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总觉得有点闷。

  坐在电脑前,丁绮玉百无聊赖的操作着自己的药师在炼丹房里制药,然后愈玩愈觉得郁闷。

  好闷呀,为什么会这样呢?她不解的自问着。

  明明她制药的成功率变高了,熟练度也不断地往上涨,偶尔人品爆发还能炼制出几颗极品丹药,比上回闭关制药时的成果好太多了,为什么她会觉得闷呢?

  是不是因为一个人在炼丹房关太久了?

  但是她上回关了一个多月,这回才关了一个星期而已,哪里久了。上回她可以玩到废寝忘食,这回怎么却只觉得闷,觉得度日如年呢?

  不自觉的,她移动滑鼠点开好友名单,见大神的名字还是暗着的,他没上线,心里更闷了。

  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大神说他会有两个星期没空上来玩游戏,而现在也不过才过一个星期而已。

  唉,大神不在,没人带她打怪练级,只能一直制药……

  啊,等一下,她是不是找到问题所在了?过去她每天都过着和大神一起打怪升级的日子,热血又刺激,突然要她整天关在炼丹房里重复乏味的制药动作,她当然会觉得闷呀。

  没错,就是这样!难怪这几天她闷得难受,原来是比起炼丹制药,她更想去打怪呀。

  想通之后,等丹炉里的丹药制成,将它们全收紧包裹里,她立刻离开炼丹房,朝北门的怪区走去。

  这阵子跟着大神练级,她已经升到六十四级了,北门外的怪大多五十几级,只要不碰到Boss,她一个人应该没问题。

  的确,丁绮玉一个人对付五十几级的怪没问题,却没想到会碰到蛮不讲理的无聊人士找她麻烦,硬说她抢了她的怪,还叫了一堆人来以多欺少,硬是要她道歉,她不肯,就被杀了。

  TMD!

  她真的不想骂脏话,但是她气死了,控制不了自己。

  从复活点出来后,她立刻又往北门的方向冲了过去,及时拦住了那群以多欺少又蛮横的杀了她的混蛋。

  “你想干么?”罪魁祸首——也就是刚才莫名其妙说她抢怪的女药师问。

  “刚才是谁杀我的?”

  “是我,怎样?”一个剑客站出来说。

  “这样。”

  她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用了剧毒的武器攻击多方,命中。

  当然,以寡敌众的结果,她又被那群人杀回复活点,掉了一级。

  可是不同于上一回,这次回复活点的人并不只有她,还有刚才被她击中的那个家伙,她武器上的剧毒可是她制药做出来的心血结晶,目前尚无解药可解,中毒之后,血量会以每秒掉五百的方式一直掉到挂了为止。

  那剑客一走出复活点看到她之后,立即朝她拔剑相向。

  她毫不畏惧的站在原地,淡淡的说了一句话,“你想再被毒杀一级吗?”

  对方沉默半晌,丢下一句,“走着瞧!”然后才转身离开。

  莫名其妙在十分钟之内掉了两级,丁绮玉打怪的心情顿时没了,直接下线,关掉电脑,爬到床上去睡觉,直到被阿凯送饭来的电话吵醒为止。

  由于阿凯每天都得替她送饭来,偶尔还得充当一下她的跑腿小弟,所以不知不觉间两人早已成为朋友。

  阿凯今年才刚满二十岁而已,足足小了她四岁,所以都叫她丁姐。

  每回听他这么叫她,丁绮玉都很感叹,怎么在不知不觉间她竟也成了姐字辈的人,她明明就还很年轻才二十四岁而已,应该还是被人叫做美眉的年纪,怎么转眼就变成丁姐了,真是悲哀。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她单脚跳到大门前去替为她送饭来的阿凯开门。

  虽然已经看惯她不修边幅的宅女模样,但阿凯看见顶着一头乱发跑来替他开门的丁绮玉时,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丁姐,不是我要怀疑,你确定自己真的是一个女人吗?”阿凯走进门内,将手上的食物以及对方昨天托他买的东西一并放到桌上后,转身对她说。

  “干么怀疑?”她满脸不解的问他。

  “哪有一个二十岁的女人会像你这样穿着起毛球的睡衣,顶着一头乱发,眼角还挂了一坨眼屎来应门的?丁姐,你知道‘形象’两个字要怎么写吗?”阿凯叹息道。

  “不要讽刺我。”

  “我这是在感叹,不是在讽刺。老大很可怜。”阿凯摇头说。

  “你家老大怎么了?”他最后一句话来的突然,让丁绮玉不由自主的愣了下,开口问道。

  虽然那位老大先生只出现在她面前三次,但好歹也抱过她爬楼梯爬了好几层,于情于理她都得关心一下人家。

  “没有,最近工作忙到快爆肝而已。”阿凯发现自己无意中漏了口风,赶紧耸肩敷衍道。

  “他做什么的,这么忙?”她好奇的问,一边将袋里的食物拿出来。今天吃三妈臭臭锅,虽然臭,但很好吃。

  “老大是个设计师,专业舞台设计师,国际级的喔。”阿凯露出一脸崇拜向往的表情。

  “很厉害吗?”

  “废话!”

  阿凯蓦然瞪她一眼,好像她亵渎了他的偶像一样,但是她也只是问了一句“很厉害吗”而已好吗?丁绮玉觉得自己好无辜。

  “老大真的很厉害,他设计出来的舞台有口皆碑,不管是国际知名品牌的发表会,还是许多世界级巨星的演唱会,大家都要抢着指名老大帮忙设计舞台。老大他真的、真的很厉害,我从没见过像他这么厉害的人。”阿凯激动地说。

  丁绮玉听了却是一点感觉也没有。毕竟隔行如隔山,她对舞台设计这一行没研究,哪知道怎样叫厉害呀?

  况且这也不关她的事,因为她没打算要走那一行。

  “钱要赚,生命也要顾。”她只能这么说。

  “老大又不是为了要赚钱才让自己忙得快爆肝的,很多工作是为了人情,推卸不了的关系才接的。算了,这种事说了你也不懂啦。”阿凯用着看烂泥的表情对她说。烂泥扶不上墙啦。

  “是,我都不懂,你最懂啦。”她没好气的说,懒得与他计较。

  “咦?真是神奇,你今天怎么没开电脑玩游戏?”阿凯突然发现。

  “别跟我提游戏的事,我到现在还一肚子气。”她撇唇道。

  “干么一肚子气?”阿凯好奇的问。

  “早上被人杀了掉两级。”

  阿凯愕然瞠大了眼。“发生了什么事?”

  她恼怒的把经过说了一遍,然后冷笑道:“那家伙最后还放话要我走着瞧,你说可不可笑?”

  “那些人不知道你和大神的交情吗?”阿凯皱眉道。

  阿凯也有玩智能国际出品的这款“圣域”网路游戏,不过却打死不肯透露他在游戏里的ID,只因为他说他才玩不久,级数还太低,不想丢人现眼。不过他承诺过,等他级数可以见人时,他会去找她。

  “知不知道有差吗?”她问。

  “当然有差,敢动大神的人,基本上就是找死。”阿凯哼声道。

  “问题是大神又不在。也许他们就是知道大神这几天都不在线上,所以才故意来找我麻烦的,毕竟有许多人对于我能傍上大神这件事都觉得很不以为然。”

  虽然她很少在世界频道里发言,但偶尔也会点开视窗看看有什么新鲜事,而近来最新鲜的就是她成了御剑萧大神跟班这件事。

  最让她难过的是,她居然看见过去的队友也出现在那群对她冷嘲热讽、说三道四的人里面,真的是很令人心寒。

  “这几天不上线不代表永远不上线,等大神上线之后,他们就死定了!”阿凯冷笑道。

  “在没有目击者的情况下,只要他们不承认犯行,大神也无能为力。”总不能直接把人杀了,然后害大神留下持强凌弱、滥杀无辜的话柄吧?

  “你又不是大神,你怎么知道他无能为力?”

  “算了,我不想再讨论这件事了。”她摇头道。“阿凯,你明天帮我买包卫生棉过来好吗?我要夜用加长型和量多型的。”

  “拜托你,丁姐。这种东西麻烦你写在纸条上告诉我,不要这样大刺刺的说好吗?”阿凯脸色微红,一脸尴尬兼无力地对她说。

  “为什么?”她不解的问。“用写的多麻烦,说一下不就好了?”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呀?我是男人,跟我说这些你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不会呀。”她摇头,然后递钱给他。

  阿凯一整个无言以对,对于明明是个女人,行为举止却一点女性自觉都没有的丁绮玉他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

  “哪个牌子的卫生棉?”他问她。

  “康乃馨。”

  “知道了,我要走了。”他转身走向门口。

  “好,拜拜。门口的垃圾记得顺便帮我带走。”

  阿凯脚步一顿,突然觉得自己当初不小心撞到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麻烦。好家在他认识老大,一个擅长解决各种麻烦的高手,否则他就死定了。

  老大万岁,我会永远敬爱你的,永远。

  ***

  因为心情不佳又不想到游戏里闷头制药,丁绮玉接连两天都没进“圣域”,而是在网路商乱找一些小游戏来玩,然后发现都很难玩。

  于是,在角色被杀得第三天开电脑上网之后,她还是登入了“圣域”。

  城里的风景自然跟她那天下线时一模一样丁绮玉的药师站在城里的街道上发呆,因为不知道要做什么。

  真是奇怪,她已经连续两天没进游戏了,照理说情绪应该会很High才对,怎么反倒有种意兴阑珊的感觉呢?难道对于“圣域”这款游戏她已经玩腻、失去新鲜感了?

  不可能呀,她才六十级而已,游戏中因级数限制而没去探索的地方还有一大堆,没道理还没玩过就先觉得腻呀?

  还是说,因为她一个人搬到外头住了一阵子,心态成熟了不少,玩心也收敛了不少。会是这样吗?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