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情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拾情 第三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缓缓地睁开眼,饶从夫愕然地注视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脑袋一片浑沌不清。

  突然之间,眼前的急救箱唤醒她的神智,她转过头,赫然发现,她的病人不见了!

  瞪着身边的空位,她说不出心里复杂的感受,像是怪罪李奇的忘恩负义,说走就走,连声谢都不说,又像在气他的毫不眷恋。

  饶从夫忽然用力地将头发揉乱,又甩了甩头。

  她在干么?这不是她原本的计划吗?只要他一有体力,便毫不留情地要将他一脚踢出门,现在他自动自发地走了,她又在烦恼、气愤什么?

  一想通,她立刻站起身,简单地整理一下床铺便走出客房。然而前脚才踏出门口,她整个人便僵在原地,愕然的瞪着眼前的一切。

  她以为早已离开的那个男人,正用双手抓着两支筷子,以违反常态的扭曲动作夹着盘内碎乱,疑似荷包蛋的东西,拼命地想将它们送进口中。

  感受到她的目光,李奇稍微转头看了她一眼,就在那一瞬间,眼见就要进口的东西突然掉回盘内,他脸上尴尬的表情立刻变成懊恼。

  他瞪着手上的两支筷子,恨不得将它们折断方能消气。

  “哈……”

  饶从夫不能自已的大笑出声。

  李奇转头看向她,目光中有着浓浓的谴责。

  “对不起,可是你的表情和动作真的很好笑。”她笑不可遏的道,对他没有离去的事实不甚在意。

  看着笑到蹲下身子抱着肚子的她,他颓丧的放下手中的筷子。

  真是该死!想他李奇对于任何事都是攻无不克,偏偏拿一双筷子没办法。

  想想自从他在台湾开了分公司后,一年内至少都会到此视察一个月以上,却始终学不会用筷的技巧,真是丢脸!

  “对不起,请问你笑够了吗?如果够了,可不可以好心借我一支叉子?”他叹了一口气道。

  饶从夫好不容易忍住笑,走进厨房内取出一支叉子,递给手足无措的他。

  “谢谢。”他感谢的说。

  她坐进面对他的位置,双手撑在桌面上好奇地看着他。

  “你怎么会连筷子都不会用?”

  李奇满足的用着自己熟悉的餐具,三两下便将盘内早已冷却的荷包蛋扫进口中,这才抬头看她。

  “因为我是美国人。”

  饶从夫点了下头,“难怪你说得一口生涩的中文。”

  “我曾对中文下过苦功,可惜仍然说得不太好。”

  “却不曾对拿筷子下过苦功?”她忍不住再揶揄道。

  他轻吟一声,“可不可以请你忘了之前看到的事?”

  “可以。”她阿莎力的应和。“不过请你立刻起身离开这里。”

  李奇没想到她会提出这个条件,瞬间垮下他那才扬起的感谢笑脸。

  “好狠,你没看见我受伤了吗?”他装可怜的瞄了一下腹部的枪伤。

  “但那不影响你的行动力不是吗?”她瞟了瞟桌上空空如也的盘子道。都可以爬起来自己弄早餐吃了,她就不相信叫他离开能要了他的命。

  “我全部的气力就只够做这件事而已。”

  饶从夫一脸鬼才相信的表情。

  “你真那么狠心?”

  “如果真够狠的话,昨晚就该把你丢在停车场。”

  “既然如此,你就送佛送上天嘛。”

  “我欠你的吗?”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没有,不过你说过你不想良心不安。”

  “你死了吗?”她又立刻接道:“没有。”

  “但是只要离开这里,说不定我连今天都活不过。”

  “那是你的事。”

  饶从夫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请离开。”

  “你是真心的?”李奇看着她,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请吧。”

  看来他爱上一个冷血的女人。不过,她的冷血到底只是表相,抑或真是如她表现的呢?他一试便知。

  “好吧。”

  哀叹一声,他故意大动作的站起,一阵剧痛立刻让他额际冒出冷汗。

  火烧般的伤口使他屏住呼吸,让他摇摇欲坠得像是随时随地都会昏倒似的。

  “喂,你别装了,我是不会心软的。”看他突然面无血色、摇摇欲坠的样子,饶从夫忍不住担心地皱起眉头,但嘴巴上却依然无情的道。

  他一定是在演戏,要不然一分钟前还能与她谈笑风声的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变得虚弱无比,甚至像是要昏倒似的。

  李奇痛得无力回答她。妈的,他刚刚实在不应该如此意气用事,痛死他了!

  他企图压下那令人咬紧牙关的剧痛,碰触到伤部的那一瞬间才知道,覆盖在伤口上的纱布全湿了。

  抬手一看,只见那被血染红的手心。

  饶从夫看到他沾满血的手,恶狠狠地瞪着他。可恶!他一定是故意弄给她看,好让她开口将他留下。

  咬着下唇,她坚持不吭一声的看着他继续以迟缓的动作往门口走去。

  她真够倔!看着由屏风玻璃反射出紧咬唇瓣的她,李奇宽心的想。如果不是腹侧痛得几乎让他全身乏力,他铁定会笑出来。她明明就在担心他,竟还死不承认。

  蓝眸闪过一抹光彩,他的脚步突然踉跄一下,眼看整个人就要与地板亲吻。

  “小心!”

  再也无法冷眼旁观下去,饶从夫在千钧一发之际扶住快要倾倒的他,并不悦地朝他猛皱眉头。

  “谢谢,如果不麻烦的话,可以扶我出门口吗?我有些力不从心。”他虚弱的朝她微笑道,心里却是心花怒放。“你一定是故意的!”

  他一脸茫然的望着她。

  “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你一切都得听我的,直到你可以靠自己走出我家大门为止,听到了吗?”她扶着他走向客房,硬声说。

  “你的意思是愿意让我住下来了?”

  “只是暂时。”她瞪了他一眼,“而且你最好小心别犯到我,否则管你是死是活,我照样一脚把你踹出门去,你最好记住。”

  你不是那种人。李奇在心中答道,嘴巴上却回答,“我会记住的。”他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扬了起来。

  扶他进房后,饶从夫立刻拨了通电话给陈昌模,告诉他病人的伤口又流血了。

  因为有事在身离不开,陈昌模只有透过话筒教她如何急救,由她来动手,然而——

  “可恶!血怎么流个不停?”瞪着让她忙了半天,却依然不断冒出鲜血的伤口,饶从夫既愤然又忧虑的低咒出声。她明明就是照着陈昌模交代的方法做,怎么血就是止不了?

  她愤然的诅咒让面无血色的李奇抬起头来,看了腹侧的伤口一眼。

  “你家有没有烈酒?”他突然问。

  “别告诉我你想喝酒。”她愤怒的瞪眼道,但随即想到一件事,“你想用酒麻醉自己?”

  她怎么会没想到,刚刚帮他处理伤口时,他虽连一声都没哼,但他的手臂僵硬异常,青筋都浮了起来,想必一定很痛。

  “有吗?”李奇没有回答她。

  “有,我去拿。”她点头,迅速地转身去拿,不一会儿便带了两瓶进房来。

  “我不知道你的酒量,两瓶够不够?”她扬着手上的两瓶XO皱眉问。

  “一瓶就够了。”

  饶从夫认真的点头,将一瓶放在桌上后,打开另一瓶整瓶递给了他。

  李奇先是坐起身,而这一动作又让伤口的血流得更快。

  饶从夫的眉头皱得死紧。

  接过XO,他先灌了几大口进入胃中,让一旁观看的她不禁怀疑,这样喝酒的他,一瓶真能醉倒吗?

  没有机会让她证实这个疑问,因为他突然将口中的XO喷向他腹侧的伤口,然后在她目瞪口呆的时候又迅速喷了第二次。

  “我的天!”饶从夫无法相信眼前所见。天啊,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剧痛让李奇脸色发白,青筋乍现,“把绷带给我。”他以压抑的声音道。

  她被动的将绷带递给他,看着他迅速且用力的束紧覆上一层纱布的伤口。

  “过来帮我。”他忽然开口要求。

  “嗄?”她不确定的看着他。

  “拉着,用力些。”他将缠在伤口上的绷带交给她。

  看了他一眼,她深呼吸一口气后点头。

  “你忍着点。”她将绷带的两端拉紧,生怕自己太过用力,却看他毫不在意,反而不断地催促着她用力些,直到他满意为止。

  “老天!如果不是你苍白的脸色和覆满额头的冷汗,我真的很怀疑你这个人还有痛觉。”打上最后的活动结,饶从夫像是虚脱般的坐进床边的椅子。

  光想到他刚刚所忍受的痛苦,她不禁微微发抖。

  “你不知道男人最爱的除了女人之外,就是面子吗?”李奇以稍微沙哑的嗓音开玩笑的道。

  “什么意思?”

  “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即使痛死也不愿懦弱地轻哼一声。”

  “可笑!”她轻哼一声。

  “相不相信,你的反应在我意料之中。”他看着她。

  “既然如此,你刚刚又何必充英雄?”

  他微微一笑。“如果我告诉你,刚刚那坚强的一面才是真实的我,而之前的虚弱大多是装的,你信不信?”

  她没有回答,却好奇地研究他脸上的神情。

  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从第一次见面便让她向来引以为傲的识人能力出差错,现在她好不容易将他归类后,他又告诉她完全错了!

  “你是个奇怪的男人。”她下结论道。

  “是吗?”

  “你认为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她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问。

  “你终于对我产生兴趣了。”他的声音透露着得意。

  “一个普通生意人的身体绝对不可能像你这样。”饶从夫看了一眼他身上遍布的伤痛疤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奇,美国‘宏展’的负责人。”

  “没这么简单。”

  “但事实就是如此。”他缓缓地道。“至于我身上的伤疤,我只能告诉你那全是我上一份工作所留下来的纪念。”

  “上一份工作?黑社会老大吗?”否则还会有什么工作能创造出他身上的那些“纪念”?

  “没想到你也会开玩笑。”

  “难道不是?”她扬了扬眉梢。

  “当然不是。”

  “那还有什么样的工作,能在你身上留下如此多的标记?”

  看她极力隐藏自眼中迸射的好奇,李奇湛蓝的眼眸问了一下。

  “如果你真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他缓缓地说,而她则兴奋的等待着。

  “不过我曾经发过誓,只有我老婆能知道我身上的每一道伤疤是从何而来的,你准备好要做我的老婆了吗?”狡猾的男人!饶从夫按捺住怒气,撇了撇唇角。

  “既然如此,我想我也不好强人所难。”她从椅子上站起来。“你好好待在床上休息,我公司还有事需要我去处理,失陪了。”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迈步离去。

  看着她消失于门边的身影,李奇轻叹一声,没想到他生平第一次向人求婚,对方竟然不理不睬,转身就走。

  唉,他的身价是从何时变成了跌停板?

  真是惨呀!

  本想替李奇弄个简单的午餐后再到公司去,结果打开冰箱才发现,里头全是早餐食品,除了生鸡蛋之外,她找不出一样可以做中餐的蔬菜。

  会有这种情况全拜她的工作之赐,因为除了早餐外,她根本极少有机会在家用餐,即使休息假日也不例外。而且光是约会就足以让她忙到二OO二年,她哪里还有时间烹煮午晚餐?

  饶从夫轻叹了一口气,看来想到公司去,最快也要等到下午了。

  打电话到公司交代后,她如往常的问着雅玲。

  “有人找我吗?”

  “有十七通。”雅玲道。

  “有哪些人?”她问。

  “元展的张先生、汉欣的刘先生、陈委员的大公子、正译的张副总、翔育的彭总、金展的颜协理、欧来的反叮桑、集声的杰克先生和强恩先生,还有一位从没听过的史先生,他不仅一个早上打了四通电话来找你,甚至还亲自跑来一趟,确定你真的不在公司后才离开。”雅玲详实的转述了她知道的一切。

  史先生?“他长得什么样子?”饶从夫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认识一位史先生。

  “高瘦、斯文,还戴了副金框眼镜。”

  “我知道是谁了。”饶从夫说。

  “是谁?”雅玲好奇地问。

  “泰和张总这次合作的对象。”

  “沁冠的人?”

  “沁冠的总经理。”

  “哇,那个素有白面书生之称的黄金单身汉?又一个黄金单身汉,饶姐,我真的是愈来愈佩服你的魅力了,男人无法挡呀。”

  “你这是在揶揄我吗?”

  “我已经说明是佩服嘛。”雅玲无辜的道,语气中有掩不住的浓厚笑意。

  一想到那堆用扫把赶都赶不走的追求者,饶从夫突然觉得自己好累。

  “雅玲,如果我想休息几天,你和春华两个人撑得住吧?”她犹豫的问。

  “饶姐,你没生病吧?”雅玲立刻担心的询问。

  “听你这样问,我好像是个工作狂,除了生病可以将我拖离工作外,其他对我都不及工作吸引力大。”她轻笑一声自我揶揄。“怎么样,你们可以撑几天?”

  雅玲沉默了一会儿。“三五天应该不成问题吧。”

  三五天?好吧,聊胜于无。这样她可以顺便监视并照顾家里那个病人,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让他复元,再踢出她家。

  “那好,我决定了,就五天吧,直到下星期一这几天如果你们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再打电话给我,我会在家里,咱们下星期一再见。”

  “等一下!饶姐,你不会是说真的吧?”雅玲大叫。

  “是真的呀。”她轻笑道。“你们好好工作,可别太混喔!拜拜。”

  挂上电话前还隐约听得到雅玲哇哇大叫的声音,饶从夫笑着站起身伸了一个大懒腰。五天的假期,她都忘了自己有多久不曾放这样的长假。

  她转身回房换上T恤、牛仔裤,再把长发扎成马尾,确定李奇睡着后,她悄悄地在他床头前留了张纸条,说明她去采买,便抓起钱包兴匆匆的出门购物。

  市场一如她记忆中凌乱、嘈杂、异味四溢,不过这对她可是熟悉得很,因为她曾在这里当过半年的工读生,每天天未亮即到此叫卖两个小时,才匆匆赶回家准备上学。

  想起过去的一切,那股亲切感让她开怀的笑开。

  “张阿姨,你还记得我吗?”突然看见一张熟面孔,饶从夫兴奋的上前呼唤道。

  张碧玉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张有些熟悉的漂亮脸蛋,想不起来自己曾在何时见过。

  “你是?”

  “我是从夫,张阿姨忘了吗?”

  “从夫,”张碧玉瞬间张大她那双单凤眼,满脸不可思议,“你是从夫?天啊,人家说女大十八变,你看看你,漂亮得让我都认不出来了。你最近好吗?毕业了吗?你姐和你妹呢?真的好久不见,”

  饶从夫笑着点头。“今天生意好不好?”

  “还不是老样子。你来买菜呀?需要什么,张阿姨打个折扣给你。”

  “谢谢。”饶从夫咧嘴笑道,挑了些马铃薯、红萝卜和芹菜递给她,“就这些。张阿姨,我待会儿再过来拿可以吗?”

  “当然可以。”

  离开这一摊后,饶从夫陆陆续续又停了十余次,每次停下来的结果几乎都一样,除了聊天外,又多了一两样菜蔬。当她终于走完市场后,她发现自己买到的东西大概足够塞满两个大冰箱。

  借了台手推车,她足足走了三趟才将所买的东西全部送上车,为了感谢那些半买半送的叔伯阿姨,她特地送一人一杯仙草茶,让他们解解渴,然后载着满车的食物回返。

  当她回到家门口时间已是下午接近两点。她没想到去一趟市场会花这么多的时间,她的病人不会被她饿死吧?

  她要伸手进口袋里掏钥匙时,眼前的大门忽然被打了开来。站在门内的李奇双眼直直望向堆在她脚边,像是要给一连士兵吃的食物。

  “抱歉,没把你饿死吧?等我一下,我把东西搬进去就开始弄东西给你吃。”她手忙脚乱的将一部分菜提进屋。

  李奇也动手帮忙。

  “喂,你的伤口!”一转身便见他弯腰提菜,饶从夫忍不住大叫。

  “不会有影响的。”李奇瞄了一眼手上轻若鸿毛的东西说。

  “不行!”她坚决道,迅速地上前接过他手上的东西,“你给我乖乖地回床上躺着,免得伤口又流血。”她命令着。

  “我没这么虚弱。”他忍不住出声抗议,觉得被小看了。

  “你忘了什么事都得听我的了吗?”她微微地眯起双眼,警告的看着他。

  “好吧,那我到客厅里坐着行吧?”他在她开口前赶紧接口道:“拜托,躺了一整天,我全身的骨头都快散了。”她看了他一下才勉强点头。

  “好吧。”随即眯着双眼警告他,“不过除了安安静静地坐着之外,你最好别再做任何事。如果让我发现你的伤口又流血的话,我马上将你踹出我家,听到没?”

  李奇闻言微笑点头,乖乖地走向客厅沙发,等着午饭上桌。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