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把老公的原则有四——

  一,女追男隔纱。

  二,先下手为强。

  三,霸王硬上弓。

  四,生米煮熟饭。

  这个讨论结果出来之后,丁绮玉很有一种想直接昏倒的感觉。她这三个好朋友怎么结了婚之后,全成了豺狼虎豹呀?一整个很恐怖,竟然连霸王硬上弓和生米煮熟饭这话都说得出来。

  可是想一想她不成功便成仁的处境,的确需要不择手段,否则的话还不如直接放弃算了。

  “怎么这么安静,你在想什么?”从上车和他打声招呼后,丁绮玉便一路沉默不语,让萧御不由得出声问道。

  “我在想继续住你那儿,会不会太打扰你了?她们三个没义气,都不打算要收留我,所以——”她故意以烦恼的语气说,决定从现在开始撒网。

  “不会,有你作伴我觉得很开心。”他打断她说。

  “真的吗?”她欣喜的问。

  “真的。”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大家都说我是只米虫,你不怕被米虫缠上吗?”她试探的问。

  “不怕,你这一只米虫我还养得起。”他微笑道。

  她的心怦怦狂跳了起来。他说他养得起的意思是要养她吗?

  “萧大哥,我是说真的。”她抑制住内心里的雀跃,认真的看着他。“我就是因为无所事事、不事生产,每天赖在家里当米虫,才会被我爸妈赶出来独立的。结果牛牵到北京还是牛,我都搬出来快半年了,还是一事无成,每天赖在家里玩游戏当宅女。这就是我的本性。”

  “很能自得其乐、随遇而安,这种乐观的个性很好呀,和我想的一样。”他笑着道。

  “和你想的?”

  “和你一起玩游戏时,大概就可以感觉到你是怎样的人。”

  “但你不是早就知道游戏里的‘我是路人’就是我吗?”她不解的问。

  “知道是你那时,我们只是点头之交而已,但对于你这个人和你的个性,我根本一点也不了解。”他解释道。

  “所以你接近我是为了要了解我?”

  “不是,是因为好玩,因为好奇。”他嘴角噙笑。

  “什么意思?”

  “还记得在游戏里我和你说的第一句话吗?”

  她想了一下,皱眉道:“好像是问我为什么自杀?”

  “不对,是问你,你的兴趣是自杀吗?我很好奇你怎会在同一只怪手上三次了,还乐此不疲的一直跑去送死。一般人知道打不过后,都会想办法找帮手,像你这样连续三次都直接自己冲上去送死的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一顿,他问她,“你那时候在想什么?”

  “我在想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呀,果然你这尊大神就从天而降来帮我了。”她笑咪咪的说。

  “所以我才说你很能自得其乐、随遇而安。”他笑道。

  “这算优点吗?”她疑惑的问,看他好像因此挺高兴、挺欣赏她的模样。

  “对我来说是。”萧御微笑的点头道。

  因为他的工作关系到太多人,包括表演者的成功与否,还有现场的观众们,甚至搭场景布置的工人们,关系到太多、太多,所以在设计舞台的时候,每一个环节他都要以杞人忧天的心情去思考一切,相对的,也就特别羡慕和佩服像她这样什么都不想,只凭本能生活的人。

  而她随遇而安的本能也挺让他刮目相看的,例如车祸陪偿的事,她没有算计,只是单纯的表达需求,像她这样没心机、没计划、个性又大剌剌的小女生,能一个人在外生活上半年,既没饿死也没变坏或把自己卖了也算是有本事。

  总而言之,和她在一起让他觉得很轻松、很开心,心里的疲惫总会不翼而飞,他真的很喜欢她。

  “所以,我可以假设你并不讨厌我吗?”她试探的问。

  “我做了什么事让你觉得我讨厌你?”他转头看了她一眼,讶异的问。

  “没有,我的意思是,在你知道我是一只不事生产的米虫这个真面目之后,你不讨厌我吗?”

  “我早就知道你是只米虫了,要讨厌的话早就离你远远的了。”

  “你早就知道?”讶异的人换成她。

  “你忘了吗?”

  “忘了什么?”

  “你曾经跟我说过你的择偶条件,其中一条就是要愿意养一只不事生产的米虫在家里。”他笑着道。

  她愣了一愣,仔细的回想,好像真有这件事。而且——

  “你说要帮我介绍。”突然有点闷。

  “对。”他咧嘴道。

  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丁绮玉瞬间只觉得更闷。如果他对她有一点意思的话,在谈论这种话题时,他不该是这样的表情吧?他果然只把她当成妹妹看待吗?

  “那找到对象了吗?”她随口问。

  “找到了。”他勾着唇答复。“要不要我明天就介绍给你们认识?”

  “萧大哥这么迫不及待吗?”心有点受伤。

  “是有一点。”

  她闷闷地转头看向车窗外的方向,不想说话了。

  “怎么样?明天好吗?”他出声问道。

  “不好。”她抑郁的闷声回答。

  “为什么?”早点见面,他才能早点和她正式交往呀。

  “因为我很忙,我还要去找房东讨论退租金的事,因为我之前预缴了一年的租金,还要去买一些衣服和日常用品,原有的东西都被烧掉了,而且我也得开始找房子,总不能一直打扰萧大哥你。”她低声说。

  “我刚刚不是说了不打扰吗?”

  如果不打扰的话,为什么这么急着想将我介绍给别的男人呢?她在心里闷闷地反问,却没真把话说出口,只觉得很闷、很烦。

  原以为他对她好,又在游戏里娶了她,可能是对她有点兴趣,所以对于大伙献计想帮自己将他把来当老公这事她才会没拒绝,打算顺水推舟的做下去,因为只要两情相悦,由谁主动根本就没差。

  可是如果他真的对她只有兄妹之情,而无一丝男女之爱的话,那就差很多了。

  试想一对兄妹,做妹妹的突然倒追、倒贴起哥哥,还想对哥哥霸王硬上弓,那感觉是多么的变态、恶心?她一点也不想让他对自己的那种厌恶感呀。

  所以,她真的还要照原定计划做吗?

  “萧大哥,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她闷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开口说。

  “什么问题?”

  “你喜欢我吗?我不是指兄妹的那种喜欢,而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哪怕只有一点点?”她说完后不由自主的屏住气息等待他的回答。

  “一点点吗?”他问。

  “嗯。”只要有一点就有希望。

  “不只一点点。”半晌后,他含蓄的说。

  她有些愣住,傻傻的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

  他喜欢她,是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喜欢,而且还不只一点点。她整个人、整颗心都要高兴得飞起来了,他喜欢她!他喜欢她!

  “萧大哥,我也喜欢你!”她兴奋的冲口道,说完后整个人顿时害羞了起来。

  乍然听见她的告白,萧御很高兴,但脸上笑容却有点苦,因为他没想到自己计划了许久的告白会这样突如其来的让她给抢先了,真的是很无言。

  但是,至少他现在已经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她也喜欢他,而且是女人对男人的喜欢。

  原来她也喜欢他呀……

  萧御不知不觉的傻笑了起来。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