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八周两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丁绮玉右脚上的石膏终于被除去,整个人顿时有一种身轻如燕的感觉。

  “过去两个月来,谢谢你们的照顾呀。”走出医院大门,她立刻转身对送她到医院的阿凯和站在他身边的老大先生咧嘴笑道。“以后我们大概不会再见了吧?”

  “丁姐,你这样未免太现实了吧?利用完就翻脸不认人啊?”阿凯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瞪着她。

  “谁翻脸不认人啊?我以为这是你的希望耶,可以不必再继续当我的跑腿小弟不好吗?”她一脸无辜。

  “不当跑腿小弟之后也可以当朋友呀,难道你不愿意吗?”阿凯威胁似的瞪着她。

  “我没说不愿意呀。”

  “那你刚才说不会再见是什么意思?”

  “喔,那是因为你们好像很忙的样子,而我又经常宅在家里很少出门,所以碰到的机会很少呀,就是这个意思。”

  阿凯翻了个大白眼道:“再怎么忙的人也会有休息时间,难道我们不能用休息时间去找你吗?还是你不欢迎我们找你?”

  丁绮玉眨了眨眼,不由自主的瞄向站在阿凯身边的老大,怀疑老大先生是否也跟阿凯有同样的想法?

  过去两个月里,他出现的次数屈指可数,说更明白点,就是只有在需要用到他的蛮力时,也就是她得出门上下四层楼的时候,他才会出现,他们之间也算得上朋友吗?

  朋友好像有点难,债主比较有可能。

  但是开车撞到她的是阿凯又不是他,而且根据阿凯的说法,这位老大先生其实是他的老板,两人没有其他私人关系。

  所以说真的,她还真搞不懂她和他的关系到底该算什么?

  “丁姐,你真的那么不欢迎我们之后再去找你呀?”见她迟迟没有回答的反应,让阿凯伸手捣着胸口,做出悲痛欲绝的夸张神情。

  “你想当演员呀?表演得不错。”她白了他一眼,微笑的拍手道。

  阿凯表情一僵,立刻恢复正常的模样不敢再耍宝,免得丁绮玉以后装疯卖傻的拿这事来整他。

  经过过去两个月的接触,让他明白这个乍看之下有些迷糊的女人坏起来有多没心没肺,他一点也不想以身试法。

  “老大,你没话想说吗?”阿凯将发言权丢给老大,让他去决定他们未来关系。

  丁绮玉看向老大先生,然后突然发现一件事,她老是以老大先生、老大先生的称呼他,连他她什么叫什么都不知。

  “呃,老大先生,我好像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您贵姓大名耶。”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我姓萧,单名一个御字。御史的御。”他看了她一眼后,自我介绍。

  “喔,萧御先生。”她点头道。

  “直接叫我萧御就行了。”

  她再度点头,然后以无比认真的表情对他说:“萧御谢谢你和阿凯过去两个月对我的照顾,以及对我的任性的包容与忍耐,我真的感激不尽。”说着,她双手合十的朝他们一拜。

  “丁姐,你不要这么客气,这样好吓人。”阿凯一脸惊吓的说。

  她忍不住转头瞪了他一眼,才又将视线移回萧御脸上。

  “总之我要说的是,这段时间我真的非常感谢你们。虽然我的伤已经痊愈,你们也已经彻底的表现你们负责任的态度,所以我们从此两不相欠,可以各走各的独木桥与阳关道。

  但是俗话说的好,不打不相识。如果你愿意,我们就做个朋友吧,有空欢迎来找我串门子。”她咧嘴微笑的对萧御说,说完停了一下,接着又说:“那么我要走了,再次谢谢两位过去两个月的照顾。”

  说完,她朝他们挥挥手,转身就走却让阿凯叫住。

  “丁姐,我们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想逛逛街,享受一下再回去。”她勾起唇笑道。

  “你的脚才刚痊愈就要去逛街?”阿凯皱紧眉头。

  “阿凯老妈子,我不会逛太久的,请放心。”她用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说。

  “既然逛不久,那我陪你走走吧。”萧御突然开口提议。“阿凯,你回车上等我的电话,到时候再开车过来载我们。”

  此话一出,不仅丁绮玉惊得瞠目结舌,连阿凯都吓得差点掉下巴了。

  老大他竟然主动了?!

  “呃,不用了,真的不用。”眨了眨眼,丁绮玉赶紧摇手拒绝。

  “走吧,你想往哪个方向走?”萧老大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问道,一脸不容置疑的表情让她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那就走这边吧。”她左右张望了一下,挑了右手边的骑楼。反正她也没什么目的,只是单纯想感觉脚上没有石膏后,行动自由的感觉罢了。

  萧老大轻点了下头,二话不说便迳自举走往她选的方向走去,让丁绮玉呆愣了一下,只能迅速地对呆若木鸡的阿凯挥挥手,然后赶紧追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才走了一小段路,丁绮玉就发现他走的路步伐变小,速度也慢了下来。

  这位萧老大看起来有点深沉严肃、不苟言笑又很难相处,但实际上却意外的细心与体贴,竟会主动放慢走路的速度配合她,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当初以肇事者朋友的身份突然出现在医院时,她还以为自己完了,只有自认倒楣的份,谁知道结果却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

  抱她上下楼的事也一样,她并不轻,结果别说是抱怨的话了,他连眉头都没皱过一下。

  还有刚刚突然开口说要陪她的事也一样,感觉他就是一上面冷心热的大好人。

  “萧老大。”她开口唤他。

  他脚步稍微停顿了一下,缓缓地转头看她,然后很神奇的,丁绮玉发现自己与他肩并肩了。

  “叫萧御就行了。”

  “可是这样感觉好像对你有点不尊重。”

  “我又不是你的老师,也不是你的长辈或上司,说尊重太严肃了。”他嘴角微扬的说。

  丁绮玉忍不住睁大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这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笑,虽然只是嘴角微微勾起,但却让他顿时给她一种从长辈变成平辈的感觉,平易近人多了。

  “萧御,”她从善如流。“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到底几岁呀?”

  “二十九。”

  “瞎眯?”她脚步一颠,惊声叫道。“我一直以为你大概三十五、六岁,你知道吗?”

  “我看起来有那么老吗?”萧御苦笑着说。

  “跟外表无关,而是感觉。”她说明,“我有一个三十七岁的大表哥,和你给我的感觉超级像,身上都有一种八风吹不动的感觉,说好听是沉稳,不好听就是老气横秋了,哈哈哈。”

  萧御听了之后根本笑不出来,他压根儿没想过自己给她的感觉竟然会是“老气横秋了”。重点是他还不到三十,她竟然猜他三十五、六岁?!真的是打击好大。

  “沉稳完全是因为工作,为了树立威严的关系。私底下熟识的朋友都知道,其实我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若不信,你可以问阿凯。”他一脸认真的对她说。

  “阿凯说你是舞台设计师,舞台设计师是做什么的?舞台设计?”

  “对。”

  “很困难吗?为什么需要树立威严?”

  “有些合作的公司或明星不好搞,会耍大牌,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有些事我是绝对不能妥协的,那就需要威严。另外在实地搭建舞台时,有些工人的领班或头对也会倚老卖老,任意变动或更改的设计,那时候同样需要威严来镇压。”

  “哇!我以为设计师只要负责画图就够了,没想到到有这么多事要做。”

  “每个人做事方式不同,我习惯实际了解一切,与人面对面的处理事情。”

  “哇,听你说话,感觉你真的就像三、四十岁事业有成的男人,一点也不像个三十不到的年轻人。”

  萧御不禁苦笑了一下。

  “别谈我工作上的事了,你的右脚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吗?”他转移话题的问道,不想再受打击。

  “好得不得了。”丁绮玉开心的说。以前腿没受伤骨折之前,她都不知道能走能跳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完全不会痛了?”

  “完全不会。”她咧嘴道。

  他一本正经的点点头,交代她,“即使如此,短时间内也别做太激烈的,知道吗?”

  “是,老大。”她对他行了一个举手礼。

  “别叫我老大,叫我萧御就行了。”他皱眉,第N次纠正她了。

  “阿凯都叫你老大呀。”她有些不懂他的坚持。

  “他在我底下工作,自然叫我老大,但是你并没有,所以别跟着他叫。”

  “感觉我好像被嫌弃了。”她蹙起眉说。

  “我不是这意思!”他连忙辩解。

  “我开玩笑的啦,哈哈哈。”她大声笑道,不知为何总觉得他好像有点紧张。这么沉稳的他怎么会紧张,应该是错觉吧?“那我叫你萧大哥可以吗?”她问他。

  萧御点点头。

  “萧大哥,”丁绮玉立刻叫道,“说真的,你可以不必陪我,我的脚已经完全康复了,你若有其他事情在办尽管离开没关系,我一个人真的没问题。”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在你身边?”

  “啊?不是啦!”她愣了一下。

  “但你好像很希望我快点走。”

  “天地良心啊,绝对没有这种事,我是怕耽误到你工作的时间,阿凯说你很忙的。”她赶紧说道。

  “我今天下午休假,所以一点也不忙。”

  “喔,是这样吗?那我就放心了。”

  她明显松了口气的模样让萧御不自禁的轻扬嘴角,看得出来她并没有在作假。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