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情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拾情 第十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唐麦克手持着枪对准车窗内的饶从夫,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奇转身面对他。

  李奇的动作依然敏捷而优雅,浑身充满令人生畏的气势,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动声色,但也只有与他共事多年的人知道,这样的他最是难惹。

  唐麦克的心跳突然加速,呼吸也控制不了的愈来愈急促。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天会这样与李奇面对面,因为在他的计划中,当他再见到他时,他应该已经是具冰冷的尸体,没想到台湾这边的人行动却一再的失败,而美国那方面也似有若无的开始提防他,害得他疑神疑鬼的以为他们早知道他的居心叵测,便借休假之名溜到台湾来。

  而下午的枪击事件没能要了李奇的命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他一直以为中枪的是他,当他在医院停车场看到毫发无伤的他时,简直气疯了。

  他先找来先前曾帮助狙击李奇的黑道份子,虽说他们曾经失败过,但是他相信这回李奇再也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然而天知道他靠的并不是运气,而是赤手空拳。回想刚刚他应敌时矫捷的身手,他便忍不住地轻颤起来。

  虽身为他的好朋友多年,但他却完全不了解他。幸好为预防万一他带了把枪,也挟住他的弱点——车内这个女人,要不然后果可能更不堪设想。

  “下车。”唐麦克朝车内的饶从夫命令道。

  此时李奇突然往前踏一步。

  “别动!你想要她死吗?”唐麦克有些紧张,却依然以枪口对准饶从夫,放声威胁他。

  李奇停下脚步。

  “下车。”唐麦克撇头示意饶从夫。

  饶从夫看着李奇,缓缓地走下车。

  “果真漂亮,难怪会让心湖一向无波的你都心动。”唐麦克色心渐起的紧盯着她,“过来些。”他命令道。

  饶从夫文风不动,一双眼始终盯在李奇的脸上。

  夜很黑,树林因风吹而不断地发出令人惊悚的声音,三部车七横八竖的停在路中间,车灯紊乱的投射在四周,却恰巧有一道光直射在他身上,以至于让她可以清楚地瞧见他那双足以冰冻人的蓝眼。

  “如果你愿意认错,过去的事我可以不追究。”李奇突然开口,他面色冷峻,毫无表情的直视着唐麦克。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唐麦克硬声道。再次放声命令饶从夫,“过来!”

  “你应该知道我向来说一不二。”

  “哼,我只知道这个女人对你一定很重要。”不再等待,他两个大步便走到饶从夫身边,用枪口顶着她背心,猖狂的笑道:“我说的对不对呀?”

  “希望你不要后悔。”李奇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

  “等我开枪之后,你就会知道后悔的人是谁了!”唐麦克怒声叫道。

  李奇的镇静惹恼了他,让他胜券在握的心开始动摇。为什么他能这么镇静,他不是深爱这个站在他枪口下的女人吗?为什么他一点都不紧张害怕?

  高炽的怒火瞬间闪过李奇的蓝眸,他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缓慢的开口。“你听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吗?”

  “屁话!你再讲屁话,小心我一枪毙了她!”

  他冷静的反应让唐麦克愈来愈不安,难道说他错了,这女人对他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他打错如意算盘了?

  不,不会的,光看他先前在医院停车场时对她呵护备至的样子,如果她对他真没任何特殊意义的话,他不可能会露出那种温柔又深情的表情。

  他必须稳住。

  “你真的不怕她死吗?”

  唐麦克一个用力,下一秒饶从夫被他推得跌趴在地上,但她自始至终没发出半点声音。她不是个遇事会哭泣的女人,从来都不是。

  怒火沸腾,蓝眸熠熠,李奇盯在唐麦克脸上的视线却丝毫未移动半分。

  “真的只是为了钱,让你枉顾我们多年合作的交情,甚至于法律、人命和良心?”他沉声问。

  “没错。”唐麦克干脆的答道。

  从他被贪婪的恶魔附身,而驱使他派人去杀害李奇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

  他并没有忘了过往的一切,也没有坚持他非死不可,只要他这辈子不去爱人,感情没有寄托,不会因此更改他遗嘱的决定,让属于他的那份钱还是属于他。

  李奇从来不知道自从他将他列为遗产继承人之一后,他就将全部的精力都投注在公事上,没日没夜的守护着宏展,甚至连老婆莲恩都为此与他翻脸离婚。

  他努力,是因为回馈有价值;他拼命,是因为未来在这里,但是现在他的付出、他的未来、他所有所有的一切,只因他情生意动全部付诸东流,这要他怎能甘心。

  “虽然我早知道是你,但是听你亲口承认我还是很痛心。”李奇哀伤的说,“麦克,钱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如果是的话,我甚至可以将整个宏展送给你,只要你开口。”

  “哼,女朋友在我手上才这样讲,看来她对你真的很重要。”唐麦克冷笑。

  从他出现后,李奇第一次将目光移向饶从夫,他的表情温柔,蓝眸中尽是深情。“是的,她对我的确很重要。”唐麦克得意的笑了,他就知道自己没抓错人。

  “很重要是吗?那么比起你的命呢?”

  “还重要。”

  “那如果我说你们俩只能有一个活命……”

  “我的命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放了她,并且发誓从此不再找她麻烦。”李奇毫不犹豫地打断他说。

  “李奇,不要。”饶从夫再也忍不住的出声叫道。她不要他以他的命来换她的。

  他给了她一记安抚的微笑,再次面对唐麦克。

  “放她走,麦克。你要的是我的钱、我的命,而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你大可直接把枪口对准我,把她放了,一切都与她无关。”

  “不!”饶从夫在唐麦克回答之前急促的喊叫,她由地上爬起来,刚刚撞破皮的膝盖隐隐作痛着。

  唐麦克紧张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枪口也随之调整角度对准她的背心。

  “你怎可说一切都与我无关?你爱我不是吗?你要娶我不是吗?难道你说的都是空口白话?”她咄咄逼人的紧盯着李奇问。

  李奇皱了下眉头。“当然不是。”

  “那好,既然不是,我们就是未婚夫妻,你别想将我撇开。”

  “未婚夫妻……”李奇先是一愣,随即抑制不住心中深切的爱意,轻声的开口,“你……真的愿意嫁给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愿意。”饶从夫不再逃避的直视他的眼,自从刚刚在车上对他说了那句话之后,她便已决定要面对自己、面对他。

  “老天!”李奇低呼一声,“我还以为我会为了这句话等到天荒地老,没想到……从夫,我曾对你说过我爱你吗?”

  “你有,但是我没有。”说着,她的脸突然莫名其妙的赧红起来,微微地低下头。“我……我也爱你,李奇。”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李奇错愕得不知如何反应,他大张着嘴巴,瞠目结舌的呆望着她。

  “你刚刚……说什么?”半晌后,他结巴的问。

  他呆呆的样子让饶从夫一时之间忘了周遭的一切,忍不住轻笑出声。

  “我爱你。”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再次开口显得轻松多了。她再次说,眼中有了湿意。

  时间似乎顿时停顿下来,李奇只觉得呼吸困难,心脏狂烈挣扎着想跳出胸口。他以为“我愿意”三个字给他的惊喜已经够大,够填补对她付出所有的爱之后所留下的空虚,没想到……

  “说出这句话之后,你别奢望这辈子我还会放开你。”他认真的凝视着她,哑声道。

  听见他的话,饶从夫的表情变得好正经。

  “这句话正是我要说的,既然让我说出那三个字,你就别想再将我推开,譬如像现在。”她盯着他的眼,缓缓的说。

  李奇沉默的看着她坚定不移的神情半晌,毅然点头。“我知道了。”

  她美丽的容颜立刻朝他绽放出一朵绝美的笑靥。

  他将视线移回唐麦克脸上。“看在我们曾经是好朋友的份上,让她过来我身边。”

  唐麦克皱了下眉头。

  “你手上有枪,难道还担心我们会逃跑?”他挑衅道。

  唐麦克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过去。”他就不相信他们还有本事逃,就让他们享受一下临死前最后一次的拥抱吧。

  闻言,饶从夫迅速地奔向李奇,扑进他怀里。

  李奇收紧手臂,紧紧地抱住她,接着便低下头做一件从她开口说我爱你之后他便很想做的事,吻她。绵细而热情的吻顿时在两人间燃烧开来。

  饶从夫绝望的回应他的吻,因为她知道如果真不幸,这将会是他们最后的一个吻。

  想到这儿,她的眼泪立刻不由自主的滑了下来。

  “别哭,不会有事的,相信我。”他吻去她的泪,轻声地安抚她。

  她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在他的安抚声中一颗颗的滑落。

  “唉!”擦不尽她流不停的泪水,他忽然轻叹一声,“看来我不做些事,你的眼泪是不会停的。”

  饶从夫并不了解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直到下一秒钟他抱着她迅速转身,然后突如其来的枪声轰然在她耳边响起——

  “别动,麦克,我并不想伤你。”李奇的声音自她头上响起。

  饶从夫茫茫然的抬起头,完全弄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事,直到她看到他手上握着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枪,直指着面色土灰的唐麦克时,她这才慢慢地了解,他们不再有危险。

  只是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她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急转直下的情况。

  “不……”

  唐麦克像是见了鬼般的白了脸,他不断地摇着头,像是无法接受情势的转变。

  “你身上为什么会有枪?”他尖声厉问。

  “刚刚在医院跟朋友借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派上用场。”李奇缓缓地回答,一双深藏不露的蓝眸却是注视着饶从夫,像是在向她解释。

  为了他特殊的身份,下午为枪击案而赶到台大医院的大人物不少,其中竟意外让他见到一位相识已久的朋友。

  二十五岁的他在中情局内已是赫赫有名。在一次困难的任务之后,他的身份不再只是名特务,偶尔还得当教练操操那些菜鸟。但因为他的真正身份不能公开,年龄又轻,难免会引来菜鸟的质疑,进而不断有挑衅的事件在他课堂上发生。

  而这个赶到医院的大人物,便是其中一名由台湾到美国接受特训,而且不断向他挑衅的学生之一。

  再度相遇两人都充满了惊喜,在感叹岁月不饶人和世事多变后,他也问起枪击事件之事,并在大致了解情况后阿莎力的立刻弄来一把枪给他防身。

  也该算他命不该绝吧,没想到这把盛情难却的枪竟然这么快就能用到。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不相信,我……”狂乱的神情在他脸上一闪而逝,唐麦克忽然反身扑向刚刚被李奇一枪打落在地上的手枪。

  枪声在瞬间响起,只见原本静落在柏油路上的手枪,在一道火花间突然弹跳起来,接着枪声连续响起,直到那把枪被打到路边,掉落不见底的崖下。

  “我的枪!”唐麦克凄厉的大叫,趴在路边拼命的朝崖下伸长手,仿佛这样做就能捞回那把掉落的手枪。

  “够了,麦克。”李奇冷静地说。

  “我的枪、我的枪……”

  “麦克……”

  “啊——”唐麦克忽然放声大叫,像发疯了般。

  饶从夫惊吓的抓紧李奇的手臂,他反手将她整个人圈在怀中,安抚的轻拍着她,一边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唐麦克,直到他停止大叫,失魂落魄的爬站起身。

  “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他喃喃自语的念着。

  “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如果你愿意,一切都可以重来。”李奇看着他说,他并不想将他交给警方,如果他愿意放下屠刀的话。

  “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唐麦克依然喃喃地念着,空洞的双眼了无焦距。

  李奇轻蹙了下眉头,微微地松开饶从夫,想上前证实他心里的臆测。

  “不。”她拉住他,脸上有着明显心有余悸的害怕。

  李奇给了一个放心的微笑,拍了拍她的手,然后走向始终都没停过喃喃自语的唐麦克。

  “麦克,你还好吗?”两人仅剩一步之遥时,李奇问。

  “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麦克,你认识我吗?”他上前一步,伸手轻碰他肩膀。

  “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有。”

  “麦克,什么没了?”李奇刻意将语气放柔问。

  唐麦克忽然停了下来,他慢慢地抬起头,以散乱的眼神茫然的看着他。“我的前途、我的财产,没了、什么都没了。”

  “你记得自己住哪吗?”沉思了一下,他接着问。

  “没了,什么都没了。没了,什么都没了……”

  “他疯了。”饶从夫走到李奇身边,看着不断重复同一句话的唐麦克轻声道。

  李奇神情哀伤的轻点了下头,无言的拥紧她。

  这就是所谓的恶有恶报,老天所给予的惩罚吗?

  唉!

  教堂内红毯前方,满面红光的新郎正等待着新娘一步步的走向自己。

  仿佛过了一世纪般,新娘终于走到新郎身边,牧师站在最前方圣洁的为这对有情人证婚,一切准备就绪。

  “你是否愿意终生与你的妻子厮守,愿意在上帝面前许诺永远不离开你的妻子,直到死亡来临?”牧师问着新郎。

  “我愿意。”新郎立刻答道。

  牧师接着又以同样的问题询问新娘,但是令人讶异的是新娘竟迟迟没有应答,为此,在场宾客逐渐的骚动了起来。

  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形的牧师有些尴尬的瞄了一眼可怜的新郎,轻咳一声后,他面对着新娘再度将刚刚的问题重复一遍。

  “你是否愿意终生与你的丈夫厮守,愿意在上帝面前许诺永远不离开你的丈夫,直到死亡来临?”

  “我……”饶从夫一脸抱歉、挣扎的看着李奇,她真的没有办法。

  爱他,身边不能没有他是一回事,但结婚又是另外一回事,因为名份一旦定了下来,如果将来不幸走到分手那一条路时,她没办法阻止他的离开,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够心平气和的签下那纸离婚协议书。

  离开是一个伤害,签离婚协议书又是另一个伤害。而一次的伤害她或许承受得了,但是第二次……不,她承受不了。

  “对不……”

  “不好了,不好了!”强恩突然大叫着跑进教堂,打断了她抱歉的回答。

  “发生了什么事?”有人问。

  “唐麦克从疗养院里逃出来了,听说他根本就是装疯的!”强恩激动道:“而且,医护人员在他房间枕头下发现一张写满李奇名字和杀字的纸张!他恐怕还想来杀你,李奇。”

  “消息属实?”李奇蹙眉问。

  “千真万确。”强恩猛点头道。

  李奇沉吟了一下,忽然转向牧师,一脸坚定的开口,“对不起,牧师,今天的婚礼取消,我不能娶她为妻。”

  “不!”一个比他更坚定的声音霍然响起,“请你继续,还有我愿意。”饶从夫说。

  “从夫……”李奇瞬间转向她。

  “你说过不会再将我推开的。”

  “但是——”

  “没有但是。”她霸道的截断他,转向瞠目结舌的牧师指示道:“请你继续完成所有仪式。”

  “呃,好。”牧师看了无异议的新郎一眼点点头,“你是否愿意……”

  “我愿意。我刚刚已经回答过了。”饶从夫立刻开口。

  牧师皱着眉头点头,他从未碰过这种新娘,一会儿像是要落跑似的,一会儿又迫不及待。唉,看来他还是赶快将这场证婚结束掉,免得待会又徒生风波。

  “你可以亲吻新娘了。”牧师宣布。

  饶从夫生怕李奇会反悔,立刻抬起头来将吻印上他的。宾客中又传出一阵骚动,不过她可没空理他们。

  “好了,我们快走吧。”她握住他的手,马不停蹄的拉他往外走。

  “我都不知道你这么迫不及待想和我去度蜜月,老婆。”他喜欢这个称呼。

  “蜜月以后再说,在唐麦克落网之前,你得尽量不要待在醒目的地方,以免又成为枪靶。”她头也不回的说。

  “老婆,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

  “其实刚刚那是一场骗局……”

  “回家再说。”

  “麦克根本就没有离开疗养院半步,他是真的彻底的疯了,所以……哎哟!”李奇撞上突然停下脚步的饶从夫。

  “你刚刚说什么?”饶从夫转身龇牙咧嘴的怒视他。

  “我……老婆,我好爱你喔!”

  —完—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