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情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拾情 第六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因为那个吻,使得最近屋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僵凝。

  李奇做梦都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子,他以为她喜欢他的吻,毕竟她也回吻了他,但是为什么回到家之后就全变了样?

  从那天之后,她待在家里的时间几乎都一个人躲在房里,他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没有对他发脾气,也没有出声赶他走,只是不太理他,会躲他,而且不像以往老爱拉着他天南地北的聊。

  对这种情况李奇感到非常不安,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万一做错激怒她,而被她一脚踢出门去,他又该怎么办?

  他并不是怕自己会从此失去她,因为他对她绝对是势在必得的,而是他对和她朝夕相处的日子早已上了瘾,所以根本无法想象与她分离两地的感觉,即使只是短暂的几天也一样。

  对于改变目前状况无能为力,李奇只好将注意力全部转向处理曾经企图杀他的唐麦克身上,同时他想到了与强恩联络。

  强恩是他最信任,而且绝对不可能背叛他的人,强恩欠了他一条命,并且曾誓言他的生命是属于他的。虽然他们后来成了好友,强恩却从未改变过那想法。

  “强恩,是我。”

  电话接通后,李奇应声道,而对方却在沉默了约五秒之后才大叫。

  “李奇!是你吗?回答我,真的是你吗?”

  这是在台湾失踪了几近一个月之后,李奇第一次与人联络。

  强恩激动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让李奇感到一丝温暖。如果说他在这世上还有什么亲人的话,强恩可以算得上是他兄弟。他放松的靠向身后的沙发。

  “是我。”他回道。

  “妈的!你这该死的家伙,这些日子跑到哪里去了?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吗?既不去上班又没回住所,甚至连一通交代的电话都没有,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最好给我好好解释一下!”

  “公司方面都还好吧?”不理会强恩连珠炮似的轰炸,李奇开口问。

  “好你的头啦!你这个头头突然消失不见,多少件上千万甚至上亿的大工程因为等你裁定而延误了工程,你说能好到哪里去?”

  李奇轻蹙了下眉头,“你不能先作决定吗?”

  “我的头衔是总经理又不是总裁,况且这么大一笔生意如果不出差错就算了,万一出了什么事呢?你要我拿什么来赔?”强恩没好气的道。“你现在人到底在哪里?什么时候要回公司?或者我先把那些急件传真给你,让你签个名,也好让几个工程能继续。”

  “不行。”李奇对他说。

  “什么不行?”

  “我没办法替你签名。”

  “喂,总裁先生,你有没有搞错,你甚至连看都还没看就跟我说不行?更何况那些工程起初你都有参与,现在……”

  “强恩,”李奇叹息的打断他,“不是我不愿意签,而是我不能签,因为我现在是一个生死未卜的人。”

  话筒那头忽然沉默下来,约莫五秒钟后,强恩冷静而沉稳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生死未卜?”

  李奇深吸了一口气,将他一个月前所受的枪击事件告诉他。

  “你的伤现在怎么样了?”静静地听他说完后,强恩以严肃的嗓音关心的问。

  “没什么大碍了。”

  “你现在人在哪里?”

  “台湾,一个朋友家里。”

  “什么朋友?”他从未听他说过在台湾有朋友。

  “女朋友。”

  “什么?”强恩有些反应不过来。

  “女朋友。”李奇轻笑一声,有些可惜自己看不到强恩的表情,他相信他现在一定是一脸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如果夸张一点的话,可能连下巴都掉下来了。

  “你是说女‘的’朋友?”强恩沉默了近十秒钟后,才以不太确定的口气试探的问。

  “别怀疑了,你没有听错,强恩。”李奇轻笑道,“我的确有了女朋友,那种能让我心甘情愿,想走进婚姻生活的女人。”

  “我的天!”强恩发出既是惊奇又是难以置信的轻喊,“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我还以为你这个人天生就缺少根爱情线,还从小就教育我儿子以后除了我和琳达外,也要孝顺李奇叔叔,没想到……天啊,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竟能改变你的想法?”他好奇死了!

  “从夫是个道地的台湾人,二十五岁,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姐姐嫁给比尔斯总裁……”

  “比尔斯总裁?”强恩忍不住插口惊叫,“最近新闻炒翻天的比尔斯总裁杰森·麦迪奇?”

  “没错,就是他。”李奇答道,“而她妹妹则是和一个叫乔的模特儿在一起,前几天听说那男的还在服装秀上当众毁容以……”

  “以证明他对他老婆的爱。”强恩尖声接口。

  “你怎么知道?”

  “那模特儿的名字叫乔·洛克斐勒,在时装界是一等一的超级名模,而他父亲迪恩·洛克斐勒则有时装界教父之称,拥有的财富不计其数。”他如数家珍般的说。

  “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李奇忍不住好奇的问,毕竟他们的工作与时装界根本毫无关联,但强恩对这件事却知道得这么详细,这不是很奇怪吗?

  强恩突然苦笑一声。

  “这都得拜我老婆之赐,要不是她迷死了乔·洛克斐勒,还在新闻上看到他竟为爱一个女人,而自毁容貌时嫉妒得发狂,让我以为我的婚姻出现了危机的话,我又怎会在短短的一天内将那堆无用的资料全输进脑袋里?”他说着长叹一声,“不过说真的,她们真的都这么好吗?”

  “她们是谁?”

  “让比尔斯总裁斥资千万买下一间台湾小公司的女人,和让当红超级名模乔自毁容貌与前途的女人,以及让你这个前中情局传奇人物,现在美国十大企业之一总裁放弃自由的女人,她们真的都这么好吗?”

  “前面两个我不知道,但是最后一个……”李奇突然微微一笑,温柔得就像春临大地般幸福,“是的,她的好值得让我为她放弃一切,只愿一辈子守在她身旁。”

  虽然看不到他的神情,但是光听声音,强恩便知道自己绝不能不对他说一句话。

  “祝你幸福。”他说。

  “我会的。”李奇微笑道。随即脸部表情一整,以严肃的语气言归正传,“强恩,有件事我想请你去调查一下……”

  自从与李奇接吻后,饶从夫便一直处在茫然不知所措的挣扎中,无所适从。

  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也会有动情的一天,虽然从父和从子先后都破除了不婚的念头,但是她始终相信自己是不太可能会有那么一天的,因为她实在见识过太多的男人,对于他们早已不抱任何一丝希望。

  这样的她又怎可能会有动情的一天,进而投入不明未来的婚姻中呢?

  父母婚姻的阴影一直存在她内心深处,让她从懂事的那天起,便不相信婚姻这两个字,所以她决定不婚。然而令她料想不到的是,根深蒂固的不婚想法竟让她连恋爱的能力都受到了影响。

  她不懂得什么叫恋爱,更不知道真正的恋爱是什么滋味。或许她的追求者无数,约会亦从未断过,然而那些人对她来说,就像她和客户谈生意一样没什么差别,直到现在她才了解到这个事实。

  李奇的吻对她来说是个非常大的冲击。

  事实上她一直不了解像接吻这么无聊,甚至还有些恶心的事,为什么能让人如此热中,直到那天与他在车上的那一吻之后,她这才知道原来一个吻的美妙与否,是要取决于对象的,并不像她认为的全都是糟的。

  可是令她迷惑的是,为什么一定要是李奇的才行?而为什么其他人都不行?

  恋爱两个字在她几乎要想破头时突然的浮现,这才愣愣地想起雅玲和春华所说过的话——她像个恋爱中的女人。

  她爱上李奇了?所以他的吻对她而言才会如此不一样?

  哈!一个不相信爱的人竟然还会有能力爱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除了这样的理由外,还有什么可以解释她对李奇与其他男人不同的原因?

  爱,一个始终令她嗤之以鼻的字,没想到她终究还是逃不过它的魔掌。不过可别以为她会这么容易就投降。饶从夫思考了好几天,她知道即使自己真爱上李奇,但也绝对不会傻得与他共组家庭,然后让妈妈所受的痛苦降临到她身上。

  可她也不会因噎废食,傻傻地就这么将二十五年来第一个让她心动的男人踢出门去,所以,她决定了,她要把握机会。

  走出房门,她直接来到客厅,一屁股坐在有些讶然于她突然出现的李奇身边,冲口道:“李奇,你知道我还是处女吗?”

  正在讶异近日来老避着他的她怎会突然出现,还亲昵的靠着自己坐下的李奇突然浑身一僵,有些不自然的将她推开,然后看着她。

  “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他的声音有些不自在。

  “跟我做爱好吗?”

  如果她前一句话是颗炸弹,那么她现在这句话便是颗原子弹。

  李奇的心猛烈的跳动,他凝视着她,暗忖她的脑袋在想些什么。

  她一分钟前不是还避着他,连理都不愿理他吗?怎么现在突然跑到他面前,要求他与她做爱?

  是她说错话了,还是他在幻听,以他们俩现在这种尴尬而紧张的关系,她竟然要他和她做爱?

  一定是他听错了!

  “和我做爱好吗?”见他迟迟未回答,她再次开口道,“就这么一次。”

  他没听错,她真的开口要自己和她做爱,只是为什么?一个吻就把她吓得好几天避不见面,怎么这回她却主动……什么?就这么一次?

  “不!”他霍然冲口道,震惊了她。

  “真的一次都不行?”饶从夫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竟然拒绝了她。

  李奇紧盯着她摇头。就这么一次?门儿都没有!

  她只觉心忽然被人紧揪了一下,痛得连呼吸都停止。

  “一旦开始,”他伸手轻滑过她的脸颊道:“我无法保证往后能不再碰你,你应该知道自己对男人的吸引力有多强才对。”

  饶从夫眨了眨眼,他的意思是……

  “那么……”她咽下卡在喉咙中的空气进肚,听见自己开口说:“那么就顺其自然吧,只要它不会破坏我们之间原有的情感。”

  他用高深莫测的眼神望着她。

  “你确定?”

  大概吧,她只知道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主动想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至于其他的……

  “我确定。”她咽了口口水说。

  静静地看了她半晌,李奇拿起遥控器关掉电视后,在她的惊呼声中,一把将她由沙发上抱了起来,朝她的房门走去。

  李奇可以从抱着她的双手轻易的感觉出来她的紧张,但是他却强迫自己不准打退堂鼓,不仅是为了她,更是为了他下腹鼓胀的欲望。

  天知道从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他就已经想要她了。

  将她放在她柔软的床上,他站在床边目不转睛的望着她,一边缓缓地脱去身上的衣服。

  饶从夫看过他的裸体,甚至可以说她早摸遍了他全身,在他不断发烧盗汗的那天晚上。

  然而眼前的他却让她开始觉得心跳加速、呼吸困难,这是为什么呢?

  她将视线往上拉到他脸上,有丝怀疑。

  “你不喜欢?”李奇突然有些担心的问。

  因为工作的关系,他的体格几乎可以说是男人们梦寐以求的目标。他没有一般外国男人三十岁后便有的啤酒肚,全身上下肌肉结实却不过度发达,还有六块腹肌。

  曾经与他有过肉体关系的女人无一不赞美他完美的体格,他一向也引以为傲,然而在她面前他却不再肯定自己的体格依旧完美了。

  她摇头。

  “你知道我不曾这样看过裸体的男人,所以无法比较,但是……”

  她的视线再次往下移,经过他覆着棕色胸毛的胸膛到六块腹肌,再红着脸迅速地略过他亢奋的欲望,滑向他充满力与美的双腿。

  “我不知道男人的身材也可以这么完美。”她喃喃地说。

  自信再次回到李奇眼中,不过很快地被灼热的欲望淹没。

  “轮到你了。”他看着她说。

  饶从夫紧张的看着他,知道他的意思是轮到她脱掉身上的衣服,可是她不确定自己真的做得到,在一个大男人面前宽衣解带。

  但是她不能退缩,深吸了一口气,她躺在床上,将颤抖的双手伸向胸前的衣扣困难的解着,她已紧张到浑身无力。

  “让我来。”

  看出她的紧张,李奇伸手包裹住她与衣扣奋战的双手,但是他并未如他所说的,替她解衣,而是迅速地封住她微启的红唇,灵巧的舌头一下子钻入她口中,热情的纠缠她的舌头。

  饶从夫先是吃惊得无法动弹,但接续而来的愉悦却使她开始试探地回应。

  李奇在瞬间加深了他们的吻,一股热流慢慢地从她体内升起,有点陌生却又有着更多的愉悦,她忍不住轻轻地呻吟出声。

  她很热情,他突然发现,虽然这是她的第一次,但她热切的反应却让他不由自主的想立刻要了她,而他们只接了个吻而已。

  绝不能忘记这是她的第一次,他提醒自己。在热切的吮吻之间他开始动手脱去她身上所有的衣服,直到她与自己一样赤裸。

  饶从夫觉得好热好热,在他热吻攻击下不断地发出无意识的呻吟。

  当他的唇舌终于离开她的唇,她以为自己总算有时间可以喘口气时,他的唇却辗转滑向她高挺的胸部,在瞬间含住她挺立的蓓蕾,让她的呼吸瞬间顿住。

  她身上的衣服是何时被脱掉的,为什么她不知道?

  爱抚够她高挺的胸脯,李奇的唇舌继续往下滑移,娇喘不停的饶从夫并不确定他想干么,直到他突然分开她修长的双腿,埋头其中——

  破碎的呻吟从她口中流泄而出,过度的欢愉让她既想逃又想学飞蛾扑火不顾一切,她弓起腰身挺向他,试着寻求最终解脱,但愉悦的折磨却像是永无止境般,让她在天堂门外徘徊,不得其门而入。

  突然他离开了,充满力与美的身体在下一秒钟将她完全覆盖住,同时间猛烈地进入她体内,她的身体瞬间绷紧,弓起背部的同时,指甲也刺进他的肩膀。

  饶从夫不确定这是什么感觉,有点痛,还有种被侵入的感觉,但是除了刚刚那短暂的剧痛外,大体上的感觉她还不算讨厌就是了,这就是所谓的做爱吧?

  心里这么想时,体内的他却慢慢地动了起来,带来的美妙快感让她倒抽了一口气。

  “李……李奇?”她喘着气发出疑问之声。

  “你以为结束了吗?不,事实上我们才刚开始。”他哑声说,慢慢地加快下身的冲刺。

  才刚开始?饶从夫不确定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们刚刚明明……

  “啊——”

  饶从夫几乎不敢相信真正的做爱会是这种感觉,她在高潮中不能自已的尖叫,拥紧同时也得到解放的他,完全分不清因高潮而全身战的人是自己抑或是他。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