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以上是萧御的看法,至于丁绮玉嘛,基本上,她只管享受现在所拥有的幸福与快乐,根本不会浪费时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

  萧御最喜欢的就是她的随遇而安与自得其乐了,而且重点是她的快乐总是能够传染给他,让他也变快乐。

  “好了,夫人,你夫君我要走了,真的不能再陪你打混了。”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萧御依依不舍的从电脑桌前站起来说。

  “什么陪我打混,明明就是我在陪你做任务好不好?”丁绮玉抬头反驳。

  “是,夫人辛苦了。亲一下。”他倾身给她一个吻。

  “没诚意。”

  他轻挑眉头,二话不说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再度倾身吻住她。这一回,他毫不留情的吻到她喘不过气来才停止。

  “这样够诚意了吗?”他抬起头来,目光烁烁的凝视着她,气息微喘的问她。

  丁绮玉轻喘了一下缓过气后,这才红着脸角瞪他一眼,说:“色狼!我才不是那个意思?”

  “喔?那是什么意思?”他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些,活像偷了腥的猫。

  “晚上我想吃牛排。”她又瞪他一眼才说。这才是她想要的诚意好吗?

  “出去吃?”萧御问。

  “不要。”她懒得出门。

  “OK,我来想办法。”他毫不犹豫的点头道,一点也不在意她的懒惰。“还有什么想吃的?”

  “暂时想不到。”她摇头。

  “那想到再打电话给我。”他说着看了下手表。“我真的得走了,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

  她点头。“拜拜,开车小心点。”

  萧御提起公事包,忍不住又吻了她一下,才丢下一句,“我走了。”然后匆匆走出书房,出门工作去。

  他离开后,丁绮玉继续挂在线上玩游戏,只是变得很忙,因为她得同时操作两台电脑,玩两个号,一个自己的,一个大神的,真的好忙。

  叮咚、叮咚。

  门铃突然响起,干扰她让她的操作出现了一个Miss。

  丁绮玉皱起眉头,看了房门方向一眼,却没有起身,继续玩她的游戏。

  叮咚、叮咚。安静了一会儿后,门铃二度响起。

  谁呀?她狐疑的想,她都已经在这儿住了两个月了,门铃还是第一次在萧御不在家的时候响起来,因为只有他在家时才会有客人来找他,他不在时谁会来呀?

  绝对不可能会是来找她的,知道她住这儿的只有甲乙丙三人,而她们若想来找她,肯定会先打电话。既然不是来找她的就别理了,反正他们要找的人又不在家。

  打定主意后,她对客厅里不断响起的门铃声完全置之不理,继续坐在书房里玩游戏。

  她以为不理它,门外的人在得不到回应后就会主动离开。正常情况应该是这样的,不是吗?那为什么那叮咚声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反倒愈按愈急,活像想把她家电铃按坏掉似的?

  重点是那不绝于耳的叮咚声吵得她头都痛了!

  丁绮玉忍了又忍,终于再也受不了那响个不停的叮咚声,火大的起身离开了书房,大步的走向大门。

  萧御住这社区的警卫管理非常好,外来客都需要登记、押证件才能暂用磁卡搭电梯上楼,而且社区里还装置了不少监视器和摄影机,所以安全大致上无疑。

  不过习惯使然,她还是在开门前问了一声。

  “谁?”

  “开门。”

  门外的声音竟然是萧御的,丁绮玉被吓了一跳,赶紧动手开门,疑惑的想他怎么跑回来了?是有东西忘记了带?

  咔咔两声,再豁的一声把大门打开,她张开嘴巴,还来不及出声就先呆住了。

  门外的人不是萧御,而是三个陌生人,两男一女。两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

  “丁绮玉小姐吗?”年纪稍长,戴副眼镜的西装男看着她问道。

  她反射性的点点头。

  “可以和你谈一谈吗?”眼镜西装男问。

  “我不认识你们。”她戒备的说,双手都放在门板上,准备情况不对就关门。

  “我是萧御的大哥。”另一个西装男忽然开口道,音色竟与萧御有八分像。

  所以刚才用命令口吻叫她开门,让她误以为是萧御的人就是他了?丁绮玉顿时恍然大悟。

  但是,大哥?

  她忍不住多看了眼前这个神情冷漠、不言苟笑的西装男几眼,他和萧御还真的有点像耶。

  不过她知道萧御的妈妈就只有生他这一个孩子,所以眼前这位大哥即使真是萧御的大哥,肯定也是属于那群有血缘的陌生人,可以不必理会他们——这是萧御说的。

  “你好,有事吗?”她维持基本礼貌回应,不卑不亢,不冷不热。

  “这位是萧御的未婚妻,唐采菱小姐。还有张律师。”自称萧御大哥的冷漠西装男看了她一眼后,向她介绍站在他身边的美女,以及刚才开口的眼镜西装男。

  “萧御的未婚妻?”丁绮玉不由自主的脱口道,脸上表情有点呆。

  “没错,未婚妻。”冷漠西装男轻扯嘴角,似乎对她冷笑了一下。“我们可以进去吗?”

  说完,他也不等她回答,径自登堂入室的走进屋里,另外两人尾随其后,然后三个人自动自发的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

  “你也坐下来。”冷漠西装男犹如帝王,以施恩般的语气对她说。

  “不用了,我刚坐太久,屁股有点痛,想站一下。”丁绮玉莫名其妙的起了反抗心,想也不想的便如此回道。然后就看到那三个人在听见她说了“屁股”两个字时,同时皱了下眉头,脸上还闪过一抹疑似嫌恶的神情。

  哼!你们就没屁股呀,嫌恶个屁!她不爽的腹诽着,说话口气也变得不客气。

  “如果你们是来找萧御的,他不在。”意思就是你们可以走了。

  “不,我们是来找你的。”

  “我不认识你们。”

  “我是萧御的大哥。”

  “那又如何?萧御曾经对我说过,对于那些‘有血缘的陌生人’,我可以不用理会,直接当成陌生人就行了。”她直截了当的说。

  “看样子他跟你说过他不可告人的身世了。”冷漠西装男冷笑道。

  “他的身世不是他能决定的,你也一样,只是投对胎而已,就这么了不起、值得炫耀吗?真是肤浅。”她讽刺的说。

  “没想到你这么牙尖嘴利。”冷漠西装男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更阴冷。

  “多谢你的赞美。”她平时是懒得跟人争论或争吵,并不代表她口才烂好吗?

  “张律师。”他条然命令的唤道,接下来开口说话的人全变成张律师,而他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冷笑着瞥她一眼。

  “丁绮玉小姐,我不知道你对萧御先生的身份知道多少,所以我大致的说明一下。萧御先生是萧氏集团创办人萧宗雄的第五位公子,未来将拥有萧氏企业集团旗下所有产业五分之一的继承权。你知道萧氏集团吗?”张律师说。

  丁绮玉撇了撇嘴,没有回答。她再孤陋寡闻也知道,那是台湾前五大企业,创办人萧宗雄的名字还经常出现在富比仕富豪榜里。

  “看样子你应该知道。”张律师看了她一下后继续说:“那么你就应该知道萧御先生将会继承多么庞大的一笔财产,那笔财产是几百,不,几千甚至几万人穷其一生也赚不到的金额。不过要继承这笔财产有个条件,那就是萧御先生必须和萧宗雄先生所选定的媳妇人选结婚,就是这位唐采菱小姐。否则,萧御先生他什么也得不到。”

  “你爱萧御先生吧?如果爱他就应该要替他着想,替他选择对的路。”

  说着,张律师从他的公事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袋,然后将纸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桌上。

  “这里有几张支票,总金额是一千万。”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只要你在这张离婚协议书和这张切结书上签个字,这笔钱就是你的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