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刚互相告白,互吐爱意的男女同处一个屋檐下会发生什么事呢?

  害羞、尴尬?脸红、心跳?装忙、装酷?

  呃,如果有那个时间的话。

  丁绮玉才和萧御走出电梯,家里的大门都还来不及打开,萧御就被一通工作上的电话给叫走了,留她看家。

  说实话,她还满感激这通电话的,否则以她现在满脑子都装着“打铁要趁热”和“霸王硬上弓”这两句话的情况下,她真的不知道和他一起进到屋里后,自己会干出什么蠢事来。

  心跳得好快。原来自己也是色女一枚呀,她现在才知道。

  丁绮玉伸手按在怦怦跳的胸口上,一个人坐在萧御家的客厅里发呆傻笑了好久好久,这才猛然回神,用力的摇了摇头,恢复正常。

  呜……她以为自己已经恢复正常了,但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洗澡会忘记拿换洗衣物呢?真的是忘得一干二净。

  好家在萧御不在家。

  好家在甲乙丙三人比她聪明,早替她准备了一堆衣物让她带回来。

  好家在她没有连件换洗的衣物都没有,就跑来洗澡,还把换下来的衣服全部浸湿,否则她就糗大了,因为到时候她只能去偷萧御的衣服来穿了。

  好家在呀,真的是好家在。

  摇摇头,她对着镜中的一脸无奈的自己吐了一下舌头,然后打开浴室的门,赤裸裸的走出浴室去找衣服穿。

  她提回来的那袋衣物放在客厅里,她自然而然的往客厅走去,然后尖叫声在下一秒从她口中冲了出来。

  “啊~”

  她尖叫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转身冲回浴室,砰的一声就把自己锁回浴室内。

  啊啊啊——

  萧御、萧御、萧御!

  天啊,谁来告诉她,他为什么会在家?他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她没有听见有人开门进屋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呀?

  天啊,他看到了吗?看到她赤身裸体的样子吗?一定看到了,因为他们刚才四目交接了,而且他脸上还充满了错愕……

  呜……怎么办,她不想活了,好想死,呜……

  叩叩。

  不知过了多久,浴室门上响起敲门声,吓得她差一点又要尖叫出声。

  他略带犹豫的嗓音在门外响起,她却没脸回应。

  “我……什么都没看到。”

  呜,拜托,这样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好不好?没看到就不会说这句话了。

  “你——呃,我把客厅那袋东西放在浴室门口。我还有点工作要做,进书房去了。你早点睡。那……呃,晚安。”说完,门外顿时响起他渐渐转小的脚步声,直到砰的一声关门声响起为止。

  浴室门外一片静默,浴室门内丁绮玉的心脏还是怦怦怦,响彻云霄般大声的狂跳着,想死的心情也依然在。

  好丢脸,真的好丢脸!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这种事为什么会发生在她身上?她真的是快要糗死了啦,以后到底要怎么面对他啊?真的好丢脸!

  抱着头,无声的在浴室尖叫了半晌,丁绮玉终于肯面对自己不可能永远关在浴室不出去的现实,她小心翼翼侧耳倾听门外的声音,再以最快速度开个小缝,将放在门前的袋子抓进门内,砰声关上门再将门锁上。

  她动作之所以这么迅速又小心,并不是怕萧御假君子真小人的躲在一旁偷窥,或者是会趁热打铁对她做什么,单纯就是窘迫的反射动作而已。

  迅速地穿好衣服后,她又待在浴室磨蹭了一会儿,才以最快速度拿着自己的东西冲回房间,锁上门,跳上床,然后拉起被子将自己整个盖住,闷声尖叫。

  “啊~~~”

  她到底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丢脸丢到家的事呀?

  重点是,她的身材又不怎么样,没有大胸部、没有细腰、没有长腿,什么都没有~他在看过她没半点看头的身材之后,会不会就不喜欢她了?

  丁绮玉猛然掀开被单坐了起来,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到了。

  会吗?

  她低头看向自己只有B罩杯的胸部,再往下看向自己的腰部,伸手摸了摸。虽然软绵绵的感觉不错,但好多肉。

  听说比起触觉和感觉,男人最重视的其实是视觉,所以她不会因为刚刚的事,就此和他Game  over吧?

  她惊疑不定、担心不已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转了几圈之后,终于开门走出房间,不再做——不是,是不能再做缩头乌龟。毕竟这可是关乎她未来的大事。

  深吸一口气,她带着坚定的决心,以走两步退一步的方式,拖拖拉拉的走向书房,站在紧闭的书房门前又拖了许久,才鼓起勇气伸手敲门。

  叩叩。两声。

  门里没人回应,她再敲两下。

  叩叩。

  里头依旧静悄悄的,她犹豫了下,打开门,只见书房里空无一人,灯却开着。

  他人呢?上哪去了?

  她回头看客厅、看厨房、看浴室,最后目光停在他房间门上。心想,他会不会已经回房间睡觉去了,只是忘了把书房的灯关掉而已?如果他真的已经睡了,她还要去找他吗?

  正所谓打铁趁热……呃,这句话好像不是这样用的。

  总之她就是想趁自己还有勇气的时候把心里的疙瘩解决掉,免得她胡思乱想,伤神又伤身。

  想罢,她帮他将书房的灯关掉,关上门后,转身走到他房门前,深吸一口气后才动手敲门。

  叩叩。一样两声。

  坐在房里发呆的萧御在听见敲门声时,倏然惊讶的睁大双眼。

  敲门的是谁,他根本不用猜也不用问,因为家里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只是他原以为他大概会躲他个几天几夜,没想到她这么快就面对现实了。

  他起身去开门,只见她带着些许尴尬的表情,红着脸伸手对他挥了挥。

  “嗨。”她说。

  “嗨。”他回道。

  然后两人一人站门内,一人站门外尴尬的相对无言。

  “咳,有事吗?”半晌后,他率先打破沉默的开口问她。

  丁绮玉点头,紧张的轻舔了下唇瓣,犹豫地说:“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你问。”

  “就是……”她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不知不觉又轻舔了下嘴唇。

  看着她红艳艳的舌尖在她唇间滑过,方才她赤裸的模样突然出现在他脑中,让萧御顿时感觉一股热流直往他双腿间冲去,让他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

  “有话就快说,我想休息了。”担心被她发现自己的生理反应,他催促她,语气不自觉的变得有些不耐。

  丁绮玉身体僵直的看着他,敏感的感受到他态度的改变。她所担心害怕的事果然发生了吗?

  “我明天就离开。”她告诉他。

  “什么意思?”他皱眉沉声道。

  “就字面上的意思呀,我想了想,还是不要打扰好了,毕竟我们非亲非故。”她强颜欢笑的说。他现在应该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吧?

  “非亲非故?”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缓慢的重复道。

  “嗯。明天我会自己离开,你不用送我。晚安。”她说完转身,手臂却突然被他攫住。她不解回头看他。

  “把话说清楚,什么叫非亲非故?我以为你喜欢我。”他专注的看着她说。

  “对,我喜欢你。但是我不会因为这样就缠着你,或者是强迫你一定要对我的感情有所回应,你可以放心。”她信誓旦旦的对他表示。

  “你到底在说什么,要我放什么心?难道之前我在车里所说的话,你都没听见吗?”

  “听见了,但是我也知道此一时彼一时,所以你不必担心。”

  萧御抿紧嘴巴死瞪着她,根本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一副要与他分道扬镳,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的模样?

  “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什么非亲非故、此一时彼一时,我做错了什么?”他问她。

  “你没有错。”

  “那就把你突然决定要离开我家的真正理由说出来。”他强势的说。

  “因为你的态度改变了。”她沉默了下才回答。

  “什么意思?”他皱紧眉头。

  她这回比刚刚沉默了更久一点,这才低着头艰难的慢慢低声道:“我的身材让你看了很失望对不对?”

  “什么?”萧御呆了一呆。

  “我知道男人很重视视觉享受,如果看了不喜欢,那就是不喜欢了,就算强迫也改变不了,因为那是很主观的事,所以……”她耸了下肩膀,挤出看开接受的表情。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