亲好吗?”

  她的动作一僵,立刻转头看着他问:“干么突然要去拜访我父母?”

  “你不觉得应该把我正式介绍给你家人认识了吗?我们都结婚一个多月了,也该是时候让我见见岳父岳母了吧?”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

  “既然都结婚了,那就更不用急着见他们呀,又不是想赶紧见面后提亲。”她说。“况且,现在见面,他们可能会马上要我们补办婚礼。你答应过我结婚的事由我决定,而我现在还没准备好要受那种罪。”她敬谢不敏的摇摇头。

  “可是现在不见不行。对不起。”他歉然的吻了她一下,柔声对她说。

  “为什么不行?”丁绮玉不解的皱眉问他。她干脆把电视关掉,专心面对他和这件事,因为她真的不想这么快举行她用想就觉得害怕的婚礼。

  “因为情况不允许。”

  “什么情况?”

  “我们已经登记结婚一个多月了,我至今却还没有去拜访过你爸妈。这件事要不说穿,其实没有太大的问题,但是现在的情况却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他告诉她。

  “不懂。”她直接丢两个字给他。

  “简单说,如果萧家那些人从你这里得不到想要的结果,转而找上你爸妈,若他们加油添醋的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事,结果会怎么样你有没有想过?”

  丁绮玉睁大双眼。

  “只要是人都会有先入为主的习性,我们已经登记结婚的事绝对不能从第三者口中……尤其是一心想要分开我们的第三者口中让你爸妈知道。如果真的走到那地步,我们可能就会变成罗密欧与茱丽叶了。”

  “噗!”他的事例让她忍不住喷笑了出来。“罗密欧与茱丽叶?哈哈哈……”丁绮玉仰头大笑,一整个难以自抑。

  萧御真的很羡慕她自得其乐的开朗性格。都遇到这种令人厌恶的烦恼了,她竟然还能笑得这么开心,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

  “别笑了,如果你爸妈因为成见而讨厌我,没办法接受我这个女婿,要你离开我,不许我们在一起的话要怎么办?”他无法不假设各种可能会发生的情况,眉头因而紧蹙着。

  “如果他们反对,我就和你私奔。”她圈抱着他的手臂,笑容满面的对他说。

  “我不要你为了我必须在爱情与亲情中做抉择。”他温柔的看着她,认真而严肃。

  看他这么认真,丁绮玉也改以认真的表情面对他。

  “你不要这么担心,不会发生这种事的。”她安慰他说,“我爸妈的个性我最了解,他们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的一面之词,就对一个自己没见过的人妄下定论。他们更不会想让自己的独生女伤心难过。最重要的一点是,有人愿意收留他们不事生产的米虫女儿,他们感激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为难你?所以,你真的用着担心太多。”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我还是会担心。”他伸手拥抱着她,叹息的承认。

  “我突然发现你这个人很没安全感耶。”

  “因为怕失去。”

  “我都说了,如果我爸妈真的反对,我就和你私奔。我是说真的。”她信誓旦旦的对他说。

  他抱着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我从小只和妈妈两个人一起生活,只要她不在家,家里就是一片令人窒息的冷清,那种感觉很可怕。后来我告诉妈妈说我怕,妈妈说我是男孩子要勇敢,而且她只是出去一下子,一会儿就会回来了,又不是不会回来。”

  说到这儿,他停顿了好一会儿,再度开口时,声音已变得有些喑哑。

  “但在我十三岁那一年暑假的某一天,她出去之后就没再回来了。”

  “是因为一场交通意外,听说是当场死亡。那一天我一个人待在家里,从早上起床后就一直等着她回来,可一直等到天黑她都没有回来。”

  “后来只见过几次面的爸爸出现了,抱着我说以后他会照顾我。结果在我还没从失去妈妈的伤痛恢复过来前,我就被打包送到英国去了。”

  “失去了妈妈,以为有了爸爸,结果却是空欢喜一场。”

  “拥有再失去的感觉真的很痛,即使是短暂拥有也一样。所以,我真的很怕失去。”他将下巴轻抵在她头顶上,沙哑的告诉她。

  丁绮玉鼻子有点酸,视线雾雾的,本来想开口说几句轻松的话缓和周遭沉重的气氛,声音却梗在喉咙半晌发不出来。

  她只能将双手伸到他背后紧紧的环抱住他。

  “明天我们一起回家去见我爸妈。”她哑声说。如果这样做能安他的心的话,就这么做吧。

  “对不起,本来答应要让你决定婚礼日期的。”他歉然道。

  “没关系。早死早超生。忍一下就过了。”

  “这种说法……”让他有点哭笑不得。

  “大神别计较这种小事,我们谈另外一件事。”她从他怀中抬起头来微笑道。

  “什么事?”

  “刚才不是有人在餐桌上说要好好感谢我。”她的脸色微红,话一说完便忍不住将头给低垂了下来。主动勾引这事还真难,还好当初不需要她来主动勾引他,否则只怕会功败垂成。

  她的话让他微怔了一下,嘴巴顿时弯成一抹好看的弧度。

  “夫人这是在勾引我?”

  她难得害羞的点点头。

  他顿时感觉一股炽热往腿间冲去,毫无悬念的,他立刻起身将她拦腰抱起,三步并两步的朝卧房大步走去。

  饱暖思淫欲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