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身材看了不喜欢?萧御终于捉到重点,也明白她这一连串莫名其妙的反应从何而来了。

  她以为刚刚在客厅里撞见她的裸体时,他没有饿狼扑羊般的扑上去把人吃干抹净就是不喜欢她的身材?不喜欢她了?她到底知不知道在她躲回房间之后,他就一直在冲冷水澡冲到十分钟前才冷静下来呀?而且重点是,五分钟前他又硬起来了。

  不喜欢?

  鬼才不喜欢!

  “我喜欢,很喜欢。”他告诉她。

  “你不用安慰我,我有自知之明。”她微笑道,脸上的笑容却是苦涩的。

  萧御发现自己不喜欢她现在缺乏自信又带点自嘲的模样,非常的不喜欢。

  自知之明是吗?也许她对自己很了解,但她不是他,不会知道他的感受,看在他眼里她是珠圆玉润、肤如凝脂、秀色可餐……瞬间,他感觉自己又硬了几分。

  “那不是安慰。”他告诉她,声音因情欲不由自己的变得有些沙哑。

  “别骗我。”

  “我没骗你。”

  见她摇头,顽固的拒绝相信,让他有点生气,还有一股愈来愈壮大,愈来愈压抑不住的想法与冲动。

  “要我证明给你看那不是安慰吗?”他目光片刻不离的凝视着她。

  “要怎么证明?”

  “这样。”他一个用力将她拉到怀中,然后低头攫住她愕然微张的红唇,深深地吻住她。

  这是丁绮玉的初吻,没有经验的她完全只有承受的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也无力回应。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呼吸困难,身体发热,四肢好像有些发软的快要站不住。

  她茫然的才这么想着,下一秒便感觉他一把将她抱起来几个大步后便将她放倒在床上,接着压在她身上,然后比刚才更炽热而且饥渴的方式再次吻住她。

  他一边热情的吻着她,一边调整两人的姿势,让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双腿之间坚硬的勃  /起。

  “这就是我想到的证明方式,你若不愿意,现在就说。”他略微抬起头来,目光炙热而深邃的凝视着她,粗哑的对她说。

  丁绮玉心跳如擂鼓,呼吸短促,口干舌燥。她感受被他压着的感觉,感受到他的坚硬抵着她的柔软的感觉,那种感觉让她想移动,想感觉更多。

  她不由自主的贴着他的坚硬移动了下身体,惹来他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呻吟。

  “愿不愿意,快点说。”他几乎是咆哮般的催促她。

  她看着他,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又伸舌舔了下干燥的唇瓣。

  他不禁又呻吟了一声,然后他炽热的嘴再度饥渴的覆上她的,用比刚才更热情、激烈的方式,像要将她整个人吞噬般的吻她。

  她没办法抗拒他的热情与诱惑,事实上她也不想抗拒,只想继续。她伸手勾住他的颈子,青涩的回应着他的热情。

  “我给过你拒绝我的机会了,从现在起,你将会属于我,只属于我。听见了吗?”他一边吻着她,一边以浓重而沙哑的嗓音对她宣告道。

  “好。”她喃喃地应道,事实上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听到她的允诺,他不再压抑自己对她的渴望,迅速脱去两人身上的所有衣物。与她肌肤相贴的感觉是那么美妙,让他满足的叹了口气。

  “我爱你,丁绮玉。”激情火热中,他低哑的对她说。

  接下来,他在她体内点燃一簇有一簇的火花,令她迷蒙了双眼……

  ***

  她似乎昏睡了一会儿,因为醒来时,她已从在他身下变成在他怀中,让他由身后轻轻地拥着。

  身后的他呼吸平稳,一动也不动的,似乎睡着了。

  丁绮玉静静地躺在他怀里,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刚才的一切,然后脸红心跳。

  事到如今,他们的关系是定下来了吧?尤其他还对她说了那句她没想过这么早就从他口中听到的话——

  我爱你,丁绮玉。

  他是这么说的,她应该没有听错对不对?

  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扬起,她突然很想看他的脸,便小心翼翼的在他怀里想转身,不料才一动,便惊醒了他,下一秒即感觉他的吻轻轻地印在她肩上。

  “醒了?”他出声道,低沉的嗓音在寂静夜里更显性感。

  “嗯。”她轻应一声。

  “想不想去洗澡?我抱你去。”他柔声问她。

  “还不要。”她害羞了起来。

  他轻拥着她,搁在她腹腰上的手来回轻抚着她如凝脂般柔滑的肌肤一会儿后,突然开口道:“我们刚才并没有做任何避孕措施。”

  她轻愣了一下,不确定他只是单纯的在陈述这件事给她听,或者是有其他的用意。所以,她转身面向他,想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端倪,结果他的表情只有四个字能形容——高深莫测。

  丁绮玉从不认为自己是个聪明的人,所以她大概只花了五秒钟在想他到底想表示什么,接着便直接放弃,改采最简单的方法,直接问他。

  “什么意思?”她盯着他的双眼问道,然后告诉他,“我的脑袋不是很聪明,所以你若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一定要直接说,否则我不会懂。”

  她的直白让萧御忍不住勾唇轻声笑了起来。

  “我的夫人真可爱。”他蓦然吻了她一下,微笑道。

  丁绮玉不由自主的红了脸,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我的意思是,你介意现在就替我生孩子吗?还是想晚几年再生?”他伸手轻抚着她嫣红迷人的脸颊,神情温柔的凝望着她问道。

  丁绮玉现在的脸不只是红,根本就是快要烧起来了。这问题要她怎么回答?况且他们才刚刚那个而已,现在就讨论生孩子的事会不会太快了?

  “如果你不想这么早有孩子,虽然只有一次,我们还是必须做些补救措施以防万一,以后我也会做好避孕。而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就别避孕,一切顺其自然。”似乎看出她心里的疑惑,他解释的对她说,然后问她,“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们连婚都还没有结,就在讨论生孩子的事,是不是有点次序错乱?”她红着脸,低着头,喃喃道。

  “那好,我们先来讨论结婚的事。”萧御说着抬起她的下巴,温柔专注的看着她,柔声道:“绮玉,你愿意嫁给我吗?”

  丁绮玉心跳快到一个不行,那种感觉她没办法形容,只知道它掺杂着激动与感动,还有一种疑似爱与幸福的感觉。

  “你是认真的吗?”她目不转睛的凝视着他,哑声问道。

  “前所未有的认真。”

  “好。”她看着他,哽咽的回答。

  他的回应是伸手将她紧紧地搂进怀中,紧得像要将她融入他体内似的。

  “你不会后悔的,永远。”他发誓般的对她说。

  “嗯。”她轻声应道,相信他。

  没有原因,没有理由,丁绮玉讶然的发现自己是真的相信他,相信他不会让她有后悔的那一天,永远都不会有。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