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情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拾情 第一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这个阿督仔实在一点都不像个企业家,在他身上看不到往常她所见到的脑满肠肥,也没有勾心斗角、满脑子算计,相反的,他安静得像个自闭儿,静静地坐在一旁,一句话都不说,仿佛其他事与他无关似的。

  饶从夫从这个外国男人跟着众人进门后,便偷偷地觎他好几次,见他自始至终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放映着MTV的七十二寸大荧幕,像是对它不断改变的画面惊奇不已。

  奇怪,两大企业谈生意,怎会带个白痴儿出席?

  饶从夫看向一旁在谈判中仍不改好色本性,色迷迷地抽空拿张千元钞票塞进刚刚唱完一首歌的小姐的胸口,还乘机摸了一把的董总,不确定他这回是不是找错了合作的对象。

  不过看他愿意撒下这么一大叠钞票请她亲自出马,又笑得整晚阖不拢嘴的样子,应该是她多虑。

  至于眼前这个白痴儿,也许是对方公司大老的亲戚,一时之间无人照顾,才会让人带来这里谈生意,虽然周到的为他换上白衬衫和黑长裤,只可惜依然改变不了他一脸憨傻之气。

  “饶姐,你也唱一首嘛!”身旁的小莉将麦克风递给她撒娇道。

  “对对对,饶小姐,你今晚怎么这么安静,都不唱歌呢!难怪我一直觉得周遭好像缺少了什么。”董总大声说。饶从夫微笑,尚未来得及开口,一旁的小莉已忍不住娇声抗议,“董总,你这样说是不是在怪我们姐妹们唱得不好?”

  “对呀,如果是的话,请你把小费拿回去,无功不受禄。”坐在董总身边的丽丽将三十四D的胸部挺得老高,要他将刚刚塞进她胸口的一千块拿回去。

  “唉,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怎么会唱得不好呢?”

  “可是你言下之意就是说我们唱得不好。”丽丽嘟着嘴,硬是将胸部顶向他。

  董总目不转睛的瞪着她几乎要弹跳出来的胸部,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算我说错话好不好?我向你赔罪。”他又塞了几张千元大钞在她的胸口,还轻拍几下吃足了豆腐。

  “那……好吧,我原谅你就是了,但是下次不能再这样说喔,否则我以后就再也不理你了。”丽丽垂眼看了一下又多了几张钞票的胸口,嘟嘴娇道。

  “是是是。”董总口里应答着,双眼却不住地盯着她跳动不已的胸部,眼看脸就要埋进那对巨乳中。

  “对不起,董总,失陪一下,我去趟洗手间。”丽丽目的一达到,立刻满足地起身离开,不愿多睬董总这个老色鬼。

  “董总,”饶从夫突然开口,适时的替老爱玩浇冷水把戏的丽丽善后,“本来我是因为前一阵子感冒还没有完全好,所以才没打算唱歌的,不过既然您都亲自点名了,我再推辞怎么说得过去,只好献丑了,唱得不好还请您多包涵。”

  “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饶小姐,你歌后之名在业界有谁不知道,即使是感冒了,你唱出来的歌一定也是别具风味,我们今天可真是有耳福。”董总谄媚的说。

  说起饶从夫,在台湾企业界的确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她是名公关小姐,在一年前自组了一间名叫“名殊社团”的公司,担任社长的职务,往来的客户皆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份子,可以想见她的人脉极广。

  二十五岁的她像朵含苞待放的莲花,美丽、脱俗,而且充满智慧。莲花出污泥而不染,而她也是处在金钱洪流之中,却不会迷失自己,清雅得让想包养她、娶她的富商费尽心思,也舍不得放手。

  据传,现在出价最高者愿意用一亿美金换她一年的专属时间,或奉上数百亿家产只为迎娶她进门,不过他们也都知道饶从夫是不婚主义者。

  貌美的她有无数的追求者,其中多是企业界的青年才俊,而她也会选择性的与他们交往,但是只要有人动了想娶她的念头,绝逃不过被三振出局的命运。

  没有人知道她为何会如此厌恶婚姻,但也小心翼翼地不去触碰她的禁忌,生怕她会因此不再理会他们。

  饶从夫对董总的谄媚只是一笑,拿起麦克风,开始以她低沉又带着女性柔媚的嗓音唱着小莉替她点的流行歌,顿时,偌大的包厢充满她感性而动人的歌声。

  带着下属出门谈生意的李奇,从进包厢后便将正事丢给手下去谈,自己则无所事事的盯着墙上的大荧幕,玩着数人头的游戏,他第一次将目光从荧光幕上转移,紧紧地盯着唱歌中的饶从夫,好像第一次注意到包厢中有她这个人似的。

  老实说,这的确是他今晚第一次注意到,包厢内有这么一个美丽而特殊的女人。

  他虽然很少涉足这种声色场所,却也知道这些穿着极少,浓妆艳抹的女人是做什么的,所以在推开包厢门的那一瞬间,他的保护色便自然而然地显现,成功的隔绝了所有他不想要的麻烦。

  既然无心,他当然也就不会多浪费时间去注意女人。可是突如其来的独特歌声却攫住他神游的心,让他完全不能自己的将注意力投注在她身上,而才一眼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对女人,他不能说弃之如敝屐,只是不甚在意,认为不过是地球上的另一性,这是他第一次了解到所谓女人的魅力,以及心动,甚至想独占是何物。

  她比在场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还让他抗拒不了,让他不由自主地想接近她。

  被饶从夫动人的歌声迷惑住,没有人注意到原本静坐着的李奇突然起身,意图移身到她身边,一个不小心他踢到桌脚,差点没跌个五体投地,一旁的饶从夫眼明手快的拉住他。

  “小心!”

  没料到经她这样一拉,原本就失去平衡的他整个人朝她压撞过来。

  饶从夫倏然紧闭住双眼,准备承受泰山压顶的痛苦。但是数秒过去,预期的压力却没压下来。

  “老大,你没事吧?”

  咦?这个声音有点熟悉,好像是跟董总谈生意的男人的声音。但是谁是老大?

  “没事。”

  充满男性魅力的磁性嗓音突然在她上方响起,虽然对方说着生涩的中文,依然十分诱人,让她忍不住好奇地睁开双眼。但才一睁眼,她就掉进无底深邃的湛蓝眼眸中,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

  “你没事吧?”他薄唇微扬,勾勒出一抹意味深远的微笑。

  饶从夫轻轻地摇头,注意到他的两手正撑在她两侧的椅背上,他就是这样阻止自己的跌势,避免压撞到她?

  但,有一点不太对劲,她突然想到,原本该压撞到她的他眼神该是无神、遁世,怎么现在近在她眼前的,会是一个拥有一双深邃蓝眼和唇形优美的性感男人?

  李奇将双手收回,站直身子。

  饶从夫目不转睛的瞪着站在她眼前高挑的男人,难以置信地瞠大双眼,这怎么可能?

  原本憨傻的神态因清亮有神的目光变了,变得性感而魅惑人,再加上他劲瘦颀长的四肢,和浑身不怒自威的气势,她怎么会将这样一个男人看成了白痴儿?

  “郭副总,你为什么叫他老大,你不是说他是你的助理吗?”董总略显怀疑的问。

  “这……”郭充庭不安地看向大老板,为自己一时冲动所造成错误求饶。不过他根本没注意到他求饶的眼神。

  李奇和饶从夫两人现在的眼中只有彼此。

  李奇不断地望着眼前的女人,她就像个发光体,除了美貌和与生俱来的气质,她的智慧更是大方的展现在她那双亮丽的眼眸。

  他从未见过像她这样的人,浑身都充满智慧、自信与美丽,举手投足间深深吸引着他。

  李奇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感觉心中某处似乎被触动,在他向来宁静无波的心湖深处慢慢地激起情愫浪潮。

  “你可不可以坐下,这么高的人一直站在我面前,我会有压力。”饶从夫终于从震惊中醒来,她吸了一口气,轻松的微笑道,解除包厢内紧窒的气氛。

  “抱歉。”李奇立刻坐入她身边的位子,紧倚着她,并对她微微一笑。

  “老大?”郭充庭难以责信的瞠大了眼。他从未见过老大以这种眼神看一个女人,即使那女人长得再美都一样。

  “生意谈完了?”李奇眉头微蹙地看了他一眼。

  “还没。”郭充庭惊悚的回答。

  “那你还站在那发什么呆?”

  “我……对不起!”郭充庭立刻转身对身旁目瞪口呆的董总说:“董总,不好意思,我们继续好吗?”

  董总眨了眨眼,转头看他。“郭副总,他是……”

  郭充庭摇头打断他。“来,我们刚刚谈到哪儿了?好像是关于这次替你们加工的原料供给,与加工费的部份对不对?不知道你……”

  除了被郭充庭强迫转移注意力的董总外,包厢内其他人的注意力依然是集中在李奇的身上,不过他的目光却是集中投射在饶从夫身上。

  “你有男朋友吗?”他开门见山的盯着她问。

  饶从夫忍不住轻佻了一下眉头,听闻一旁已有人开口替她回答。

  “唉啦,老大先生,您怎么这样问呢?”

  从化妆间出来,正好赶上热闹的丽丽娇声道:“谁不知道我们饶姐的追求者遍布全世界,已经敲定的约会早就排到公元二00二年,尚未敲定的更是不知凡几,您这样问就太瞧不起我们饶姐。”

  “我叫李奇。”李奇将目光移回唇边噙笑的饶从夫脸上。“你没有男朋友,没有固定的男朋友。”他肯定的说。她的笑意不变。“是,我的确没有固定的男朋友,但是……”

  “既然如此,当我的女朋友。”不待她说完,他插口说。

  “可以告诉我,让你冲动的提出与我交往的原因是什么?长相还是声音?”她再次挑了下眉头,并好奇的问。“都有,但我更喜欢你的眼神。”

  他直视她明亮的双眼,心想着,闪着知性光芒的明眸如此引人入胜,如果被激情氤氲时,天啊,他竟感觉自己开始血脉偾张起来!

  看着他,饶从夫缓缓地勾起性感的红唇,露出一个与先前完全不同的微笑,饱含嘲弄。

  “谢谢你的诚实,冲着这点我也得老实告诉你,想当我的男朋友首先必须放弃主导权,一切都得听从我的决定,何时约会、去哪儿、吃什么、何时回家等等。”

  “其次,我的脾气喜怒无常,不管你是如何迎合我,或者是顺我意的宠我、爱我,只要我心情不好,你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我三振出局,永世不再见。”

  她说着唇角勾勒出一抹挑战似的微笑,双眼紧盯着他,“这样你还想当我的男朋友吗?”

  微张着嘴巴,李奇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被吓呆了?”丽丽好心的在他肩上安慰的拍了两下,不再坐回董总身边,反而落坐在他身旁的空位。

  “你都是这样吓走追求者的?”李奇奇怪的开口。

  “我是希望真的吓得走,但是……”饶从夫说不出无奈的耸了耸肩。

  真不知道现在的男人在想什么,一个比一个贱,她希望眼前这一个难得令她感觉不俗的个案,不要也令她失望。

  “你决定接受我的条件吗?”她问。

  “不。”他缓缓地摇头说,“但是我也绝不会被你吓跑的。”

  饶从夫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看来男人大抵还是逃不出她所归类的三类,一、自以为是的大男人;二、输不起的烂男人;三、下贱的不要脸男人。

  “唉,李奇先生……”丽丽霍然伸手圈住他的颈项,整个人贴向他。

  李奇不舒服的蹙紧眉,伸手挡住她靠向自己的身躯。

  看了他一眼,丽丽不在意的松手。

  “不是我要泼你冷水,你这句话对我丽丽讲或许能感动我,但是对饶姐讲,”她摇摇头,“我劝你还是按照游戏规则走比较好,这是资深旁观者我给你最真诚的忠告,你最好别不信。”

  “资深旁观者?”饶从夫似笑非笑的对她这个独创新名词挑了下眉头。

  “饶姐,我跟在你身边又不是两、三天的事,而是两、三年,难道这还不够格在旁观者前冠上‘资深’两个字吗?”丽丽朝她娇嗔道。

  饶从夫笑意盎然的摇摇头。

  对于这群为生活一起打拼的姐妹淘,她是疼惜的。虽然人人都说风尘女子无情,但是她认为比起那些道貌岸然假道学的人们,她们的感情更实且诚恳,所以比起虚情假意的男人,她更在意的是这群姐妹。

  “我不会放弃的。”李奇再次申明道。

  看了他一眼,饶从夫不想多说什么,径自拿起桌上的麦克风,看着荧幕的MTV开始唱歌,一首首悠扬的歌曲随着她优美的嗓音不断地在包厢中响起,直到散场。

  至于被冷落在一旁的李奇并未因此而放弃,相反的,在他凝望她的深邃眼眸中,有的只是坚定不移的决心,他不会放弃她的,在他终于找到自己遗落的心之后。

  饶从夫谢绝李奇的殷勤提议,潇洒的甩着钥匙圈朝离餐厅大门较远的第二停车场走去。

  她是故意将车停在那儿的,原因自然是为了防止麻烦。

  毕竟她不是没碰过那种超级不要脸,硬是要坐进她车内的男人。而为了替他们留点面子,她不好当众将对方踢下车,所以之后她不是让自己开的车坐满人,就是将它停在与众不同的地方,这样万一她需要对付不要脸的好色之徒时,也能畅快些。

  一如来时,偌大的停车场只有她那一辆车,看守的阿伯无聊的看着小电视打发时间,看见她走近时亲切的朝她一笑。

  “吃饱啦?”

  “对。”饶从夫微笑道。将手中提的纸袋,连同停车证明单交给他,“阿伯,这有几个豆沙包满好吃的,给你。”“不好意思,老是吃你的东西。”

  她微笑着摇摇头。“反正倒掉也是浪费,我看干干净净,所以就请人包起来。妹妹今天怎么没来陪你呀?”

  阿伯有个很可爱的小孙女,他的儿子车祸死了,剩下国中毕业的媳妇要抚养两个小孩,所以年过六十的他才会在此工作,多少贴补些家用。

  “她今天开始上幼稚园了。”阿伯咧嘴笑开道。

  “真的吗?”她微笑,突然从皮包内抽出一千块递给他。

  “这是?”

  “给妹妹买文具的。”

  “我不能收。”阿伯立刻将一千块塞还她。

  饶从夫摇头将钱推了回去。

  “这是大姐姐给妹妹读幼稚园的礼物。你不肯收不会是怪我诚意不够,竟然还要麻烦你去买吧?”她佯装不悦。

  “我不是这个意思。”

  “既然如此,你就收下吧。”她轻拍了下他满是皱纹的手,微微一笑后走向停车处。

  她熟练地发动车子,驶出停车场,往回家的路而去。

  至于先前在餐厅包厢中所发生的事,早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