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情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拾情 第五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恋爱中的女人?

  饶从夫站在镜子前面不断的端详镜中的自己,却一点也看不出自己哪里像恋爱中女人的样子,是雅玲和春华在戏弄她吗?她怎么可能连自己在谈恋爱都不知道。

  不过当局者迷,也许她该再问问第三人,如果有第三个人认为她的样子看起来像在恋爱的话,即使她仍然是莫名其妙,也能有所警惕。

  走出房间,她坐进餐桌边的椅子,而今晚的主厨正一脸献宝的朝她微笑着。

  “尝尝看,正宗西班牙的名菜——海鲜饭。”

  当锅盖掀开时,热气与香味顿时迎面而来,材料丰富的海鲜饭呈现眼前。

  “哇,好香,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饶从夫垂涎三尺的看着热气腾腾的食物说。

  李奇盛了一盘给她。

  “来,尝尝看。”

  她立刻点头,拿起汤匙舀了一口送进嘴巴。

  “怎么样?”他紧张的问。

  饶从夫的回答是将整个盘子递还给他。

  “你不喜欢吗?”失望的表情顿时布满他整张脸,他颓然的看着她问。

  她猛然摇头,咽下嘴里的食物,说:“我还要多一点,免得待会儿锅底朝天时我却只吃到这么一点。”她的表情极为认真。

  “这么说你是觉得我这道海鲜饭做得还不错喽?”被她一吓,李奇的信心依然在风雨中飘摇着。

  饶从夫先是咧嘴一笑,然后朝他竖起大拇指。

  “如果我不知道你那些怪异经历,我一定会猜你是个厨师,太好吃了!”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哩,吓死我了。”她的赞美让他笑开了脸,他拍着胸口说。

  “枪都打不死你,这样就被吓死?你少夸张了。”她笑道。

  “话不能这样说,你看过超人吗?”他将盛好海鲜饭的盘子递给她。

  “克拉克·肯特和露薏丝·连恩?”她挑眉问。

  他点头,同时替自己盛了一盘。

  “那你知道超人的弱点吗?”

  “克利普?”

  “答对了。”

  “这跟我们刚刚谈论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吗?”

  “有。”看着她,他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我的弱点就是害怕有人说我煮的海鲜饭不好吃。”

  眨了眨眼,饶从夫不确定他说的是真的,抑或是在开玩笑,但他的表情——

  “啊,你耍我!”他的眼睛在笑,很愉悦的那种笑意。瞪着他,饶从夫忽然也跟着笑了起来。“我真是大错特错。”她笑着说。

  “什么大错特错?”他好奇的问。

  “对你的第一印象。”

  “喔,说说看你对我的第一印象。”他眉头微挑,一脸感兴趣的说。

  “一个自闭的低能儿。”她老实的回答。

  李奇哈哈大笑。

  “现在呢?”

  饶从夫认真的想了一会儿,终于吐出她觉得唯一可以形容他的两个字——

  “神秘。”

  他挑了挑眉头说:“姓名李奇,性别男,身高一八七公分,体重七十八公斤,现年三十五岁,未婚,职业是美国宏展总裁,无不良嗜好。不知道你还想知道些什么?”

  “一、你身上大小无数的伤疤从何而来?二、除了宏展总裁,你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三、我暂时还没想出来,就先请你替我解答之前两个问题可以吗?”她笑容可掬的看着他。

  李奇摇摇头,佩服她这一针见血的问法,不过即使如此,他也有他应付的方式。

  “一、所有伤疤皆为先前的工作所留下来。二、除了宏展总裁一职,我可以发誓自己绝无其他兼职。三、当然可以。”

  “你这有答跟没答都一样。”饶从夫不悦的瞪着他。

  “怎么会?每一个问题我可都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你喔,绝无一句谎言。”李奇摇着食指对她微笑说。

  瞪着他,饶从夫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如果再继续这个话题的话,她即使不被他气死也会消化不良,所以决定暂时放弃。

  “李奇,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好不好?”

  “请。”

  “你觉得我像恋爱中的女人吗?”

  他明显地愣了一下,缓缓放下手中的叉子,怀疑的看着她。

  “你怎么会突然问我这个问题?”

  她朝他咧嘴一笑。

  “因为今天有人说,我看起来像是个恋爱中的女人。”

  李奇的脸上突然出现一种怪异的神情。

  “你爱上什么人了吗?”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看起来像恋爱中的女人吗?”

  春华她们是在看了她与他讲电话后,才突然说她像恋爱中的女人,那么可想而知,如果她真有像恋爱中的女人,她恋爱的对象除了他之外,不可能会是别人。所以她只要问他,如果连他都感受到她对他有情的话,那么她可就真要注意了。

  “不像。”看了她一眼,李奇毫不犹豫地摇头说。她对爱情一点自觉都没有,又怎么可能会像恋爱中的女人呢?他在心里叹息。

  “一点都不像?”认真的盯着他脸上的表情,她想确定。

  “一点都不像。”他肯定道,语气中有些许遗憾。

  饶从夫忽然得意的笑了起来。

  “我就知道,雅玲和春华一定是在诓我,要不然怎会凭着我和你讲电话那短短的五分钟,就说我是个恋爱中的女人,真是开玩笑。”

  “你和我讲电话?”

  “对呀,就是先前我打电话回来,问你晚餐要吃什么的那通电话嘛!我挂断电话之后,就见她们俩像被人点了穴道一样,呆若木鸡的站在我面前,之后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一开口就说我像个恋爱中的女人,根本就是胡扯。”她边吃边说。

  李奇突然一脸若有所思的看她。

  “对了,有件先斩后奏的事我想告诉你。”她忽然抬头说。

  “什么事?”

  “我想你应该不介意冒充一下我男朋友吧?”见他讶然的抬高眉毛,她将下午在办公室发生的事大致讲了一下,然后试探的问:“你不会生气吧?”

  “生气?”李奇忽然笑了起来,面容十分愉悦。“气什么?气我有一个像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事实上,他根本是求之不得呢!她真是太不了解他了。

  望着他脸上过分愉悦的笑,饶从夫心底突然升起一种警觉,但很快的就被她抹去。她相信,他不会害她。

  愉悦的相处几乎让两人忘了时光匆匆,转眼间李奇腹侧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生活区域也不再局限在三十坪大小的公寓内。

  当饶从夫下班回家发现屋内空无一人时,她的胸口闷得让她差点想要撞墙。

  他离开了,连一句再见都没说,这算什么?她以为他们已经是朋友了,结果他却连一句再见都没有就突然消失了,他到底把她当成了什么?

  屋内好安静,安静到让人有种倍感寂寞的恐惧,为什么她以前从未注意到?

  坐在沙发上饶从夫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这屋内的一景一物明明都是她费尽心思布置的,为什么她会感觉到如此的陌生,难不成他在临走前还顺手牵羊偷了她的东西,以至于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改变了一切,才会让她感到陌生?

  她为这可笑的想法摇了摇头,觉得自己一定是因工作累惨了才会这样胡思乱想,她现在不正感到全身无力吗?

  费力地从沙发上站走来,她走进房间将自己丢进床内,她想只要好好的睡上一觉,等醒来之后,对周遭一切的感觉都将会回到正轨。

  临睡前唯一的想法是她会不会生病了?要不然胸口怎会愈来愈闷,闷得好像就快要喘不过气一样。

  不知睡了多久,一阵香味从鼻尖钻入,引发饥饿的感觉在体内蠢蠢欲动,唤醒了睡不安稳的饶从夫。

  她睁开眼,混沌间只感觉到胸口依然不太舒服,而弥漫四周的香味这才缓缓地进入她脑中。

  哪里来的香味?疑问才浮上心头,接着便听到外头传来疑似有人在屋内走动的声音,她第一个想法是有小偷!然而有哪个小偷进门偷东西时,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又开灯又开电视的?没错,她又听到电视的声音。

  不是小偷,那么会是……

  李奇?!这两个字突然跃进脑中,她倏然瞠大双眼,以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情转头望向门板,会是他吗?

  直扑而来的喜悦盈满心房,让她不由自主的直接由床上跳了起来,狂奔出房门。一个端着炒饭,坐在沙发上边吃边看电视的熟悉人影立刻跃入她眼中,之后不知为何逐渐变得。

  听到脚步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奇,直觉的将视线转向声源处。他朝她微笑招手,要她过来,怎知她却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他皱起眉头,放下餐盘起身走到她身边时,这才意外的看到她眼眶中的泪水。

  “怎么哭了?做恶梦吗?”他温柔的替她抹去盈眶的泪水,关心的低头问。

  哭?饶从夫因这个突来的字眼,吓得浑身一颤。她退后一步,像是为了证明般的抹了下双眼,湿湿的,她真的在哭!

  “怎么了?”看着她,李奇放下悬在半空中的手问。

  “我……我肚子好饿。”饶从夫看了他一眼,又心惊的迅速低下头。天啊,这不是真的吧,她竟然因为再度见到他而哭了,这意味着什么?

  “肚子饿?”他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你哭是因为肚子饿?你晚餐没吃?”

  “嗯。”她胡乱的点头。现在的她脑袋一片混乱,根本无法思索任何事,也不敢去思索。

  “为什么?”

  “因为……”她飘忽的视线忽然落在置放在客厅的餐盘上,“你在吃什么?味道好香喔!”说着她绕过他,朝食物走去。

  “我从外头买的烩饭,你要吃吗?”李奇尾随在她身后道。

  饶从夫看着那盘色香味俱全的烩饭猛点头,惊觉自己真的饿坏了,因为光是用看的,她的肚子已经发出咕噜的声响。

  李奇毫不犹豫地将餐盘端到她面前。

  “拿去吧!”

  她不客气的接过,坐进沙发里埋头吃了起来。

  客厅内顿时只剩下电视所传出来的声音。

  “你刚刚去哪了?我回家时没看到你,还以为你走了。”吃得差不多后,饶从夫抬起头来不经意的问。

  “我回家一趟,本来是想去拿些东西的,没想到……”他顿了一下。

  “怎么了?”她忍不住问。

  “发现有人在我家四周守株待兔。”他抿了抿嘴巴道。

  “那些想对你谋财害命的人?”她顿时皱起眉头。

  他点头。

  “你为什么不报警?”她紧接着问。

  “没有证据,而且老实说,我并不想对他赶尽杀绝。”毕竟曾经是交心过的朋友。

  “人家都已经动手要杀你了,你还在替人家想,我实在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饶从夫气道。

  “你在关心我?”李奇微微一笑。

  “朋友间难道不该互相关心吗?”

  他带着微笑轻轻地摇摇头。

  “你回家想拿什么?”她问。

  “衣服。”

  她瞪着他,“你在开玩笑?”

  一想到他可能因为几件值不了什么钱的衣服,将自己的一条命晾在枪口下当枪靶,饶从夫忍不住想破口大骂,所以在第二天早上,不理会他的抗议,她硬是将他拉到百货公司狠狠地Shopping一番。

  体格几近完美的他在试穿衣服时,总会引来异性叹为观止的赞美,稍微积极的甚至直接开口想与他交朋友,不过都被他一一拒绝,身为他的女伴虽然不是女朋友,她亦有种说不出的虚荣感。

  他们花了半天买了五大袋衣服,其中有三袋竟然是她的,难怪有句话说,女人的衣柜里永远少件衣服。

  离开百货公司便打道回府,他们在途经一间咖啡店时停下车,因为她突然想起家里的咖啡快没了。

  为了方便,李奇留在车上等她,而她则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店中,打算东西买了就走。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光是一间十坪不到的咖啡店,里头竟同时坐了三个与她约过会的“男朋友”。

  三人一见到她的出现立刻向她迎来,却同时僵在离她两步外的距离,瞪着圈在她腰上的手臂。

  “你怎么也下车了,不是说要在车上等我吗?”轻拍了一下李奇的手背,饶从夫抬起头来看向身后的他。

  松开她,他退后一步,脸却倾向她耳旁揶揄的轻道:“抱歉,我看他们一个个来势汹汹,还以为是劫色的歹徒,没想到却是你的追求者,真是失敬。”

  “胡扯!”饶从夫笑骂出声,但还是忍不住的问:“他们真的长得很像歹徒吗?”

  她在他耳边轻声地问,双眼却注视着眼前瞠目结舌的三个人。说实在的,比起歹徒她倒是认为他们比较像傻瓜,奇怪了,当初与他们约会时她怎么都没发现这点?

  李奇轻笑一声,以食指轻抚一下她柔嫩的脸颊。

  “我回车上等你。”

  “好。”她微笑点头,看着他走出门去,没注意到其他三人的眼睛都在喷火。

  “从夫,他是谁?”沈云能率先发难。

  “我不知道你也跟洋鬼子交往。”张凯工接着道。

  “我听说你现在有一个非常要好的男朋友,是不是就是他?”王令时紧蹙着眉头说。

  饶从夫缓缓地回过头,面对三人交杂了各种情绪的脸庞。

  “当初交往时我们曾经约法三章,我自认为没做错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沈云能受伤地望着她。

  “我也是,难道我真比不上那个洋鬼子吗?除了身高外,我不认为他有哪一点配得上你,长得也不怎么样。”王令时跟着开口。

  “从夫,你不可能是认真的,你忘记你曾经跟我说,你这辈子根本从未想过要结婚吗?怎么可能会让那个洋人绑住你,对不对?”张凯工企图替她寻回迷失的心。

  “从夫……”

  “你们说够了没?”饶从夫再也受不了的出声打断他们,她皱着眉沉声道:“要与什么人交往是我的自由,你们凭什么东一句洋鬼子,西一句他配不上我?我的事轮得到你们来管吗?再说当初你们硬缠着要与我交往时,我已经将话说得很清楚了,我是一个无情、任性而且超级我行我素的人,你们不全都知道了,现在你们是什么意思,责怪我?”

  “我不是。”

  “我没有。”

  “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只是……”

  “算了,大家好聚好散,以后还是朋友,别让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她摇头说,希望他们能想通这一点,只可惜僵硬的三人中依然没有人对她有所回应。

  她失望的轻叹了一口气,抬眼望向吧台,眼角余光瞥见店内其他客人,他们全都好奇的看着自己。

  顿时,她想买咖啡豆的欲望消失,想也不想的转身便走。

  “从夫!”

  手臂在一瞬间被人用力的拉住,让饶从夫顿时失去重心的向后踉跄了一下。她回头瞪向突然拉住她手臂的王令时。他的手劲好大,抓得她好痛。

  “你……”她才开口,手臂上的压力突然消失。

  “啊——”王令时发出一声惨叫。

  她转头,只见原本该坐在车内等她的李奇,不知何时又来到她身边,他的左手正握在刚刚抓住她手臂的那只手腕上。

  “你没事吧?”李奇盯着她臂上的红印,不悦的皱眉。他刚才应该留在她身边的,如果他知道台湾男人会对女人动手动脚的话。

  “没事。”

  饶从夫先是摇摇头,然后将视线投射在他们的手上。

  “李奇,放开他好吗?”

  李奇犹豫了一下才松手,他退后一步护卫的站在她身边,保护意味十足。

  “哼,这算什么,看门狗吗?一见主人有难立刻扑咬上来。”

  “你不要太过分,王令时。”饶从夫怒不可遏的瞪向他道。

  王令时揉着痛手,嘲弄地撇了下嘴角。

  “难道我说错了吗?一个命令一个动作,如果你现在叫他去吃屎,我想他……”

  饶从夫忽然上前一步,用力的甩了他一巴掌。

  “你——”

  “你是我见过最孬种的男人,输不起就算了,竟然还学疯狗一样乱吠,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当你是朋友。”她冷然的嘲讽道。

  “你说什么?”王令时的脸色顿时一阵黑一阵白,她竟然敢说他孬种、学疯狗乱吠!

  “我说我真后悔认识你,不过亡羊补牢犹未晚,我现在改还来得及,免得哪天得了狂犬病那才叫后悔莫及。”怒气让饶从夫口不择言。

  “你——”

  王令时想也不想即朝她举起手来,但同一时间,原本站在饶从夫身后的李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他整只手臂反扣在他身后,让他痛得再次失声哀叫。

  “不要对女生动手。”他冷冷地说。

  “妈的,放开我!”

  连粗话都出口了?饶从夫失望的摇了摇头,在今天之前她甚至于还当他是文质彬彬那一型的男人,没想到……唉,算了!

  “李奇,我们走吧。”她再也无法忍受与王令时同待在一个空间里。

  李奇冷冷地看了王令时一眼,随即松手轻揽着她肩膀,在众口口睽睽下,朝咖啡店外走去。

  突然间,王令时在李奇从他身旁经过,背对着他揽住饶从夫肩膀的同时,霍然攻击他。

  “小心!”

  店内的人皆忍不住惊叫出声,然而令众人张口结舌说不出话的是,原本背对着攻击者的李奇就像背后长有眼睛似的,众人都没看到他是如何动作,他就已将王令时整个人摔出三公尺外,狠狠地撞上店中间的吧台,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李奇!”

  饶从夫不能自主的尖叫出声,她先是看向李奇腹侧伤口的地方,随即忿然的转身,打算找王今时算帐,却意外的看到他被摔到吧台边,四脚朝天,没有一丝怜悯,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之后,随即拉着李奇的手往外走。

  “抱歉,你没事吧?”上车后,她担心的望着李奇道。

  知道她在担心他的伤口,他摇了摇头。

  “让我看一下好吗?”她不放心,说着径自倾身,伸手解开他的上衣钮扣。

  淡淡的芬芳由她倾近的身上传来,伴随着她游走在他身上热烫的手,李奇只觉得胃部突然紧缩,欲望像把野火般瞬间在他体内蔓延。

  “还好,伤口只是有些红而已,并没有流血。”因为车内的光线昏暗,饶从夫不得不靠近他才能看清楚伤口,所以当她开口说话时,温暖的气息直接喷到他的肌肤上。

  他浑身僵硬,情不自禁的自喉咙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

  “怎么了?”她迅速地抬头,嘴唇在不小心间擦过他的身体。

  李奇的呼吸在瞬间变得短促,他蓝眸半闭,以从未有过的炽热眼神静静地凝望着她。

  饶从夫终于感觉到四周气氛的紧绷,她想后退,他却已伸手捧住她的脸,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该拒绝他,不该让他以那种炽烈而热情的方式吻她,因为他们只是朋友不是情人,然而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他,因为她已全身无力,除了瘫软的靠着他让他子取予求外,什么也无法思考。

  好一会之后他终于放开她,她茫然的抬头看着他,脑中一片空白。于是,他再次低头吻住她的双唇,舌头伸入她口中与她的交缠,直到她喘不过气来方罢休。

  这一次她不敢再看他,在他松开后即用力的吸了几口气,然后以颤抖的双手发动车子,慢慢地将车子驶进车流中。

  一路上谁也没再开口说话。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