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正当她努力思索这个问题时,突然有人传讯息给她。

  她疑惑的点开来看,竟看到发讯息的是这时间不可能会出现的人——大神?!两星期的时间明明就还没过完,不是吗?

  讯息只有短短的两个字,“在哪?”

  “你真的是大神吗?”她呆呆的回讯问道。

  “你的制药技能升到大师级了吗?”

  真的是大神。“我在城北张家打铁铺外面。”她回讯。

  “我现在过去。”

  “你怎会在线上?工作都做完了吗?”

  “休息时间,轻松一下。”

  “才怪,那之前一整个星期怎么都没看到你上线来轻松一下?”丁绮玉坐在电脑前喃喃自语的抱怨道。

  “可以休息多久?半小时、一小时、半天、一天?”她敲字问他。

  “你希望多久?”他回覆的问。

  “当然是愈久愈好。”她毫不犹豫的问答。

  “原来。”

  “?????”她看不懂他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他不懂她的问号表示什么。

  他的回覆让她翻了个大白眼,打字问他,“原来什么,大神?”

  “原来你这么想我。”

  “噗!”丁绮玉坐在电脑前喷了,没想到大神的脸皮这么厚,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想他?是呀她的确是很想他,想念他在时可以带她升级,让她不费吹灰之力的坐享其成。她真的是好想、好想他呀。

  大神终于出现在她视线里,而且一出现就丢了个组队的邀请给她。

  她立即点选接受,然后飞奔到他的身边巴着他问:“我们要去哪儿?”加个小脸。

  但大神没有应声,连动作都突然停了下来,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

  “大神?”她唤他。

  仍没有反应。

  他该不会接电话去,或者是上厕所去了吧?她只希望待会儿他回来时,不会开口对她说什么“抱歉,他得去工作了!”这类的话就行了,否则她会失望的。

  她才这么想完,队伍频道里突然跳出大神说的话。

  “你的等级为什么掉了两级?”

  她呆愣了一下,没想到大神竟然这么快就发现这件事。难道他刚刚之所以会突然沉静那几秒,是因为发现了这个?

  在“圣域”里,打怪死亡是不会掉级的,只有玩家之间的砍杀才会掉级。

  所以,他的“为什么”很明显是在问她为什么会被人杀掉两级这件事。

  “一言难尽。”

  她犹豫了一下回了这句话给他,一来是不想再提这件伤心事,二来则是不想他替她报仇,免得落人话柄——如果他有这打算的话。

  “那就长话短说。”

  “说了也不能把掉的级变回来呀,还是算了吧,反正我也不是没被人杀过,以前组队和别的队伍抢怪时也被杀过好几次。弱肉强食就是这么一回事。”她回道,后头加个笑脸,表示她早已看开,不在意被杀掉级这种事了。

  “以前我不管,但现在你是我的人。”

  丁绮玉的心脏突然剧烈的一跳,她怔然的看着大神的回应,忽然间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要怎么答复,只觉得心底似乎软了一块,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扬了起来。

  “不想告诉我经过也行,只要给我名字。”大神对这件事似乎有些执着。

  “圣域”的系统功能之一是,被杀得玩家在死亡之后可以清楚的看见仇人原本隐藏的名字,好让被杀得玩家可以冤有头债有主。

  “大神,你跟我要名字,该不会是想替我报仇吧?”她开玩笑的问他。

  “对。”

  丁绮玉感动到一个不行,感觉心底似乎又软了一块。

  “谢谢你大神,不过真的不用啦。没有任何证据,你若出手帮我报仇的话,只会遭人说你持强凌弱,或者滥杀无辜之类的攻击与讨伐,没必要为了这种事坏了你的形象。”加个笑脸。

  “不必担心这种事,只要告诉我对方的名字就行了。”

  唉,大神没必要这么执着吧?虽然他想替她报仇让她高兴,但她还是比较喜欢快乐的游戏,不喜欢你来我往的砍杀生活。

  “给我他们的名字。”大神再度发话。

  “大神,冤冤相报何时了,我比较喜欢快乐的玩游戏,不喜欢与人结仇。”加个笑脸。

  “所以即使被人杀了两级也不在乎、不生气?”

  “我当时也杀了对方一级呀。”

  “那也还差一级。”

  “原来大神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那种人,好可怕呀~~~”她开玩笑的加了一个害怕发抖的表情,想阻止他。

  频道突然静了下来,大神没再发话,害她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觉得突然有点不安了起来。

  大神生气了吗?他好心要帮她报仇,她不领情也就算了,还说他可怕。将心比心,如果换成是她,她一定会认为好心没好报,然后被气到吐血吧?

  愈想愈不安,她迅速地瞧了三个字发出去。

  “对不起。”她向他道歉。

  “我们结婚吧。”

  看着蓦然出现在眼前的这句话,丁绮玉张口结舌的瞠大双眼。

  “大神?!”虽然是游戏,但突然说要结婚,还是会让人胡思乱想好不好?

  “不愿意?”

  “不是不愿意的问题。而是大神怎会突然想和我结婚?”她慢慢打字问他。难道说,大神喜欢她?她不由自主的怦然心动。

  “如果常和我一起组队打怪仍没能让大家知道你是我的人,由我罩,那就直接顶着御剑萧夫人的名字让他们明白。”

  “……”丁绮玉对自己的妄想一整个无言以对,只能敲出一串点点点。

  “什么意思?不愿意?”

  “大神从没问过我现实中是男是女的问题,难道你不怕我是个人妖吗?”她沉默了一下,问他。

  所谓的人妖就是男生玩女号,至于女生玩男号嘛,就成妖人了。

  “你是吗?”

  现在问会不会太迟了点?她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敲了两个字回答。“不是。”

  “还有什么问题?”

  “有,我怕大神是妖人。”她开玩笑的回答。

  “我是正港男子汉。”

  “在游戏里和别的女人结婚,老婆不会翻脸?”她又问。

  “我未婚。”

  “女朋友不会吃醋?”她再问,坚决拒做小三,就算暧昧也不行。

  “我没有女朋友。”

  看着荧幕上大神的回应,丁绮玉不知不觉的咧嘴微笑,轻快的敲打键盘回复。“我没问题了。”加个笑脸。

  “走吧。”

  “去哪儿?”

  “月老那儿。”

  “现在就要结婚吗?”

  “不然,你还要合八字,挑日子吗?”

  丁绮玉无言了。大神的笑话真的是太冷了!

  两人在月老庙结了婚,系统立即发出公告——玩家御剑萧和玩家我是路人两情相悦,在月老祠共牵红线,喜结良缘。恭祝他们白头偕老,永浴爱河。

  此公告一出,世界频道立即热闹非凡,大家都在讨论这件事,重复率最高的一个问题就是——我是路人是谁呀?

  然后少数知道她是哪一号人物的人就争相跳出来回答:大神的跟班、之前被仗剑江湖踢出队伍的紫衣药师、走狗屎运的家伙、就是人如其名的我是路人……

  讨论一连串,但好话没几句,丁绮玉只看了一下就把频道给关了,懒得再看。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现在整个“圣域”的人应该都知道,我是路人是“圣域”第一高手御剑萧所罩的人了。

  将“御剑萧的夫人”这称号拿出来顶在头上,即使大神在和她结完婚之后,就下线工作去了,她也有恃无恐,一个人慢悠悠的朝城外走去,准备找个怪区杀怪赚经验。

  她要趁大神在工作没时间上线这段时间把失去的两级给练回来。

  丁绮玉脸上带着微笑,口里轻哼着歌曲,双手利落的操控着自己的药师杀怪,一杀就是好几个小时,压根儿没注意到之前意兴阑珊的情绪早已不翼而飞。

  完完全全没注意到。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