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祸得丈夫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因祸得丈夫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房间里一片混乱,充斥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全是她要搬到叶倚心租屋处的衣物用品。

  丁绮玉撇了撇唇。事到如今,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爸妈竟然这么狠心,真要把她这个从小到大没吃过一点苦,也从未一个人在外头生活过的独生女赶出家门。

  他们真的好狠心,她也不过才这么一次没乖乖地去相亲,找了倚心代打而已,结果呢?也不知道妈妈从哪里得知了这件事,就把她念到臭头。

  妈妈是怎么说的——

  “你呀,没有用啦!你以为这么好的对象随便就可以碰得到的吗?我给你制造这么好的机会,你却不懂得把握,你……你是存心想要气死我是不是?

  “让给倚心也好,至少那孩子比你懂事一百倍、能干一千倍、讨人喜欢一万倍。如果真的嫁人至少也进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哪像你什么也不会。

  “常听人家说‘慈母多败儿’这句话,我现在才深刻体会到它的意思。我和你爸已经讨论过,觉得再继续这样纵容你根本就是在害你。你给我搬出去自力更生,看是要去找工作赚钱养活自己,还是靠自己去找个老公养活你,随便你,总之我们不会再养你了!”

  妈妈铿锵有力的话说得半点不留情面,连一向宠爱她的爸爸都冷漠无情的露出要与她绝情绝义的表情,让她一整个求助无门。

  算了,好歹她也二十四岁了,就不相信一个人搬到外头住会活不了。更何况有句俗话不是这么说的吗?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

  瞧!她才说了被赶出家门的事,马上就有住处,而且还能免费住到下个月底,一块钱房租都不必付出,真是爽呆了。

  唯一可惜的是,原本以为会有路人乙与她作伴,现在她却得一个人住。

  不过这样也好啦,一个人多自由呀!即使通宵达旦玩游戏也不会有人念她、管她,想怎样就怎样,光用想的她就觉得很爽。

  手机、手机,她的手机被她丢到哪儿了?路人乙不是说今天要过来帮她搬家,怎么一天都过掉一半了,都还没半点音讯?

  她才这么想完,就听到手机铃声响起,她循声在乱七八糟的床铺上找到它,拿起来一看,还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到——是倚心。

  “喂,倚心姊姊你在哪儿?我等你等到花儿都谢了。”

  “你可以再夸张一点没关系。”叶倚心在电话那头笑道。

  “你在哪儿?”已经有点迫不及待想搬出去过一个人的生活,她没再说废话,直接问道。

  “正准备过去,你要带过去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吗?不会等我到了之后,还要帮忙收拾个半天才能走吧?”

  “拜托,我是这么没效率的人吗?早就收拾好了,就等你来载了。”

  “你不会哭吧?”叶倚心突如其来的问道。

  “哭什么?”她被问得莫名其妙。  

  “要离开家里,离开你爸你妈呀,不会舍不得吗?”

  “神经,我才没那么多愁善感哩,又不是要搬到十万八千里远的地方,距离只有半小时的车程好吗?况且我是被他们赶出门的耶,没有不欢而散就算了,还舍不得哩。”她不以为然的哼了声。

  “我觉得丁爸丁妈养你这个女儿真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白养了。”叶倚心中肯的评论。

  “喂!路人乙,你说这是什么话?”

  “实话。”

  “喂!”

  “不要喂了,你爸妈呢?在家吗?”

  “出门喝喜酒去了。你看,唯一的女儿就要离开家里了,他们还有心情去喝喜酒,一点都不会觉得不舍、觉得难过,那我还舍不得个屁呀?”

  叶倚心无言以对。“……总之,我大概半个小时左右会到,你准备一下。”

  “OK,那我先把东西都搬到客厅,待会儿还可以省点时间。”

  “你好像有点迫不及待?”

  “我是呀。”

  “丁爸丁妈好可怜,真的是白养这个女儿了。”

  “哼!不跟你说了,挂电话。”

  说完,她直接切断电话,开始把堆在房间地板上那一包又一包、一箱又一箱的东西往客厅里搬去,堆在大门边,等叶倚心来载。

  自由自在的生活我来了,耶!

  终于把因为不放心她第一次离家在外一个人住,而坚持留下来陪了她三天的路人乙踢出门——呃,不对,是送出门,丁绮玉便急急忙忙的立刻登入已经有整整四天没登入的游戏。

  过去三天里,因为倚心的尽责,她一直被倚心押着在熟悉环境和找工作中度过,连回到家都还要学习煮饭,上网也只能关注找工作的事,根本不给她登入游戏的时间和机会,真是憋死她、急死她了。

  经过了四天,她的级数该不会落后别人一大截了吧?

  经过了四天,她的战友们该不会以为她不玩了就把她踢出团队,找了新团员取代她这个专职奶妈吧?一个专门负责加血的药师对一个团队来说有多重要,白痴都知道,可她不想就这样被踢出去。

  拜托,希望那些家伙能有点良心,不要因为上次的网聚得知她不是个正妹,真的只是个路人就借题发挥把她踢出团队。

  天知道他们队里的老二近来喜欢上一个药师美眉,一直很想让对方入队取代她的位置,若不是她一直都很完美的扮演好她药师的角色,没犯过什么大错,老大对她的表现又赞誉有加的话,她早就被踢出去了。

  这回,她真的希望老大也能看在她过去的表现上,站在她这边,别踢她出队。拜托拜托,佛祖保祐呀。

  佛祖——可能在睡觉,没听见她的拜托,因为她一登入游戏,就发现自己已被踢出队伍了。

  找出朋友群组,她发了个讯息给老大。

  “老大,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被踢出去了?”她直截了当的问。

  “你四天不见踪影,怠忽职守还用问吗?”回她的却是队伍里的老二焱烈。

  “我有说我要搬家,这一、两天会很忙。”

  “没错,这‘一、两’天,但你却消失了整整四天。难道为了你一个人,大家都不用做任务升级了吗?”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丁绮玉心里霍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过去一起组队的时候,也有队员因为考试或私事三、五天没上游戏的,那时大伙都会体谅,找些半熟不熟的朋友帮忙顶一下,从未因此踢人,而今……

  算了,光看她传讯问老大,回答她问题的却是焱烈,她就知道连一向最挺自己的老大都离她而去了,她为何还硬要待在那个没人挺她的团队里呢?

  她现在唯一庆幸的就是,她和他们始终只是泛泛之交,除了一起练级外,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否则她一定会很受伤。

  网路上不是没有真感情,只是少之又少,不仅是爱情如此,友情也一样。

  “我知道了,谢谢大家过去对我的照顾。后会无期。”

  将这讯息发给过去团队里的每一个成员后,丁绮玉一并将这群人从好友栏里删除,并将他们列入拒绝往来的名单。是他们先对她不仁的,就别怪她不义了,这种朋友不要也罢。

  但是,她现在一个人要做什么呢?

  血量不怎么样,攻击力又低的药师若一个人去打怪,基本上就跟找死没两样。

  打怪死亡她是不怕,因为不会掉级,但问题是若让别的玩家看见,又刚好得知她被原团队踢出来的事,搞不好会被传成她想不开在“自杀”,那她还要不要见人呐?

  想来想去,丁绮玉决定去练她的生活技能——制药。一方面因为她包裹里有很多之前做任务时顺手采集的草药,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制作出来的药可以卖钱,一举两得又安全悠闲。

  想好,她立刻租了间练丹房开始专心制药兼把技能冲到高级。

  要知道,一个药师拥有高级制药技能根本就是如虎添翼,未来谁不抢着要她入队呀?

  想像未来有一堆人巴着她要她入队的画面,她就忍不住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呵呵笑了起来。

  制药,制药,制药。

  接下来几天,丁绮玉每天都宅在家里过着上网制药的生活。

  原本她还以为自己会忍受不了制药工作的单调与寂寞,没想到光是看熟练度的上涨和各类药品库存的增加就够她兴致高昂了,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她这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专攻生活技能了。

  一个人住没人在身边管东管西的,丁绮玉玩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压根儿就把找工作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然后一个星期、两个星期……时间就在她玩游戏与吃喝拉撒睡之间不知不觉的溜走了,直到房东来敲门向她收取房租为止。

  房东说一次缴交三个月可以打九八折,缴半年打九五折,一年则打九折。她怎么算都觉得一次缴一年划算,而且她也已经深深爱上一个人住的生活,即使爸妈现在叫她搬回家住,她也不太想。

  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也为了占便宜,她一口气就和房东签了一年的租约,并且一次付清一年的租金。

  之后,继续过着没日没夜的Happy练级生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