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真像小说情节,不过,小说里拿钱来打发人的,大多是男主角眼高于顶的父母亲,这回怎么会是大哥出现,而且还是只拥有一半相同血缘的陌生人大哥?

  丁绮玉在张律师滔滔不绝的对她动之以情、诱之以利的时候,脑袋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可惜她虽然不笨,但也没那么聪明,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答案。

  “我可以问个问题吗?”她忽然开口要求,让张律师不得不暂停他的游说。

  “请说。”他摆了个请的手势。

  “据我所知,萧御对你们来说,应该比一个陌生人还不如,你何必为了他的继承权这么费心费力?他若失去他的继承权,你不是可以多分一点吗?可以请你帮我解惑吗?”她看着冷漠西装男,只见他以冷到快要结冰的表情瞪着她。

  “萧宗雄先生希望自己的儿子们感情能够和睦。”张律师说。

  “意思就是,让萧御娶一个门对户对的女人是你的任务,如果达成不了这个任务,你也Game  over了?这样就解释得通了。”她若有所思的点头道。

  “少自以为是。”冷漠的西装男终于忍不住冷峻的开口薄斥。

  “是不是自以为是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若没有好处,你们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不是吗?”她扬起一脸假笑。

  冷漠西装男冷冷地瞪了她一会儿,蓦然起身命令,“张律师,这事交给你,没有成功就不要来见我。”

  说完,他迳自转身离开,那位唐美女也跟着走,只留下眉头紧蹙的张律师仍坐在原位上。

  “你是他的私人律师,还是萧家的?”丁绮玉好奇的问。

  “萧家的。”

  “意思就是,付你薪水的人不是他喽?那他还拿鸡毛当令箭、狐假虎威个什么劲呀?演给我看吗?”她突然很想要有两撇小胡子,这样她就可以演出一边揪着小胡子玩,一边若有所思的高人状。

  “丁小姐,我们就开门见山的说,你要多少钱才愿意和萧御先生离婚?”张律师朝目标直捣黄龙道。

  “如果你能老实的回答我几个问题,也许我会考虑。”

  “你想问什么?”

  “萧御继承财产对刚才那位有什么好处?”她好奇的问。

  “这件事你迟早都会知道,告诉你也无妨。”张律师看了她一眼说。“萧氏企业集团旗下的公司很多,跨足各个产业,也因此每间公司的规模与前景都不相同,大家都希望能获得未来发展最好的,不想得到烫手山芋。萧宇雄先生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便向身边的四个儿子开出几个条件,谁能达成任务便能拥有优先入主那几间公司的权利。”

  “意思就是说,除了刚才那位萧家老大,我接下来还有可能会见到萧家老二、老三、老四?”

  “不能说没有可能。”张律师保守的回答。

  “那么他们也会拿支票来请我走路吗?”她睁大双眼。

  张律师一瞬间突然闭紧了嘴巴,而丁绮玉却相反的笑咧了嘴。

  “既然能出价的买家都还没到齐,我看张律师你也别急,先缓缓。等大家都亮了牌之后,你们再一起来竞价吧,我可是很公平的。”她满脸笑容道。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铁青。

  “丁小姐,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叫贪心不足蛇吞象?”

  “没有。我在校的时候不是一个认真的学生。”她微笑答复。

  张律师似乎被她气到,也或许是被她打败,突然二话不说的对她亮出底牌。

  “五千万,这是最后的价码。你别以为另外三位公子有能力拿出这么大一笔钱给你。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内给我答复,你可以得到五千万,若是超过三天,五千万的金额将会以一天减两百万的方式往下递减到一千万为止。”

  说着,他从公事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桌面上,起身又对她交代,“这是我的名片,你随时都能打电话给我。打扰了,告辞。”说完便转身离开。

  大门在她身后不远处砰一声关上,丁绮玉转头看一眼之后,这才懒洋洋的走上前将大门上锁。

  “早该这样了,真是浪费我的时间。”她撇唇喃喃自语,然后转身笔直走回书房,继续帮大神做任务。

  ***

  萧御晚上八点十分才提着晚餐踏进家门,屋里一片沉静与漆黑,就像没人在家一样。

  但他知道家里不是没人在,而是他养的那只米虫大概玩游戏玩累了,现在正蜷曲在床上睡觉。

  她总是这么随性又轻松自在的,让他一点压力都感觉不到,真好。

  将客厅的灯打开,再将米虫老婆想吃的牛排放到餐桌上,他转身走进卧房,果然看到他的米虫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他嘴角微扬的走到床边,坐下来俯身亲吻她。

  “懒鬼,该起床喽!”他一边亲吻她,一边柔声唤道。

  被唤醒的丁绮玉轻吟一声,眨着有些沉重的眼皮,咕哝地问:“几点了?”

  “八点多了。”他告诉她。

  “喔。”她轻应一声,又在床上赖了一会儿这才真正的醒过来,然后脑袋一清醒,立刻想到一件事——“牛排!”她叫道。

  萧御忍不住轻笑出声。

  “就知道要吃。”他糗她,“我买回来了,你再不起来吃,牛排冷了变硬变难吃你可别抱怨,谁教你懒得出门。”

  “不会,我很好养,才不会抱怨呢。”她迅速从床上爬起,跳下床就往门外冲去。

  萧御摇头失笑,随后走出房间,然后看见她已自动自发的坐在餐桌边,动作迅速的拆开他带回来的外卖。他嘴角轻扬的走到客厅去开电视,却在茶几上看到一张从未见过的名片。

  天铿律师事务所  张承浩律师

  他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手上这张名片一会儿,这才拿起电视遥控器把电视打开,声音略微转小后,带着那张名片转身走向已经开动的她。

  “好吃吗?”他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来问道。

  “嗯嗯嗯。”她吃得没空回他,只能发出一串嗯声,外加一脸灿烂的笑容来表示她的满意程度。

  “这间牛排店是阿凯推荐的,下回遇到他记得跟他道谢。”

  “好。”吞下口中美味的牛排,丁绮玉笑容满面的点头道。

  萧御将自己的那份牛排拿来吃,吃了一会儿后,仿佛不经意的以闲聊的方式开口问她,“今天在家都做了什么?”

  “我帮你把那个任务做完了,感谢我吧。”她嘿嘿笑着,有些得意。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那是夫妻任务,而不是我一个人的任务吧,夫人?”他挑眉道。

  “可是那任务是你要做、你接的呀,当然是你的任务。”

  “好吧,辛苦夫人了。晚点上床后,夫君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他暧昧的神情让丁绮玉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狠狠地娇瞪他一眼,赶紧低下头继续吃她的牛排。

  “除了玩游戏外还做了什么?”他再问。

  “睡觉呀。”她说。

  “除了玩游戏和睡觉呢?”

  “你想问什么?不会是冀望我扫地、拖地、倒垃圾、洗浴室吧?”她瞠大了眼问他。

  “那些是钟点女佣的工作,你想抢人家的饭碗吗?”萧御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

  “那你干么一直问我今天做了什么?”她嘟嘴道。她就是一只米虫,在家里除了吃、睡、玩游戏,偶尔看下电视、打个电话外,根本什么也不会做,他是明知故问。

  “因为这个。”他轻叹一口气,将刚刚在茶几上看到的名片拿出来,放在餐桌上推向她。

  丁绮玉低头看了一下他推过来的名片,上头的“律师”两个字让她猛然想起他出门不久后所发生的事。

  “对喔,我忘了今天家里来了客人。”她告诉他。

  “什么样的客人?”他问她。

  “一个自称是你大哥的人,还有一个张律师,以及你的未婚妻。”

  “噗!”她最后一句话让萧御刚送进嘴巴里的牛肉喷了出来。“你说什么……咳咳……”他话说得太急,不小心岔气咳了起来。

  “你还好吧?”她担忧的问,起身去倒了杯水给他。“快喝点水。”

  他接过水杯,连续喝了两口水润过喉咙后,迫不及待的再度开口问她。

  “你刚才说什么?未婚妻?我哪来的未婚妻?你别听那些莫名其妙的家伙乱说话,我现在就去打电话叫他们过来把话说清楚,如果他们不肯过来就我们过去!”他怒不可遏的说,越讲越生气,仿佛快气炸了。

  “算了,干么为了几个陌生人所说的几句谎话气成这样,不值得。”她急忙起身拉住转身要去打电话的他说。

  “他们竟跑到这里来对你乱说话,我绝不会原谅他们!”他依然怒气冲天。

  “他们说他们的,反正也影响不到我。你看他们走了之后,我还是一样好睡又好吃就是最好的证明了,不是吗?”她哈哈笑道,安抚着他的情绪。

  “他们还对你说了什么?除了那个该死的未婚妻外。”萧御深吸一口气,稍微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后,重新开口问她。

  丁绮玉犹豫的看着他,不确定该不该说实话,光是未婚妻一词就让他气成这样了,如果她告诉他那些人拿支票来打发她,要她和他离婚,离开他的话,他会不会在她眼前爆炸呀?

  “嗯……”她沉思。

  “不准说谎骗我。”他突然提醒。

  “我话都还没说,你怎么知道我要说谎?”她皱紧眉头。

  “你的表情就是在动歪脑筋的表情。”他说。

  “我才没有动歪脑筋!”她抗议道。

  “你敢发誓说,你刚才没在想要不要说?或干脆避重就轻,随便说一点无关紧要的部份就好?”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直问。

  “你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丁绮玉瞠大双眼,难以置信的脱口道。

  “因为我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他催促她,“快点说,不要骗我。”

  “好吧,但在我说之前,我要先申明一下。”她认真的看着他下但书。

  萧御不知道她要申明什么,只能点头。

  “不管他们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对我来说都像在看戏,还有就是,我觉得这场戏还满有趣的,让我有往下看的意愿,你可不可以不要冲动,先陪我看戏,直到我觉得无聊不想再看为止?”

  萧御没有应声,只是直勾勾的看着她,表情若有所思。

  “可以吗?”她眼巴巴的看着他,再问一次。

  “如果他们胆敢伤害你一根寒毛,或者是害你受伤的话,我绝不忍耐。”他沉默半晌才不疾不徐的开口说。他有他容忍的极限,她必须知道。

  “好。”她立刻点头答应,只希望他能按捺住脾气,别让这件事破坏他们现在所拥有的平凡却幸福的生活。

  “说吧,他们对你说了什么?”

  虽然已经决定要告诉他一切,但到要真正开口说时,丁绮玉还是忍不住踌躇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开口将事情经过告诉他。

  然后就见他的脸色越听越难看,双手的拳头越握越紧,下巴也一样绷得死紧。

  “唉,大神夫君,放轻松点啦,我不是说了,我都把它当成戏看,它一点都影响不到我,看我好吃好睡就知道了?反倒是你这样板着脸比较让我受惊,晚上我若做恶梦的话,一定是你害的。”她缓和气氛的嘟嘴道,想让他放松些,但成效不彰。

  “唉,你别绷着脸嘛。来,给大爷我笑一个。”她再接再厉继续逗他。

  “你是男的吗?”他铁青紧绷的脸终于有点松动。

  “好,改一下。来,给姑娘我笑一个。”

  “你还是姑娘吗?”

  “怎么不是?”

  “结了婚还能再称为姑娘吗?”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