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一觉醒来太阳都下山了,丁绮玉看了下时间已经六点,再过两个小时就要城战了,她把握时间赶紧梳洗了一下,从皮包里抽了几百块就冲到外头觅食去,打算酒足饭饱之后,再来大干一场。

  她的时间算得不错,七点三十分就结束晚餐打道回府,只是她千算万算都算不到她居住的那栋出租公寓竟在这时候发生火灾?!

  狭小的巷子塞得水泄不通,消防车来了三辆,塞满了整条巷子。公寓在弥漫的烟雾弥漫中炙热的燃烧着,浓浓的黑烟直窜天际。

  丁绮玉呆若木鸡的和看热闹的人群站在一起,想了半天都想不透为什么短短一个半小时就发生了这种事?她的家当、她的笔电、她的城战?!

  猛然想起城战这件事时,时间已不知过了多久,她迅速地找个有带手表的人问了下时间。

  八点十五分。

  听到这个答案,她整个被惊到,迅速转身就跑。

  她记得这附近好像有间网咖,她得先上网去跟大神说一声抱歉,免得大神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话说回来,她也的确发生了什么事呀。

  进了网咖,找了个位置,她赶紧上线登入游戏,一登入便发现讯息栏在那边闪呀闪的。她点开来一看,果然是大神留给她的讯息。

  她讯息内容尚未看完,私人频道已传来大神的讯息。

  “在哪儿?”大神问她。

  “大神,不好意思,我不能参加城战了,我家发生大火,我只是上来告诉你一声就要下线了。”

  “你在哪儿,有没有受伤?”大神迅速回应的关心,

  “没有。我现在人在网咖,刚出门晚餐,所以躲过一劫。”加个笑脸。

  “哪里的网咖?”

  “我家附近的呀。”

  “别离开,我现在就过去。”

  过去?过来?

  她眨了眨眼,怀疑是她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脑袋出了问题,要不然大神怎会说要过来?他知道她住哪吗?真好笑。

  “大神,谢谢你的幽默感,我现在心情好多了。”加个笑脸。

  丁绮玉这句话送出去许久都没等到大神的回应,令她怀疑他是不是网路突然断线了。

  “大神?”

  系统并没有显示他下线,但还是没有回应。

  “大神?”

  依旧没有回应。难道是开始攻城了,大神分身乏术,没空回应她?算算时间,好像是这样,那就不打扰他帮人守城了。

  “大神,你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不过接下来几天我可能没办法再上线,等我可以上线再跟你联络喽,拜。”

  敲出这串讯息送出去之后,再看一眼大神表示在线的发亮头像一眼,她有些无奈的退出游戏,起身离开网咖去面对残酷的事实。

  不知道火灭了没?

  她匆匆跑回现场时已经超过九点了,只见围观民众散了些,消防人员正穿梭于现场忙于善后,至于她住的那栋五层楼出租公寓一半以上都被烧得焦黑,整栋都湿透了。

  不知道现在可不可以进去了?

  她想进去看看自己的家当还剩下什么,希望能找到被她忘在家里没带出来的手机,因为没有手机她就没办法联络任何人。

  她唯一记在脑子里的电话号码只有家里的电话,偏偏她那对无良父母为了庆祝摆脱她这只米虫,两人老早就奢侈的跑去报名欧洲行程的旅行团,上星期正是出团的时间,人刚好不在国内。

  俗话说的果然不错,人若衰,种胡瓜都能生菜瓜。

  重重地叹一口气,她正打算往前走时,肩膀却突然被人抓住。

  她愕然回头,看见来人后,讶异的脱口叫道:“萧大哥?”

  “不是叫你待在网咖里别离开吗?”

  “啊?”她愣愣地看着他。

  “真的没有受伤吗?”萧御握着她的肩膀,目光迅速地将她从头看到脚,再回到她脸上。“你的手机呢?为什么打了都没有回应,你知不知道到网咖之后找不到你我有多担心?”

  网咖?

  又一次。

  他为什么会一直提到网咖,而且刚才还说“叫她别离开”,问她“真的没受伤吗?”丁绮玉茫然的看着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要从她混乱的脑袋里跳出来。

  “萧大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怎会知道我这边发生了火灾?”她怔怔的看着他问道,心脏不知为何好像愈跳愈用力。

  “因为我就是御剑萧,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萧御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叹息道。

  虽然她刚刚的确有这种感觉,但是在听到他亲口承认之后,丁绮玉还是狠狠地被震撼了一下。

  萧大哥就是御剑萧,游戏里的大神御剑萧?

  萧御、御剑萧,萧御、御剑萧,这两个名字明明就只差一个字而已,她怎么会没发现呢?真是笨得可以!

  所以,他早就知道游戏里的“我是路人”就是她了?那他为什么不说,而且之所以对她这么好到底是……

  你是我的人。

  我们结婚吧。

  这么想我呀?

  夫人是不该改口叫我夫君了?

  夫君~~

  丁绮玉倏然整张脸都热了起来,有股想找个冷气孔狂吹冷气降温的冲动。

  她在游戏里都对大神说了些什么呀?还有大神——不对,是萧大哥,在明知道她的身份、她的长相、她的一无是处的状况下,为什么还和她结婚啊?

  虽然只是游戏,但是只要是人就会幻想、会希望对方是个帅哥或美女不是吗?

  要不然她又怎会让之前的团队给活生生的抛弃了呢?

  所以,萧大哥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态与她结婚呢?

  “看样子这里暂时是不能住人了,你有地方去吗?”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萧御已去向警消打听灾后状况,走回来对她说道。

  “可以进去拿东西吗?”她暂时撇开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眉头紧蹙着问。

  “消防队那边不建议,因为已经断水断电,里头一片漆黑,而且又湿又乱。但是如果住户硬要进去,他们也没办法阻止。”他看着她,简单说明道:“听说起火点在三楼,火势窜烧得很快,基本上三、四、五楼的套房有八成都受到了波及,你租的那间从方位看来大概也难以幸免于难。”

  丁绮玉听了之后,一整个欲哭无泪。

  “我的笔电和我的手机都在里头。”她哭丧着脸说。

  “人平安无事比什么都重要。”

  话是这样说,但她现在除了一无所有之外,还无家可归呀,连朋友的家都没办法去打扰,因为没有电话号码可以联络呀。

  现在怎么办?回爸妈家,没门可进;想去找甲乙丙又不确定她们家的地址,而且也不是很想去当那三对爱情鸟的电灯泡。

  看样子现在唯一办法只有找间旅馆投宿,至于钱嘛……

  “大神,可不可以借我一点钱?”她连提款卡都丢在屋里,身上只剩下一、两百块而已。

  “你要做什么?”他问。

  “找旅馆投宿,我之前出门时身上只带了几百块而已。”

  “身份证件呢?也带出来了吗?”萧御问她。

  她摇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

  “你不知道投宿时需要登记身份吗?”他说。

  丁绮玉傻眼,“有这条法律吗?”

  “不是法律,而一般饭店旅馆营运的规定。”

  “所以没带证件,我连想找间旅馆投宿都没办法吗?”她难以置信。

  有办法,只要有钱,或他陪她去,找他出示证件登记就行了。但萧御可不想老实的告诉她这个,因为他有别的打算。

  “你信得过我吗?”他问道。

  “什么?”她眨了眨眼,抬头问他。她刚刚正在为住宿的事发愁,一时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

  “你信得过我吗?”萧御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再次问道。

  丁绮玉直觉性的点头,对他的人格没有一丝疑虑。

  “如果信得过我,晚上就住在我家吧,我家有客房。”他说。

  没想到还有这个办法,丁绮玉顿时双眼发亮,直想着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呀,看样子她今晚不用露宿街头了,太好了!

  “谢谢萧大哥,那我今晚就去打扰你了。”她双手合十感谢的说,直接就接受了他的好意。

  羊入虎口了。

  ***

  躺在在萧御家客户的床上,丁绮玉躺在床上数羊都数到一千三头去了,结果还是连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挣扎了许久,终于放弃的从床上爬起来,偷偷摸摸的溜出客厅,朝萧御带她回家后,简单的带她熟悉环境时介绍过的那间书房摸去。

  那里有好几台电脑,他介绍时指着其中一台告诉她,若想上网可以用那台,连同密码一并给了她,所以……嘿嘿嘿,他应该不介意她现在就想上网吧?

  想到可以上网玩游戏,不必再为失眠所苦,她就有些迫不及待,脚步也跟着加快了一些。

  砰!

  一声巨响,是她撞倒东西所发出的声音,把她吓得差点心脏病发。

  两秒钟,原本黑漆漆的客厅顿时光明大现,明亮的灯光刺得她眼睛都睁不开来了。

  “早该想到你不会这么听话。”萧御带着些许叹息的嗓音,在安静的客厅中响起。

  丁绮玉转头看去,脸上满是尴尬,因为睡前他对她说过这么一席话——

  “突然发生这种事,你现在一定觉得很累,今晚别上游戏了,早点睡。”

  她当时点头应好也就算了,偏偏还画蛇添足的对他这么说:“放心,我不会半夜爬起来偷玩的。”

  结果,她现在却在自打嘴巴,唉~

  “我睡不着。”她摆出一副无辜兼可怜的表情对他说,“而且我刚才突然想到我可以用网络和我朋友联络。”

  “现在已经半夜两点了。”

  “不是要MSN、即时通,只是想上噗浪和Facebook留言告诉她们我很平安的消息,免得她们看到火灾新闻又联络不到我会担心。”她找借口道。

  “即使如此,主要目的还是玩游戏吧?”萧御眉头轻挑的拆穿她。

  “大神~~”她讨饶的叫道。

  “如果你想用游戏里的称呼叫我,应该叫我夫君才对吧?”

  “萧大哥。”她窘迫的改口叫道。

  “来吧,既然睡不着想上游戏的话,我陪你。”他朝她招手,率先转身朝书房走去。

  “萧大哥,你可以去睡觉,不用陪我啦。”她大步追上他说。

  “我也睡不着。”他看了她一眼说。

  她微愣了一下,突然想到她平时日夜颠倒的在玩游戏时,大神出没的时间好像也跟她跟一样是日夜颠倒的。

  “大神,你也是夜猫子呀?”她好奇的问。

  “我是为了工作,和你为了游戏不一样。”他点头道,替她打开电脑。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