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情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拾情 第八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史德宇离开后,他们回到屋里。

  “从夫,你说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好?”一关上大门,李奇即迫不及待的追问。

  “别闹了,人都走了还演!”饶从夫瞪了他一眼。

  “我并没有在演戏。”他深情的看着她。

  她倏然避开他的眼。“我要工作,有很多事……”

  “从夫,你不能一直逃避。”他打断她,伸手将她的脸扳了回来,一脸耐心的望着她说。

  “逃避什么?我并没有在逃避。”再度避开他的眼,她瞪着被他拎在手上的公事包。

  “逃避和我谈论结婚的事,你敢说你没有?你敢说你今天早上没有趁我淋浴时溜走?”他不想咄咄逼人,但是不逼她不行,他们都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那是因为我……我上班要来不及了。”

  “那打声招呼应该不为过吧?”

  “我……我怕迟到,所以……”

  “老板迟到个几分钟应该还好,况且打一声招呼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李奇轻笑一声,抬起她的下巴揶揄道。

  瞪着他,饶从夫突然嘴一抿,赌气的不再说话。

  “怎么?舌头被猫咬掉了?”

  她倒希望自己的舌头真被猫咬掉了,这么一来可以让对着一个哑巴说话的他像个呆子。不过一直逃避也不是权宜之计,她必须将话跟他讲清楚。

  “李奇,有件事我想跟你说清楚。”深吸了一口气,她坚定的盯着他说。

  他眉头微微向上一挑,上前牵起她的手坐到沙发上,道:“什么事?”

  “我承认我喜欢你,但是我不会嫁给你。”她一本正经的说。

  “不,”他看了她半晌,缓慢地摇头,“你会嫁给我。”

  “我这辈子不会与任何人结婚,”她皱紧眉头告诉他,“即使我把自己给了你也一样。”

  “不,你会嫁给我。”李奇还是这句话。

  饶从夫深吸一口气。“李奇,你不了解,和你做爱并不代表我爱你,或者我愿意嫁给你。你应该知道现代人对于性已完全开放,你实在……”

  “我了解你所说的,但是我爱你,这才是我想娶你,想守护你一辈子的原因。”他打断她的话。

  “但是我不爱你!”

  “是吗?”他看起来毫不在意。反正来日方长,他会让她爱上他的。

  “你难道不了解吗?”

  他耸耸肩。

  “你不了解。”

  “好吧,那么就由你来告诉我,我不了解什么。”看了她一会儿,他妥协的道。

  “我不可能嫁给你或任何人。”

  “为什么?”他挑起眉问。

  “因为我不适合婚姻。”

  他微笑。“不适合婚姻没关系,你适合我就行了。”

  “你还是不了解。”她咬着嘴唇,绞尽脑汁想让他放弃娶她的念头。

  “好吧,我不了解,但是这却不能改变我爱上你的事实,以及我非将你娶进门不可的决心。”他深情而认真的盯着她说。

  “为什么你一定要结婚呢?”她忍不住生气的冲口问。难道像他们现在这样亦友亦情人的相处模式不好吗?为什么非要签一张半点用处都没有的烂纸不可!

  “因为我爱你,想拥有你、照顾你,以及……”

  “因为爱所以结婚,那么不爱的时候是不是就离婚了呢?”她打断他道,“既然结果还是要分开,那又何需浪费时间去结婚?”

  “原来你是不相信爱。”他终于找到问题的症结。

  他的话让她一怔,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干脆向他坦承,“是的,我不相信爱,更不相信婚姻,那些什么白头到老、永浴爱河根本就是神话,每年的高离婚率可以证明。”

  “你既然知道离婚率高,那就更应该知道并非所有的婚姻都以离婚为结局。”

  “我知道,但没离婚的大多是同床异梦,为了孩子,为了名份,或者只是为了不甘心,人生至此,何苦?”

  “你太悲观了。”他摔起眉头。

  “或许你可以说我没有安全感,总之我这辈子是绝对不会结婚的。”饶从夫坚定的重申。

  李奇摇摇头。“不,你还是会结婚,嫁给我。”

  她瞪着他,脸上有着恼怒的表情,但很快的就恢复平静,然后耸了耸肩。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知道白自己不会结婚就好。”

  看了她半晌,他也学她耸肩。

  “好吧,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知道你终究会嫁给我就好。”

  “你……”真是有理说不清!饶从夫怒不可遏的站起身,抓着放在桌面上的公事包,一言不发的便往大门走去。

  “你要去哪?”李奇迅速地攫住她的手问道。

  “公司!”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挣开他的手,怒气冲冲的甩门而去。

  她再也不和他说话了!

  为了结婚之事,饶从夫近来看到李奇都没好脸色,她以为这样至少有吓阻的效果,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他那个人脸皮超厚,不管她如何板着脸对他,他依然温柔的对她嘘寒问暖,三不五时便问她什么时候要嫁给他,尤其到了晚上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开了锁摸进她房间,夜夜抱她入眠。

  她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做到,不管她用什么方法锁住房门,他就是能在不吵醒她的情况下进入,然后与她做爱。

  他真的很过分,可是如果她够老实的话,她会承认自己早已恋上他温暖的胸膛,和抱着他入睡的感觉,少了他她根本就睡不着。

  就像今晚。

  四周一片静默,好像世界上就只剩下她一人一样。她看了一眼床头上的闹钟,时针已指向两点,而他却迟迟未出现。

  他睡着了吗?还是终于决定放弃她了?

  突如其来的心烦意乱让她霍然由床上坐起来,透过门缝她感觉到细微的光线由门外透了进来。

  他还没睡?还是他睡前忘了关灯?或者他正在外头挣扎着是否要进她房间?

  一股冲动让她跳下床,在她能够阻止自己前,打开上锁的房门走出卧房。李奇果真坐在亮如白昼的客厅沙发上,只是他并没有在思考任何事,而是正与人讲着电话。

  “强恩,我已经决定这么做了。”因为李奇背对着她,所以他并未发现她的到来。

  饶从夫对他的话开始感到好奇。

  “拜托,别人可以因为不知道而把我看扁,你怎么……什么,好汉不提当年勇?你别一直拿我中枪的事来讲好不好?我保证会留条命去参加你的四十大寿。”

  他到底在说什么,什么留条命的?她慢慢地皱起眉头忖度着。

  “强恩,我是不是在逞强你应该知道,而且除了拿我自己当饵外,你还想得出其他办法吗?”

  拿自己当饵?他想做什么?她愈听愈迷糊。

  “不,已经没有时间再想了。”李奇忽然深吸一口气,接着说:“因为我没死的消息恐怕已经传出去了。”

  “什么?”

  隐约听到从被他拿离耳朵约有一臂之遥的话筒传出来的吼声,饶从夫突然感觉心情沉重。他们一定是在讲关于想对他谋财害命的事,而他竟想拿自己当饵?

  “拜托,强恩,你是觉得我这次的挑战困难度不够高,所以要我聋着一只耳朵赴约不成?”李奇轻笑道。

  饶从夫一脸苍白的瞪着他的背影,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危机意识,竟然还笑得出来?

  “好,不开玩笑了,就照我之前说的,把我跟你联络说明天会回公司的事传出去。”他停了一会儿,“可以呀,不过只要我明天一出现在公司,相信过不了多久你那边还是会得到消息……

  “该死的!强恩,我已经一再保证过我会小心了。”李奇倏然将身体坐正,懊恼的咒骂出声。“否则除此之外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停顿一下,他对话筒那头的强恩说:“不,在他将注意力转移之前,我宁愿他只针对我。“因为我爱她。”

  她心下一震,知道现在自己是被谈论的主角。

  “舍不得,但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如果我死了的话,至少从夫的生命将不会再有任何威胁。”

  听至此,饶从夫浑身僵硬,震惊的瞠大双眼。

  “没错,她的性命的确比我的重要。”李奇坚决的说,“好了,强恩,我不会改变主意的,如果你不肯帮我,我想那对我的计划应该也不至于有太大的影响。”

  电话那头,强恩气得口不择言。

  “你要绝交?可以呀。”

  “好了,别再诅咒了。”他挖了挖耳朵,“我半夜不睡觉可不是为了要听你诅咒的。我发誓会好好照顾自己……当然。”

  他不厌其烦的保证,虽然语气是一本正经外加慎重其事,但是由他原本端正的坐姿改为靠向椅背,接着又整个人干脆横躺在沙发上的样子看来,他根本就是在应付对方。

  饶从夫非常的生气,他竟想拿命来当赌注,而她竟然因此而感到从未有过的害怕。

  她静静地转身回到房内,坐在床上生闷气,不知过了多久,李奇讶然地推开没有反锁上的房门,看见她坐在床上发愣。

  “怎么了?”坐到她身边,他自然而然的将她搂在怀中问。

  半夜三点不睡却呆坐在床上,难不成她是在等他?虽然不太可能,他的心中依然暗自希望着。

  “你该不会是在梦游吧?”半晌没听她答话,他再次开口道。

  “我不需要你的保护。”她突然说。

  “什么?”

  饶从夫伸手将他推开,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我绝对不会因为感激而点头嫁给你。”

  “你到底在说什么?”李奇不解的皱起眉头。

  “我听到了。”

  “听到什么?”

  “电话。”

  他一怔。“抱歉,是我讲话太大声,吵到你了吗?”

  “不要转移话题!”她生气的拨开他轻抚她头发的手,瞪眼道。

  “你在气什么?”轻轻地放下被她拨开的手,他静静地凝望着她问。

  “我绝对不会中计的,你休想利用感激逼我点头。”

  李奇倏然沉默了下来,望着她的眼神中有抹难解的神情。

  “你真认为我是那样的人?”半晌后,他沉声问。

  “你心知肚明!”

  “我——”他欲言又止的闭上嘴巴,沉滞的表情忽然被一抹苦涩的微笑取代。

  算了,反正他正想找借口离开一阵子,就让她误会吧!正好也可以让那些想将矛头转向她的人看清楚,她对他无动于衷,了解将精神放在她身上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好吧,我承认这样做是为了感动你,好让你能因此而嫁给我。”

  “很好,那么我也明白告诉你,你不用白费心机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即使我真为了保护你而受重伤,或者是死亡,你也不能因为安慰对我说声我愿意吗?”

  “不能。”

  “好吧,反正从头到尾都是我在自作多情。”李奇长叹一口气道,语气中听不出失望和伤心。

  饶从夫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不确定他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是不是表示他会就此打消那拿自己作饵的愚蠢举动?

  “所以你不会再那样做喽?”她忍不住问。

  “哪样?”

  “拿自己作诱饵。”

  “不。”

  “不?”

  “我还是会做。”

  心一下子被吊得好高,让她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她瞪着他,不确定自己现在到底是害怕比较多,还是生气比较多。

  “你是哪根筋不对劲,我都已经跟你说不可能,你干么还要这样做?”她遏制着怒气低叫。

  李奇的蓝眸迅速地一闪,他低下头,做出一副身不由己和无可奈何的样子。

  “虽然你不屑,但是我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遭受危险的威胁,尤其这事还是因我而起。”

  “狗屁!”她气得口不择言。

  他低垂的蓝眼因此再次闪过光亮,不过这回盈满他双眼的却全是抑制不住的笑意。看来她对他所投注的感情比他所想象的来得深,要不然她现在也不会这么生气了。

  饶从夫快被他的冥顽不灵给气死,她都已经将话说得如此明白,为什么他还执迷不悟,坚持要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

  一定是她的态度还不够绝情,让他以为他还有机会能感动得了她。

  “李奇,”她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开口,“我希望你搞清楚,不管你为我做了什么事,或者我会不会为它而感动,都不可能改变我不婚的决心。”

  “我知道。”他看着她,平静地点头。

  他看起来一点也不知道!饶从夫决定快刀斩乱麻,将一切可能的希望与机会全部连根拔起。

  “李奇,我希望你明天就离开这里。”她坚定的盯着他说。

  “为什么?”李奇的双眼在一瞬间眯了起来,探索的紧盯着她的眼眸。

  “你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不是吗?”她无法自已地将视线移开,面无表情的开口。

  “我的伤并不是这一两天才好的,你也知道,为什么现在才要我离开?”

  “因为我对我们的关系已经腻了。”她沉默了一会儿,撇嘴道。

  “是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他一边说一边将手伸向她颈背,按摩般的轻抚着她柔嫩的肌肤。

  饶从夫差一点因舒服而呻吟出声,但她知道不行,因为这么一来她的谎言一定会不攻自破。她拼命的遏止着希望他留下的冲动,将身体移离他伸手可及的范围,像是厌恶他的触碰般。

  “你之所以感觉不到那是因为我并不想让你知道,可是现在,”她望了他一眼,脸上适时出现不耐烦中掺杂着厌恶的表情,“我不想惹祸上身,所以只有请你离我远一点。”

  “是这样吗?我认为你不是那么自私的人。”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认识我也不过一两个月,又怎么知道我不是那种人?”

  “这是你的真心话?”

  “没错。”

  李奇沉默了一下。“那好吧,天一亮我就离开这里。”

  饶从夫看了他一眼,然后低下头。“谢谢。”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