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情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拾情 第七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轻轻地扳开紧搂在她腰间的手,饶从夫的脚尚未能接触到地板,人已再度落入一双铁臂中。

  “去哪?”痖的声音由她身后响起。

  “冲澡。”她有些害羞的说,希望李奇能就此松手,但没想到——

  “我陪你。”

  “什么?!”

  随着她的惊呼,赤身裸体的他已跳下床,弯身将她抱了起来。

  “啊!”惊叫一声,她急忙圈住他的颈项,尴尬的抗议叫道:“我自己会走啦,你快放我下来。”

  “不行。”

  “为什么?”

  “因为这是条件交换,待会儿你得替我擦背。”低下头,他奸诈的朝她咧嘴笑道。

  “我又没叫你抱我。”一愣,饶从夫再出声抗议。

  “没叫我抱你?”眉头一挑,李奇揶揄的朝她眨了眨眼,“先前不知道是谁开口要我跟她做爱的,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那是……”热血一下子冲上脑门,她支支吾吾的不知如何反驳他。

  “是什么呀?”他邪声接道,一面将她抱进浴室中,在调整好热水的温度后将两人一起移至莲蓬头下,让温热的水冲刷着两人紧贴的身体。

  “你这样……我……没法洗。”轻推了稳如泰山的他一下,她不好意思的瞄了他一眼道。她从未与人共浴过,即使是姐妹也一样。

  “没关系,我帮你洗。”

  什么,帮她洗?两人一起入浴对她而言就已经够刺激了,而他竟然还说要帮她洗?

  来不及拒绝或抗议,她整个人便被他拉着转过来,整个背靠着他,而他火热的手则覆在她坚挺的胸部上。

  “李奇!”她惊叫一声,不确定他到底想怎样。

  “把沐浴乳拿给我。”

  “不,我自己可以洗……”感觉他的手正揉压着她的胸部,就像之前在床上那样,她尴尬得不知所措。

  “乖,把沐浴乳给我。”

  “李奇——”

  “乖。”

  在他柔柔的抚摸下,身体的感觉愈来愈奇怪,饶从夫不确定他到底是在与她调情,抑或者是她太过敏感、想太多了,如果答案是后者的话,她简直就是个欲求不满的色女。

  因为明明他们刚刚才……

  还是乖乖地让他帮她洗,然后早些离开这个令人想入非非的浴室。

  都怪她那群口无遮拦的姐妹们,要不是她们平常老爱在她面前说些限制级的事,现在她脑中也不会冒出一个个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

  唉,还是快些洗澡吧。

  她将沐浴乳拿给李奇,看着他将它们挤压在手上,缓慢地摩擦出泡沫后再度覆上她的胸部,仔细地洗过每一寸肌肤。他满是泡泡的双手顺着她身体的曲线上下滑动,挑逗她每一条敏感的末梢神经,当他的手滑下她的腰,留恋的徘徊在她的三角地带边缘不去时,她再也忍不住地轻吟出声。

  “李奇……”

  “乖,把脚分开些。”

  饶从夫不能自已的听从他的命令,随即感受他的手滑入她双腿间,以令她脚趾蜷缩的动作迷惑她岌岌可危的理智。

  “李奇……”挺着腰,她呻吟着低声呢喃,动情的呼唤让他强忍已久的激情瞬间爆发。

  他的手指在瞬间滑入她的体内,测试过那里的湿润后,一下子就抽离。他抓起她的双手,要她倾身抵着墙。

  她的身体有如被电触击般的一震,他喃喃地安抚着她,却毫不留情的继续向前推进,直到他完全进入,她无助地发出一声声的低吟,以臀部前后摇摆摩擦着他的。

  李奇缓缓地移动,细微的动作像是折磨般逼得饶从夫愈来愈难以忍受的呻吟出声,终于忍不住哀求。

  “拜托!李奇,拜托……”

  他在她耳边轻喘着,声音沙哑而低沉。“不用拜托,我是属于你的,记住。”接着他顺应她的要求,开始用力的冲刺。

  高潮有如洪水般将她淹没,她在尖叫中感受到天堂的存在,却因他的律动而回到人间,感受痉挛将两人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不分你我。

  半晌后,他缓缓地抽离她体内,继续先前未完成的工作。

  她无力的任他摆布,感觉他温柔的替自己洗净身子,然后再将她抱回房内,安置在他胸前,他的手一直轻轻抚弄她平滑如丝缎般的肌肤。

  “你准备好了吗?”在她几乎要向睡神打招呼的时候,他突然开口。

  她眨了眨眼,努力让混沌的脑袋译出他话里的意思。

  “准备好什么?”

  “准备好回答我的问题。”

  她在他怀中转身面对他。

  “为什么和我做爱?”李奇深深地望着她,嗓音低沉而温柔。

  明知他迟早会问这个问题,但真正听到时她还是忍不住紧张起来。

  饶从夫垂下眼,思考着到底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他伸手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

  “别告诉我你是心血来潮。”

  “我……”她低下头,“李奇,你的伤已经复元了对不对?”

  “想转移话题?”他再次将她的下巴抬起,凝视着她的双眼。

  “你应该快要离开了吧?”

  李奇在一瞬间蹙起眉头。“你想赶我走,在‘使用’我之后?”

  “使用?”饶从夫也皱起眉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仔细的看过她脸上的表情,他摇了摇头。“告诉我,为什么突然要我爱你?”

  “我没有要你爱我,只有要你和我做爱而已。”她仍皱着眉说。

  他舒展的眉头再度拧了起来。“你想否认刚刚我们所共享的一切?”

  “我没这么说,但是那只是单纯的性而不是爱。”

  “你这样认为?”

  “难道你不是?”

  “不是。”李奇一本正经的盯着她说,“我要你嫁给我,从夫。”

  呆愕了一秒,饶从夫立刻挣扎着离开他的怀抱,却在下一秒钟被他揽了回来。

  他一翻身跨在她身上,粗鲁的用膝盖分开她的腿,然后扣住她的双手,一手紧紧的压着她的小腹。

  “放开我,你想干么?”她惊恐的叫道。

  “经过刚刚的事之后,你认为我还会对你做什么?”他有些气愤。

  饶从夫咬了下唇瓣,沉默了一会儿。“李奇,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刚刚所发生的一切是你情我愿,谁也不需要对谁负责。所以,我想……”

  “你以为我要你嫁给我是因为负责?”李奇忍不住打断她的话,“你真的这样以为?”

  “我……”

  “我爱你,从夫,这才是我要你嫁给我的真正原因。”他认真的说,而她却完全愣住了。

  “饶姐!”

  耳边突如其来的大叫让饶从夫突受惊吓,下巴瞬间从她撑在桌面上的手滑了下来。

  “干什么叫这么大声,我又没耳背。”她瞪向吓了她一跳的春华,责怪的皱紧眉头抱怨。

  “饶姐,你确定自己没耳背吗?”春华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你知道我站在这里叫了你多久吗?”

  饶从夫有些不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一旁的雅玲,后者对她点了点头。

  “春华叫了你大概有五分钟之久吧。”她说。

  “五分钟?”饶从夫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我为什么都没听到?”

  “这就要问你自己刚刚在想什么了,饶姐。”雅玲看着她说。

  饶从夫皱了皱眉头。她在想什么?她在思考李奇昨晚对她说的话,他爱她。

  老实说她已经记不得有多少人对她说出这三个字,然而除了嗤之以鼻之外,她从未对这三个字有第二种反应。可是昨晚当他对她说出这三个字时,她却例外的被吓得呆愣,由此可见对她而言,他真的非常与众不同。

  其实用不着他说出那三个字来测试,她就已经知道他对她是特别的了,要不然她也不会选择他做她的第一个男人。

  只不过,好端端的他干么要提出结婚呢?害得她初尝性事的愉悦都没了,唉!

  “到底是什么事让你魂不守舍的,我从来不曾见你这样过。”雅玲一脸关心的继续说。

  看了她一眼,饶从夫没有回答,仅只摇了摇头后,将视线转向站在她办公桌前的春华。

  “你叫我有什么事?”

  “沁冠的史总一会儿会过来。”

  “然后?”

  她有些反应不过来,因为客户登门谈生意是正常的事,她不以为这事需要特别向她报告,除非在洽谈中曾产生一些解决不了的特别问题。她等着她后续的说明。

  “然后?”春华尖声重复,饶从夫的表情让她觉得自己好像疯了一样。

  “有什么不对吗?”她皱眉问。

  “饶姐,你是不是得了失忆症?”

  春华的眼神充满疑问。

  “你是不是忘记沁冠的史总是你最近最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他的不按牌理……”

  “可恶,”饶从夫霍然低咒一声,“你说他要过来?我的天啊,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沁冠的总经理史德宇是近半个月来荣登她追求者中最难缠的人物,耐心十足外加脸皮厚,逼得向来对男性朋友“相敬如宾”的她简直要抓狂,所以现在只要一听到他要来,她二话不说就是闪人。

  饶从夫迅速地跳起身准备找地方躲藏,但是不过十坪大的办公室哪能藏得住人?所以视线一转,她毫不犹豫的立即动手收拾东西,准备落跑。

  “饶姐,没这么夸张吧?”雅玲愕然的看着她的举动。

  刚休完假回来的她不曾见过史德宇无赖的一面,不知道他的可怕,但是有幸在办公室内目睹过两次的春华就不那么认为了。

  “饶姐,你现在还会怪我刚刚太大声吓了你一跳吗?”

  “你应该在第一次叫我时就这么大声的。”饶从夫咕哝道,手上的动作丝毫未停。

  该死的,都怪李奇,要不是因为他,她怎会发了一早上的呆,留下这么一大堆必须在今天内处理完的文件?这下子可好了,她连落跑都得带着这堆工作走,否则名殊社团的商誉不用多久就会一落千丈。

  “你们俩别光只是看,快来帮我呀!”她叫道。

  可恶!早知道半个月前就不接沁冠那笔生意了,现在也不会为自己惹来这么一个大麻烦。

  该死的史德宇,竟然一点都不遵守她的游戏规则,真是有够“番”的!

  “饶姐,即使我们想帮,恐怕也来不及了。”春华语带哀叹的说。

  “为什么?”饶从夫抬头问,但随即便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那张让她避之唯恐不及的脸已出现在她视线之内,而且还露着白牙一步步的朝她接近,转眼便来到她面前。

  “嗨,从夫。”史德宇对着她微笑。

  饶从夫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她板着脸看他。

  “不知史总亲自驾临有何指教,还是有什么事需要敝公司为您效劳的?”说着她转头看向春华,命令道:“春华,还不接待史总。”

  “我是特地来找你的。”

  “我正巧有急事要办,有什么事您跟我们小姐说也是一样,我保证她的能力不输我。”她皮笑肉不笑的说,然后转头,“春华,你还在发什么呆。”

  “你若不想看到我可以直接开口赶我走,不要漠视我好吗?”

  他的话让饶从夫将头转了回来。

  “请你离开,我不想看到你上她看着他毫不客气的说。

  “你真这么狠心,连一杯茶都没有就要赶我走?”

  明明叫她赶,赶了却又不走。“春华,奉茶!”她强忍着气说。

  史德宇脸上的笑容乍现,“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他说着顺手拉了张椅子正坐在她办公桌前,一副耍赖模样。

  瞪着他,饶从夫觉得自己快被他逼疯了。她生气地抓起桌面上所有的文件,管它是急件或是垃圾,一古脑的全塞进她的公事包内,接着抱起公事包转身就走。

  “您请慢坐,失陪了。”她大步往门外走去。

  “从夫。”他在瞬间挡住她的去路。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怒道。

  “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你才肯接受我?”看着她怒然的双眼,史德宇第一次露出全然无奈的神情。为什么当所有女人都对他前仆后继时,只有她对他嗤之以鼻?

  “这一辈子都不可能。”饶从夫毫不留情的直言。

  “只要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要怎么说你才懂呢?”避开他深情的凝视,她头痛的揉着太阳穴。“天下想爱你的女人这么多,你何苦硬是要缠着一个不爱你的人?”

  “天下女人虽多,但却只有你让我想爱。”

  “我已经跟你说我们俩根本不可能,为什么你……”愤然的放下手,她已经对他感到无力。

  “饶姐,你有没有跟他说你已有要好的男朋友了?”一旁的雅玲终于忍不住插口。

  自从刘华风事件之后,只要饶从夫想拒绝前来邀约的男性朋友,都拿李奇当挡箭牌,而自那一次之后,她也没有再和任何人约会,所以在雅玲和春华心中,一直认为李奇是她的男朋友。

  “你以为我没说过?”她怒道,“他根本一点都不在意,还说什么只要我还没结婚,任何人都有机会。”这不表示他会缠她一辈子?因为她打算独身一辈子。天啊!

  “事实本来就是如此。”春华在一旁喃念。死会都能活标了,活会怎会不能?

  饶从夫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朝夕相处了一年多,春华并不害怕她的瞪视。不过,既是领人薪水,当然要替人解劳。

  “饶姐,你男朋友对你好吗?”

  “干么突然这样问?”饶从夫奇怪的看着发问的春华。

  “你男朋友长得帅吗?会不会让有些勇人一见就自叹弗如?”她若有所指的朝她眨了眨眼睛。

  既然赶不走,就让他自惭形秽、知难而退,她深深地相信能让饶姐看中的男人若非人中龙凤,大致上也相去不远,要吓退情敌应该不难才是。

  听了她的话,饶从夫突然认真的沉思了一下,也许……

  她抬起头看向史德宇。“你现在有空吗?”

  “只要是你所希望的,任何时候都有。”眉头一挑,他微笑道。

  “那么跟我一起走吧。”

  有好戏看怎么能错过?

  “饶姐……”春华和雅玲异口同声的叫道。

  “你们俩给我好好待在这里上班。”

  肩膀瞬间垮了下来,两人就这么哭丧着脸看着他们逐渐走出视线,自己猜想两个男人碰面后将会发生些什么事,而双龙抢珠的结果又会如何。

  他们会打起来吗?还是会理性的坐下来谈判,抑或直接将选择权留给女主角?

  不过这点不太可能,如果史总这么“民主”的话,就不会有这件事发生。

  唉,她们真的好想跟去看喔!

  “你有这里的钥匙?”

  当饶从夫从皮包掏出大门的钥匙开门时,史德宇忍不住出声问。他没想到他们的关系已如此亲密,毕竟传出她有固定的男朋友也只是最近一个月的事而已,没想到她已拥有“他”家的钥匙。

  “当然,这是我家呀!”随着门锁卡一声的打开,饶从夫莫名其妙的转头看他道。

  “你家?但是你不是……”史德宇讶异的瞠大眼,下一秒钟他的声音自动戛然止住,瞪着出现在门内,浑身充满令人不敢越雷池一步的气势的男人,脑中顿成一片空白。

  “怎么回来了?”李奇若无其事的看了站在饶从夫身边的人一眼,态度自然的上前亲吻了她一下。

  同样身为恋爱中的男人,只消一眼李奇便知道对方来此的目的,不过正所谓来者是客,在来人尚未正式向他挑战前,他是绝不会自找麻烦的。

  经过昨晚和今天早上逃也似的去上班,饶从夫有些不好意思接受他的吻,她对他撇了撇唇角,一脸苦恼、无奈又有些气愤地瞄了瞄被她丢在一旁的史德宇没有说话。

  李奇有些宠溺的轻摇下头,接过她手中稍具重量的公事包,同时握了她的手一下后,将视线转向她身旁的“客人”。

  “我叫李奇,你好。”他自我介绍道,同时上前一步朝他伸出手。

  “李奇?”史德宇看起来有些惊讶,“你是美国宏展的负责人?”他不确定的问。

  李奇轻挑了下眉头。“我们见过面?”

  真的是他!史德宇讶异得好半晌说不出话,他怎么也料想不到出现在她屋里的男人竟是美国十大企业龙头之一,素有传奇之称的Mr.Lee。

  “你好,我是沁冠的史德宇。”深吸了一口气,他朝他自我介绍。

  沁冠?李奇对这两个字隐约有些印象。宏展在台公司和他们有合作的关系,不过想必他来此绝对不会是为了与他谈生意。

  “请进。”李奇轻点了一下头,像男主人般的退后一步请他入屋。

  史德宇有些犹豫,如果Mr.Lee就是饶从夫口中的男朋友的话,他怀疑自己还有什么胜算,而既没胜算,他进不进去又有何差别?

  “李奇,你叫他死心别再缠着我好不好?”就在他犹豫不决时,饶从夫突然开口道,开门见山的说法让一旁的李奇既尴尬又好笑。

  “从夫。”他不赞同的轻唤了她一声,心里想着眼前这男人一定是把她惹火了,要不然她不会如此不替人留颜面。

  “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讨厌我,李先生,你可不可以教我一些让她喜欢我的方法?”史德宇苦笑了一下。

  虽然事实证明他只有认输的份,但是他还是想知道自己究竟输在哪里,因为他相信以饶从夫的个性,财势绝对不是原因之一。

  “抱歉,我希望她只喜欢我一个人,所以无法教你。”凝望着她,李奇占有欲极强的回道。

  “你听到了?”虽然有些不好意思,饶从夫还是抬高了下巴面对史德宇。

  史德宇笑得好苦,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如此讨人厌。看着她清丽的脸庞、有神的双眼,和充满气韵的神情,他的内心正在为放弃而痛苦挣扎着,他真的很喜欢她。

  “从夫,我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没有、没有!你这个人是听不懂国语是不是?我已经跟你说过多少次不可能了,为什么你还不放弃,你到底想怎样?”饶从夫怒不可遏的叫道,她再也受不了了!

  “我是真的喜欢你。”

  “我讨厌你!”

  “我爱你。”

  “我恨你!”

  “我想娶你为妻。”

  “你下辈子也别想!”

  听她像孩子赌气般的回答,一旁的李奇再也忍不住的轻笑出声。原来她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他现在才发现。

  “你笑什么?”被史德宇气得抓狂的饶从夫朝他瞪眼道。

  李奇没有回答她,却笑着伸手将她揽进怀中,然后抬头对史德宇说:“抱歉,这辈子除了我之外,她谁也不嫁,因为……”他瞄了怀中的她一眼,“她已经是我的人了。”

  如果不是被他紧抱在怀中,又有史德宇在一旁虎视耽耽,饶从夫一定会跳起来,不是挖个地洞躲起来,就是赏一拳给他。

  可恶!他有必要这样到处宣传他们俩的关系吗?

  “你们……”史德宇看向她,“你爱他吗,从夫?”

  “我……”饶从夫皱了皱眉,没有承认亦没有否认。“你到现在还不肯放弃吗?”

  史德宇看了微笑的李奇一眼,再转头看她。

  “我说过,除非你结婚,否则我不会放弃,会一直等下去的。”他苦涩的说。

  痴活了三十一年,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想爱的她,如果没有一个足以叫他死心的理由,他不想再用另外一个三十一年来寻找另一个她。

  “结婚、结婚,现在就算结了婚也能离婚,有本事你就告诉我说你会等到我离婚!”

  她话才说完,下巴便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给托了起来,李奇一脸认真的盯着她。

  “我们不会离婚的。”

  “别闹了。”她现在没空理他。拨开他的手,她再度面对史德宇,可是下一秒钟她的视线完全被李奇挡住,她抬起头朝他猛皱眉头。

  “李奇,别闹了,有什么话等我送客后,我们再慢慢说。”

  背对着史德宇的李奇摇着头。“既然只有结婚才能让史先生放弃的话,从夫,为什么你不干脆跟他说你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呢?”

  “我没有……”

  “你不是想摆脱他吗?”李奇忽在她耳边轻声道。

  饶从夫霍然住嘴,立刻明白他的意思。她点点头,在李奇侧身回到她身旁时,撇了撇嘴直视着史德宇。

  “你也听到了吧,我就快要和他结婚了,所以可以请你别再来打扰我吗?”

  也许是心虚的关系,她觉得自己说的话好像不够说服力,以至于史德宇以一脸怀疑的表情紧盯着她,让她浑身都觉得不自在。

  她转头看向李奇,希望他能助她一臂之力,怎知只见他一双蓝眸正闪烁着她从未见过的光彩,不断地对她微笑着。

  他不会把谎言当真,以为她会和他结婚吧?饶从夫瞪着他。

  李奇朝她微微一笑,轻拍一下她僵硬的肩膀后转身面对史德宇。

  “史先生不相信我们即将要结婚吗?”

  看着他脸上自信的笑容,史德宇沉默了一会儿后摇了摇头。

  “可以知道你们的婚期定在何时吗?”他问。

  “我是希望从夫明天就能嫁给我,不过……”李奇低头凝视着饶从夫轻声道,眼中赤裸裸的热情让人屏息。

  饶从夫被他看得脸红心跳,一时间受不住的避开他的凝视,低头看向地板。

  史德宇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对于他们俩之间容不下一粒沙的深情感到心痛,看来他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等你们决定好日子寄张喜帖给我好吗?”他落寞的说。

  “当然。”李奇看了他一眼。

  “那么……”史德宇看向饶从夫,只见她正因为摆脱他而笑逐颜开。他低下头,“告辞了。”说完,垂头丧气的离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