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情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拾情 第九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自从李奇离开后,饶从夫的生活表面上是恢复了正常,每天忙碌于上下班、交际应酬,再加上一些应接不暇的约会,充实不已。

  然而实情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上班时会发呆,想的全是他;回家时精神恍惚,总忘记他已离开的事实;而在与其他男人约会时,她更是心不在焉的拿他做比较,然后赫然发现这世上恐怕再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让她心动,因为她的心早已遗落在他身上。

  一直以为她要爱上一个人绝非简单之事,不单是因为父母的影响,她从小到大打定不婚的态度才是最主要原因,所以就算身边有如过江之鲫的追求者,她也始终无动于衷。

  然而,李奇成了例外,她怎会如此轻易就爱上他呢?

  他并没有特意的追求过她,也不曾送花、不曾请她上过高级餐厅。

  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事实上还可以说是在她所认识的异性中最短的,但是在相处上,他们却能契合得有如认识了一辈子,就连结婚相伴生活了一辈子的夫妻可能都望尘莫及。

  饶从夫轻叹了一口气,慢慢地放下手中盛满炒饭的汤匙。

  在醒悟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带给她所需要的平静之后,她在三天前就已经断然拒绝掉所有的约会,下班后一个人回家做些简单的料理充饥,打发晚餐。

  只是寂寞骇人,原本的安静变得冷清,原本的享受变成苦涩,就连电视或广播中所传来的欢笑声听起来都是那么的空虚,填满不了一个人的孤寂。

  为了不让屋内太过沉静,也为了不让自己的心总是在想他,她端起餐盘走到客厅,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

  时间正好是播报晚间新闻的时刻,字正腔圆的主播正简明的报导着一则则今天之中发生的新闻。

  她将遥控器丢开,再度举起盘上的汤匙,舀了匙炒饭入口,慢慢地嚼了起来。

  “接下来是一则最新的枪击案件。台北时间下午六点十分,位于松江路上一栋新落成企业大楼下,一辆宾士六百遭受不明人士连开数枪。据最新消息指出,遭受枪击者可能为美国著名十大企业财团之一,从未在任何媒体上露过面的宏展总裁李奇……”

  “李奇”两个字让饶从夫整个人跳了起来,手上的餐盘脱手落地,盘内炒饭撒了一地。

  她的双膝发软,双手用力的抓住桌缘以防止自己跌倒,面无血色的紧盯着正在播报新闻的电视荧幕。

  新闻中记者详细的报导着事发地点、时间,以及经由目击者转述所见的过程,画面则从散布一地的弹壳转向弹痕累累的私家轿车,最后停在一摊令人怵目惊心的血迹上。

  “据记者目前所知,在这场枪击事件中有一人中弹,已送往台大医院救治,至于此人是不是就是美国宏展总裁李奇,在医院严密保护之下至今未发出任何消息。不过这场枪击事件,因为当事人身份特殊,不仅引起警方密切的注意,连同外交部、经建会、甚至于行政院都……”

  饶从夫再也听不下去了,她抓起置放在门边鞋柜上的车钥匙即夺门而出。

  穿着室内十块钱一双的拖鞋,散乱的头发以一条橡皮圈札在脑后,再配上一件一百块的T恤和棉质裤,她在半个小时内连闯数个红灯,被拍下数张超速照片之后,来到挤满新闻记者的台大急诊室。

  “还在开刀?怎么开这么久?”

  茫然的她听到身边有人这样道,她迅速地转身,看到一名手持麦克风的记者与另一名记者说。

  “不知道,院方什么也不肯透露。”

  “警方呢?”

  “以无可奉告搪塞一切问题。”

  “怎么会这样?”

  “有什么办法,谁叫他的身份特殊呢?看到没,CNN的记者都来了,我看不用到明天全球都会知道宏展总裁李奇在台湾遭受枪击事件的新闻。”

  “看来我们台湾的声名又要大噪了。”

  “有什么办法,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如果不幸他真在台湾挂了的话,你想会发生什么事?”

  饶从夫听到这一段话后,身体剧烈的摇晃了一下,原本苍白的脸变得更加没有血色。

  “这还用说吗?首先一定会引起国际纠纷,毕竟人家可是美国十大杰出青年之一,如此人才却客死台湾,你说美国那边会不追究吗?然后便间接影响到我们两地间的关系,什么加入WTO的根本就不必再想。

  “而金融危机是绝对免不了的,宏展在美国可是排名十大企业之一,总裁一死,公司股票难道不会受影响?而纽约股市一跌,别说台湾了,全球还有哪里的股市红得了?唉,我看明天一早第一件事,就是出清手上的股票。”

  “你别讲得那么恐怖。”

  “我不过就事论事而已。”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可要好好祈祷他不要死了。”

  “没错,不过看这情形,恐怕凶多吉少,人都已进去两个小时了。”

  听到这儿,饶从夫再也支持不住的靠着墙壁滑坐到地上。

  凶多吉少?

  不会的!他上回不也受了枪伤吗?只不过两、三天他便生龙活虎,这回又怎可能会被轻易的被击倒呢?

  不会的!

  “小姐,你没事吧?”

  她过分苍白的脸色与爬满脸颊的无声泪水吸引了在场一位记者的注意力,他一方面关心,一方面好奇地蹲在她面前问。

  饶从夫茫茫然的望着前方的人影,摇了摇头。

  他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她不断地告诉自己。

  突然,手术房的灯暗了下来,紧闭的玻璃门向两边滑了开来,在场所有的媒体一拥而上,包括原本蹲在她面前的那名记者。

  饶从夫没有跟上前,她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即将公布的消息,如果是坏消息……

  从手术房走出数名穿手术服的医护人员,除了主治医生外,各个默然地穿过媒体记者离去,其中有一名高大的医护人员在途经滑坐在墙角的饶从夫身前时,蓦然停了下来。

  看着她脸上交织的泪痕,口罩下的蓝眸清楚地浮现出心疼。他蹲下身,温柔的扶起她。

  “你……”看到那对令她难以置信的熟悉蓝眸,饶从夫忍不住的发出疑问。

  “嘘,什么都别说,跟我来。”他小声的打断她,扶着她的手臂迅速地远离是非之地。

  “是你吗?”一离开那群媒体,饶从夫立刻迫不及待的以她带有沙哑的哭腔问。

  他缓缓地停下脚步,在转身的同时取下覆在嘴巴上的口罩,面对她。

  “是我。”

  话声未落,只见人影一闪,她已快速的向他扑过来,用着足以令他窒息的力气紧紧地拥抱着他。

  李奇伸手顺势将饶从夫圈在怀中。虽然分开不过十天,但是他真的好想她,好想这种拥抱她的感觉。

  “你可恶、混蛋、大笨蛋!”一阵不痛不痒的拳头在他胸前不断落下,她哭着叫骂。

  他任她打,在她身后的双手却将她拥得更紧。

  他把她吓坏了。

  “你这个该死的大笨蛋,你怎么可以这样吓我?怎么可以?!”

  “对不起。”

  “你……可恶……呜……”

  “对不起。”他亲了她的发梢一下,再次柔声道。同时注意到两人的举动已经引起旁人的注意,他圈着泣不成声的她将她带出医院大门,往停车场走去。

  “从夫,你将车停在哪?”他问。

  她抬起头,余悸犹存的泪眼在凝视了他半晌之后,才将视线转向停车场,茫然的梭巡着。她忘了把车停在哪了。

  看着她脸上茫然的表情,李奇眼中满是温柔,他将她拥紧了些,柔声道:“来,把车钥匙给我。”接着便揽着她在停车场上慢慢的寻找她的车。

  待他们坐上车后,饶从夫失控的心情才逐渐平复,只不过面对毫发未伤的他,她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你没事?”她的声音充满心有余悸的颤抖。

  “我没事。”他转身,与她面对面的说。

  “那摊血……”

  “是我一个朋友的。”

  “在急诊室里的……”

  “是他,因为子弹卡在骨头,所以手术花了不少时间。”他紧盯着她,柔声问:“你以为中枪的是我?”

  她的表情像是被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与痛苦所笼罩,露出一种令他忍不住揪心的感觉。她虚弱的看着他,眼中泪光闪烁。

  “是的,我以为是你。”她抖声说。

  “这让你感到很害怕?”

  “是的。”

  “你害怕我会死?”

  她轻颤了一下,点头承认。

  “为什么?从夫,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会害怕我死?”

  双眼挂着泪,她楚楚可怜的望着他,要他别逼她,她还不想承认。

  “因为你爱我。”

  身体有如触电般的一颤,她别开眼,拼命地想眨掉眼中的泪水,仿佛这样便能否认一切。

  “不,我……”

  “别再逃避了,从夫。”他轻声打断她,“承认爱我并不会要了你的命,相反的,它甚至可以救我一命。”

  她缓缓地抬头看他,不了解他话里的意思。什么叫做救他一命,难道说事情还没解决,他还会有生命危险?

  “是的。”看出她泪眼里的疑问,李奇沉声点头道,蓝眼也随之阴阴地沉了下来。“三番两次没要成我的命,对方恐怕已到狗急跳墙的地步,虽然这回警方的介入可能使他们的计划延后或更改,但只要我制造机会给他们,想必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饶从夫惊愕的瞪大双眼,慢慢地了解他话里的意思。“你打算继续拿自己当饵?”

  “他们一定不会放过这机会,不是吗?”

  他们想杀他都想得快死了,又怎会放过?“我一点都不欣赏你这个笑话,别开玩笑了。”她面无血色的望着他,颤抖着说。

  他微微一笑,不作任何反应。

  “李奇,你是开玩笑的对不对?”等了半天他没反应,她推推他的肩膀要他回答。

  “你应该知道我是不是在开玩笑。”

  他依然微笑着,而她却想尖叫出声。

  “交给警方。”她听见自己以命令的口吻开口道,然而他却毫不犹豫的对她摇头。

  “他们的动作太慢了。”

  “你就这么想死?”她激动得让手指用力的掐进他手臂中。

  “你真的很爱我对不对?那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肯嫁给我呢?”他凝视着她眼中的恐惧与脆弱,温柔的问。

  她收回手,将视线移向车窗外。“我绝对不会让人有机会背叛我。”

  “我不是你父亲,也不会介意你有没有替我生儿子而藉口向外发展,如果你不想生也可以。”

  她摇头,无视于他语气中的热情与保证。“没关系,反正我也不会嫁给你。”

  “从夫,我爱你。”

  她慢慢地转向他,双眼变得空洞的微笑着。“你知道吗?我爸以前也常对我妈说这句话……”

  “我不是你父亲,你要我说几次!”他攫住她双肩用力的打断她叫道。

  “不要逼我,李奇。”饶从夫泪眼盈眶的哀求他。

  “算了。”注视她半晌,李奇霍然松开她。

  在他松手的那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的心紧缩了一下。她矛盾的望着他。

  “能不能渡过这难关还不知道,也许明后天我就会死于非命,这样的我又怎么有资格要你嫁给我,算了。”

  闻言她再度变得面无血色,而他却不再看她,表情冰冷的径自发动车子,离开医院。

  第一次面对生气的他,饶从夫心慌得不知所措。

  虽然他没有任河激烈的言词或举动,但是光从他冰冷的表情和握在方向盘上泛白的手,她就知道他有多生气。

  她看着他的手,那是一双充满力量的手,她看过它们毫不留情的对待他自己身上的伤口,也看过它们对付王令时,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高七尺,重逾两百磅的大男人摔出三公尺外。可是尽管如此,他却从未伤害过她一根寒毛,对待她有若玻璃娃娃般小心翼翼,生怕一个太过用力而将她压碎。

  他从来不曾对她怒声咆哮或动手动脚,像爸爸对妈妈那样。

  他没有君子远庖厨或男尊女卑的观念,像爸爸对她们那样。

  他甚至于不介意她是否能为他生儿子,即使想不生也可以。

  他不是爸爸,彻头彻尾没有一点像他,而她也不是妈妈,传统、保守、以夫为天……

  “系好安全带。”

  他突如其来的严肃嗓音打断她的思绪,她将视线移往他脸上,再移向车窗外。要上高速公路了吗?

  “我们被跟踪了。”他沉声道。

  她闻言瞠大了双眼,恐惧的转身朝车后方看,那些人是真的想要他的命!

  “从夫!”她突如其来扑向他的举动让李奇惊叫出声。

  “电话,你没带手机吗?”一阵摸索,她在他身上没找到她要的东西,心慌得想哭。

  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好温柔,连同冰冷的表情也在瞬间融化,变得柔情似水。“放心,我不会让他们伤你半根寒毛的。”

  “你这个笨蛋!”她真的哭了起来,“他们要杀的人是你不是我,快!快点加油,前面有间警察局,只要把车开到那里……”

  “来不及了。”

  内线快车道的车突然不断地朝他们挤来,让他们在选择避免碰撞的情形下不得不将车子驶进岔路,离警局愈来愈远。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饶从夫愈慌,眼泪也掉得愈凶。

  怎么会这样?在三姐妹中她一向是最坚强,而且绝不轻言掉泪的。妈妈自杀死时她没哭,被爸爸赶出家门时她没哭,后来为筹措大姐医药费而进入舞厅工作,面对一群可怕又恶心的老色狼时,她也没掉一滴泪,直到遇见他。

  再也克制不了,他突如其来的伸手压在她颈背上,将她拉近身旁亲吻她一下。

  “别慌,不会有事的,相信我。”

  因为那三个字,她逐渐冷静下来。

  车子顺路前进,进入山区。

  怎么可能这么巧,随便一条岔路就能将他们带到这罕无人烟的地方?看来他们车上大概有一两个熟知地形的人,基于环境考量,他得小心对付。李奇沉默地忖度着。

  “如果你敢受伤的话,这次我绝不救你。”安静的车内突然响起饶从夫的声音。

  他迅速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她一脸坚决的表情紧盯着他。

  到这时候她还在逞强?

  李奇无谓的一笑,“没关系,反正在这世界上我已没有任何亲人,即使真死了也不必担心会有人替我难过。”

  这段话冲毁她好不容易才筑起的坚强,她一脸骇然地望着他,身体不由自主的轻颤了起来。

  为什么他老爱提到死字,难道说他刚刚对她的保证只是安慰之词,事实上他真会有生命危险?

  她无法想象如果他真的死了的话,她该怎么办。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再也看不见他的蓝眼,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温柔与爱意,这世上再也没有他……

  不,她无法欺骗自己了,如果他死了的话,恐怕她也会活不下去。

  刹那间,在饶从夫深黑的眼里浮现出一抹坚决,她看着他,以因紧张而显得涩涩的声音开口。

  “你要我嫁给你,是真心的吗?”

  车子的行径路线突然变换,李奇看向她,原本深蓝的双眼显得幽邃,且深不可测。

  “什么意思?”他想知道她为何突然问他这个问题。

  “如果你能全身而退,就来娶我吧。”

  “吱”的一声,车子在他急踩煞车下霎时停了下来,以致使得紧随在后的两辆车一台急速打弯,险些翻下山去的从旁越过,打横的停在他们五公尺外的前方;而另一台则在刺耳的煞车声中停在他们车后,两辆车相距约莫一公分的距离。

  李奇完全无视于车窗外的事,在车子停下来的一瞬间已将全副注意力都凝聚在她身上。他眼中写满惊喜、讶异、难以置信,以及慢慢升起的怀疑。

  “你刚刚说什么?”

  还未咽下因他紧急煞车所提高的担心,却又被他接连而来的问题给吓得差点停住呼吸。饶从夫看着他,眼中有丝赧然,却无任何懊悔之意,她并非意气用事。

  “李奇,他们……”眼角余光发现有人自前方车内走了下来,个个有如凶神恶煞、不怀好意,她惊慌的叫出声。

  “你刚刚说什么?”他打断她,执意先解决重重压在心上的怀疑,“你答应嫁给我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们愈来愈近了……”她害怕的向他倚近些,注意力全在车窗外。

  李奇不悦的瞥了窗外一眼,再望了一下后照镜,前后车各三人,一共是六个人,不少,但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况且看他们除了手上的刀子外,并未有手枪。

  他再看了一眼身前因害怕而紧抓着他上衣,轻轻颤抖的饶从夫,不由得轻叹一口气。看来不把外头那些麻烦先解决掉,她是不会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

  “我下车后,你将车门锁紧,别熄火,如果见情况不对,立刻将车开走,我会自己想办法下山。”他交代道,将手伸向车门把,准备下车。

  “不要下车!”她抓住他的手,一脸惊惶的对他猛摇头。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他轻拍一下她的手,企图要她放手。

  “不,”她一脸哀求的盯着他,“趁他们都下车的时候,我们赶快开车,他们……”

  “前后路都被车堵住了,从夫。”李奇轻声的打断她,以一气呵成的动作先挣开她,然后下车甩上车门。“把门锁上。”他迅速地交代一声。

  饶从夫无法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人团团围住,而且还有两人正朝她走来。

  她迅速地将车门反锁,告诉自己即使不能帮他,也不能成为他的累赘。

  就在她锁门的那一瞬间,李奇高大的身躯突然以快如闪电的动作发动攻击。

  “卡喀!”骨头被折断的声音在夜空中刺耳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又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饶从夫睁大了双眼,即使将自己反锁在门窗紧闭的车内,她依然无法不听那一声声令人战的喊叫,更遑论其他人。

  逼向她的两人因听到同伴痛苦的哀号,不禁将注意力也转向李奇。然而不管是面对四人或是六人,李奇的动作依然是那么的流畅,优美得像是在表演一样。

  而那些被他“碰”到的人,没有一个不被他抛开,并痛苦的哀号出声。

  当然,他身上多少也挂了些彩。

  “谁派你们来的?”无视于身上伤口的疼痛,李奇冷酷无情的瞪着瘫跌在地上,面无血色,不断因他的前进而后退的六人。

  明知道从这些小喽口中,不可能问出想杀他的唐麦克的名字,但是他至少可以知道他到底请了什么角色来对付他。这么一来他便能够出其不意的先解决这种接二连三的小麻烦。

  突然之间,李奇全身寒毛直竖,有种不好的第六感让他急速的转身,而就在此时,一个令他全身冰冷的声音霍然响起。

  “我,你的好朋友,麦克。你想不到吧,李奇?”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