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情

趣彩彩票
关灯
护眼
字体:
拾情 楔子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三名豆寇年华,长相七分神似的少女面无表情的站在玄关处,听着厅外男人与女人的对话。

  “文华,巧如好吗?”女声犹豫道。

  “你又想做什么?”男声答。

  “我……”

  外头沉寂了一会儿。

  “你肚子饿不饿,我煮了你最喜欢吃的肉,你……”女声再次开口,声音是讨好的,但——

  “想毒死我吗?我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了!”

  “我没有,我……文华,你为什么每次都要歪曲我的好意呢?”

  “好意?你会有什么好意,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

  “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问你自己!”

  外头又沉寂了一会儿,接着便响起哽咽的女声。

  “我很抱歉没能替你生个儿子,可是那也不是我所愿意的,我怎么会知道生从子时会难产,以至于从此不孕。但是文华,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讲,我嫁给你这十几年来,相夫教子、善尽一个做妻子的责任,就连……就连你在外头养了一个女人,我都没有干涉你,我到底有哪一点做错了?”

  “没干涉?那你不让我娶巧如进门算什么,你让我的宝贝儿子流落在外又算什么?”

  “你的儿子宝贝,那我们的女儿呢?你可曾有一日善尽过父亲的责任,关心过她们?”

  “我赚钱供她们吃、住、读书还不够吗?你知道养她们三个赔钱货浪费我多少钱吗?干!”

  “你讲这什么话?从父、从夫、从子她们哪个不孝顺、哪个不成绩优异,年年拿奖学金回来?你是她们的父亲,养她们、供她们吃住难道不应该吗?女儿也是你生的,不要因为她们是女孩,将来长大要嫁人,就将她们当外人,别忘了你儿子甚至根本就不姓饶……”

  “啪!”厅外倏地响起一个响亮的巴掌声。

  “是,我儿子是不姓饶,但那是谁害的?是你!”

  “砰!”突然一声撞击声从厅外响起,像是整个人被重摔在地上又撞到其他东西的声音。

  “你给我听好,今天我们就把话说清楚!”男人咬牙迸声道,“我要娶巧如进门,你要死就去死,这次你做什么也别想再阻止我,听清楚了吗?哼!”

  大门刷的一声打开又砰的一声关上,然后屋内便开始沉浸在一声又一声的哀恸痛哭中。

  三个站在玄关的女孩始终面无表情,在男人离去之后,她们在原位又站了一会儿,直到听见厅中的哭泣声不再,并传来脚步移动的声音,这才纷纷地转身回房,再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假装认真的坐在书桌前看书或写功课。

  每一个女孩都向往小说里的爱情,男主角总是多金、多情又浪漫,我也是,不过那是在我十二岁之前,在妈妈尚未对我诉说她和爸爸的爱情就像小说一样美好之前。

  不过说也奇怪,像我这么一个对爱情嗤之以鼻的人,怎会碰到一个又一个让女人趋之若鹜的白马王子?多金、多情、浪漫又……爱我?

  哼!

  其实我并不想对此抱以怀疑,但是妈妈自杀那一年我已经十五岁,对于爱,我已压根儿不相信。

  但我现在已经二十五岁,即使不相信爱情,对情欲这种东西不免感觉好奇,尤其周遭的姐妹淘一个比一个豪放,叫我想装无知都很难。

  唉,公元两千年,二十世纪末的最后一年,也许真应该在这特殊的一年中,做些特别的事以供年老时回忆。

  况且,已经决定今生不嫁,守着那片薄膜对未来也毫无建树,也许下次碰到一个稍有感觉的男人,可以试试看做爱到底是什么滋味。

  毕竟虽然誓言不嫁,但我可不想成为名副其实的老处女呢!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