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关于怀孕生孩子的事,丁绮玉没啥意见,所以决定投顺其自然一票,不过对于结婚这件事,她倒是一点都不急,因为既然他都已经在养她了,有没有结婚根本没差。

  她是这么认为的,不过有人和她的想法不同。

  “怎会没差?没结婚的话,他随时可以抛弃你,你根本没有任何保障可言。”在路上巧遇的芮妙华说。

  “可是结了婚之后,还不是可以离婚,要抛弃跟结不结婚根本无关。”

  “当然有关啦,多了婚姻的约束,你若被抛弃了还有赡养费可以拿,没结婚的话,有个屁?”

  “所以你和闵克扬结婚,是为了以后可以拿到赡养费?”丁绮玉神来一笔的说道,结果头差点没被好友打爆。

  “你这个路人丁是不是欠揍呀,竟然敢诅咒我,我掐死你。”芮妙华暴力的圈住她的脖子,咬牙切齿的作势要掐死她。

  “我什么都没说,那是你自己说的呀。结婚后若被抛弃有赡养费拿,但是我又还没结婚,所以想拿赡养费的人不是你吗?”她一边抵抗,一边无辜的说。

  “你翅膀长硬了呴,竟敢调侃我。”芮妙华冷哼了一声,松开她,坐回自己的位置,看着她说:“你以为你和我可以相提并论吗?”

  “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有工作,即使被抛弃了也能自给自足,根本用不着那狗屁赡养费,但是你行吗?米虫小姐?”芮妙华冷嘲热讽的看着她说。

  丁绮玉呆了一下。她倒是没想过那么远的事,而且重点是——

  “我相信萧御他不会始乱终弃,他说他不会让我后悔,永远。”她认真的说。

  “人心是会变的,根本没有所谓的永远。”

  “我说妙华呀,”丁绮玉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犹豫的问她,“是不是闵克扬变心了,所以你才——啊啊啊……”话未说完,脖子又被突然跳起来的她给掐住了。虽然她并没有真的用力,但还是把丁绮玉吓得惊叫出声。

  “你是不是真的欠人揍呀,如果是的话就说出来,我免费揍你一顿。”芮妙华咬牙切齿掐着她的脖子,皮笑肉不笑的对她说。

  “我错了,女侠饶命。”

  松开她,并不是因为她的求饶,而是芮妙华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要空出手来接电话。

  “喂?嗯……好,我知道。好,待会见。”

  听芮妙华的话,似乎要走了,丁绮玉顿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她难得心血来潮陪亲爱的男朋友出门,想等他和人谈完公事后一起去约会,没想到这么巧就碰到了熟人。

  要知道她可是个宅女,朋友屈指可数,而这屈指可数的朋友中,不管巧遇到谁她都挺高兴的,只有一个人除外,那就是老爱戳她的路人丙芮妙华。

  可是偏偏他就是遇到了她,而且两人才相处十几分钟而已,她的脖子就两度遭受苦难,还被威胁了好几次,真的好可怜。

  “我要走了。”切断电话,芮妙华背起皮包对她说。

  “太好了,一路顺风。”她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开心表现出来了。

  “我要走了,你很开心呴?”双手盘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说。

  “嘿嘿,有一点。”她傻笑两声,老实承认。“谁叫你每次出现都要打击我,好像每次见到我你不戳我几下,就会浑身不舒服一样。”她撅嘴道。

  “那是因为你这只米虫懒得要死,没人打、没人戳就会赖在原地,死都不动一下。”芮妙华撇唇表示,“如果你嫌烦,以后我不会多说一句话。”

  “不要啦,请你继续戳我,因为我已经被你戳习惯了,你若不戳我,会换我全身不舒服。”丁绮玉立刻双手合十的求她。她怎会不知道这一向是妙华关心自己的方式呢?

  “算你聪明。”芮妙华哼了声。“我还有事要先走了,结不结婚的话题,你问倚心和菲菲一下,听着看她们有什么看法之后,你再好好的想一想。”

  “喔。”她点头应道,然后目送好友转身离开。

  赡养费吗?她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件事。

  说真的,即使她和萧御未来离婚,她也不敢跟他要求或者收下他主动给予她的赡养费,因为她啥也没付出呀。与他在一起时,他愿意养她这只不是生产的米虫就很好了,没道理分开之后还要他养她,她的脸皮没这么厚。

  所以,船到桥头自然直就行了,根本用不着想这么多,开心就好。

  坐在咖啡店里,丁绮玉一边用手机上网玩游戏,一边等萧御谈完公事后过来找她,一个人还挺快活的。

  萧御来了之后,没有马上走进咖啡店里找她,而是站在外头看她自得其乐的样子,看了约莫五分钟之久,这才微笑着走进店里,走到她面前。

  感觉到前方人影晃动,丁绮玉抬起头,在看到他后对他立即勾唇微笑。

  “你来了呀。”她说。

  “等很久对不对?会不会很无聊?”他问她,同时坐进她对面的位置。

  “不会呀。”她对他咧嘴笑道,心情很好。

  “刚才在干么?”

  “玩游戏。”

  “什么游戏。”

  “这个,很好玩。”她倾身,将手机荧幕上的游戏画面和他分享,一边玩给他看。

  萧御的视线只在游戏上停留了一会儿便转移到她脸上,只见她神情专注,双眼发亮,一下皱眉一下微笑,一会儿得意一会儿懊恼,整个就是变化多端,相当有趣又非常的可爱。

  “啊!死了!”

  哀叹一声,Game  over。丁绮玉抬眼看他,这才发现他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而且好像已经看了很久一样。

  “怎么了?”她问他。

  萧御微笑着摇头,突然间很想将两人的关系正名,让自己能真真正正、名正言顺的拥有她。

  “婚礼等你想办的时候再办,我们先注册好吗?”他柔声说。

  “怎么突然说这个,难道妙华打电话给你了?”丁绮玉眨了眨眼,讶异的问。

  “妙华?”他疑惑的看着她,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芮妙华,路人丙。她没打电话给你吗?那你怎么会突然提起结婚的事?”她有些不解。

  “路人丙”三个字让萧御恍然大悟的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妙华”这名字熟悉了,他曾听绮玉提过,只是比起“妙华”这个名字,绮玉更常用“路人丙”这三个字来称呼她那位朋友。

  “你朋友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她有我的手机号码吗?找我是为了什么事?”他不解的问她。

  “那你又为什么会突然提起结婚的事?”

  两人蓦然同时停了下来,觉得他们好像在各说各话,有点牛头不对马嘴。

  萧御勾唇微笑了下来,伸手将她的手握入手中,与她十指交握后,举到唇边亲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你先说。”他温柔的凝视着她说。

  “说什么?”她的脸因他旁若无人的做出亲昵动作与凝视而微微地发烫,有点害羞,毕竟这里是公共场所。

  “你的朋友为什么要打电话找我?”

  “不是她要打电话找你,而是我以为她有打电话给你。”她说。

  “你为什么会这么以为?”

  丁绮玉将刚才遇到芮妙华,以及两人的对话告诉他。“然后你突然提起结婚注册的事,所以我才会以为路人丙她是不是找你说了什么。”

  “没有,她并没有打电话给我。”

  “那你怎么会突然想先注册结婚?”她疑惑的问。

  “先告诉我,你真的不怕哪一天我对你始乱终弃,害你一无所有吗?”他一脸严肃,认真的凝视着她的双眼问道。

  “你不是说永远不会让我后悔吗?”她微微一笑,做了个鬼脸,“况且这种事也不会因为怕或不怕就能左右它是否会发生,我才懒得自寻烦恼呢。”

  “你的豁达总是能吓到我。”萧御深深地看着她说。

  “什么豁达不豁达的?基本上我只是懒而已。懒得想、懒得自寻烦恼、懒得为还没发生的事伤脑筋,就这么简单。”她咧嘴承认。

  “你还真懒。”他失声笑道。

  “所以才是只米虫咩。”

  “没关系,即使你是只米虫,我也喜欢你、也爱你。”他微笑的对她表白,让她的脸不由自主又热烫了起来。

  “你今天好肉麻。”她羞窘道。

  “没办法,为了要追老婆。”一顿,他再次问她,“找一天我们先去注册好不好?”

  “为什么你突然对这件事这么积极?”她好奇不已。

  记得上回他们谈到这件事时,他说一切都以她的想法为主,早晚他都不在意,只要他的新娘子是她就行了,怎么现在却好像非得先注册结婚不可?

  “因为我怕你跑掉。”

  “什么啦,我是认真的在问你,你别跟我开玩笑啦。”她抑制不住的笑出声。

  “好,说真的。”他换上无比认真的表情。“我觉得你朋友的顾虑没错,以现在这种情况来说,对你真的太没有保障了。所以我们先去注册,把名分定下来。”

  “但你又不会对我始乱终弃,翻脸不认人,要保障什么?”她觉得有点好笑。

  “保障你对我的所有权利。”

  “例如什么?”

  “以后你就知道了。”

  丁绮玉一脸问号,想再继续问,萧御却已率先从座位上站起身,同时一把将她拉了起来。

  “走吧,去看电影,时间快到了。”他说。

  她闻言迅速地看了一下手表,然后被吓了一跳。离开场竟然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钟?!

  “快走。”她一惊,反手一抓,立刻拉着他冲出咖啡厅,往电影城飞奔而去。

  变形金刚3,等等我,我来了!

  ***

  和萧御登记结婚的事,丁绮玉没有告诉任何人,因为她认识的朋友不多,而不多那几个又刚好都和爸妈相熟,所以在未将自己男朋友介绍给爸妈之前,就先把自己给嫁掉了这种大逆不道、会惹来臭骂的事,她想了又想还是决定三缄其口,免得早晚传到爸妈耳里。

  萧御说她这是鸵鸟心态,她纠正他说这其实是懒人心态,天知道结婚是件多么累人的事,尤其是在他们这个四世同堂,从爷爷奶奶开枝散叶人口已破百的丁家。

  过去一年来,她总共参加过丁家人的三场婚礼,一个堂哥的、两个堂姐的,她只是在旁边帮忙打杂而已,就累到差点昏过去,更别提其间还不断听到堂嫂和堂姐们一再抱怨,后悔的说早知道去登记一下就好了之类的话。

  总而言之,她算是被吓到了,所以才会想能拖就拖,即使不结婚也没差。

  至于萧御嘛,依照他的说法是,由于他是庶出之子,母亲已过世,他和生父本来就不亲,在成年有了自给自足的能力之后更从未联络过,所以他一个人自由自在怎么都没差,也就由她、宠她,随她高兴决定怎么做都行。

  他们愈相处愈了解对方,就发现他们俩根本就是大相径庭,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

  他积极忙碌,心思缜密;而她却懒散怠惰,直线思考。

  他朋友众多,但可说是没有家人;而她却鲜少朋友,家人一拖拉库多到爆。

  他看似冷漠,对朋友却有情有义;而她看似邻家小妹般好亲近,其实却是个对现实生活冷淡,接近社会边缘人的一个人。

  他的条件好到可以女人前仆后继的倒追他;而她正好相反,属于可能会被人嫌弃的那一群。

  他们一个像天,一个像地;一个像云,一个像泥,但却意外的契合。就像锅与盖,形状、功能完全不同,锅没有盖仍然是个有用的锅,盖没有锅形同废物,差异极大,却是天生一对,拥有对方后才可称为完整。

  他们俩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