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霸情恶棍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霸情恶棍 第七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卧龙帮”东厅因赵孟泽与席馥蕾的出现而陷入凝滞的气氛,然而造成这种情形的两个罪魁祸首却大眼瞪小眼的互不相让。

  “我没答应要嫁给你!”席馥蕾对他霸道的宣告感到不满,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条件未答应她,他凭什么一口咬定自己会是他老婆。

  “你不是说只要我退出黑道,就要嫁给我?”赵孟泽反应激烈的怒视她,“现在我已经说要退出黑道了,你不嫁给我要嫁给谁?”

  “你忘了我还说过要你答应我别找王庆和的麻烦,而你还没答应我,我为什么要嫁给你?”席馥蕾不甘示弱的回瞪他。

  “我会想去找他麻烦是全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他对她大吼,永远弄不懂这固执的女人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说过他只是个平常老百姓伤害不了我,至于这次的过节我自会在商场上讨回来,毋需你操心。”她一点也不领情的回道。

  “有一就有二,谁知道那种小人还会做出什么事来,我不要你再受伤。”赵孟泽火大的说。

  “我不会再受伤。”

  “天杀的,你真是气死我了。”

  “我没有要气你,是你自己要生气的。”席馥蕾说得平心静气。

  瞪着她,赵孟泽已经被气得哑口无言了。

  “哈,原来你也有气到说不出话来的时候呀?”始终在一旁看戏的楚国豪终于忍不住喷喷称奇的笑出声。

  “赵,你不好好介绍一下这位美女给我们认识?简单一句:‘这是我老婆’,就想交代一切?”秦轼杰一脸好奇的开口。

  “席馥蕾小姐?”魏云智则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俩,然后很突然的对席馥蕾露出笑容,“你好,我是魏云智,这是我老婆童筱茵。”他介绍道。

  “席馥蕾?”众人对于由他口中念出的三个字好奇不已,“魏,你认识人家?”

  “我刚刚说赵可能不会来就是这件事,他忙着追席小姐,不过看情况,好像不太顺利。”魏云智露出一脸

  兴味盎然的表情说道,又突然转向赵孟泽,暖昧的对他眨眨眼,“我以为你会将她绑在床上一整天哩!”

  “昨天发生了一些事,害我没来得及行动。”赵孟泽回他一个白眼,说得煞有其事,让魏云智忍不住大笑出声。

  “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们听不懂?”楚国豪永远受不了被冷落的滋味,硬是起身走到他们俩之间。

  “哦!我们在说……”

  “魏你敢说出来!”赵孟泽反应极快速的出口警告魏云智,眼中闪烁的是可以杀人的厉芒。谁都可以知道他想做什么,就是不能让楚国豪知道,否则自己铁定会被楚国豪嘲笑一辈子。

  魏云智轻笑一声。“好吧!看在你老婆还没追到手的份上,我就先不要把绝招说出来,免得到时候你老婆没追到,绝招不灵了来怪我,我可承担不起这种罪过。”他言外之意是等追到了就会说出来,可惜直率的赵孟泽根本听不懂,甚至还露出满意的安慰笑容。

  “魏!”这回是楚国豪不满了。

  “与其想从我口中问出我不可能会说的趣事,你们何不转向他们认识的过程,我保证那绝对会让你们拍案叫绝。”魏云智笑得狡狯。

  “魏云智!”当然,这回吼出声的是赵孟泽。

  “唉,如果你不愿意开口说,我甚至可以代口……”魏云智不怕死的在老虎头上拔毛。

  “魏云智你敢!”赵孟泽已经开始跳脚了。

  “魏,快说、快说。”楚国豪永远记得扇风点火,见赵孟泽愈是生气他就愈是高兴。

  “楚国豪。”赵孟泽将怒目转向他。

  “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肯让魏知道,就不能让我们知道呀!你说对不对,秦?”楚国豪根本是惟恐天下不乱,“魏,你快说,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

  “馥蕾,我们走。”赵孟泽二话不说转身揽了席馥蕾往外走。他们要说、要笑、要揶揄、要调侃随便他们,但是他才不会傻得待在这儿任人宰割。

  “你干什么?”才开始与向婉儿她们相谈甚欢,有畅所欲言之感的席馥蕾因招他莫名其妙的揽身向外走而拧眉叫出声。

  “对呀!你干什么?我们可都还来不及认识这位美女呢!”楚国豪反应极为快速的挡住他们的去路,还不知死活的对席馥蕾动手动脚的。

  “拿开你的脏手!”赵孟泽大吼。

  “我就偏不,你好,我是楚国豪。”楚国豪故意吻她的手背一下,然后急忙后退,避开赵孟泽挥过来的铁拳。“嘿!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才管你天杀的君子。”赵孟泽紧揽着席馥蕾,狠狠的对他咆哮出声。

  “馥蕾,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楚国豪根本不怕死,惹怒赵孟泽可是他毕生一大乐事之一。

  “不可以。”赵孟泽对他吼。

  “你为什么会看上他呢?他根本是一无可取,说人才没人才,说钱财没钱财,就连外表都长得很抱歉,行为粗鲁没教养不说,脑袋里装的却又全是水泥,这样一个人你还要吗?我是想劝你要三思而后行。”他没理赵孟泽的怒目相向,尽其所能的毁谤。

  “楚国豪。”赵孟泽咬牙切齿的怒瞪他,一副恨不得抽他的筋、剥他的皮、喝他的血、啃他的肉,再将他挫骨扬灰让他永世不得超生的残暴样。

  “谢谢你的劝告,我会好好想想的。”席馥蕾正经八百的朝他微笑谢道。

  “呃,那我就放心了。”楚国豪还以为她会基于爱人的心为赵孟泽护短,没想竟会听到这种答案,害得他一时接不上口,只好姗姗然的回到座位,将魏涵祈揽人怀中,沉思不语。

  “坐下来吧赵,好一阵子没见到你,现在既然来了,坐下来聊聊天应该要不了你的命的。”齐天历突然开口。

  “咦?齐,你也在。”赵孟泽这才发现他的存在。

  “这次聚会的召集人是我,你说我可能不在吗?”齐天历露出一丝苦笑。

  “说的也是。”他拉着席馥蕾坐入离楚国豪最远的位置,“怎么?有什么事情要讨论吗?”

  “就退出黑道这件事了。”他淡淡一笑,“不过我没想到你会带了一个美女来。你好,我是齐天历。”他向席馥蕾打招呼。

  赵孟泽露出一脸幸福的表情,然后又突然苦口婆心的对齐天历说:“齐,你看,在座的大家都有伴了,就剩你一个是孤家寡人,你是不是该忘记那颗‘叶明珠’,另外找寻一颗属于你自己的明珠才对?”

  “他已经找到了,不过那颗明珠太亮了,亮得会刺伤他的眼睛,所以他要等待她蒙尘之日再将她占为己有。”楚国豪没好气的说,而齐天历笑得好苦。

  “什么意思?”赵孟泽不懂。

  秦轼杰看了苦涩的齐天历一眼,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而楚国豪等人则忍不住好奇心,开始绕着席馥蕾打转,企图套出可以用来讥诮、奚落、调侃赵孟泽的糗事,直到散会。

  ☆  ☆  ☆

  “你不要生气,我那群兄弟就是爱损我,我一向把他们说的话当放屁,你也可以不用理他们。”

  驱车离开“卧龙帮”后,赵孟泽马上转头告诉席馥蕾,一想起刚刚那几个人冷嘲热讽的揶揄调侃,他就一肚子火,尤其是那个该杀千刀的楚国豪,竟然把他说成了十恶不赦的大坏蛋,简直快气死他了。

  “你们感情很好。”席馥蕾若有所思的说。

  “他们是我兄弟。”虽然气得咬牙切齿,赵孟泽听到她说的话依然不由自主地露出洒然的笑容,如果硬要说他有亲人的话,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说他有他们这四个好兄弟。

  “他们的妻子都是很好的人。”

  “对。我那群兄弟前世铁定早晚三炷香,今世才会娶到好老婆。”虽然他们兄弟总是揶揄来嘲讽去的,但他真的很高兴他们能娶到如此娇妻美眷,当然也有些嫉妒,但现在再也不会了,因为他也有了席馥蕾。

  “为什么退出黑道要经过他们同意?”

  “不是经过他们同意,只是当年有约定,同进同出。”赵孟泽的眼中浮出一丝缅怀过往的恋恋神情。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看着他的侧面,席馥蕾不禁好奇的问。

  “很小,但真正结拜却在十五岁时,在一次不约而同进入少年感化院和一个混小子干架后,被怒发冲冠的院监事责罚后而结拜的。”赵孟泽咧嘴笑了开来,每回想到那时的情景,他还是会忍不住发笑,他们之间的情缘或许是真的因“不打不相识”。

  “你们都是孤儿?”

  “除了魏之外可以这样说。”

  “魏云智?”她记得他们所有人的名字,但魏云智给她的感觉比较深,原因可能是他那对精锐、一副商人才有的精打细算眼神,她总觉得他是他们当中的异类。

  “对,他的家庭很正常也很富有,楚的老婆小祈就是魏的宝贝妹妹,除此之外他还有爸爸和两个弟弟。”

  “可是他却跑出来混黑社会。”席馥蕾拧起了眉头。她不懂。

  “本来我们也不懂。”赵孟泽看了她一眼大笑着说。“反正我那些兄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一时之间我也说不完,等有机会时我再跟你说。至于现在。是不是该谈我们的事了?我们的婚礼订在什么时候?一个星期后会不会太迟了?我……

  席馥蕾沉下了脸,“我还没答应嫁给你。”

  “希望订婚结婚一起,而且愈简单愈好,还有……你刚刚说什么?”赵孟泽怀疑的看着她。

  “我根本没答应要嫁给你。”

  “你……”

  “你并未答应我不要找王庆和的麻烦。”

  “我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就不要管这件事。”她打断他,以非常理性的态度对他说,“这是我和王庆和为公事而产生的磨擦,我自会用正当的方法去讨回公道,我不要你插手。”

  “你这个女人真是不可理喻!”赵孟泽生气得大吼。

  “你才好管闲事!”席馥蕾被他一吼,也怒不可遏的回吼过去。

  “天杀的!你真是气死我了!”赵孟泽恨不得一把勒死她,却又碍于双手控制着行走在路间的车子,而无法如其所愿,只能大声诅咒,气得全身僵直,脸色转黑,大有人之将死的样子。

  “答应我不要去找王庆和的麻烦好吗?”见他气得快吐血的样子,席馥蕾终于缓和了自己的情绪,好言的对他说。

  “免谈。”他愤然的说,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

  席馥蕾瞪了他一眼,嘴角一抿回他一句,“那你休想要娶我。”

  “该死!”赵孟泽怒不可遏的咒骂出声,转头怒视她顽固、倔强,一脸不服输的表情,却又突然喃喃自语的说:“看来非得用魏那招了。”

  “什么?”她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

  “等着,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不得不嫁给我。”他回她一个灿烂的笑容,眼中若隐若现的闪着狡黠。

  “你好有自信呀!”席馥蕾直视前方,不以为然的撇撇嘴。

  “嘿嘿!”赵孟泽咧嘴一笑,但那笑容可是标准的笑里藏刀,没安好心。

  车子平稳的开进“日向新社区”的地下停车场,赵孟泽竟好心情的吹起口哨来,为了取得美娇娘,今晚他决定要挑灯夜战让她早点怀孕,到时候席馥蕾再坚持反对不嫁他,他也会以她肚子里的孩子架她到法院去,他就不相信娶不到她。

  ☆  ☆  ☆

  在餐桌的两边,一边是冷得令人打颤的冷气团,一边则是热得令人汗颜的热气团,两个气团各不相让的坚持着,终于在餐桌间酿成了滞留不走的暖气团,表面上平静的一如往常,暗地里却是波涛汹涌,令人不免有风雨欲来之忧虑。

  在赵孟泽酒足饭饱,放下碗筷打了一个嗝后,席馥蕾默然不语的起身,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筷往厨房走去。

  “我帮你。”赵孟泽一如往常的跟在她后头进入厨房扮演擦拭的角色。

  “不必了。”可惜这次被她冷冷的回绝。

  然而他根本不容拒绝,依然我行我素的跟她进了厨房。

  席馥蕾赌气不理他,径自洗着两个碗、两双筷子和三个盘子。

  对于这个男人,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以对,明明是个粗暴无礼的黑社会老大,说话冷言冷语、处事冷酷无情,永远以为用拳头就能解决天下事的暴力主义者,却又反常的对待老人、小孩和她格外温柔,让不明事理的人误认他个知书达理的文儒绅士,害自己在

  不知不觉中深陷他所设下的感情泥沼,不可自拔而方寸大乱,就拿现在这件事来说,她明明气他气得半死,却仍拒绝不了他饥肠辘辘的眼神,而留他下来吃饭,她真恨自己一时的妇人之仁。

  “馥蕾……”

  “吃饱你可以回去了。”席馥蕾不假辞色的打断他。

  赵孟泽嘴角一扬来到她身后,他伸出双手探人浮满白色泡沫的洗碗槽内,捉住她滑嫩的双手,更困住她娇媚的身子。

  “你干什么?”席馥蕾被他突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惊呼出声之余,身子更是直觉反应的向后退以避开他的双手,没想到却反倒投入他宽阔的怀中,整个人贴靠在他身上。

  “帮你洗碗呀!”赵孟泽半倾下头,靠在她耳边低语着。

  “你……走开,我不用你帮忙。”她轻颤了一下。

  “不行,这些碗盘也有我用的一份在,我怎么能全让你洗?”他霸道却又柔情的对她说,还轻柔的开始在她耳旁吹着气,在水里的双手更是不松懈的缠绕住她的。

  “你……别闹了……我要洗碗。”席馥蕾想严厉的对他吼道,说出口的话却是结结巴巴,一点威胁性都没有。

  “我帮你呀!”赵孟泽已经开始啃咬她的颈部了。

  “你……帮我?”她咽了咽口水,开始觉得双脚无力。

  “对。”他用力一推将她推靠在流理台上,整个人紧贴在她身后,让她明显的感觉自己已然勃发的欲望。

  我的老天爷!席馥蕾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的吻轻柔的印在她颈间,由左而右,由上而下,有意的挑逗着她,然后慢慢游移到她耳朵,轻轻的舔咬、逗弄着,让她的呼吸不由自主地急促起来,心脏差点没跳出胸腔来。

  “赵孟泽。”她无力的挣扎着,“我……要洗碗。”

  “我没阻止你。”他低语,在水中抓着她的双手终于放开,却慢条斯理的改变目标,延着她的手臂游移向她肩头,转攻她上衣领口处的钮扣。

  “你……”她因他的双手准确无误的罩住自己的胸部而喘息。

  吻着她的颈肩处,赵孟泽渐感不足,他一个用力将她转身面对自己,紧紧的贴靠在她腿间,任两人四片火热的嘴唇立即交合,而欲望马上由温柔、缓慢的挑情转为狂野、激烈,席馥蕾再也忍不住的低吟出声。

  “馥蕾。”

  喑哑的声音不断由他喉间发出,席馥蕾根本没发现自己已被他抱上了流理台,只能呻吟的更将他拉近自己裸露的胸部,让双手游移在他发间、颈间,紧紧的拥紧他,然后让激情主导一切,带领着她飞向更远

  的高峰。

  ☆  ☆  ☆

  席馥蕾很生气,非常生气,气得一整个下午都没兴致上班,只想回家找赵孟泽他大吵一架,然而在终于等到下班回家后,找不到他的自己却只能痴痴一个人在家独自生着闷气。

  可恶的他依然没听她的要求跑到王庆和那儿给人家一个下马威,恐吓人家,甚至过分得砸烂人家的车子,老天爷,难道这就是黑社会分子处理事情的方法?即使对方是个平民老百姓?她真的无法苟同他的做法,一向奉公守法的自己怎么会爱上一个崇尚暴力的黑道老大、老天爷实在太爱开她的玩笑了,席馥蕾无力的叹了一口气。

  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导正他的行为呢?本以为只要将他拉出黑道,让他脱离黑道分子这个名词时,他自然会收敛猖狂、目无王法的霸道行为,可惜她就是忘了“牛牵到北京还是牛”、“狗改不了吃屎”的道理,以至于她现在会感受到痛心疾首的失望。

  该怎么做呢?为什么赵孟泽就是不懂她的苦心,她不希望他的一生就这样打打杀杀过日子,更不希望看见他身上挂彩,在满目疮痍、伤痕累累的身上再添加新伤处,他为什么就不能体恤自己爱他的心,将心比心呀!他不想让她受伤,自己又何尝愿意见他受到伤害呢?

  王庆和是个卑鄙小人,所谓无奸不商,如果他真用狡狯的心来对付他的话,那么直肠子、不会耍心机的赵孟泽绝对讨不了便宜,搞不好一个不小心还会吃上官司,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一个前科累累的黑道老大再怎么有势有力,依然抵不过国家法律呀!这教她怎么能不替他担心受怕呢?

  怎么做才能改正他的偏执行为呢?她是不是该下更大的决心,以爱作条件威迫他呢?可是他爱她的心有深刻到让自己拿来作条件吗?如果一个弄巧成拙,她又受得了他离自己远去的后果吗?可是不这么做她又能如何?

  生平第一次席馥蕾带着一脸的泪意沉入睡梦中,而没多久后,赵孟泽便一如往常般出现在她房间内,他先是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后,马上欺身上床将她搂进怀中,开始那热情的诱惑。

  席馥蕾在半梦半醒中迎合着他的热情,却在激情过后冷然以对,远远的滚离他身旁。

  “怎么了?”打算挑灯夜战的赵孟泽对她莫名其妙的反应皱起眉头。

  席馥蕾将被单裹在身上,冷冷的开口,“你今天做了什么事?”

  “还不是忙着退出黑道的事。”他伸手想揽她,却

  被她拒绝,“你怎么了?”

  “你去威胁王庆和。”

  赵孟泽愣了一下,没想到她竟然会知道这件事,但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只要是他做的事,他绝对不会不承认。

  “只不过说了两句话而已,我又没有出手揍他。”他耸肩说。

  “但是你却砸了人家的车子。”

  “那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教训而已,其实我恨不得砸的是他的人而不是车。”他说的非常恶霸,始终觉得这样实在太过于便宜那个人渣了。

  “赵孟泽,我说过要你不要插手的。”

  “我也说过不可能,更何况做都已经做了,你要我怎么样?”他一脸老实的说。

  是呀!她要他怎么样?席馥蕾伤心得说不出话来,一不注意竟被赵孟泽揽个正着。

  “放开我。”她冷声的对他说。

  赵孟泽根本不理会她,一把将她身上的被单扯掉,倾身热吻、挑逗着她,然而好半晌后他却依然得不到她热情的反应,他紧蹙着眉头将眼光放在她冷然的脸上。

  “你若想再和我做爱的话你就做吧,可是我不会有反应的。”席馥蕾平心静气的回视他,平稳的声音回答了他脸上的问号。

  他有些担心又有些烦躁的开口问:“你到底怎么了?”

  “我很生气。”她平静的说,表面上看不出一丝怒气,但若看得仔细的话,绝对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眼中的泪意。

  “生气?”

  “你回去吧,不要再来了。”她闭上眼睛不想泄漏眼中的真情。

  “你是什么意思?”

  “聪明的人知道。”她说得淡漠。

  赵孟泽的声音大了起来,他警告的朝她吼叫,“馥蕾!”

  “我们完了。”席馥蕾睁开双眼直视着有些焦虑的他,原来他也并非永远都是反应迟钝,“我还是没有办法喜欢一个混黑社会的男人,我承受不起你每天与人砍砍杀杀的刺激生活,我们还是分手吧!”

  “天杀的,你讲什么屁话?什么叫做分手,什么叫做没办法喜欢一个混黑社会的男人,你敢跟我说你对我完全没感觉吗?”他瞪着她,怒不可遏的朝她狂吼,他压在她身上的身体故意对身下的她厮磨了一下,臀部更是突然的一个用力挺进她。“这样你还敢说你没感觉吗?”他沙哑的对她说。

  席馥蕾握紧身体两侧的拳头,强忍着一波波的快感而不去回应他,直到他全身乏力的瘫软在自己身上。

  “如果你那么爱做爱的话可以去找妓女,或者干脆自己去做牛郎就好了。”她在他身下冷冷的说。

  “你说什么?”赵孟泽倏地抬头怒视她。

  “我想我们俩最合的除了床事之外就没别的了,可是刚刚我完全感觉不到任何快感,你几乎强暴了我。”她澄清的眼睛直直的望着他说,“我想我们之间真的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不,你在骗我,我能感觉到你也得到了满足。”他眯起了双眼。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没办法喜欢一个混黑社会的人就对了。”

  赵孟泽不能置信的大吼,“我已经为了你退出黑道了。”

  “但行为处事上你却还是百分之百的黑道人。”她冷道。

  “你还是在怪我去找王庆和的事?”

  “你走吧!我们之间不会有交集的,我更不会喜欢上你而嫁给你。”

  “馥蕾……”

  她干脆闭上眼睛不再理他。

  瞪着席馥蕾,赵孟泽愤怒得想将她掐死,为什么这个女人这么不可理喻?明明爱着他却又说出这种大相径庭的话来,难道她是故意要折磨他不成?还是因为自己对她太温柔、太好了,以至于她闲极无聊老爱拿他开玩笑?

  或许他不该再这样紧迫盯人才是,就像是火炉里木材塞得满满的,空气却进不去,以至于火苗燃烧反而愈来愈弱,自己该做的是退一步让她松一口气,更何况不是有句话说“欲擒故纵”吗?他该让她了解一下少了自己的生活才是。

  赵孟泽突然翻身离开她,下床穿起衣服来,“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他在离开前对她说。

  而大门在几秒钟之内开了又关,席馥蕾紧闭的双眼渗出了晶莹的泪水。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